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58:5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毁天灭地诀
  4. 第三章 魔兽狼人

第三章 魔兽狼人

更新于:2018-03-16 13:23:39 字数:2755

字体: 字号:
  “咕咕咕”世界上最讨厌的声音莫过于当你没饭吃的时候肚子还在拼命的叫。而哆渔现在不光是肚子饿的直叫,也冷得直哆嗦,他紧紧的将身体缩成一团,希望能减轻寒冷的折磨。想不到这个洞一到晚上就如冰窖,没有一丝热气,连哆渔呼出的也成了一股股的水蒸气。哆渔知道这样一直下去,没到天亮自己就会因为寒冷而挂掉,成为穿越史上第一个被冻死的。他开始活动身体,希望通过一系列的运动,让自己暖和起来,可是洞实在太小,他根本不能在里面耍拳脚,只能一直不停的跳跃。

  哆渔跳了一会,体力渐渐支撑不住,他只得停下了,他怕自己还没冻死就累死了,洞底黑不见五指,连一丝亮光都没有,此时此刻,哆渔才感到孤独和寂寞,要是以前这个时候他一定在舞厅、酒吧或者网吧鬼混呢!身边一群兄弟,看谁不惯就揍谁,而这里又冷又饿,没人关心,他很是愤怒,用脚踢洞壁,边踢边骂:谁挖洞死全家,谁挖洞死家禽,谁挖洞生耗子。他现在把所有的火气都发在挖洞身上,因为他仔细研究过,这个洞并非天然,乃是人工所挖,因为洞壁上有利器所留的痕迹。洞壁被哆渔踢得“咚咚”直响,随着震动落下不少灰尘,哆渔越踢越欢,直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才累得一屁股坐在洞底,再也不想爬起来了。

  忽然一道强烈的金光从洞壁展现开来,似乎像是把洞壁劈了一刀,哆渔眼睛紧盯着金光慢慢站起来,他脸上多了一份期待和不安,因为他被困于此终于有了转机,不安的是金光是福是祸,他不敢断定,不过已经没有比这个更坏的结果了。

  金光越展越开,洞壁被金光完全笼罩,连哆渔也被金光照成了金人。许久,金光终于停止了展开,在金光里面出现一道五尺高的洞口,哆渔半蹲着朝洞里瞧了瞧,里面好像是石屋,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摆着一盘不知道的水果,哆渔看到吃的,早已顾不得里面是否安全,就进去了。

  哆渔仔细打量着水果,水果和梨子很像,但是上面有着一层灰尘,好像很久没人动过一样,如果不是在地底下,恐怕早就坏掉了吧。哆渔拿起最上面一个,使劲在身上擦了擦,就一口咬下去,味道很甜。

  哆渔边吃边观察周围的情况,他可不想一会从那里窜出一只猛兽把他当午餐了。哆渔苦笑摇摇头,自己真是太过紧张了,这里怎么可能有猛兽啊!

  “嗷呜”哆渔听到一声狼叫,就感觉到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哆渔暗叫不好,一个侧闪加半蹲,他就看到一个巨大黑影从他头上飞过,哆渔一个鲤鱼翻身,站起来一看。暗吸一口气:靠,真有猛兽啊!

  哆渔看着眼前的怪物,说狼不是狼说人不是人的,竟然有着人的身体,可却有着狼的脑袋,其实说是猛兽未免太给这只怪物的面子了,因为它比哆渔还矮了半截,只是那颗狼头看着挺让人感到恐惧,似乎不小心就会被它一口咬断脖子。

  “你是谁?”狼头竟然开口说话了。

  “你会说话!”哆渔满脸疑问。

  “废话,我是人,为什么不能说话。”

  “你是人,有什么证明,拿出你的身份证户口本出生证明来证明一下。”

  “什么乱七八槽的,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这里不欢迎你,趁早离开!”狼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哆渔的把戏,开始赶哆渔离开。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出去,我怎么出去得了啊!”

