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6:21:10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横扫千军前期战争
  4. 第二章 搜寻

第二章 搜寻

更新于:2017-04-21 11:32:11 字数:10783

字体: 字号:
  “我们的历史上有过多少伟大的智慧?相对于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曾经出现过的生命而言,就像能自然演化出生命的星系一般稀少。让这些宝贵的财富消失在漫长的时间中是我们文明巨大的损失。现在,科技——让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机会,我们能够创造出能够存储我们灵魂的机器。想想吧,在座的各位精英们。我们的投资能让我们的灵魂不朽,我们的智慧能让后代永远享有,我们将永远拥有最伟大的领袖,和最睿智的哲人畅谈,我们最热爱的艺术家们的表演永远不会终场……”——“纯净心灵公司”首席执行官戴先生

  …………

  人工智能的科研取得了重大的突破,麦博士带领的科研团队最终完成了人类智能模组的编码工作,现在人类思想的每个方面的细节现在都可以通过编码反应出来了,剩下要做的工作只是使脑部扫描系统更准确和更舒适。人类已经打开了另一个新纪元的大门。

  …………

  “人类意识计划”在小范围内的使用效果相当理想:祖母在家里帮忙整理家务,照顾孙儿,负责家里的安全,和家人交流情感,仿佛她从未离开我们的世界;失去爱人的灵魂得到了慰藉;总抱怨思考时间不够的人得到了更多的时间,因为机器里面有另外一个你。很少有人担心机器里面的智能会伤害自己,因为那个智能就是自己或者是自己的亲人。

  …………

  核心(CORE)联盟的易总统已经将授权书交予“纯净心灵”公司的执行官戴先生,不久之后我们所有的系统不再由不可信的人造智能来管理,我们的所有系统都将是真正纯正的人类的思想在管理。

  …………

  ——文件编号36336841370

  核心(CORE)主机组主机编号0081245

  第一节复制

  向13个行星派出司令官机甲总数13架,3架失去信号,2架任务失败被召回,4架任务部分达成,4架任务完全达成。完成率54%,战后统计结果与前期分析结果差异3%。母舰的质能存储槽的存储量达到70%以上,舰体复制开始……

  一连串的统计数据,传到我这里被记录下来,整理之后送到舰队的每个舰船上去。当然所有记录下的数据也同时通过超空间传输到母星上成为资料。这就是我每时每刻做的事情,有点蠢不是么?幸好我并不需要做完所有的工作,大部分的工作由自动的无意识程序完成。这样枯燥的工作对于我来说即使有自动辅助程序也足够让我神经(意识)错乱了。好在我可以随时和别人聊天解闷,时不时的还能开开派对之类的,就算一切都只是虚拟的数据交换,至少可以感受到多点的快乐,不用享受孤独了。“快乐”从来就是虚拟的东西,不是吗?

  我们所在的舰队由几百艘“恒星”级宇宙母舰组成,不少宇宙母舰是这次行军的不久前新造的。母舰按照制造的先后次序编号,我们的母舰是220号。据我所知,在整个核心联盟政府的母舰中,拥有3位数的母舰编号的舰船目前除了4艘失踪的以外就只有我们这一艘了。数百年该死的战争,我们和我们曾经的同胞互相厮杀,有些曾经还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这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但我知道,我曾经认识的活人都他·妈·的死光了,即使没有战争,人类躯体的寿命也比金属躯体的寿命短太多了。有时候难免会想如果我没有将自己的意识存储到机器里面,我的灵魂会不会已经到了天堂或者是地狱?或者我的灵魂已经去了另外的世界,留下来的我的这些意识不过是一堆无用的数据?

