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53: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纪元1404
  4. 第二章 上城

第二章 上城

更新于:2018-03-17 11:00:43 字数:4504

  小山村距离城里并非很遥远,只是正常天气下步行至城里仍然需要一两天时间,然则在冬天,小山村里的人亦是不知道要走多久的,在冬天会出门的,只有那些为了赚钱的商队了。

  事隔数日,阴沉的天空之下,雪天相接一望无际的茫茫雪原之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孤独身影在雪上徐徐前行,在这悄无声息的茫茫原野上,那人影仿若远古被遗弃的幽灵,苍凉悲怆,孤独寂凉。小小的身影正是那小山村的小乞丐。

  此时的小乞丐虽在前行,但是他的意识却是迷迷糊糊,心中只有一个往前进的念头。

  自那天听到那李岩的豪言之后,冻得意识模糊的小乞丐竟就迷迷糊糊的往北方的日夜赶路,心中却是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一定要到城里去!到城里的学校便可出人头地,不再接受有色的眼神,不再任人欺凌!

  在这奇怪的小乞丐的骨子里,便有着一股莫名的傲气!他不愿接受怜悯的眼神,不愿接受那嗟来之食,更不会任人欺凌!他,有着他自己的尊严。而正因为他从不乞讨,小村的人才会,不将他赶走,任由他的存在。

  而以为他好欺负的人更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上次李岩把他推入水塘之时,他便假装不会水大呼救命,然而信以为真的李岩骇然当场脸色苍白,匆匆跑走,生怕被人看见。

  然则他刚走,小乞丐便在一改入水是大呼小叫的样子,缓缓的摆弄着双手在水中悠闲的游来游去,心里嘿嘿冷笑李岩白痴。

  后来不知怎的,跑走的李岩事情败露,带着怒火中烧的村长以及一大群的村民,匆匆赶来。

  远远就听见村长怒吼声的小乞丐,冷漠眼珠一转,心生一计,张开嘴,把水含在了口中,身子便缓缓的沉入水中,水面就恢复了平静。

  当众人把他捞起之时,见到他竟然活着,竟以为是神的旨意,丝毫不知其中的奥妙。

  而把小乞丐推下水的罪魁祸首李岩。更是被他老爹狠狠的打了一顿。就这事,令心里冷漠的小乞丐也暗爽了好几天。

  不过,尽管狠狠的把李岩戏耍了一顿,但是小乞丐对李岩的怨恨却是丝毫未减。暗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会把他搞死搞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于敢于对他下手的人,他从来不会吝啬他的诅咒与仇恨!尽管小小年纪,但是对于伤害自己的人,小乞丐却是异常的凶狠。

  且不说小乞丐以前如何了得,现在的他却是处于浑浑噩噩当中,自打入冬以来,他便很难寻到食物,加之不肯食人之食,寒冷的天气又是容易消耗人体的能量,所以他只能像冬眠的动物一般整天处于昏睡当中,以减少能量的消耗。

  若不是李岩踢了他几脚,说不定现在的他还处于办昏半睡之中。

  经过几天的赶路,他身上的丁点食物早已消耗完毕,若不是他早已饿惯了,说不定早在前一天就饿晕了。

  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嘴唇发青,干裂无泽。此时的小乞丐,当真是到达了人体的极限,若不是满腔的执念,恐怕早已是一具死尸。

  几个时辰之后,天慢慢的暗了下来,而面黄肌瘦的小乞丐终于还是抵抗不住身体的虚弱,在一座小山脚下晕了过去。

  天色依然慢慢暗了下来,眼看就要被黑夜所覆盖,宁静的原野上却传来了阵阵嘈杂的人声与马车的嘎吱声。

  不用问,定是某个正在赶路的商队。

  不多久,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一群人来。人群不多,大概有三四十,却将载货的五辆马车紧紧的围在中间,尽管天寒地冻,却不曾有丝毫的懈怠,显然是一群经验老道的佣兵。

  “团长,前面有一座小山,正好可以挡住寒风,我们在山底下扎营吧!”

  “好,正好天色已晚,晚上赶路不安全,此处正好扎营,今晚就在这里扎营了!”回答的是一位走在前头,长相普通中年汉子,不过眼中不时流露出来的精光,却预示着这位汉子并不普通。

  说着中年汉子回过头来,朝着排在在最前的马车喊道:“朱老板,天色已晚,我们便在前面的小山底下扎营,你看如何?”

