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35:5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雪梦回萦
  4. 第一卷 第一章 雪原崛起

第一卷 第一章 雪原崛起

更新于:2018-03-17 20:08:58 字数:3707

字体: 字号:
  雪原

  慕冰峰

  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伫立在一棵青松旁,手中紧握一支白色玉笛,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位少女,虽没有多少姿色,但也算的上是一个可以让人心动的女子。

  “哥,回去吧,爹娘还在找你呢,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族长就真的要动真格的了!”少女的右手不停抽动着衣角。

  少年淡然一笑,转过身叹道:“我知道了,你不用太担心了,爹娘不会有事的。”

  少女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轻声道:“哥,你说爹娘是不是当年的天地双侠啊?”

  少年上前轻拍了拍少女的发髻,笑道:“也许吧,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是,他们应该是好人,所以族长一定会原谅他们的,对吧?”

  少女轻笑一声:“嗯!哥,你说爹会不会让你继承家族的血器啊?我看族长好像有这个意思呢!”

  少年叹道:“不一定,再说了我也不想!”

  少女一听这话立马急了:“为什么呀?血器可是所有人都想要得到的啊!”

  少年托起手中的玉笛,若有所思的说道:“你太小,很多事你都不懂的。血器是四大家族的合神物,相传玄冽、冰痕、墨雪、濛烟四大家族各有一种血器:玄冽为玄冷刀,冰痕为冰羽剑,墨雪为雪灵弓,濛烟为濛寒枪。这四种血器一旦合一将会破天成为一柄至尊神器:龙吟。谁也没看见过,听说龙吟一出便是天魔出现之日。”

  少女惊道:“那我们族的岂不是冰羽剑了?我来的时候在族长家门口听到有人在说话,好像就是关于血器合一的事情。”

  少年一听如此,急道:“什么?那爹娘知道了吗?”

  少女道:“没有呢,我当时只想着找你,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怎么了?”

  少年掐指算了算,突然大惊失色道:“不好了,要出事了,快回去!”说罢,也不管身后的妹妹疾步向下山的路走去。

  “等等我,哥哥!”少女小嘴一撅,心里虽有千百个不愿意,但还是乖巧的紧跟着少年身后追去。

  冰痕族

  族长冰封端坐在一张很大的桌子旁,冰冷的面孔让人有一种不敢亲近的感觉,双眼紧盯着坐在旁边的几个人。

  “漫雪,你来我们家族也快有20年了,你觉得我们家族对你怎么样?”冰封对着旁边的青年妇人冷冰冰的说道。

  那青年妇人听后则看向坐在身旁的青年男子,然后道:“是啊,一转眼都快20年了,天冷,孩子们都长大了啊!”

  青年男子淡笑道:“是啊,不知道他们回来了没有啊?”

  冰封见此冷眼一闪:“天冷,我这个族长虽然没有太多睿智,但还是有点威望的吧?不至于你们‘天地双侠’在中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吧?你们可知道那破军十八将是谁的手下,他们是洛将军的杀手组织,洛将军的为人,我想你们比我还清楚吧,而且洛将军和我们的敌对家族‘炽谷’有很深的来往,他为了掠夺周边的疆域竟将自己的女儿嫁给‘炽谷’族族长之子炽煦为妾。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我们雪原的秘密,那即将带给我们的只是死亡,而不是安乐!”说罢,右手忽的变作拳头猛的砸在桌上,整个桌子上的杯碗全都在一瞬间化成粉末,然而木桌却毫无损伤。

  天冷叹道:“天冷知罪,我们也是因为一位朋友的飞鹰传书才会冒险一行,殊不知却惹此祸根。若是要定罪,请族长只成全我一人便罢,莫要伤及罪子妻儿!”说罢,双膝忽的跪在冰封前。

  漫雪一见自己的丈夫跪倒,那久已承受不了在眼眶中来回迂转的泪水哗的如决堤之水落将下来,上前环住天冷的右臂一起跪下,“族长,请看在天冷这么多年为雪原做出的贡献,就放过我们吧,若是可以,我可以马上回到墨雪,告知族长做好应战准备。若是追罪,那人必定是我,当初是我的决定!”

  天冷紧紧地握住漫雪的右手,左手轻轻抚摸着她满是泪水的脸颊,声音哽咽地道:“不,孩子们还需要有人照顾和教导!”

  冰封叹息道:“死倒是不用,不过你们的皮肉之苦却是难以逃过,来人,各重罚五十大板,关进反思窟去!”右手一挥,从旁边过来两名魁梧大汉。

  就在二人趴倒准备受刑的那一瞬间,一声怒喝竟让所有在场的人浑身一颤,大汉手中的木板迟迟的不敢再施以痛刑。

  “住手!放了他们,古有言:孝有道,父母之罪子可代过。今日我辰溟愿意代爹娘之罪。”从帐外走进来一位白衣少年,手中的白色玉笛透出一丝丝的冷澈,他的身后紧随着一位粉衣少女。

  天冷和漫雪一见竟是自己的子女,连忙疾声喊道:“辰溟、辰霜不得对各位长辈无礼!”

