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41: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破蛮之殇
  4. 第一章 认祖归宗

第一章 认祖归宗

更新于:2018-03-16 08:57:03 字数:2138

字体: 字号:
  十年前|破蛮关上|

  “快带着颜灵走“破蛮关上红残阳下,一道怒吼盖过了关上所有的刀剑声,破碎声,以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道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拥有战神之称的颜氏长子,也是关下女子手中熟睡男婴的亲生父亲。他的名字正如其人一般名为颜战。他手中哪柄暗黑色的贪狼之剑,沾满了稠粘的兽血,血红的双眼喷吐着对蛮族的仇恨,英雄的眼里只有矢下的屠刀。

  此时此刻,关下的红发女子似乎用尽了全部记忆往关上悲痛看了最后一眼。带着怀中的男婴离开了这充满仇恨的破蛮关,离开了眼前这个为了和平抛弃了自己和孩子的男人。

  她当然不知道昔日的战神眼里落下了一颗悲痛的泪珠。

  “这发生在十年前的往事,我希望你能清晰记住。我们颜氏之后世代肩负着抗蛮重任。你父亲在破蛮关上曾有战神之名,蛮荒一带闻风丧胆无人可及,“红发女子坦然道。

  “明天清晨我会带你回去认祖归宗,毕竟你是大哥唯一的直系长孙。“女子看着漫天的星斗在月明星稀的夜空下,娇媚的脸庞落下两行心酸的眼泪。

  “颜茵姑姑,我一定会好好修炼,将来像爸爸一样做个抗蛮英雄“。稚嫩的声音回荡在着夜空下的山谷里。

  颜茵欣慰的拍了拍眼前少年结实的肩膀。悄悄的擦干了眼角的眼泪,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契子---------------------------------------------------

  第二天清晨,颜灵依旧每天都到山谷的断刃崖上修炼颜茵姑姑所教的灵气操刃,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无论春始秋至,崖上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真可谓是“翩翩潇洒美少年,怒剑修炼为红颜。~~~

  久而久之他的灵气操刃之术变得手到擒来,巍峨的崖壁上显现一条条锋利的沟壑。也可以说是他长期修炼的见证。

  颜茵每天都能在铁剑与石壁的撞击声中清醒,微笑着注视着颜灵每天的点滴进步。随后碰撞声落。少年回首问道:“颜茵姑姑,我今天进步如何?“颜茵笑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呢“,连姑姑都快被你迷住了“。娇媚的笑声回荡在青云的崖顶上~~~~~~~~~~~~~~~~~~~~~

  “姑姑你就别取笑我了,我今天能有所成就全都是因为您对我的栽培,往日诺有所成,定不会忘记姑姑这份恩情。“少年眼里充满了坚定,话里述说了感激。

  颜茵被颜灵诚恳的这番话打动了,随即脸上浮现一抹红霞。话题转移道“:就你嘴甜!我们言归正传收拾收拾就下山赶路吧!“。‘铿锵‘一声,铁剑从石壁里飞出,安然落在颜灵手中。随后二人便下了山。

  直至响午,姑侄二人才得以在烽城内一家酒店落脚。店内的服务员应声过来招呼道,颜茵疲倦的拖着身子点了几个菜便匆匆闭上了双眼。服务员也不多问随即走向了其他地方。不久菜就上来了,这时颜茵才睁开了双眼,轻揉着两边的太阳穴。一旁的颜灵反而不同,血气方刚的他丝毫看不到路途的疲倦。之后二人也不顾形象的猛吃起来~~~~~

  片刻之后,餐桌上已经风卷残云。颜茵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结账并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硬卡,服务员一眼就认出这张卡是属于颜门的,没有一丝的怠慢快速结了账便恭敬的让出位置。颜茵也不多说拿回了卡便带着颜灵向门口走去。颜灵是第一次到烽城这样的大城市,眼睛当然没有多余的空间看向心情沉重的颜茵。

  不久便到了,只见一面镶金的石柱上刻着两个苍劲的大字‘颜氏‘一旁的金属大门似乎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黯淡的伫立在哪里。门口的侍卫一见是颜茵小姐回来了立刻打开大门恭敬地说道:“颜茵小姐,不知道这位是?,颜茵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大哥颜战的长子“侍卫一听立即退到一旁让出一条路来。颜灵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家这个字眼在他的脑海里无疑不是沧海一粟,从未见过父亲的他在这十多年的日子里都是与颜茵姑姑一起度过的。现在在他的心里面,第一的位置早已非颜茵莫属。

  移步至大厅内,楠木椅上端坐着一位老人,老人看上去竟给人一种老当益壮的感觉。坚毅的脸上有一条疤痕,不必多说就已经知道这是蛮族所为。

  颜茵双膝跪下,久违的泪水从脱俗的脸上落下,一旁的颜灵也立马跪下。面前刚毅的老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瞬间失去了之前的坚毅,刹那间老泪纵横,颤抖着想要扶起眼前的二人。颜灵的心里百感交集攥紧了拳头看向了大厅中央那面印有颜字的华丽锦旗。

  之后三人来到了侧厅那里是一具竖立的盔甲和一枚精致的徽章,颜茵认得这两样东西。“这副盔甲是大哥当年在破蛮关上所用的至于这枚徽章应该是当时皇室三太子蓝城在破蛮关上给大哥佩戴的,如今怎么会在这呢,颜茵问道?

  老人激动的摸着这枚徽章沉声道:“当年我派家族弟子去关上搜寻了半个月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他还留了一行字,上面写道:“蛮吉就是我最后的宿命“。我们得以知道他的去向后,便不再找他。“话音刚落他结实的双手再次颤抖着。

  “哪二哥和三哥呢“颜茵再次问道?“唉~~~~~老人再次仰天长叹,低声道“:你二哥现在在西南边关与蛮族抗衡,而你三哥。。老人眼里再次闪过悲痛的泪珠,他在一次大战中受到重创不治身亡。“

  颜茵扶住旁边的柱子才险些没有摔倒,想不到我十多年没有回来,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一旁的颜灵连忙扶着颜茵让她坐下,颜茵平定了性情把憔悴的目光看向前方爷爷的背影,挺过了这次对他来说不小的打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