  马车帘子被一只肥大的手掀开,露出了一位肥头大耳的胖子来。

  “赶路扎营之事,我不是很了解,一切听雷洪团长吩咐就是了。呵呵”

  “哈哈哈,朱老板客气了,那洪某便自作主张在山脚扎营了。”能得到雇主这般信任,作为佣兵团长的雷洪也很是高兴。

  “大家机灵点,天就要黑了,赶紧把帐篷搭上,天黑了就不好搭了!”雷洪看了看昏暗的天色,忙对忙碌的佣兵们大声催道。

  “知道了”忙碌的佣兵们不禁又加快了手脚的速度,不过依然是有条不紊的,丝毫没有混乱的样子。作为到处奔波的佣兵,扎营对他们来说就像吃饭一样,成了本能。

  佣兵团扎营之处,正是那小乞丐昏迷之处,不多时,便有一位脸上有道刀疤的佣兵发现了蜷缩于雪地上的小乞丐。

  “团长,这里倒着个小乞丐,不知道是死是活。”见到小乞丐倒在这里,佣兵心里虽有点惊异,不过看惯了死亡的佣兵,却是没有表露出更多的情绪了。

  雷洪一听,有点奇怪,乞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奇怪,但是人却已经向刀疤佣兵的方向走去。

  “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团长,我过来的时候,就见他倒在这地方了。团长该怎么处理?”

  “你看看他是否还活着”雷洪迟疑了一下便对那刀疤佣兵说道。

  “是!团长”说着便蹲了下去,伸出手来探了探,微弱的鼻息,几乎不可闻。见此,刀疤佣兵暗忖,气息如此微弱,若不是个细心之人,恐怕早就以为他是个死人了。

  皱了皱眉头,刀疤佣兵站了起来。“团长,这小乞丐已是一脚踏入了鬼门关,不知还有没有救。”

  雷洪看了看地上幼小的身体,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九岁儿子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可爱样子,叹了口气道。“把他抱回帐篷吧。”

  说着便自己躬下身去,把小乞丐抱了起来。

  仔细打量着怀里的小乞丐,年纪跟自己胖嘟嘟的儿子差不多,而体重却是差远了,雷洪眼神有些闪动,深深的吸了口冷气,这才恢复了情绪。跨着大步,走向营地。

  命人熬了一碗粥,雷洪这才把小乞丐抱入帐篷之内。

  见到雷洪如此平和温柔的一面,众佣兵大感惊异。要知道,平时的雷洪可是个人严肃而不苟言笑的人!

  尽管如此,众人也没有多问什么,见到雷洪眉头紧锁,谁也不愿意去触他的霉头。

  看着紧缩在被子里的小乞丐,雷洪心里一阵莫名的悸动与震撼,真不知道,这小乞丐怎么活过来。

  尽管心里的情绪颇有波动,但是脸上还是淡淡的,转过头来,对着手里捧着一碗粥的女弓手平静道:“你给他喂点粥吧。”

  面目清秀的女弓手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她还以为雷洪要亲自喂他呢,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淡淡的应了声好,便小心翼翼的捧着粥走到床边,细心的给小乞丐喂起粥来。

  可怜的小乞丐嘴唇早已冻僵,硬邦邦的,难以撬开,女弓手很辛苦的才能给他喂下去。此情此景,颇有经历的女弓手也忍不住起了可怜恻隐之心。难怪像团长这般冷酷的人,都会把他救回来,这小乞丐实在可怜得紧。

  怀着莫名的情绪,女弓手终于给小乞丐喂下了大半碗的粥。而小乞丐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点红润,看到这样的情况,女弓手也不禁为自己的成绩感到高兴。

  欣喜的刚想要再给小乞丐喂粥,一勺子粥刚喂到嘴里,小乞丐却剧烈的咳嗽起来。

  女弓手不及多想,上下手中的粥,赶忙缓缓的拍小乞丐的前胸,小乞丐才缓缓的平静下来。而站在旁边的雷洪,却也才收回刚才表露出来紧张的神色,恢复到淡淡的样子。只是同样紧张的女弓手没看到罢了。

