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19:1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都市猛鬼
  4. 第二章 监舍闹鬼

第二章 监舍闹鬼

更新于:2018-03-17 14:35:08 字数:5464

字体: 字号:
都市猛鬼目录
共63章
  “李教,事故报告弄好了没,分局领导可是在管教科呢!”一名年轻的民警进入办公室圆乎乎的脸上一脸幸灾乐祸。

  “知道了,你先去我马上就过去”

  “这可不行,领导可是催了好几遍了”年轻的民警一脸为难的样子,一边说一边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事故报告》草稿看了起来,显得很没有礼貌。

  “哼”李明很生气这年轻的民警叫王建强刚来实习的时候就在他手下工作,李明自认为一直对他不错,去年还推荐他进了监区管教科,万万没想到他会是这种人。

  当初真是瞎了眼,李明一把将他涂涂画画半天的草稿夺了过去说道“走,现在就去管教科”说完看也没看年轻民警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草,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教导员啊,拽什么拽!”王建刚一脸阴翳的跟着走了出去。

  ......

  张凡飘出小铁片,从一堆废铁中冒了出来。

  “咣叽…咣叽…”的造型声音传来,车间的犯人仍然在从事劳动。

  现在是白天车间里并没有太阳光,张凡可以在车间里游荡,在没有修炼到化实境界以前太阳的照射对张凡是致命的;张凡不敢飘出车间暴露在太阳光下。

  料场(存放报废铸件、钢筋、铸铁的地方)3名一脸痞气的犯人将一名30岁左右的青年围在监督哨岗亭后面。

  “许森,TMD张凡都翘了还这么嚣张”为首的一脸痞气的青年指着30岁左右的青年说道。

  被围着的青年就是许森,许森个约有1.85米,也许是囚服有点小的缘故,宽阔的肩膀将囚服撑起通过衣服仍能看到他那隆起的肌肉,他的身体虽然很结实,3名一脸痞气的青年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虽然个头较许森稍矮点,但身体都很棒。

  “二狗子别太过分”许森道。

  “麻痹的,什么叫过分”二狗子还没接话,旁边的一名犯人就在叫嚣着的同时一记勾拳朝着许森脸上打去。

  措不及防的许森一个啷当,嘴角挂血右边脸颊迅速红肿起来。

  “草你吗”许森身子一扑,将打他的青年犯人扑倒后论起拳头就朝脸上招呼。

  等二狗子和另一名犯人反应过来,被扑倒的那名犯人已经挨了好几拳。

  “麻痹胆子真肥”二狗子两人对着许森就是拳打脚踢,胸中热血上涌许森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只管抡起拳头朝着身下的犯人猛打。

  打了一会许森已经浑身是血,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血还是他身下犯人的血了。

  二狗子和另一名犯人怵了,停下手赶忙去按许森,可是许森就是死死的抱着身下的那名犯人,手被抱住了用头往那名犯人头上磕,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拉了半天见拉不开许森,二狗子两人急忙往车间跑。

  “报告…报告…”二狗子拉开车间办公室的门,向着现场值班的民警大喊。

  “妈的干啥,好好说”值班室的两名民警下了一跳,对着二狗子骂了一句。

  “报告警官许森打死人了”二狗子气喘吁吁。

  “在什么地方,带路”俩民警一听,靠,这还得了,前两天刚有一名犯人触电身亡,白湖局督察组现在还在厂里(监区)调查这件事呢,再出这档子事哪怕是一般的小打架也够他俩喝一壶的。

  被督察组撞到他俩铁定要被扣分,这个月的管理费肯定要泡汤。两名民警拿上电警棍急忙跟着二狗子像料场跑去,谁也没注意到值班室内光线一暗空气仿佛冷了许多。

  “许森怎么会和人打架”张凡出现在值班室(人是看不到他的)一脸的阴沉,在张凡的印象里许森虽然骨子里很要强,但是在监狱这个大染缸里他的性子早就被磨圆了。

  许森待人很客气很少与监区的其他犯人脸红过,生前张凡和许森很要好,许森在监区做宣鼓兼职大帐员(管理犯人钱款,组织超市购物、伙房小抄的)张凡跟许森是老乡又是同一批入监的,关系相当铁。

