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4:30:1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九阵图
  4. 方朝李家

方朝李家

更新于:2017-04-21 16:31:23 字数:2166

字体: 字号:
九阵图目录
共1章
  夕阳西下,一个少年拎着鱼篓叼着狗尾巴草走在羊肠小路上,如今的生活在李木眼里是幸福的,至少在这荒郊野外定居后一次恶役都没看过,没有赋税的重担,就像河里的锦鲤自由自在的在快乐中穿梭,尽管父亲被迫的参军让他倍感无奈,一想到这里少年的眼眶红了,现在的家就是他,大黄,爷爷。没有伙伴,没有母亲,李木每次空闲起来蹲在门槛往前面原野望去心里都会莫名的委屈。李木抬手,泪无声的融入指甲泥土里。泥土里既有委屈也有坚强。李木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小步快跑回家,他不想让唯一的亲人担心太久。在夏天微风吹拂下这野外小小的茅屋看起来很单薄也跟孤单。皇宫,镂金的床榻上不知几双鹅脂般的细腿在黄色大被子上来回摩擦,中间散发男子被许多裸露女子包围着,如同众星捧月,在这位奉天承运的天子旁摇晃着,卖弄骚姿。男子身上的曼妙女子舞弄更甚,仿佛这金镶床榻是她的舞台。现在就是她表演时间,她就坐在万人之上的天子上面。天子的精神有点恍惚,和众妃一闹就是几天几夜。虽然有御膳房的补药,但现在还是多少有点力不足。一旁端着药汤的女子在香炉旁低头站着,不起眼的她在外局人看来很尴尬。作为侍女的她手臂失去了知觉,昨天下午她便站在这里,候着皇上吃补药。眼前的药由热变冷在由热变冷,不同的是不变的是她。最开始当皇上近身侍女时,看到男女之事她会红到耳根,现在她却木然了,习惯了眼前也就空洞了。她忽然觉得有些东西在外面抬头看到龙槐上一只乌鸦正在弯头眯着看她,乌鸦眼神里满是玩味,她大骇着!咣当!药汤洒下了,就是一瞬间侍卫入内,寒光逼人。恍惚的皇帝幽幽的看着侍女,他不需要说任何话,只需一个皱眉,或者一个简单冷笑,这位不知名的侍女就会被眼前五位侍卫带走,下场死无赦。今天值班的侍卫统领叫周通,父亲用汗血功劳换了他的侍卫统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家里给那笔钱,和投其所好的红爪乌鸦。都城无论是谁有奇异或者好的品种的乌鸦都会第一时间送到内务府。内务府大太监韩枫手里。韩枫内务府总管,御林军骠骑大将。在先帝驾崩后,是韩枫拿出遗旨宣布当今皇帝为继承人,并在一瞬间架空各贵族势力,瓦解地方势力的传奇,所谓瓦解便是统一归属韩枫的势力。这对于皇帝来讲无疑是亲爸爸死后又来个干爹的节奏。多年察言观色身为武夫的周通也略知一二,对皇上点头示恭敬后,得到皇帝冷笑。周通便知道这位侍女的下场了,抬头看这位侍女做的时间也蛮长的。毕竟这位皇上登基后,贴身侍女换的如同玉盘落地。一个不满意就是一脚,虽然不痛,但是后面迎接而来的就是头点地。如何不怕!侍女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想抖却也抖不了了,她只是知道脖子上被一只铁手牢牢的咬住。周通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凛,不寒而栗起来,以多年习武经验,他的右手还是紧紧拿住这位该死侍女的脖子。此时重才宫里一位太监不言苟合的笑了,他的容颜如静止的湖面,精致的挑不出任何瑕疵。旁边端甜品的小太监低着头忍着不让自己的手抖。看来周通有点出息啊,周严你说这可如何是好。韩枫在自言自语着,长长的指甲划了下嘴唇,又一次诡异的笑。低着头的小太监悄悄用眼睛打探前面,愕然的发现前面一无所有。随风一样韩枫飘到崇阳殿,长长的指甲放到了大门外的太监嘴上,自己给自己喊“内务府韩枫拜见皇上”尖细的嗓子,直线前进到大殿里。皇上惊慌失措的不行,一边着衣一边大喊到爱卿快快进来。身边的女子再也没有肆无忌惮的裸露,都一股脑的穿起衣服。谁也不怕的皇上唯独害怕韩枫一人,甚至到上朝时韩枫在后面一声咳嗽,都惊得皇上起身询问。周通的眉头皱了下,他不是傻瓜,方时自己心中一凛,和现在韩枫的驾到,定有莫大的关系。周通的手劲松了下来,开始有点想放下手的念头。一阵微风拂面,不知道为什么侍女心生凉爽。一人身着白蟒官服迈步走进殿内,给人一种锐意,此人便是韩枫。皇上,奴家把西域女子调教好了,以后就让她们伺候皇上衣食住行可好?衣衫不整的皇上笑容一展说道:有劳韩爱卿,爱卿可还有何事?韩枫嘴角一笑床榻上的女子心里不由荡开来了涟漪如此美的男子如何当了个太监!皇上御膳房最近缺帮手不如让这位侍女分担下劳务可好?韩枫爱笑,这不说完话又笑了,只不过意味深远让周通琢磨不透。好好便依爱卿之言皇上忙不迭的答应着,生怕韩枫有一丝不乐意。其实韩枫没有对皇上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当初铲除京城地方势力时,不顾形象的韩枫就去向皇上汇报战果,据说当时韩枫双手眼睛猩红。显然皇上当时被吓破了。得到皇上的许可后,周通的手悄无声息手撤了下来。韩枫向皇上客套了几句便离开了,只不过拉着那位侍女的手一起走的。在离开崇阳殿后,血像是冲破了皮肤阻碍在周通一只手臂肆意的奔走着,而那只手臂正是周通擒拿侍女的那一只。树上的乌鸦嘲笑的看了看周通,飞走了。野外,茅屋上繁星夜垂。青蛙在尽情的歌唱这美好的自然。大黄趴在地上嗅着泥土,旁边的少年依偎在它的背上,少年身边一堆整齐的柴放好,这是他和爷爷劳动成果明天爷爷就便去集市卖。其实他也想去,但爷爷总是推辞着,怕被官府的人抓去当壮丁,尤其是最近几天传来当今皇上要建个彩凰楼来取悦下当今的皇后。皇后这个位子就像楼内的花旦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皇上喜欢谁就是谁的,如今百姓这样想。这孩儿生下来没几天,娘就被村里醉酒的恶霸一脚踹小腹上给踹死了,我儿又被抓取当壮丁是生是死还俩说,这孩子命真苦哇!老人在屋内草垫上哭了,眼泪滴到那原本就潮湿的垫子上。皇朝下李家,如此悲哀。
字体: 字号:
九阵图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