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8:5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世仲裁者
  4. 第三章 首杀

第三章 首杀

更新于:2018-03-17 19:38:19 字数:2251

  我思考了会,也就只能是这个办法了,虽然不急于一时要杀了它,但终究还是要出去的,看来要收拾东西出发了,只是要去哪里这还是个未知数。

  “小灰?小灰?现在怎么办?”陈沫沫看灰铭沉思了这么久,忍不住出声问道。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有人陪说话还是比较安心的,更何况是个女孩子。

  “还能怎么办~我们睡觉去吧,养好精神,明天我们可能要出发,不能坐吃山空,留下来的食物是路程上的,不是在这浪费的,必须要寻找新的食物。”就先这样吧,小区里还有个超市,明天去扫荡看看。

  撞门声一直持续着,偶尔也有停下来,陈沫沫也因为撞门声而失眠跑来和我挤床了,说实话我也有些失眠,毕竟那撞门声让人心里瘆的慌。

  “沫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突然,我想起了陈沫沫她说她家里人都病变了,那她是怎么跑出来的?还有丧尸不是应该追着她下来的么?为什么一个都没有?

  “嗯?我情绪已经调整好了,你问吧。”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些...丧尸不追出来的吗?”漆黑的房间里,我虽然看不到陈沫沫的表情,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声变得沉重了许多。

  “小灰,晚饭我没吃是因为被困于爸爸死去的阴霾中,妈妈她是要起到带头作用带动弟弟一起吃饭,只是......我没想到。至于我逃出来我妈她们不追出来是因为......我把她们关在里面了,我逃出来的时候把门给关上了。”陈沫沫似乎又有了哭的冲动,但好在她终于说完了,所以倒没过多去回忆这件事。

  听了陈沫沫的话,我瞬间觉得似乎明天的事情变得可行了许多。白天被惊吓的进屋子里的人可不在少数啊!!如果变成丧尸了,岂不是出不来了?这对我去超市扫荡又多了几分信心,虽然零星的丧尸聚在一起也是个大数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漆黑的房间也开始变得明亮起来,或许是因为今天要出去扫荡吧,所以对于阳光比较敏感,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啊!哎~~。而旁边的陈沫沫可能是因为受到的惊吓加上失去亲人的伤心,依然在熟睡中,先写个信条留给她吧。

  最好出发的时间在于早上7点左右,现在是5点多,先吃点东西补充下体能,然后把拖把棍子砍成几段,分别绑在左手上绕一圈,然后在绑上几本书,虽然左手的重量增加了不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用左手代替给丧尸咬,就算咬力太强,总归能缓冲一下时间让我反应过来吧。

  “嗯?那丧尸走了么?没撞门声了?还好先把房间门锁了,就算我抵挡不了丧尸让它进来了,至少陈沫沫不会打开房门跑出来送死吧。哎!”甩了甩头,让自己不太消极后,左手慢慢的打开了扣子,然后按上门口的按钮,右手紧握着砍刀,找到最适合出刀,最容易砍到头的位置,但愿那家伙头骨不要太硬,虽然也想过砍脖子,但万一我的力量不能一刀断头,它还活着,那我就凶多吉少了。

  从猫眼看出去,似乎丧尸跑到对面楼去了,难道对面的邻居还有活着的?我慢慢的打开门口,除了门口的斑斑血迹外,还有正在撞着对面门口的丧尸。这东西留着在这里也是个祸害,就算现在不发现我,回头扫荡回来给一群丧尸追着,它在来门口这么一堵,得,迟早要扑,不如趁它不注意把它给偷了。

  就在我关上门小心翼翼接近它的时候,它似乎发现我的存在,转过来了!!

  “卧槽,想偷个菊花都不给。”虽然震惊于它是怎么感应到我的,但现在的情况是在它还没完全转过身之前赶紧先下手为强,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如果加上冲刺的速度和自上往下劈的力度的话,我有信心完全劈爆它的头,哪怕伤害到里边的脑组织也足够了。楼道宽度是3米,楼与楼之间的距离是12米,楼梯是在楼道的中间,相当于楼梯和两栋楼中间相隔着3米。所以11米的距离,足够我冲刺到最大速度,我当头劈下一刀的时候,丧尸才完全转过身来,如果没有任何疑问,这丧尸算是拿下了。

  “咔嚓”伴随着刀刃破开头骨的声音,终于倒下了,刀身虽然没能成功的破成两半,但刀身已经完全深入头骨里,只是卡在了牙齿位置了而已。

  “真是曰了狗了,这丧尸的牙齿竟然随着病变而变得更加坚固和尖锐了,不知道我这左手能不能挡得住。”似乎是担心丧尸会像丧尸片那些导演制作的惊悚效果一样,诈尸,所以我很干脆的来了两刀,把它整个头切了下来。幸亏当时没选择砍脖子,不然光是脖子的骨头卡住砍刀就够我死一次的了。或许是第一次杀丧尸的感觉,让我感觉到握刀的手都有点不自觉的颤抖。

  这一次算是运气,那下次呢?而且冲刺和挥舞这把砍刀很耗体力,这是要早死的节奏啊,如果有人分担的话,那应该会轻松很多。对了,这不是还有活人吗?

  在警戒了下四周,发现没有丧尸后,我轻轻敲了敲面前这沾满污血的门口:“请问有人吗?外面的丧尸我已经杀了,你现在能开下门吗?”

  里边还是没有回应,难道那蠢丧尸搞错了?不应该吧?还是多敲几次试试吧:“我在问一次,有人吗?没人的话我走了。”

  就在我话音刚落,准备离开的时候,门打开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头上有着些许白发的,貌似是三十出头的一个大叔,对,典型的大叔,那细碎的胡渣,乱蓬蓬的头发,还有那满身类似于器械的味道。还有他手上握着的红色大扳手?确实,这长度加上那扳手比刀还重的重量,就算站着原地挥舞,也能轻易的粉碎丧尸的头骨,利器啊,啧啧~~。

  “这位小伙看不出来挺大的胆量啊,这东西半夜就跑来骚扰我了,我正准备想出来干了它呢,没想到你帮了我个大忙。来来来,进来说话,不知道那些鬼东西什么时候又要来了。”大叔似乎是个自来熟,看着他头上那冒出的汗水,似乎也做足了准备要出来的样子。

  进去到里边后,和想象中乱糟糟的样子不一样,毕竟人都那么邋遢,想必房子里也好不到那里去。没想到收拾的还是挺干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