  “你不会飞出去啊!难道要我踢你出去。”狼人越来越不耐烦。

  “我不会飞,我要会飞,早就飞出去了,谁还稀罕留在这个破地方啊。”

  “什么,你连最基本的轻功都不会,你真丢人类的脸。”狼人不相信的盯着哆渔,细细的打量着:的确这个人类的身上竟然没有一丝修炼过的痕迹。

  狼人看了许久,忽然转身朝一面墙壁撞去。哆渔大叫:“你疯了···吗?”哆渔只见狼人撞到墙壁时,消失了,凭空的消失了。

  哆渔奔到狼人撞的墙壁,用手敲打,想看看狼人是怎么消失的,应该有什么暗门之类的,可是哆渔发现自己多想了,因为墙壁没有一丝缝隙,密不透风。

  “喂,你出来,你还没送我出去呢!”哆渔大叫,他希望狼人能把他送出去,因为他现在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空洞的石屋里只有哆渔的回声,好像狼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哆渔一直在石屋东瞧瞧西看看,希望有什么价值的东西,好告诉自己该怎么出去。而他不知道,一双眼睛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行动。

  狼人看着他在石屋绕圈子,暗自思量:终于可以复仇了。

  狼人的母亲原本是北国的第一美人,由于痴迷魔法,竟然偷偷的穿越黑暗森林,欲求到魔兽一族去追求黑暗魔法,却不成在黑暗森林遇到危险,多亏狼人父亲正在附近,解救了它母亲,最后两人情动深处,不分种族,他们在一起了。母亲也最终习得魔兽最高魔法。可是它五岁那年,当父亲母亲带它来看外公时,想不到外公不仅不承认自己,还骂自己是魔兽的杂种,还暗杀了父亲,多亏母亲极力保护自己,自己才能活到今天。想不到自己不去招惹人类,竟然有人送上门。

  哆渔将石屋前前后后看得干干净净,这个石屋分明就是一个密室,除了刚进来的那个洞口已经没有任何出口,而进来的洞口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消失了。“尼玛,从一个洞里出来又进了这个密室,我就是被困的命啊。”哆渔又开始抱怨苍天的不公。

  就在这样的石屋里兜了几天的圈子,哆渔仍然找不到任何出口,倒是每天醒来都会准时在石桌上出现一堆吃的,不用想也知道谁送来的。哆渔暗想:“这个狼人不会是想把我养肥了再吃掉吧!看来自己得赶紧想办法出去,我可不想被吃掉,唉,尼玛,我什么狗屁运气,我这么英俊潇洒的帅哥就这样喂了狼,天理不公啊。”

  哆渔就这样在石屋过了半个月,除了每天的吃喝,他就没事磨石头,在这个石屋的一角堆着一堆大小不一的石头,哆渔利用喝剩下的水,磨了不少尖锐石头,以防万一狼人袭击他,他身上也有些东西抵挡,更有可能把狼人杀掉。

  又这样过了几天,中午,哆渔刚刚开始每天的功课—磨石头。“嗷呜”墙壁上凸出一个人形,随后狼人一个飞跃,安然落地。

  哆渔看着狼人满脸杀气,心想:还是来了。他装着漫不经心轻轻的移步到自己藏好石头的地方。狼人好笑道:“你觉得你磨的石头能把我怎么样。”狼人握紧拳头,冲着石桌就是一拳,石桌顿时四分五裂,残渣掉了一地。

  狼人张开它的狼嘴,漏出狼牙,做出一副享受美味的表情。在这时间段里,哆渔已经挪步到藏有石子的地方,双手靠背而立,竟然,没有一丝害怕。

  狼人见此大怒,“嗷呜”狼人顿时被一阵金光笼罩,毛发狂长,四肢也逐渐更变,金光消失后,狼人已经没有人类任何特征,完全是一只直立的狼。

  狼人变化完后,急速冲向哆渔,哆渔感觉到一阵强劲的厉风扑向脸上,刮的直痛,眼睛更加的睁不开了。狼人看见哆渔双眼紧闭,大笑道:“知道死定了,安心的等死吧。”

  狼人闻到了血腥味,它多想尝一口,但是它再也尝不到了。

  “安心的去吧!你就算是狼人,终究斗不过人。”

  哆渔拔出插在狼人心脏上的石头匕首,心中想道:要不是以前经常完拼装刀具,经常打架捅人,看来今天差点就死在这狼人嘴下了。再厉害的对手也经不起放血,混黑社会的谁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