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49:2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倚栏听雨之龙腾虎跃
  4. 第一章 大乱之始

第一章 大乱之始

更新于:2018-03-15 21:52:07 字数:4549

字体: 字号:
  百蛮。

  混沌裂缝,妖魔联盟。

  两大妖魔皇者聚集此地。

  “人族统治人间数万年,今次是万年难遇的契机,务求一击命中,让人族无法再有翻身的机会。”魔皇天煞一脸杀气,似乎人间已是自己囊中之物。

  “这次妖魔联合,兵犯人间,我们筹备了数千年,只可成功,不能失败。”妖皇灭天也是一脸坚定,“不过人族五大门派都非易与之辈,对付他们确实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

  “据我渗透进人间的探子消息,六月十八‘扇舞飞旋门’和‘劈天裂地宗’联姻,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我们就将进攻之日定在会一天,一定会给他们一个特大的惊喜。”天煞一脸笑意道。

  “哈,天煞兄果然好手段,想我妖族久居蛮荒荒夷之地,你魔族久居地底昏暗无比的世界,今次终于能大展宏图,待我们占领人间之时,该是怎样一番动人的风景,真是令人期待啊!”

  “好,那就提前庆祝我们这次的成功,来,先干一杯。”天煞大笑着举杯。

  “天煞兄能否稍等片刻,我还有贵客未到。”灭天神秘笑道。

  “哦?贵客?”

  “嗯,贵客。”灭天笑的更加神秘。

  “劈天裂地宗于威求见两位大人。”初听时声音尚在十丈开外,待话说完,人已来到门前。

  “哈,说贵客贵客便到。”灭天一脸笑意,对着门外道:“于威兄进来吧,我们正在等你。”

  于威一袭白衣,轻摇折扇缓步向天煞和灭天走来。

  “你说的贵客便是他?”天煞一脸不快的看着于威,冷哼道

  “于威兄可是与我们有着相同目的的人。”灭天脸上笑意不减,“于威兄百年不见,依旧风采依然啊!”

  “灭天兄长过奖了,其实我们都快老了,若不乘现在做出一番大事来,叫时光白白流走,岂不可惜?”于威轻摇羽扇,对着灭天悠然道。

  “于威兄好志气,不知阁下想与我们如何合作?”天煞亦压下心中的不满,对于威道。但凡皇者,都必须具备大气量和大智慧,灭天和天煞显然都具备,所以他们才能在历史的激流中走到今天。

  “我于威虽为劈天裂地宗首席弟子,可是在门派中却饱受排挤,今日冒险摸上这里,找两位大人,就是想助两位一举取得人间,他日封侯拜将,自是美事一桩。”

  “好,若此举能一局扳倒人族五大门派,劈天裂地宗宗主便是你的。”灭天目视于威道。

  “那我在这先谢过灭天大人了,这是我今次带来的诚意。”说完从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递给灭天。

  灭天接过盒子,道:“这是什么?”

  “这是可以取劈天裂地宗和扇舞飞旋门掌门性命的东西。”于威眼中露出一丝狡黠。

  “哦?”

  “不知两位是否记得残蝶?”

  “阁下说的是否就是中原五绝中的毒绝残蝶?”

  “既然听说过残蝶,想必一定知道他所炼制的‘七情六欲丸’。”

  灭天沉思片刻道:“传闻‘七情六欲丸’在服用三天后奏效,能将人的七情六欲放大至百倍甚至千倍。”

  “不错。”

  “这颗便是?”

  “不错,传闻当初残蝶炼制这种丹药时候只练了两颗,一颗已经做为试验品消耗掉了,这颗我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弄到手的。”

  灭天道:“可是它究竟有什么作用呢?”

  于威神秘道“我们‘劈天裂地宗’掌门因修炼本门秘法,所以有很严重的疯疾,每到每月的月圆之夜便会发作,这秘密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知道。若让他在月圆之夜吃下这个,三日之后正是十八,那时候想必会非常有趣。哈哈哈”|

  “哈哈,果然妙计,若能将在十八婚宴那天一举将赴宴的人族强者一网打尽的话,我们成功的机会将会大上许多,于威兄这份大礼确实让人无法拒绝啊!”天煞一改先前的冷漠,对于威刮目相看。

  于威重新拿回盒子,道:“那我便先行告退了,六月十八,于威在‘劈天裂地宗’恭候二位大驾。”