  我们的指挥官是老资历的指挥官了。母星的服务器里我们的指挥官进程被称呼为穆将军。人类的穆将军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死因是一种疾病。不过我从来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病,他那种人的档案我们这种下层士官的是不够级别读取的。穆将军本身的职位以及曾经的战绩让他不仅在舰队里,而且在母星都有相当大的发言权。当然,我们舰队里的穆将军指的是穆将军的意识复制品——指挥官进程220。这次的远征就是穆将军提议的,起因就是我们舰船上那个人造人小妞。这小妞和其它几个人造人闯入了我们母星的一个备份行星,轰掉了几组备份服务器。说实在话,这对我们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我们的备份行星有好几十个。至于备份服务器,每个行星都大概有数百亿组。真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是抓获这个女人造人后,穆将军认为旋臂(ARM)组织准备策划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活动,我们必须到达23005.18365.74513.68544.00125宇宙区域找到并摧毁位于此处的ARM指挥部所在行星——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了。

  之前定位到的几个异常能量点就是ARM在这个区域进行超空间通讯产生的,这几个异常能量点附近行星中的某一个可能就是ARM的在这个宇宙区域的指挥中心,其余的会是吸引我们舰队的陷阱。ARM的这种花招对我们没多大用处,金属身躯的好处是感受不到疼痛,因为意识可复制,我们也不担心躯体被毁灭。我们理所当然的采取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批量复制我们的舰队。

  第二节进发

  核心联盟(CORE)的舰队复制工作持续了800多天,总共复制出了5支相同规模的舰队。在这个宇宙区间临时复制的舰队上除了没有司令官机甲和缺少指挥母舰信息库的一部分外,其余部分和原舰队几乎相同。复制耗时因为旋臂组织(ARM)的小股部队对太空梭的运输进行干扰而稍稍增加了一点点。对于核心联盟(CORE)的部队来说,“天”这个时间单位没有太多意义,只是沿用了远古时候某个据称是人类起源的行星上的计量标准。考古学家无从考证,因为这个行星早已消失。就像这次复制过程消耗掉的4个行星一样,在以后的历史中最多只有少许的数据证明其存在。

  5支复制舰队朝5个侦察到的异常能量点进发了。旋臂组织(ARM)在这个区域占据了地利,也赢得了时间。只是,他们的技术和核心联盟政府(CORE)相比,差别实在太大,这决定了正面对抗时旋臂组织(ARM)的劣势。旋臂组织(ARM)和核心联盟政府(CORE)对抗的几百年中,旋臂组织(ARM)一直都希望获取到核心联盟政府(CORE)的科技,但是每一次行动都以失败告终。

  有了足够的补给后,5支复制舰队进行短距离的空间跳跃,同时发送超空间信号会主舰队。至于太空雷,现在不是太大的问题。有了足够质能储备的太空母舰可以生产出扫雷舰——一种小型太空舰,大舰队进行短距离空间跳跃前先使用扫雷舰探路(有时候扫雷舰也做侦察用),扫雷舰能产生出强烈的信号使太空雷认为扫雷舰就是母舰。因为扫雷舰其实就是太空雷的靶子,属于消耗品。所以当母舰缺乏质能的时候太空雷是个危险的存在,而补给充足的情况下,核心联盟政府(CORE)的太空母舰并不怕太空雷。

  而主舰队则停留在原来的位置,该位置附近的宇宙区域基本上没有旋臂组织(ARM)的太空炮和太空雷了,旋臂(ARM)的舰队也不可能使用空间跳跃到达这附近,否则将成为整个核心联盟舰队的靶子。另外停留在原地也方便复制舰队随时联系主舰队。只要摧毁了旋臂组织(ARM)的指挥中心,核心联盟的这批舰队以及所有复制舰队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至多也就是把附近行星上的一些ARM的散兵游勇再清理一下。

  当然,此刻的旋臂组织(ARM)也知道核心联盟军队(ARM)的意图以及行进路线。问题是,目前,除了拖延核心联盟军的进军时间外,旋臂组织并没有采取太多的行动,也许旋臂组织根本没有有效的抵抗手段。

  第三节消失

  区域编号23005.18365.74513.68544.00125的宇宙区域内,几百艘巨大的宇宙母舰一动不动的等待着(其实一动不动只是看起来的情形,实际上就像在行星地表上感受不到行星的运动一样,舰队是在和这个宇宙区域作同步运动)。另外,如果你使用生命侦测设备的话,会发现只有其中一艘宇宙母舰上有一个生命信号——一个处于休眠状态的雌性人类的生命信号。但是,这并不是一支被遗弃的舰队。这支庞大的舰队除了相互间的通讯信号非常活跃外,超空间侦测器也一直处于繁忙的工作中。超空间侦测器除了侦测超空间的异常情况外,主要的工作就是通过超空间传递通讯信号。