  两名民警跟着二狗子到了事发地点,见到许森浑身是血的正骑着一名犯人有气无力的打着,许森身下的那名犯人已经毫无反应。

  两名民警顿时大惊,“住手”喊话的同时两根电警棍也分别朝着许森的额头上脖子上招呼,“兹啦兹啦”几声电击声后许森摊到在地上。

  张凡见到许森的时候,一名犯人正扶着一名浑身是血的犯人,许森也浑身是血被二狗子扯着俩腿拖着跟着两名民警身后正朝着监区门口的办公室走去。

  “许森”张凡大惊朝着许森飘去,“兹”一阵青烟张凡的一只手臂被太阳光灼了,急忙缩回。

  看也没看变淡的一只手张凡咬牙切齿“不管是谁晚上我要他生不如死”。

  日落西山没有了太阳的威胁张凡急不可耐的随着最后一批收工的犯人向监舍飘去。

  收功的队列中许多犯人都在叽叽喳喳交头接耳议论,毕竟坐牢可是很枯燥的,每天车间监舍两点一线,性子再急的人也能给你磨平了,犯人都喜欢八卦车间发生这种事,就有了吹牛八卦的由头了。

  “许森这回够呛了”一名犯人低着头小声道。

  “我看至少要背个警告处分”另一名犯人回道。

  前面的犯人听到他俩的讲话“切”了一声“王晓琪(被许森打的犯人)挨的够惨要是验出个什么伤哪怕是轻伤也够加刑的了”

  “那不一定呢,许森干的是宣鼓关系可硬着呢,搞不好只弄个动手打人口1分”又一名犯人插话。

  “许森归谁管是谁的关系户知道不”刚开始讲话的犯人接道,停了会见没人吱声,得意洋洋的说道“许森干宣鼓归李教管,跟李教没关系能干成,张凡在李教当班的时候出事,李教都自身难保了哪还能顾得上许森”

  “是啊,张凡这刚死没两天,许森就摊上了这事,二狗子郭大军是跟着大组长混的,估计这次是大组长搞许森的”

  “小声点,妈的谁搞的你知道啊,别惹麻烦”另一名犯人扯了扯说话犯人的袖子提醒道,被提醒的犯人意识到说错了话,赶忙拿眼瞟了瞟四周,闭上了嘴巴。

  听到犯人们的议论,张凡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王立强,肯定是王立强干的”

  王立强较张凡、许森入监要早,张凡、许森那批新犯人刚入监的时候王立强被当时的民警任命为新犯人组长,王立强为人很霸道经常剥削张凡他们那批新犯人。

  刚入监的新犯人一般都对监狱怀有一种恐惧心理,王立强正是利用新犯人的这种心理,经常跟张凡他们吹嘘自己的关系硬在监狱里混的如何如何好等,旁敲侧击的提醒张凡他们要跟自己搞好关系。

  王立强是FY地区的,在监区里老乡很多,家里人好像跟监区长有点亲戚,靠着监区长罩着王立强本身也有些手段,在监区里的犯人中也有些名望,稍稍施展点手段就把张凡那批的许多新犯人震慑了。

  当然张凡跟许森是例外的,张凡刚入监那会对前途几乎绝望,这种心理的他有点二愣子的感觉,天不怕地不怕,谁干跟谁干。

  王立强那时候就被张凡跟许森揍过,而且还被揍的不轻,虽然张凡、许森比他挨的更狠,但是张凡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也让王立强心里很是怵得慌。

  张凡跟王立强的梁子就是那时候结下的,两年后王立强干上了大组长在监区里气焰更加嚣张,但是张凡跟许森也分别干上个电工和宣鼓员在李教手下工作,王立强怕李教插手,另外又顾忌张凡,一直未敢跟张凡和许森翻脸。

