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8 00:43: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不死魔剑
  4. 第一章 开端

第一章 开端

更新于:2017-04-20 21:51:23 字数:3898

  中原大陆的傍晚格外的寂静,橘黄色的夕阳照耀在烈焰城中某一处庭院中一老一少的身上,少年大概6、7岁,一身华服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老人60多岁,一头半白的头发,佝偻的身子正在给少年讲着故事:“一千多年前一位天才横空出世,一柄长剑横扫八方,征服了整个伦多大陆,建立了我们大秦帝国,留下一个又一个关于他的传说,他,就是岚瑟大帝,那时的大帝仅仅只有30多岁,身高八尺、皮肤呈古铜色、长相英武,使一把三尺长剑,他的剑是他在大火山中杀掉的一只不死神鸟的喙骨做成的,通体血红。。。”“爷爷,你昨天不是说是用在北方冰原杀死的一头碧血麒麟的脊柱骨做成的吗?今天怎么改了?”少年忽然插了一句,“呃。。。是吗?我昨天是这么讲的?”少年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老人随即道:“那。。。应该。。。大概。。。是杀的一头麒麟。。。吧。。。嗯。。。就是麒麟,”“但你前天说杀掉的是一只深渊巨蟒啊?”少年又问到,老人听到少年的疑问,额头上汗都要冒出来了,但为了保持自己长辈的风范,只好接到:“这个。。。是巨蟒吗?巨蟒。。。巨蟒。。。啊!对!就是巨蟒,岚瑟大帝杀掉的是一只深渊巨蟒,剑呈暗黑色,这把暗黑色的长剑啊。。。”“等等,爷爷,你大前天说的是杀掉的是一头五爪金龙,剑呈金黄色啊?”这次老人的汗是真的冒出来了,眼珠一转说道:“咳。。。小文啊,这个。。。已经讲了很久了,你该回去看书了,要专心看,吃完晚饭我要考你的”言罢转身走了。少年名叫东方文,是大秦帝国烈焰城四大家族中东方家族族长东方储唯一的儿子,而老人则是他的爷爷东方越,小文最喜欢听他爷爷给他讲故事,但东方云却只会讲这岚瑟大帝的故事,便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而他不知道的是,小文之所以喜欢听他讲故事不是因为故事有多棒,而是当他讲错时被小文揪时那尴尬的样子使小文觉得开心。“哈哈哈。。。爷爷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玩了,明天一定要再来找爷爷讲故事。现在还早,先去竹林玩会儿。”小文如是想到。竹林在离烈焰城几里的一个小山丘上,非常美丽,是小文1年前发现的地方,他每天都会到那儿去,静静的躺着,任微风吹过他的脸颊,他会觉得很安详,很舒服。太阳渐渐的西沉了,小文躺在草地上睡着了,等他醒来后他发现天已经全黑了“完蛋了,这么晚了,再不回去爹又要骂人了,”想起自己的父亲那严厉的表情和他那蒲扇大的巴掌,小文不禁打了个冷战,急忙起身跑向烈焰城。刚跑到了家门口时,却发现自己的家已是一片火海,一群身穿黑衣,面带黑布的刺客正在与他的父亲和爷爷以及侍卫们厮杀,而他的母亲倒在地上生死不明,小文睚眦欲裂“娘。。!!”东方云听到叫声发现了小文,紧张地冲着他大喊:“小文,快跑!快跑啊!”“这里还有一个,不要放跑了,杀!”一个黑衣人指向小文,小文转头一望,发现几个刺客举起明晃晃的大刀向自己砍来,那刀刃冒着阵阵的寒气向自己不断的逼近,刃上还在往下滴着赤红的鲜血,小文吓得呆住了,“呀!!”正在这时,小文的爷爷大喝一声扑到他身旁,横扫一剑逼退刺客,抱起小文向后院跑去。身后的刺客依然紧追不舍,小文伏在爷爷怀里,耳边全是刀剑相碰的声音,乒。。乓。。。如魔音贯耳一般夺人心魄。