  核心联盟政府的宇宙母舰是强大的巨型战舰。知道它看起来像什么吗?一个半径约为80公里的表面布满各种炮台的金属球,而且还是可以被一层一层剥开的球。这些金属球的中心是质能储存仓和控制中心,而表面是可变的,可以像动物蜕皮一样丢弃和重新生成。另外,它巨大球体内部有3门的闪电(bolt)巨型能量炮,当数百宇宙母舰上的雷鸣能量炮同时开火时,你可以看到直径200公里左右的小行星被瞬间分解掉。目前消灭这种战舰的方法有这么几种:使用强大的能量武器贯穿它的核心;把它的质能储存仓耗空;或者,有可能的话,在它的中心位置装个核弹。

  现在,除了在等待的这支舰队外,这个宇宙区域里还有5个相同规模的舰队通过超空间往5个不同的地点进发,他们的目的地,可以猜想到,多半是小行星带。小行星带为ARM的军事单位提供了完美的掩护,也给ARM的盖亚(Gaia)宇宙巨炮提供了充足的可转化为能量的物质。当核心联盟政府(CORE)的宇宙母舰到达这些小行星带附近时,隐藏在数以万计的小行星中的数百宇宙巨炮将使用它们那富有穿透力的射线照射核心联盟的宇宙母舰,直至这些金属球的心脏。

  核心联盟的复制舰队先后到达了预定地区,也如预定般受到了各种能量武器的欢迎。但是核心联盟政府的复制舰队根本懒得理会这些。复制舰队的任务简单而明确:扫描附近的旋臂组织的超空间通讯设备,确定信号来源行星,摧毁该行星。从复制舰队通过超空间传给主舰队的信号来看,全部复制舰队都已经完成了任务,1个行星被分解掉,3个行星碎裂成了几块,还有1个行星剩下了个核。之后,复制舰队的信号就陆续消失了。可以想见,这里的某些地方少了几个星星,多了几堆残骸。

  第四节计划

  核心联盟政府的舰队仍然继续等待在原来的区域,继续侦测这这个区域内因为超空间通讯产生的能量信号,核心联盟必须确认旋臂组织的指挥部确实已被摧毁。尽管之前的行动已经使5个因超空间通讯而产生的异常能量点消失了,但是这并不能完全保证旋臂的指挥部已被摧毁。如果旋臂的指挥部没有消失的话,核心的舰队就要捕捉到它的位置,然后,让它消失。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区域里的异常能量点确实是不存在了。核心联盟的舰队指挥官意识进程们此刻也在协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情报官意识进程们则正分析之前几场战斗中传过来的数据资料以判断旋臂组织的指挥部是否已经被毁。

  分析结果是令所有核心联盟指挥官们失望的,旋臂联盟的指挥部被毁几率只有28.27%。于是核心联盟指挥官意识进程们经过协商得出了几种方案:A.无限复制舰队,将这个区域所有可利用星球破坏掉。B.潜入旋臂组织部署在本区域的部分军事基地,获取旋臂组织指挥部所在位置。C.主舰队继续等待,将大量侦测设备散布到这个区域的各处,对这个宇宙区域反复侦听。

  方案A能确保旋臂组织在这个区域得不到任何补充,从而完全将旋臂的军事力量驱逐出去;但是,今后所有核心联盟政府的舰队同样因为不能够在这个区域得到补充而无法通过该区域。方案B必须考虑的是如何秘密的潜入旋臂的军事基地,因为一旦核心联盟的意图被察觉,再次潜入其他军事基地并获取准确资料的可能性小于10%。方案C能有效遏制旋臂在此区域的信号传输,限制旋臂的军事部署和调度。缺陷是这相当耗时,而且一旦旋臂指挥部还有其它有效手段进行指挥调度并且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指挥调度的话,继续长时间的等待也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危险不是指舰队被毁,而是指原有目标无法完成,有充足补给的情况下,核心联盟是不考虑伤亡的)。