  现如今李教因为张凡身亡自身难保,王立强没有了顾虑,迫不及待的就指示二狗子郭大军跟老乡王晓琪、何强去找许森的麻烦。

  张凡所在的监区叫一监区由于是搞铸造的又叫铸工车间或翻砂车间属于老山监区,老山监区是白湖监狱下辖13个监区中唯一的一个搞工业的。

  老山监区下辖4个分监区(一监区、二监区、三监区、四监区),二监区是搞金加工的又叫金工车间,铸工车间生产的毛坯主要是送往金工车间加工,金工车间加工后在往外界发货,三监区是干劳务加工的主要干编藤椅、穿灯泡、做打火机等,四监区是搞后勤的整个监区不到50名犯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是勤杂事务犯,一半的人是老弱病残犯,小伙房、大伙房、范医室、超市等里面工作的犯人都是四监区的。

  车间距离监舍大概有1公里左右中间隔有三道大门,老山监区的监舍楼共有4层。

  一监区在押犯人有326名是全监区犯人最多的一个分监区,二监区有221名犯人次之,三监区有198名犯人排第三,四监区只有52人最末;老山监区的监舍楼只有4层一监区跟四监区占着一楼和二楼,二监区的犯人住三楼,三监区的犯人住四楼。

  大组长王立强在一楼101房间住着,一楼共有9个房间101、102、103、104、105等5个房间属于一监区,其他4个房间属于四监区。

  跟着收工的队伍回到监舍的张凡,径直向着101房间飘去,101房间是个小房间,监区里的所有勤杂事务犯都集中住在这个房间,房间里有6张床12个铺位(上下铺)。

  张凡原来就住在这个房间,再次回到这里张凡看着自己的空铺,心理莫名的一阵难受。

  许森现在正在监舍民警值班室被民警问话并不在房间,大组长王立强也不在房间,可能在大厅看电视,未找到目标的张凡随后向大厅飘去。

  许多犯人整齐的坐在大厅里看着电视节目,一一扫过并没有王立强的身影。

  “难道在办公室”张凡又向办公室飘去,办公室里许森依靠在墙角正被民警询问着,王立强并不在。

  一楼未找到王立强张凡又飘向了二楼,找了几个房间后,张凡在205房间找到了王立强,205房间几名平时跟王立强走的近的阜尔地区老乡,正围坐在一起商量着今天发生的事,二狗子郭大军、头上打着绷带鼻青脸肿的王晓琪跟何强正好都在。

  “哼,省的我一个个再找”张凡一声冷哼就向着王立强他们飘去。

  “小琪今天这事,干部(监狱民警)再问你话,你就讲看不惯许森平时仗着是勤杂事务犯老是欺负人,气不过才找他麻烦的,其它的别瞎讲吆”王立强正交代着王晓琪。

  “知道了强哥,反正我还有1年多刑期,也没减刑机会了,这事我抗了,大军干部再问你话,你也把事往我身上推好了”王晓琪一脸无所谓。”

  “怎么突然有点冷啊”二狗子郭大军打了个哆嗦。

  “是啊”王立强其他的几个老乡也缩了缩身子。

  “鬼哭狼嚎”张凡低喃一声,205房间突然变的一片漆黑。

  “草怎么停电了”王立强的话刚落音,一阵冷风袭来“呜呜”“嗷嗷”的恐怖阴森的哀嚎哭泣声传来;王立强几人顿感浑身一冷,场面令人毛骨悚然。

  “还我命来”张凡七窍流血虚青的面孔无限放大。

  “啊…鬼啊”王晓琪最先崩溃,再不复刚刚的信誓旦旦,205房间顿时乱作一团。

  张凡冷眼看着王立强几人嘴角挂着轻蔑的冷笑。

  205狭小的房间,王立强几人连滚带爬累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看就要跑到门口,可就是到门口三五米的距离,几人跑了好几分钟都没摸到门边,这正是由于张凡施展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跑啊,还跑啊”

  张凡若隐若现的身影泛着青光飘到了王立强几人面前。

  王立强平日里再横遇到这种颠覆科学的事情,也不由得浑身打颤,再也横不起来。

  “张…凡..,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死….跟我们可没关系啊”王立强硬着头皮,结结巴巴的说道。

