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4:10: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破灭无极
  4. 第一章 少爷不见了!

第一章 少爷不见了!

更新于:2018-03-18 17:32:39 字数:3990

字体: 字号:
  第一章少爷不见了!

  苍南山,位于无极大陆南方,延绵数万里。丘陵高山,连绵起伏。广袤的地域中,掩藏着无数的矿产和宝藏。苍南山中最核心的大片区域,繁衍着数量庞大、种类繁多妖兽灵物,向来是各大门派与势力历练弟子的好去处。外围则是各处势力驻扎的据点,矿产等等。悠久的岁月中,随着来往的人流,渐渐兴起了许多的小城镇,将整个苍南山几乎包围。

  南珠城,便是这无数小城中极为普通的一座。普通到来过这里一次的旅人,甚至都记不住它的名字。南珠城外,有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却有个响亮的名字:天运山!此山一不险峻,二不惊奇,说白了,也是一座普通到无法再普通的小丘陵。山顶上一座道观,显然是经过了不少年月的洗礼,处处都是残垣断壁,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杂草在这些残破的墙缝中、瓦头上生长起来。独独这道观的院门,虽然和其他的建筑一般的古朴,却依然完整的挺立着,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特别的是,如此差异的景象,不论落在谁的眼中,都会由心的生出一种想法,仿佛这一切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应该就是一座完整挺立的石门,耸立在周围这些杂草丛生的断壁残垣之中才能和谐一般。石门的门楣上,挂着一块不知什么材质的门匾,隐约能看见写的是三个字,但显然经过悠久岁月的腐蚀,早已辨认不出了。

  此时,这座奇怪的道观中,伫立着一个消瘦的人影,一袭原本青灰色的长袍,已经隐隐有些发白,显然是陪着他度过了不少的年月。颚下一缕花白的胡须,随着微风轻轻飘荡。两道纯白的长眉从双眼边垂下,布满皱纹的脸上,一脸的凝重。这人就安静的伫立在微风中,一手背于身后,另一手在胸前屈指计算,良久之后,微微叹了口气,轻不可闻的说了句“真的开始了吗?”随即似乎又是很期待的样子“开始了!”转头眼望苍南方向,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自语道“无极宗,沉寂了万年之后,终于将要再现于世,此路虽是万般艰难,九死一生,我白眉道也定要与你一同闯上一闯!可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言毕,似乎放下了一桩巨大的心事,顿时浑身一种轻松写意的意境散发出来,隐隐与这周围的天地混为一体。

  若是此时有修真者在场,定会惊惧的发现,眼前这人明明活生生的站在那里,却无法在天地间捕捉到他哪怕一点点的气息。就在这种意境之下,白眉道双手背身,施施然从道观的院门中缓步走出。跨过石门,脚步缓缓一顿,转身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你也该重见天日了。”说罢右手轻轻一挥,一道白光闪过,原本门楣上那块模糊的门匾,一阵紫气氤氲,片刻后紫气散尽,门匾上原本无法辨认的三个字,在白光中隐然浮现,龙飞凤舞:无极观!

  白眉道却是看也不看,向着藏南山中就这么翩然而去。

  就在白眉道消失在无极观的时候,南珠城中一座酒楼上,两个看似修真者的食客正在低声交谈。

  “听说南珠城附近的苍南山域的奇宝出世之日,就在这一两天了。”

  “是啊,最近也越发的不太平了。据说昨日南门处发现了两具玄帝的尸体,那可是玄帝啊!你我只不过是玄师,此间差距不可同日而语,真不知是谁有如此大能,无声无息间杀了两位玄帝!”

  “哎,此次天下第一大派天运宗传出来的消息,说这次宝物出世,后果非凡,有可能颠覆如今无极大陆的局势。如今尚未有宝物的消息,就已经有不少门派的高手永远留在了这南珠城内外,据说就连八大门派,也陆续有了伤亡。现下这南珠城中不知隐藏了多少不出世的高手,刘兄,你我能见证如此盛事,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了,万万不可有所贪念,别反将自己折在了此处啊!”

  “高兄所言极是,来来来,我们喝酒”

  。。。。。。。

  这样的谈话,此刻的南珠城中,几乎每处都在上演。

  杨家、罗家、卢家。正是南珠城中的三个本土势力。多少年来,互相争斗,却从来没有一家能够摆脱另外两家,统治南珠城。这次宝物出世的事情从一开始,三个家族就都敏锐的发现了南珠城中的变化,并且探查到事情的原委。深知此事不是自己的微末实力可以参合的,一个不小心就是要面临被灭族的后果,所以早在城中风暴萌芽的时候,三个家族的族长几乎同时对自己的势力下令:近段时间,一切行事务必低调,不可贸然生起事端。凡事能忍就忍,并且不惜成本在南珠城中为人提供方便,尤其是远来的陌生面孔。家族中平时闹腾挺欢的各色小辈,也被各自的父母再三警告,至于平时惹事惯了的一些太子爷们,更是有不少直接被禁足,不准外出。

  杨家,练武场边,此刻正集聚着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围成一圈。或弯腰,或蹲坐着,一个个都是脸红脖粗,对着中间的圈子里握拳挥舞。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不时传出。原来这是杨家的一群后辈,南珠城最近不太平,一帮少年都是少年心性,被禁足在家,如何能收敛的住。于是也不知是谁开的头,三五成群在家中开始玩耍些斗鸡遛狗的娱乐节目。这里围着的几个少年,正是在斗鸡。

  “紫将军快要不行了,哈哈。杨林你又要输了”

  “呸,杨楠!还没到最后呢,别高兴的太早!我迟早要赢了你的裤子。”被叫做杨林的少年唾了一口,不服道。一双手却紧紧的握拳,指节都有些发白。显然嘴上不饶,心里也是非常紧张。

  “哈哈,赢我的裤子?你已经输了三次了,这次再输,怕是先要把裤子给抵了吧?哈哈哈哈”先前开口的少年不依不饶,引来围观人等的一阵哄笑。

  杨林正要说话,场中的“紫将军”却是凄惨的一声长鸣,被对方一爪子挠在了脖子上,顿时鲜血直流。羽毛乱飞中,竟然斗志全无,满场奔逃起来。

  “哈哈,果然又输了,快快,10两银子拿来。”杨楠一脸的幸灾乐祸,左手斜插着腰,右手伸到杨林面前,手掌上下摆动。“还有银子不?要不要再斗一局啊?”