东方云且战且退逃到后院,径直奔向马棚,将小文放在马背上,一剑砍断缰绳,刺客追到了,东方云又转身向刺客杀去,乘将刺客逼退的空隙回身一剑刺中马的大腿,马儿嘶叫一声向门外疯跑起来。小文趴在颠簸的马背上,看着爷爷与刺客们站作一团,而刺客仿佛杀不尽一般前赴后继的涌上来,顷刻间爷爷就浑身是血了。“上马,给我追!”刺客依然不肯放过小文,抽调出一部分骑上马向小文追了过来,小文吓的闭上的眼睛,马腿上中了一剑,慌不择路的跑进了横在烈焰城门前的幽暗山脉。幽暗山脉位于大秦帝国东方,长约30多万多公里,是伦多大路上少有的几个大山脉之一,其中野兽无数,据说,在山脉的最中心地带有着一头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巨龙居于其中,猎人们通常都要凑齐十人以上才敢进山,还仅仅只是到外围而已,不敢深入。启明星渐渐的清晰起来,幽暗山脉中却不似往常那般平静。马,还在跑着,小文听着从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身后追兵们的呼喝声,他的心在滴血。一夜之间,他的家没了,他的父母死了,连他最敬爱的爷爷,也为救他而死,他很想回过身来杀向身后的追兵,将他们碎尸万段,但他明白,他,太弱小了,连提起剑的力气都没有,他只能低声哭泣。马不知为什么突然人立而起将他掀翻在地,小文挣扎着爬了起来,这时,追兵赶到了,他转身正准备跑时才发现,前方是万丈悬崖,他彻底绝望了。刺客们如猫戏耗子般站在远处,眼带戏谑的看着他。小文回过身来,赤红的眼睛好像一只即将择人而噬的野兽般,死死的盯着面前这帮毁了他的家,杀了他的父母和爷爷的杀人凶手,声嘶力竭的咆哮:“若我今日不死,今后我必将你们千刀万剐!!!”纵身跳下悬崖。小文的身躯不停的向下落着,不知是这个悬崖太高了还是小文的时间变慢了,他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了“我要死了吗?。。。爹、娘你们在哪里啊!爷爷,你快来救小文啊!我好想你们,小文没用,没办法给你们报仇了,小文要死了,我好害怕。。。呜呜呜呜。。。”山下是一片茂密的森林,这里的大树粗的3个人都围抱不了,其中更有一棵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榕树,从它那粗壮的根茎和枝桠以及缠在树干上有成人小臂粗的藤蔓上可以看出,它已经很老了。在这棵树上住着三个老友,树根处住着的是苍蛇,现在正值凌晨,它正在四处游曳,咝咝的吐着信子。树腰上住的是猕猴,它刚刚醒来,正在伸着懒腰。树冠上是紫雕,他蜷缩着身体,将头埋在翅膀下睡的正香。正在这时,一个从天而降的物体打破了它们的平静。小文悠悠转醒,他依稀记得自己跳下了悬崖,然后落到了一棵大树上,往四周一看,顿时毛骨悚然,一条通体黝黑的大蛇正死死的盯着他,鲜红的信子不停地吞吐,在它的旁边是一只正在抓耳挠腮的猕猴,自己头顶上的树枝上正立着一只紫色的大雕,小文又惊又怕,再次晕了过去。第二次醒来的小文发现自己已经从树上被转移到了地上,身旁放了几个水果,经过昨天一夜的逃亡,他早已是饥渴交加,也不管水果是否有毒抓起来就啃。吃完之后,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推自己,转身一望却是刚才那只猴子,小文顿时一惊,正欲起身逃跑时小腿一阵刺痛,他才发现,自己的腿骨折了,这时,猴子将手伸到了小文的面前,小文这才发现猴子的手里抓着一把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树叶。猴子将树叶放到小文腿上,不断的在那比划,比划了大半天后,小文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你说这是药,可以治我的腿?”