  最后各舰指挥官们比较一致的意见是首先执行方案C和B,方案A在方案B失败后执行。方案B被送达各舰参谋进程负责协商出详细执行计划,各宇宙母舰也在同时制造大量的太空侦测舰,并将侦测舰送入超空间。太空侦测舰也是一种小型太空舰,有有限的隐形能力。它能生成一种看起来像陨石的拥有不规则表面的侦测设备。这种侦测设备平时漂浮在宇宙中和陨石没什么两样,也很难侦测出来,一旦侦听到了需要的信号,它就会通过超空间向指定区域发送信息,但这个时候也比较容易被其它侦测设备发现。侦测舰本身也配有不错的扫描设备,可以把附近的情况报告给母舰。

  方案B的详细执行计划终于被拟定并送达指挥官进程,核心联盟的指挥官们得到了一个类地行星的数据资料——这个行星就是这次的主要目标。

  第五节潜入

  红色的月亮悬在天幕的两旁,把本来是黄色的海洋营造得相当漂亮,沿海的部分地面上的植被此刻显得有些发黑,而白天它们则是青色的,天幕中不时划过的流星提着长长的尾巴向着大海奔去。和太空中看到的画面不同,行星表面的风景永远不会是单调的星象图。几十万年后,这个行星也许将成为另一个原始文明的起始地,但是现在的这个行星还不具备大量高级生命繁衍生息的条件。

  这个行星的表面有60%以上的面积是海洋,尽管行星上的水里富含硫化物,大气也充满氮氢化合物,但是这个行星并不缺乏生命,无处不在的细菌早早的统治了这个星球,之后和多数生命演化过程一样,细菌和藻类之类的生命缓慢的改造着周围的环境。这些都要感谢陨石,闪电和地壳活动带来的微妙物理化学变化。

  虽然大多数生命都很原始,这个行星上还是有高级生命存在的。这些高级生命属于一个叫做旋臂的组织,显然这些自称为“人”其实是机器制造出来的高级生命不是来自于这个星球本身。显然这种能包容生命的行星对旋臂组织比较重要,不需要使用太多能源来改变环境使之非常适合大量旋臂军队的驻扎。这些人造人在临海的地域建立了一些分散而隐蔽的据点。之所以临海,是为了海水里的水分子以及氧原子;之所以分散,是因为可以避免来自太空的炮火的集中打击。另外,从外部看不出来的是,这些据点的地底部分比地面部分大得多。实际上,大部分据点都能容纳数千飞行器以及各类机甲。而现在,其中的一个据点正派遣1架鹰式雷达预警机机(Eagle)和2架海鹰声纳机(Seahawk)到流星雨不久前光临的海面上空区域巡逻。

  流星在宇宙中并不少见,这种被行星引力吸引的小型天体通过大气层时产生的光热现象经常被各种早期文明冠以神学的寓意。而对于能够在星际间漫游的文明而言,流星雨则是不多的能够从太空潜入行星表面的方式之一。旋臂的侦察飞机在这个刚刚被陨石砸出高高海浪的地方巡逻了几天,没有发现什么能动的金属物体或者显著的能量信号,于是返回了附近的基地。很可惜,他们的搜索并不十分彻底。

  距离流星雨中心大约0.4‰光秒距离的海底,一个金属机甲静静的躺在那里,几天以来,这个机甲不曾移动,只发出微弱的能量信号,任凭海水腐蚀它的表面金属。这是一架司令官(Commander)机甲,目前,核心联盟政府没有开发专用的间谍机甲,多数原因是需要使用间谍机甲的场合不多,另外,虽然有点牛刀杀鸡的感觉,在需要间谍机甲的场合司令官机甲也完全可以胜任。

  这架躺在海底的司令官机甲是之前乘坐伪装成小型天体的小型太空船与现在已成为陨石的真正的小型天体一起来的。下落过程中,包裹太空船的石质伪装被烧掉,陨石坠入海中引发的巨浪也是很好的机会,小型太空船贴近海浪的底部飞行可以避开大多数的侦测,同时也避免了停留在流星雨中心区域这个重点扫描区域。