  待那小乞丐回复了平静,女弓手刚想要起手给他喂粥,小乞丐脏兮兮脸上原本紧闭的双目,却在此时颤颤巍巍的睁开来。

  小乞丐昏睡中感到胸前一阵烦闷,原本昏迷的意识慢慢的苏醒过来,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两个陌生人影,小乞丐第一时间往后缩了缩身子,双手紧揪着盖在身上的棉被,明亮的双眼中充满了警惕。

  见到小乞丐醒来,女弓手和雷洪都禁不住在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

  “小家伙,你没事吧,不要怕,我们可不是可恶奴隶贩子。”见到小乞丐担惊受怕的样子,女弓手忍不住首先柔声安慰道。

  奴隶贩子是公认的乞丐猎捕者,作为乞丐,都是一些老弱病残的弱势群体,具有商业价值的就只有年纪小的乞丐,因此,小乞丐最怕的莫过于奴隶贩子了。

  见到两人并没有恶意,小乞丐慌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知道其实眼前两人并非奴隶贩子,尽管年纪尚小,小乞丐却并非普通的孩童,从小就受尽人间冷暖的他,谁善谁恶他自然可以看的出来。

  但是!尽管如此,并不代表小乞丐就会接受他们,冷漠的小乞丐,只相信自己,依靠自己,却不愿意接受怜悯。

  小乞丐的脸上的惊慌慢慢的退去,但是冷漠毫无感情的眼睛,却是令人无奈与痛惜。女弓箭手摇了摇头,有些哀求对雷洪道。

  “团长,能不能把他留在团里?现在天气那么冷,他这样下去,肯定熬不过这个冬天!”

  “并非不可以,只是我们这种小佣兵团,连个常驻基地都没有,如何安置他,还真是个问题”对于女弓手的哀求,雷洪只能皱紧眉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对于雷洪的回答,女弓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直接把他安置在团里,跟着我们一起不就得了,等将来长大了,还能成为团里的一员呢!”

  “而且,若是不收留他,他肯定就要冻死了。团长你于心何忍呢!”见到雷洪眉宇间有些意动,女弓手更是抓紧劝道。

  “哎,好吧!只是这么小就要他跟着我们四处奔波,却是苦了他了。”

  “若是不收留他,他连奔波的机会都没有。”女弓手颇为好气道。

  “呵呵,也对,我却是没有想到这点。”雷洪颇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你这是关心则乱,只想到了小家伙奔波之苦,却没想到,你若是不收留他,他呀,连奔波的机会都没有呢!”

  “哎!就先把他安置于团中,以后再做打算,像我们这般奔波,许多年轻小伙子都承受不住,更不说他只是个小娃子了!”

  “哎!这也是无奈之举,随着我们奔波,总比在这荒郊野岭自生自灭强多了,团长你也是尽力而为了。”

  “嗯,不过,四处奔波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却并非长久之计,若是有机会,把他带回去一起与我那小子算了。”

  “呵呵,这倒是行得通,不过团长,你不怕大嫂发飙么。”女弓手似笑非笑的盯着雷洪道。

  “怕???,咳咳,你大嫂有什么好怕的?什么事她不都依着我?”

  “是么?咯咯,只是上次???。”

  “上次什么?粥要凉了!你还是赶紧喂这小娃子喝了吧。少在这搬弄是非,小心不发你团费!”

  “团长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女子吧,小女子给你请安了,咯咯咯咯???????”女弓手边说着,边笑弯了腰。

  “好你个林倩!以取笑我为乐趣是吧,好,好,,好,罚你专门为团里洗衣服一个月,看你如何得意。”见她越来越过分,一发不可收拾的摸样,雷洪恨得牙痒痒,只好威胁道。他可不是说着玩,曾经有的人就倒霉过。

  林倩见雷洪严肃着脸,不似说笑的摸样,赶紧收了笑声。只是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咕:“人家开开玩笑都不行,小气鬼!”

  “赶紧喂你的粥,等下还有事情安排给你做!”

  “知道啦”

  然而,正在谈论着该如何安置小乞丐的两人,却没注意到,作为被讨论的主角,却是毫无表情的看着前面的两人。直到雷洪说要把他带回家,冷漠的双眼才出现了莫名的情绪,然而却也是一闪而过罢了,之后又恢复了万年冰川的摸样。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呀?快告诉阿姨。”林倩笑眯眯问道

  “我不想跟你们一起。”并没有回答林倩的问题,而是如万年冰川缝隙溢出的冷风一般,

  冷冷的来了这么一句。脸上的表情也一直没变。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