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6:1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东北异谈
  4. 第二章 白灵儿

第二章 白灵儿

更新于:2018-03-17 17:29:37 字数:2235

字体: 字号:
  抓周!中国的一个传统,今天小叶阳的周岁,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回来了,就连在大城市开店的大舅也回来了,我妈在我姥家排第二,我还有一个大姨。今天我抓周都过来了,我大姨怀了还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那是我的姐姐。一群人站在炕边看着满炕爬的我;”看我大外甥!多可爱,”大舅刚进屋直接一把把我抓过来抱在怀里,逗的我咯咯的笑。

  我大姨家的姐姐在我大姨怀里向我看来,眨巴着大眼睛说“这就是小弟吗?妈妈他好小啊!我能摸摸吗?”“可以啊!他是你的小弟弟,以后做好一个姐姐的责任,就是好好的疼他呵护他。”说着抱着姐姐向前走了一步,姐姐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摸了一下我的手,“他好软啊妈妈,手好凉啊,这麽小真好玩,妈妈我以后能在我二姨家陪我弟弟玩吗?”姐姐睁着大眼睛天真,看的所有人心都软了,大姨亲了一口姐姐说道:“可以啊!”

  众人说着的时候,抓周的东西已经在炕上摆好了,抓周就要开始了,姐姐把我的手放开,“咿呀!呀呀!”我手舞足蹈的又抓住了姐姐的手“咿呀呀!”姐姐眨着大眼睛温柔的看着我说”弟弟乖啊!放开姐姐你要抓周了,等一会我在陪你玩好吧“说着放开了我的。

  大舅把我放在了炕上,抓周的东西不是很多,都在炕上摆着,一个鸡蛋,一只毛笔,一本书,一只公鸡,一把玩具刀。

  抓周开始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我,一点点的,向前爬去,路过鸡蛋,看都没看一眼接着向前爬去,看到书以后我犹豫了一下,爬开了,看到玩具刀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看了玩具刀十几秒伸出了手,“嘶!”伸出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爸爸没忍住喘了一口气,导致我大舅我妈妈所有的人都回过头去,用你再出声我们就把你赶出去的表情盯着他。我爬到公鸡的旁边看了看它尖尖的嘴,爬到了毛笔旁边,直接抓起毛笔,小手挥着毛笔,就像是一个胜利的将军。

  “抓笔好啊!以后当作家“老妈走过来抱起还在挥舞着毛笔的我,昂起头如果再配上一个傲娇的表情......也是没谁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她看不到那一天,那件事的发生是我生命的阴影。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我三岁了,大年初四我刚刚过完生日,一早爸爸开着我爷爷家的拖拉机,老妈抱起还在睡觉的我,九八年那时候的冬天真的很冷,拖拉机都冻得启动不了,烧了一壶开水才启动,在安静的村庄,拖拉机塔塔的声音很大吵醒了隔壁的老黄狗,就这样我们一家人伴随着狗叫声,出发了。

  我太姥家,一个土坯房,看起来简陋不堪,可是无论是谁路过都会停下脚步,看一眼院子里是不是有人在,太姥家隔壁就是我姥家,家里有一只土黄色大狗,这只狗的耳朵很灵,老远就能听到人的说话声,而且很凶,听到声音就叫,我还被它追过不少次,姥姥家的狗叫了起来,太姥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太姥家的屋子很暖和,可我的心情不太好,屋子里有一群穿着奇奇怪怪衣服的人,还有就是我妈妈走了,我听我太姥说过节来看看我就得了,等我七岁了就可以接我回去了,太姥送走我爸妈,回来看到不哭不闹的我,很奇怪,这孩子咋不哭呢?一般的孩子早哭的像个泪人似的了。

  “太姥!你家里人好多哦,为什么一直看着我,还有这个漂亮姐姐一直在我前面看着我笑”我伸着小手,指着“奇奇怪怪”的人里穿着白衣服一头的银色头发,漂亮的不行。漂亮姐姐名叫白灵儿,是堂仙里的白家人,看我指她显出身行。

  太姥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一拱手说:“灵儿姑娘,我这孙儿怎么样”白灵儿一笑;“这孩子与我有缘,右手天生小指骨为阴,是个好料子,以后我保这孩子平安”说着白灵儿走到我身边,伸手握住了我的右手,把我抱在怀里我闻着她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说不上来不是香而是祥和。我坐在她怀里说:”姐姐我其实和漂亮姐姐都有缘!嘿嘿“白灵儿疑惑了这真是三岁的孩子?谁教的?还在白灵儿疑惑的时候我抬头眨着眼睛”我大姐和我说了,和她一样漂亮的都要说这句话,这样漂亮姐姐就会喜欢上我了会给我买糖吃的“白灵儿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叶阳怕她不给买糖还紧紧的攥着白灵儿的衣服大眼睛还看着她一眨一眨的好像在说不买糖我就哭给你看。

  我没什么存在感的太姥爷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白丫头这小子是赖上你了,不买糖怕是不行喽”我大眼睛还是“坚定”的看着白灵儿。太姥爷就是这样,我从小到大他没怎么抱过我,一直也不怎么说话,就是坐在炕边抽着烟。

  白灵儿含笑看着我”好啦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眨着眼睛甜甜的说:“叶阳,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可是姐姐没有糖给你啊!怎么办呢?”我坐在她怀里低下头,松开攥着衣服的手,眼泪开始往下落,身体一抖一抖的就像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可怜,“好了叶阳,你看这是啥”说着拿出一颗紫色药丸,收住眼泪接过药丸,这个药丸闻着有点香。这是太姥说:“阳阳别吃,灵儿姑娘这元灵丹阳阳吃没问题吗?”白灵儿低头看着一脸期待的我说:“可以啊,这孩子现在身体里的先天之气还没完全消散,吃了它正好在补充一下”我一听没问题,迫不及待的扔进嘴里,没办法实在忍不了,它太香了,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流入体内,“好吃!甜甜的”刚吃完感觉有点困,我趴在白灵儿身上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太姥起来做饭,我自己默默的爬了起来洗脸刷牙,看着还在炕上躺着的太姥爷,挠了下头,推了下他“太姥爷表睡了,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太姥爷无奈的看了眼我,默默的穿衣服,“太姥爷,我想吃水果”太姥爷无奈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在里屋堂子上就有自己去拿!”现在的我三周岁,走路和说话都不太利落,看起来笨笨的,蹒跚着走向里屋,一开门就把我吓哭了,一个身高一米八,脸色铁青,一脸的鲜血的男人站在门口。“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