  “哼!这个月的例银没有了,下个月,等我再训一只。。。。”杨林话还没说完,杨楠接口道:“定要赢掉你的裤子!”

  杨楠这句话顿时惹来周围一阵大笑。原来连续3个月来,杨林每次斗鸡都输于杨楠,每次结束之后,杨林也都是如此的说。此刻杨楠学着杨林说话,惟妙惟肖。其他人哪有不乐的道理。

  哄笑中,杨林涨红着脸,愤然掏出银子,扔到杨楠手里。此刻恨不得立即消失,转头飞奔而去,转过练武场的院门,传来杨林一声愤恨的大喊:“你等着!”更是又惹出一阵大笑。

  杨林是杨家族长杨英的独子。本该注定是顺风顺水,得到家族最好的修炼资源,一路成长。若干年后,族长退位,自然而然的接替成为杨家下一任族长。一切水到渠成,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偏偏杨林十岁那年,接受家族的资质测试,要找出他体内蕴含的元素资质,以便确立修炼何种功法,杨家几位老祖宗,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好几遍,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杨家这未来的族长,体内竟然没有任何元素律动!也就是说,杨林的体质根本无法感应到无极大陆上无处不在的八种元力,修炼也就无从说起。彻头彻尾只能做一个普通人。莫要说杨家这南珠小城里不入流的势力,这样的体质,就算是八大门派齐聚所有世间灵药,也只能把杨林打造成一个非常健康非常强壮的。。。普通人而已。

  无极大陆毕竟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任你是嫡亲血脉,智高千丈,但没有修炼资质,也就注定无法成为一家之主。杨林就是这样的情况,自从被确定无法修炼之后,杨家立即召开了高层会议,经过激烈的讨论,在杨英的争取下,保留了杨林少家主的待遇,取消了继任家主的资格。下任家主将从杨英几个嫡亲兄弟的子嗣中,通过竞争来确认。杨英虽然无奈,但心下也认同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杨林无法修炼,注定不会有强大的武力,若是强行继任家主,定然不能服众,到那时若是家族中为了权利争夺再产生内乱,杨林无法幸免不说,也将会是杨家的灾难。被南珠城其他两个势力趁乱吞并是必然的,弄不好还会有灭族之祸。

  如今虽然杨林被剥夺了家主继承资格,但好在保留了少家主的待遇。而且做个普通人,一个不可能有威胁的普通人,是不会被家族的权利争斗所在意的,而且为了不落人口实,其他的竞争不但不会打压,反而还会尽量扶持。当然,这只是对杨林来说。若是若干年后,杨林也有了子嗣,资质平凡也罢,但若是天赋稍微有些出色,结局都不好预料。而杨英现在发愁的,也正是这一层。

  自从杨林十岁那年之后,杨英的脸上几乎就没再出现过笑容。虽然明知没有希望,五年来杨英却从没有放弃过寻医问药。或查阅古籍,甚至是野史传说之类的,期望能从中发现一丝与杨林相同的例子。但五年以来,希望不断变成绝望。杨英知道,以无极大陆之大,千万年来不可能只有杨林一人体质如此,但查遍几乎所有的记载书籍,都没有发现一丝线索,只能说明一点:所有这些体质的人,终身都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成就,连在无数典籍中被带上一笔的资格都未曾有过!

  这是何等残忍的现实,天下哪个父母不是望子成龙?不说扬名立万,至少也是希望子女能比自己强,哪怕只是强上那么一丝!而杨英心中的答案却是:你的儿子注定是个普通到极点的人!一个不会有任何成就的人!

  五年的时间,杨英似乎苍老了二十年,四十岁的年纪,对修炼之人来讲,说是万里行云路的开始也一点都不过分,传说中突破玄尊成为至尊的大能,几乎能与天地同寿!而杨英以四十岁的年纪,竟然显出了一丝老态。隐隐都已经冒出白发了。

  这一日,杨英正在房内与夫人戴宁说话,话题也依旧不离杨林。杨夫人每每至此,几乎都要伤心落泪一番,此次也不例外。说道伤心处,不禁掩口呜呜低泣。杨英正在好言安慰,却听前厅一阵慌乱的脚步。远远就听见一向照顾杨林生活起居的福伯大喊:“家主大人。。。大事不好了!”言语之间,一片急切。

  福伯平日处事一向稳重,像今天这样直接闯入家主后堂的行为,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杨英心中一阵心悸“福伯如此慌乱。。莫不是林儿除了什么事?”戴宁却是腾地站了起来,就要向门外奔去。杨英伸手一拉戴宁说道:“夫人泪痕未干,如此被人看见岂不要被人笑话,我去看看何事。”说罢推门而出,脚步却有些慌乱了。

  杨英刚刚跨出门,就见福伯冲入内院,一张老脸上满脸的急切,见到家主迎出,未曾说话,却是双膝一软,重重的跪了下来,杨英伸手刚要去扶,只听福伯哭嚎着说道:“少爷。。。少爷不见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