  第六节间谍

  在海底指挥着司令官机甲的意识来自与一个叫戴尔的人,这个人是核心联盟政府的特工。戴尔的工作非常突出,他曾经数次阻止了旋臂组织的行动,使旋臂组织的30多人被政府抓获。不过,这一切都定位于“曾经”,现在这个人早已经死了,他被其他人扔进了一个太空引擎里面。当时拍摄下来的画面清楚的记录着戴尔被扔进去之前的脸部由于恐惧而变形的过程。不过,因为在核心联盟政府的服务器中有戴尔意识的一份拷贝,所以戴尔的思想意识并没有随着肉体一起变成气体。当然,戴尔的意识也十分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他有自己死亡过程的录像数据。事实上,录像里出现的很多人后来都是非自然死亡的。对于核心联盟政府,这就是好的一面——数百年来,戴尔一直仇视着旋臂组织的所有一切。

  这个司令官机甲和之前派往其它行星进行作战的机甲不同,机甲里只存储了一个人的意识,而且所有重要的设计资料都被清空了。也就是说,除了能司令官机甲除了能建设一些雷达或者能源设施外,无法生产任何其它军事单位。躲过旋臂的巡逻后,司令官机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拆掉位于海底的小型太空船建了一些潮汐发电机(TidalGenerator)和深海能量储备器(UnderwaterEnergyStorage)并且对自己的机甲做了些修复工作。司令官机甲能在水下工作,但是没办法升到水面上,也不能像潜艇般游动。司令官机甲的移动完全要靠在海底行走,因为液体的阻力比气体大,司令官机甲的移动速度比陆地上慢很多。另外,为了躲避旋臂据点内的雷达等设备,司令官机甲必须适时的开启隐形系统,这些能源的耗费使之必须建造能源设施。

  这个行星有3颗卫星(指的是类似月球一样的卫星,不是人造卫星),卫星引力产生的潮汐在这个行星上自然相当频繁,潮汐发电机因而比较有效。更好的是,这些潮汐发电机被这些腐蚀性的液体腐蚀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止工作,沉入水底成为金属废弃物。特工意识进程571892也就是现在保存在司令官机甲里的戴尔的意识复制品的称呼,他下面要做的事就是乘还有能源能维持司令官机甲的隐形系统的时间段内赶往附近的旋臂组织据点。

  运气在这时很重要,虽然特工571892在海面建造的潮汐发电机使用了伪装,但是能量信号不那么容易掩饰,在潮汐发电机变成废品之前还是有可能被侦测到。另外,如果旋臂的潜艇什么的与司令官机甲的距离够近,隐形系统就会完全失效。好在海洋够大,所以碰到这种倒霉事的几率较小,核心联盟政府是不依靠所谓小概率事件的,任务的失败概率都是经过计算小于30%,否则任务便不能得以执行。

  此刻,太空中,主舰队的十几艘恒星级太空母舰驶离了舰队,它的目的地就是特工571892所在的行星。

  第七节意识侵入

  当16艘核心联盟政府的恒星级宇宙母舰从超空间出来到达被核心联盟编号W7744的行星附近时,行星上的旋臂军队通过超空间侦测设备早几个小时就探知了核心联盟军的到来,旋臂已经关闭了所有地面侦测系统,所有地面设施降入地下。对核心联盟母舰进行打击的,只有旋臂组织部署在W7744行星的2颗卫星上的几十门宇宙巨炮。看起来旋臂是希望保留这颗行星的,毕竟这颗行星比大多数不适合生命存在的行星更适合大规模驻军。

  核心联盟的母舰则使用舰上的炮火对这2颗卫星还击,同时派出了大量侦测机飞往W7744行星表面。看起来,核心联盟在W7744行星上什么都没有发现,核心联盟母舰的炮火几乎就全部是朝向2颗卫星上的。

  最终,W7744行星的天空少了2颗卫星,多了6堆金属球,这些金属球离行星太远而没有被行星的引力吸引,飘向了宇宙深处,但是,部分大块的卫星碎片则被引力吸引漂向了w7744行星。核心联盟的侦测机开回了剩下的10艘宇宙母舰,这些母舰随即通过超空间离开了。

  但是,w7744行星此刻却有点繁忙,旋臂在此地的驻军不得不向砸向地面的月球碎片开火以减少大块碎片砸到地表造成的毁灭性伤害。另外,旋臂的雷达设备也侦测到行星表面的某块陆地上有一个能量几乎耗尽的司令官机甲,估计是刚才的战斗中因为某种原因掉落到行星表面的。这对于此地的旋臂军队来说算是个好消息,这个司令官机甲已经失去超空间通讯能力,核心联盟应该不会再派遣大规模舰队过来。如果能够捕获到一个司令官机甲进行研究的话,虽然这从未发生过,那么旋臂的科技一定能够上一个台阶。