  灭天道:“于兄放心去办,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内有奸贼通敌卖族,人族的命运如何书写,谁也不知道。

  百邙山,百兵圣地。

  一位道士傲立山顶,山风吹乱了他那一头鲜红的头发,他却毫不在意,嘴里嘟囔着,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师尊,该回去了。这里山风大,小心您的身子。”稚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道士一惊,却又被山风吹得打了个寒战,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师尊,师尊、、、您没事吧?”一袭百兵圣地的内门弟子装束的小孩急忙的跑过来扶住道士,急切问道。

  “原来是小枏啊,为师没事,只是为师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恐离归天之日已经不远了。”

  年幼弟子小枏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忍的神色,他虽小,可是他知道的却很多,师尊十年前是整个门派的骄傲,是最有望继承掌门之位的人,被誉为万年来百兵圣地最杰出的天才,亦是百兵圣地唯一一个将“百兵之祖”法决修炼至完美境界的人。可是如今,这个人只不过是百兵圣地的一个废物,一个连最底层的外门弟子都打不过的废物。小枏想到这里,心中就像刀缴一般。

  十年前师尊为救被妖兽混沌擒住的他,大战混沌与其手下八大妖兽,最后以一柄银枪力毙九大妖兽,混沌临死前的妖丹自爆亦让师尊身受重伤,千年修为尽毁,从此以后便不能练习任何武功。想到这,小枏的便再也止不住自己的泪水。

  “傻孩子,哭什么,师父又没死。”道士伸出一只枯槁的大手,摸着小枏的头道,“人间大祸将至,你要好好跟师叔们学习道法,大劫来临之际,要好好保护身边的人和自己,知道么?”

  “师父,徒儿明白。”小枏低着头,抽泣着说道。

  “我云霄子自十年前重伤不愈之后,便放弃武道,潜心八卦阴阳演绎之术,哼,他们那些凡夫俗子岂知这八卦阴阳演绎之术的魅力丝毫不逊色于打打杀杀的武道。”云霄子谈起这十年的成果,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傲然说道。

  接着脸色又是一黯,长叹一声,道:“大祸来临,人间必将生灵涂炭,天意啊,天意!”

  小枏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问道:“师尊可是算出了什么?”

  “为师昨夜夜观星象,见天狼白虎煞气冲紫薇,预计会在六月十八之时真正侵犯紫薇,紫薇星乃帝星,天狼白虎皆为煞星,而且天狼白虎同时命犯紫薇,这种星象就连史书亦未曾有过记载,可但凡有煞星命犯紫薇之时,必有大劫来临,可想而知这次的劫数非同小可。”云霄子脸上愁云密布,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徒弟,担忧的说道。

  “可是师父,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掌门?”

  “掌门一心醉心武道,他岂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说罢摇了摇头,又对小枏道:“小枏,你要答应我,在大劫来临之际,你一定要用自己手中的枪好好保护自己和身边你在乎的和在乎你的人,知道么?”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小枏下意识的握了握自己手中的银枪,稚嫩的小脸充满坚定。

  “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后,云霄子才转过头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茅草屋走去。

  小枏看着师尊远去的背影,紧紧握住手中的枪,这个人,我拼死也会保住他,就像当年他拼死保住我一样。

  十五,月圆。

  劈天裂地宗宗主段铁心的心里很愉快,愉快的像这一碧如洗的夜空一般,因为三日之后就是他儿子的大喜之日,天下的父母,有哪一个不希望看着自己的儿子成家立业呢?就连这个天下有数的绝世高手、五大门派的之一劈天裂地宗的宗主亦无法例外。

  可是又到十五,今夜注定又是一个无眠的痛苦之夜,自三年前突破本门至高心法失败,招致体内隐疾发作,每至月圆之夜,段铁心便如狂魔附体,只想杀光周围所有的人,有好几次他想自己了断自己,可是身为一派之主,他没有理由放下自己的门派,这亦是做人做痛苦之处。

  “师尊,今晚是十五了,您还未吃药呢?”于威一袭白衣,站在段铁心身后恭敬的说道。

  “威儿,你来了。”

  “是,师尊。”

  “是啊,又是十五,有到了该吃药的时候了。”

  “师尊不必难过,若是我们能找到当初的‘毒绝’残蝶,以他在医道和毒巫之术上的绝艳天纵,一定能治好您的隐疾。”

  “呵呵,威儿你知道么?为师近日来突然发现体内的顽疾已经越来越难控制了,只怕那些药物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今晚了。”

  于威默然,从袖中拿出一颗墨绿的药丸递给段铁心。

  段铁心接过药丸,一口咽下。

  “威儿,今夜你用铁索将为师绑住,然后关入地牢最底层,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过来,明白么?”