  “对啊,是没有关系”张凡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的神情。王立强几人脸上一喜稍稍有点放松;“但是…”张凡脸色一正,几人顿时又紧张起来。

  “你们搞许森就是和我过不去”

  不待几人反应过来张凡就扑了上去;双手一伸两道黑气射出将王立强束缚住。

  张凡张开嘴巴,慢慢靠近王立强,四目相对王立强一脸惊恐,张嘴一吸王立强七窍中顿时冒出股股淡绿色的气体蜂拥的朝着张凡嘴里掠去。

  淡绿色的气体吸入体内,张凡的鬼身愈发凝实,漆黑双眸泛着青光愈发有神,王立强的瞳孔逐渐涣散,皮囊逐渐干嘎,张凡收功,王立强顿时摊倒在地,任谁也认不出地上这具穿着跟身形明显不成比例囚服的干尸,是监区里一向强壮蛮横的大组长王立强。

  被张凡吸入体内的淡绿色气体,是王立强身上的生机,这是《魂源》所独有的修炼法门之一,异常强大,张凡不知道的是无论鬼修者还是修真者,能夺人生机为自己所用的修炼法门绝对是能掀起腥风血雨的存在。

  其实在鬼修当中也不乏能断人生气的秘法,但是许多都是汲取人的阳气稍带些许生机,而且还存在很多弊端,不能像张凡这样直接将人吸死。

  打个比方王立强如果有80年寿命,张凡将王立强的生机全部吞噬,王立强今年只有30来岁张凡相当于吞噬了王立强50年的寿命,如果是生人拥有这种手段就是凭空增长50年寿元。

  张凡是鬼修,生机会让他的魂体更加凝实,阴元(鬼修的主要能量好比武者的内力,修真者的真元)被注入生机会更加凝练强大。

  如果张凡会汲取人生机为自己所用秘诀暴露,绝对会引来说不胜数的卫道士、魔修、鬼修来降妖除魔、抢夺秘籍。

  “噢…”吞噬王立强生机的过程很舒服,张凡能明显感觉到自身的变化,头部尤为明显,特别是双眼双耳,世界仿佛变得更明亮,透过窗户数公里的高楼都秋毫毕现,整栋楼方圆2公里任何声音都逃不过他的双耳。

  王立强刚刚身死一缕阴暗的能量从他尸体中飘出,迅速幻化成王立强生前模样。

  “鬼魂吗?吞噬”张凡嘴巴一张,刚刚变成鬼的王立强还没明白什么情况就被张凡吸入腹中,转化成了一丝丝张凡鬼体所需能量被张凡鬼体吸收。

  二狗子几人几乎要昏厥过去,太恐怖了,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张凡注意到变成第二个王立强。

  “轮到你们几个了”张凡咧嘴一笑。

  “啊…不要…救命啊”二狗子等人凄厉的呼救着,有往床下钻的,有往上铺跑的,顿时乱作一团。

  二狗子扶着床沿想越过张凡跑出门口,又是两道黑气从张凡双臂冒出,将二狗子拉住拖向张凡,张凡张口一吸二狗子步入了王立强的后尘,这次吞噬明显比刚刚吞噬王立强要快一些。

  剩余几人彻底崩溃,有的口中喃喃自语明显已经神志不清,有的用被子蒙着头瑟瑟发抖,正待张凡将钻在床下的一人拉出来,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你们几个在搞什么”李志刚跟郭林就住在205房间,刚刚在大厅看电视值班的犯人霸着遥控器,他们中意的节目,被改了台,没心思再往下看就准备回房间睡觉,刚推开房门就看见王晓琪几人在鬼哭狼嚎的声音很大,正奇怪没开门的时候怎么没听见动静,二人瞟到了地上的二狗子跟王立强。

  “啊…”二人惊恐的叫声顿时传遍了整个监舍楼。

字体: 字号:
都市猛鬼目录
共6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