  22个侦测跳蚤(Flea)围住了司令官机甲,这种机械跳蚤十分小巧,它的移动部件有类似蜘蛛腿的设计,加速和转向都十分方便,还利于爬坡。虽然这些小小的东西在司令官机甲的面前就像人类站在一栋大厦面前,但是司令官机甲对这些侦测跳蚤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一个侦测跳蚤里的人造人从驾驶舱走出来,他穿着类似宇航服的东西,径直走到司令官机甲的面前,用手接触到司令官机甲的底部。然后,他感觉到了————震动。

  原本司令官机甲所在的地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个深深的坑,司令官机甲自爆引发的破坏确实十分壮观。戴尔看着监视器显示出的场景,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戴尔是刚从人造人机器制造出来的旋臂通讯官,在这个行星上的编号为84667。人造人军人造出来时没有名字,只有编号,不过每个人造人都可以给自己取名字以方便和其他人造人交流,而84667号军士喜欢“戴尔”这个比较熟悉的名字…………

  第八节之前

  让我们将时钟稍微回拨一点点,看看之前在这个星球上发生过的事情:

  当旋臂开始关闭所有地面设备并准备将之藏入地底的时候,一架隐身状态的司令官机甲从海里出来将一个小东西放到关闭状态的长程雷达上,然后又回到了海里。

  地底的长程雷达上的小东西是个白色的光板,这个看起来是旋臂基地里常见的应急灯。旋臂的人造人必须有可见光才能正常工作,如果基地的照明线路出了故障或者照明系统所需能量不足,这种自带能源的应急灯就会起作用。只不过雷达上的这个应急灯并不是真的应急灯。

  核心联盟的宇宙母舰到达的时候,向行星表面放出了大量的侦测机。这个时候的司令官机甲正站在旋臂基地上方的土地上。宇宙母舰对卫星的攻击让卫星上的旋臂军基本无暇顾及w7744行星表面上的情况,而地面上的旋臂军为了隐蔽,关停了大量侦测设备,另外,大量侦测机的掩护也能扰乱旋臂军的视线。与此同时,旋臂基地内的人造人机器附近多了一盏应急灯。

  司令官机甲在基地上方站了很久,在这地方花这么多时间的主要原因是第一要离应急灯够近,第二要侵入人造人机器的意识存储设备,修改部分人造人意识数据。完成上面的工作后,司令官机甲使用剩余的能量尽量远离了这个基地。

  这时,得到信号的宇宙母舰也结束掉那些磨蹭时间的进攻,把2颗卫星打碎之后还补了一些火力让碎片朝着预先设计好的方向掉落,然后召回侦察机,丢下一堆留在太空的金属垃圾离开了。而那些卫星的碎片掉落的方向多数是朝着旋臂在行星上设置的据点所在位置,当然,有那盏特殊应急灯的据点很安全。

  卫星碎片掉下去也并不是为了消灭那几个据点,只是给那几个据点减减员,造成一些能源或者机械上的困难而已。这样,相对安全的据点就有必要进行支援工作,例如派出工程机械,提供能源,人员补充等等。所以,人造人机器也就要生产一些人补充到军队里面。

  至于这其中的操作痕迹,搭载司令官机甲的小型太空运输船被吸收变成了潮汐发电机之类的,而潮汐发电机之类的东西此刻已经变成了海底的金属垃圾。特殊的应急灯被刚造出来的那个编号为84667的人造人给拿走了,而且84667号人造人使用了这个特殊应急灯将修改过的数据还原(之前控制这盏灯移动和工作的是司令官机甲,现在司令官机甲已经离这个基地有一段距离了,所以是由戴尔操作的)。而司令官机甲,早就已经设置好自毁程序让其自动消失了。当然,忙着四处修补基地的旋臂军队能发现司令官机甲自然少不了84667号军士的功劳。