  “谨遵师命,徒儿明白。”

  “三日之后,睿儿大喜之日,我将正式传位与他,到那时你要全力辅佐师弟,将我‘劈天裂地’发扬光大,威儿,这么说你懂吗?”段铁心仰望明月,对于威说道。

  于威眼中一丝厉芒一闪而过,然后轻摇折扇说道:“徒儿明白,徒儿一定竭尽全力辅佐段睿师弟,将‘劈天裂地’发扬广大。”

  “好了,有威儿你这句话,为师就放心了。”段铁心将目光从深邃的夜空中拉回来,“待皓月正空之时,我的疯性将彻底发作,事不宜迟,我们得去地牢了,哎,今夜注定又是一个痛苦的无眠之夜啊。”

  说着着便大步离开,于威紧跟其后。

  六月十八,边荒,十里长坡。

  灭天一身血红长袍,王者之气尽露。

  天煞亦是霸气尽露站在一旁,血色大斧提在手上,战意盎然。

  底下是数十万妖魔联军早已按捺不住自己胸中的战意,似乎要立马冲上人间,杀他们片甲不留。

  “将士们,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机会,唯一一次占领人间的机会,这一战我们只能胜,不能败,只要赢了这一战,我们就能在人间那片富饶的土地上为所欲为。将士们,多年来,我们不是生存于地底阴暗无比的魔界就是生存于贫瘠的蛮荒大漠,这次在两位大人的带领之下,我们终于有机会能去占领人间,我们要拿什么来报答他们?”说话的是妖魔联军的第一战将亦是这次侵略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徐建

  “死战,死战,死战。”寥寥几句,便令台下妖魔联军都红了眼,激起他们强烈的战意,可见这徐建在战将中亦是不可多得的天纵绝艳之辈。

  “哈,今次我们妖魔联军的士气确是惊人啊,不论谁遇到这支斗志昂扬的队伍,肯定都会头疼。这徐建实是我妖魔中最出色的战将。”天煞满意的说道。

  “是啊,我现在真的很期待我们入侵人间世会是怎样的一番动人景象啊!”灭天也跟着感慨道。

  “可惜我们并不属于战场,那几个老家伙都非易与之辈,我们这次过去势必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啊!”

  “你怕么?”

  “笑话,我天煞纵横三界数千年,怕过什么人,今次我们就来比一比,我们各自能干掉多少老家伙。”

  灭天胸中战意沸腾,悠然说道:“好,这个赌局我灭天接下了,哈哈哈。”

  正在这时,徐建走过来说道:“禀报两位大人,妖魔联军集结完毕,等待两位大人号令。”

  “徐将军辛苦了,号令三军,原地待命,我们得先去人间走一趟。”天煞说完,一挥大斧,径直走下台去。灭天亦轻摇折扇,紧随其后。

  劈天裂地宗。

  今日是劈天裂地宗少主大喜的日子,亦是他们新宗主即位的日子,所以今天的劈天裂地宗张灯结彩,来自天下各大门派的人齐聚一堂,互相吹嘘自己门下又是出了多少天才弟子,又是出了多少天才战将,一时间,整个宗门热闹非凡。

  议事厅。

  “师兄,三日之期已过,父亲为何还未出来?”说话的正是身着大红婚袍劈天裂地宗的少主段睿。

  “师弟不必着急,三日之期已到,我已派我的心腹去请师尊了,想必不久就快要来。”于威道。

  “那就好,这么重大的场面,如果父亲不出来的话,我们恐怕很难镇住。”段睿心中忐忑道。

  话音未落,一名门人焦急的跑过来,附在于威耳边说了几句话,于威的脸色顿时变了,大怒道:“什么?你们怎么办事的?”

  “师兄,出什么事了么?”看着于威脸色变了,段睿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师弟,走,我们得去趟牢房,师尊他老人家不见了!”

  “什么?那可怎么办?”

  “事情或许还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我们先去牢房看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