小文疑问,猴子不停的点头,然后抓起一把草药放进自己嘴里嚼碎后献宝似的递到小文面前,小文慢慢地将药敷到伤处,猴子又找来两根木棒递给他,示意他夹住小腿,又将他早已破烂不堪的长袍撕下一小截示意他固定好,小文依照它的提示包扎好小腿后感激的对猴子说道:“多谢猴兄救命之恩,若小文能活着出去报得大仇,必将答谢。”猴子好像听懂了,高兴的一边上窜下跳一边吱吱的叫个不停,随后爬上了树。第二天,小文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一个东西从天而降将他砸醒了,仔细一看却是一只血肉模糊的兔子,而在不远处,大雕正用它那犀利的眼神看着他。小文被吓了一跳,抓起身旁的一块石头护在胸前与大雕对峙,而大雕依然是平淡的看着他的所有举动,小文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便抬起头来,凝神与大雕对视起来,大雕看到小文的目光,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感到有趣的表情,小文被吓了一跳,这雕成精了吗?还是自己看花了眼?便想看得更仔细一点,却发现大雕还是那样站在那里,并没有什么表情,小文以为确实是自己看花眼了,便将这个问题抛在脑后,继续与大雕对视起来。刚过了3分钟,小文就坚持不住了,大雕的目光仿佛可以看穿他的内心一般,小文在它的注视下渐渐退缩了。这时,大雕突然露出了一个嘲笑的表情,这次小文看的真真切切,他确信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不由的愣住了。等他回过神来,大雕已经飞走了。他看着地上的那只兔子,发起了愁,“这可怎么吃啊,难道生吃?”正当他在发愁时,一条大蛇游了进来,小文已经明白是这三只野兽救了他,知道他们不会伤害自己,便退到一旁看大蛇要做什么。只见大蛇口中含有一根大概大拇指粗的小木棍游向旁边一节断掉的树杆旁,将木棍的一头顶住树杆的一条缝隙,另一头依然含在自己嘴里,然后飞快地旋转身体,它的速度很快,小文用尽全力都看不清楚,不一会儿,树杆的缝隙里冒出了黑烟,又过了一会儿,“噌”得一声燃起了火焰。大蛇将木棍吐了出来便施施然的游走了,而小文呢?他愣住了,他愣住的原因不是因为树杆着火了,而是因为大蛇的身法,一个字“快”,极致的快,无与伦比的快,快到小文完全看不见大蛇的动作,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绝对不会相信,“快”可以达到这种程度。小文被震惊了,他愣愣的看着大火熊熊的燃烧着,直到火渐渐变小、熄灭。半个月后,小文在三兽的照料下渐渐康复了,在这半个月里,小文发现三兽会经常打闹嬉戏,刚开始,做为一个只有6、7岁的孩子他只是觉得好玩,但时间越久他越是觉得,三兽嬉戏之中所展露出来的动作是那么的玄妙。苍蛇依然秉承它一贯的作风,用它快到极致的身法游走,趁其他二兽稍露破绽时便骤然加速,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扑向二兽眉心、咽喉和心口三处要害。猕猴灵活无比,它的脚始终没停过,左突右蹿,却又非常有规律,将苍蛇和大雕始终笼罩在它的爪下,无法逃脱。让小文始终无法看透的就是大雕了,它就那么平淡的立在那里,仿佛一块石头,但它的眼珠却不停地在转动,骤然挥翅,却击向空处,当小文正在为这一击打空而感到遗憾时,奇迹出现了,猕猴好像配合大雕似的将自己的屁股凑到了大雕的翅下,只听“啪”的一声,猕猴一跃而起,捂着屁股吱吱乱叫起来,一场精彩的竞技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