  辰溟年方十九,自小习得天算和父亲的冰痕剑诀,并且也是四大家族中唯一一位最年轻的流士。

  四大家族:玄冽、冰痕、墨雪、濛天所有的护卫中可分为四等,第一等为澶(chan)士,是专门护卫族长的隐身护卫,只有到最危急的时刻才会现身;第二等为流士,是护卫元老级人物的安危,起到内部克制的作用;第三等为泫(xuan)士,是专门管制禁卫队的首领,疆域间的纷争都需要他们的领导;第四等为浴士,也可以叫他们为绝月死士。

  辰溟是四大家族中公认的厉害角色,曾经一手冰痕剑诀连弑杀三头冰原飞熊。

  辰霜年方十五,自小得到母亲雪隐神功的真传,可以达到瞬间无影无踪。

  冰封脸色并未为此而动容,冷道:“辰溟,你可知道这样无礼闯入,触犯了族规吗?就这一宗罪,本族长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辰溟冷笑一声:“如果让我死也可以,不过我接下来说出的话是可以让你改变主意的!”他温柔的看向跪在地上的父母,眼神中不时闪出一丝丝的伤感。

  冰封轻轻向大汉一挥手,那两名大汉便退出了帐内。

  “我倒要听听你能有什么可以让我改变主意的事情?”

  辰溟眼神立即瞬间收缩看向冰封:“我们冰族的秘密是必须保住的,如果被传到洛将军的耳中,我想定然会引起一起极大地纷争。当年龙神兄弟龙奇和龙灵在逝世前将灵魂封印在四个地方,龙奇化为炽冥甲和雷鹏到了炽谷和雷崖,而龙灵则化为龙吟和风疾到了我们雪原和风窟。至于那炽冥甲、雷鹏、风疾不说,就说我们的龙吟,谁都知道是玄冽的玄冷刀、冰痕的冰羽剑、墨雪的雪隐弓、濛烟的濛天枪此四种血器合而为一的神器龙吟剑,可惜的是谁又真正见过呢?我们雪原族是应该保卫家园抵御外敌,可又有谁能保证一辈子呢?更何况中原的嗜血将军洛刹晋会放过我们吗?刚才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听到一个很让人心惊的消息,你们可知道是什么吗?”他的眼中突然喷出熊熊烈火看向帐内的每一个人。

  冰封心内一抖,不由地问道:“是什么消息,快说?”

  这一句话一下子将本来较为感动的气氛变成了紧张慌张的场面,在场所有元老级人物全都惊慌起来,无不开始猜疑。

  辰溟紧握拳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那些浴士做出了出格的事情,他们并没有把破军十八将尽数杀掉,而是放走了其中一个,我想这时候的他差不多也快到了雪原和中原的接壤处。”

  众人一听破军十八将竟然还有活口,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全都乱了套。

  冰封嗖的一声从椅子上腾的站起:“什么?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告诉我?”

  辰溟冷道:“秘密只会给人带来灾难,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只不过我不愿意提起,我只是作为一个父母的儿子想尽点孝心罢了。如果这一切都是祸根,我愿意承担一切罪过,但请族长能够放过他们!”

  冰封怒道:“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知情不报,明知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为何不去阻止,为何让那个人跑掉,如果让他告知洛刹晋关于这里的一切,便会给我们雪原带来一场亘古以来最大的灾难!还有洛刹晋和炽谷为亲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如果他还将我们的强敌带来,我们将如何抵御?”

  “我愿意做前锋以戴罪立功!”天冷一下子从地上站立起来。

  冰封冷道:“就你?当年你们师兄弟三个:穹澈、夫沥和你曾是我们雪原中澶士中的精英人物,可惜夫沥在一次意外中仙逝,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你们三人的濡雪心诀、扶桑气诀、冰痕剑诀合而为一才能够打败炽谷之尊兲(tian)烈。如今夫沥已去,扶桑气诀已然绝后,你又有什么能耐取胜呢?”

  “不然!我有办法,听说雷族神尊雷郡与我们的雪原神尊有过交情,若是能请来雷郡神尊助阵,我想还是可以有资格搏上一搏的,难道不是吗?”辰溟那稚嫩的脸庞却给人一种极其老练的气息。

  冰封惊醒道:“也是,可是雪原神尊在漠北沧海,谁又有那种能耐进入呢?”

  漠北沧海,一个富有传奇的神秘禁地,只有高修为的人才可到达,有史以来只有五行神尊之主戗才去过那儿毫发无损的回来。至于雪原神尊雪靳(jin)为何能到达那儿并且可以居住,那是因为雪靳曾是四气神尊的首席弟子,也是得意弟子,一招雪舞漫天可以让身体缩在一团强大风雪气流内。

  五行神尊之主戗,他是创立金、木、水、火、土五个幻世界的创始人,每个幻世界的领主便是他的成名弟子:鑫、森、淼、焱、垚。

  四气神尊,名叫印,他曾有四个成名弟子:雪、雳、炽、飒。后因为天道灭,仙道起,封印成神位。而他的四个弟子纷纷都占地为主,雪因师恩而将名字成为雪靳,雳也因占地名取为雷郡,炽也因谷名改为兲烈,飒则因为天道之名改其为风瑟。

  此四人各有一套成名心诀,而此套心诀又可幻化百变,这就是四气神尊的仙力所在。

  雪靳是以冰、雪、水为主,雷郡以霹雳、闪雷为主,兲烈以火为主,风瑟以风为主。

  万物离水不可得生,这就是雪靳作为大师兄资格的原因。

  然而水火不得相容,兲烈对他的这位大师兄向来都是不服气,而雷郡则是很爽快的人物,做事向来十分果断,风瑟却是迟疑不堪,并且软弱无能,他是四个弟子中最为弱小的,所以他的家族都是和平的,既不引起内讧也不纷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