  其实,这些都要归功于核心联盟政府的技术优势,旋臂的技术差距导致了旋臂的据点已经被侦测到却不自知,那盏假应急灯没有检测出来,意识存储设备的数据被修改却没有合适的设备进行完整性检验。毕竟为核心联盟政府工作的科技工作者都是经过挑选的精英分子,而旋臂则多半是由下层民众组织起来的,旋臂之中虽然有个别天才科学家(不是指那种YY小说里吹出来的天才,那种所谓天才是无敌的,特别是脸皮无敌),但是仍然时刻处于劣势。

  第九节位置

  有关旋臂总部的情报从来不会存储在这些分散在各个行星的分部里,在这些分部里,无论是人造人的头脑里还是存储设备中关于总部的信息都只有总部发送过来的命令。这种体制虽然保证了旋臂的分部人员被俘获或者分部被占领时总部不会受到威胁,但是一旦总部于分部的通讯被切断或者总部被摧毁,分部就很容易面临各自为战的局面。

  戴尔现在的职位是通讯官,这一点让戴尔很满意。在这个位置上能够免去直接被送去当炮灰,能监管部分通讯设备,还能第一时间接触到上级的指令。不过这不是偶然,这是人造人设备的意识存储器中关于通讯方面的数据曾经被添加了一点点的缘故。

  戴尔被安排到一艘蜂巢(Honeycomb)太空舰,蜂巢太空舰的形状和真的蜂巢十分相似,是六边形管状结构的中小型太空船。在基地的修缮以及部队整备完备后,数十蜂巢太空舰接到了出发命令。戴尔觉得有点奇怪,旋臂的军官们似乎并没有接到来自总部的指令就派遣这种规模的舰队执行任务。虽然旋臂的地方基地拥有较高的自治权,但是不至于会盲目的把一支舰队送到太空里去。

  戴尔并不打算询问这次行动的目的,比较好的询问时机不是长官在下达命令的时候。而且戴尔很清楚,在这样规模的一场遭遇战之后,照例要向上汇报。如果旋臂的总部没有被毁的话,只要稍等一段时间他就能知道旋臂总部与分部是如何进行联系的了。

  蜂巢太空舰在行星的近地轨道上聚拢,以类似蜂巢的方式合并拼装成了一艘中型太空船。而后,锁定了宇宙中一个空旷的点,开始了超空间跳跃。

  尽管超时空能够容纳质能从中通过,但在超空间移动时对外通讯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这个时候,通讯官很清闲。戴尔此刻从旋臂的数据库中调出一些电影来看,说实话,他很久没这样看过电影了。这些电影的内容多是和核心政府联盟的宣传资料相反的东西,不过,这无所谓,哪个所谓的政府或者权利机构的宣传都是尽力美化自己以娱乐大众的。这种宣传用的东西,只要剔除政治宣传的部分,看看有艺术性的部分就够了。戴尔生前就不是个爱国者,也不是什么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但是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应该投靠强势的一方。对那些与自己的利益有冲突的人或者伤害自己的人,他也懂得找机会下刀子。而现在在这个人造人的身躯里的意识准备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这个太空船的行动很奇怪,到达指定地点后,等了不少时间,然后向宇宙中某个地方发出了超空间信号,将这次遭遇战的各种数据送了过去。理论上,这个点应该就是旋臂位于这个宇宙区间的总部了。可是太空船没有等收到总部的指示就又开始向另外一个空旷地点跳跃,到达第二个地点后,太空船接收到了应该是与刚才发送数据地点相同的位置传来的指示信息。古怪的是如果旋臂总部是指挥着这个区域的所有军队的话,那么像这种级别的大量超时空通讯产生的能量信号任何核心联盟政府的母舰应该都能捕获到,另外,如果旋臂真的开发出了核心联盟无法检测的超空间通讯技术的话,为什么旋臂不直接进行通讯而使用太空船进行这样费时费事的通讯?无论怎样,戴尔已经获知了旋臂的整个通讯过程了。

  通讯工作完成后,蜂巢太空舰开始返回起始行星。在太空舰上,戴尔没有机会与核心联盟进行联系,这个部分和之前制定的计划有些许差异。不过没有关系,戴尔已经将旋臂总部所在位置的相关数据记载在了自己的大脑中。按照先前的计划,在行星基地有很多方法可以联系到核心母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