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09:31: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武苍云
  4. 第一章 灭门之难

第一章 灭门之难

更新于:2016-04-27 17:39:26 字数:2138

字体: 字号:
  黄昏时分,通州官道上一匹骏马驮着一老一少狂奔而过。

  少年一身锦衣,只是脸上沾满灰尘,衣服也多有破损,一副遭难的富家公子打扮。

  老者一头白发,胸前花白的胡须上沾满了血迹,背后的伤口随着骏马的颠簸,不断往外流出鲜血。

  老者深色焦虑,也不说话,只管不断鞭打着马匹,仿佛后面有只无形的恶魔在追赶一般。

  天色渐晚,秋日里的夜风有些凉,少年衣衫单薄,只觉得冷风刺骨,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少爷。”老者怜惜的喊了一声。

  “胡伯伯。”少年两只手紧紧抓着老者护在他身前的手臂,回头望去。

  嗖嗖嗖,破空声传来,十几条黑色人影急速追赶过来,眼看就要追到近前了。

  “他们追过来了!”老者的心中满是不甘。

  “此去三十里便是青云门的宗门。只要到了那里,少爷就安全了。沧海宗的人绝不敢在青云门的地盘生事。”

  老者想到以后自己再也不能伺候少爷了,老者心中的不甘变作满腔怒火

  “你的祖父跟青云门的玉虚长老关系匪浅,只要托庇青云门下,大仇可报!”

  少年眼泪滚滚而下嘶声问道:“他们要云龙决,给他们便是。现如今父母被他们害死,大伯、三伯也多有不测,徒惹得家破人亡。为了一本谁都修炼不成的秘籍,这值得么!”

  老者心中一痛,哑声说道:“云龙决是乃祖所创,是天下最最顶尖的修行功法之一。此功法足可使人修炼到武神境。只是此等功法极为特异,只有你父这一支血脉可以修炼,其他人拿到了也是无用。”

  “哪知道辞沧海宗的人根本不信,一来二去打伤了老爷,后来索性杀人夺宝!竟要灭我秦府满门!”老者一口牙咬的咯咯直响。

  “少爷,时间不多了。他们马上就追上咱们了。记住,只有托庇到青云门下,才能有机会报仇雪恨!”

  “胡叔叔!”少年紧紧攥着老者衣袖。

  “少爷,我胡永新本就是秦家的家仆,老爷待我恩同再造,如果不是为了护着少爷,前日就该战死在秦府门前了。少爷不必如此,只要有朝一日秦家血仇得报,老奴便再无憾事。”说完,老者纵身一跃从马上跳了下来。

  “胡叔叔!”

  “少爷快走,老奴挡不了他们多久。下辈子,老奴再来伺候少爷!”

  望着骏马绝尘而去,老者只觉得浑身轻松,哈哈狂笑着向追兵迎了过去。

  “吃我一记崩山击!”老者大吼一声,不惜燃烧精血将一身真元催发到极致,向着急掠而至的黑衣人一拳砸去。

  嗤嗤,地上的落叶被真元一催,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如同无数的羽箭激射而出。一瞬间劲气四射,一道道元力形成的风暴在官道上肆虐。

  追兵们急忙稳住身形,运功抵挡。

  然而,一条黑影诡异的扭曲了几下,穿过狂暴的元力风暴,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老者的身前,阴测测说道:“老东西,竟然敢跟我关山月为敌,去死吧。”

  噗嗤,一柄短刀刺入了老者的胸前。

  “啊!”老者狂吼一声,不退反进,顶着刺入胸前的利刃撞了过去。

  “该死!”关山月没想到老者垂死之际如此疯狂,一不小心被紧紧抱住,一时脱身不得。

  “少爷快走!”老者奋力嘶吼。

  “轰隆”一道惊雷划过天际,天空中乌云翻滚。

  少年趴在马上虎目含泪,一双拳头紧紧握在胸前,发出愤怒的嘶吼:“关山月我要杀了你!沧海宗!有朝一日,我秦风一定灭你满门!”

  天边的雷声一阵响过一阵,狂风呼啸,暴雨倾盆而下,天地间一片漆黑。

  第二日清晨。

  空山新雨后,一缕炊烟从山间一处农宅中袅袅升起。

  王婆子从陶罐中舀了两勺米出来,想了想又多舀了一勺,在水里淘了下到锅里。

  “当家的!”王婆子盖上锅盖轻轻说道:“要不,去请仙长赐些丹药吧。”

  老汉盘腿坐在炕头,点上烟袋锅子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看了眼昏迷不醒的秦风说道:“仙长也不是好相与的。”

  王婆子搓了搓手,挨着老汉坐了过来:“不行就把咱前年采的那支山参带上。”

  “那是留给二妞的嫁妆咧。”老汉磕了磕烟袋锅,神情犹豫。

  得亏昨晚一场雷雨,否则秦风哪能躲过沧海宗门人的追杀。只是逃亡多日心神俱疲,昨夜被狂风暴雨淋了一夜,秦风竟是昏了过去。还好被老汉发现背了回来。

  “父亲……我……”

  “胡叔……救命……”

  秦风躺在炕上,烧的脸色通红,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造孽呀”王婆子轻叹一声,将一块白布沾湿了放在秦风额头上。

  青云门所在地青云峰,矗立在连绵群山之中,从山腰到峰顶尽是笼罩在云雾中的庭院楼阁,隐约间可见无数青衣修者在里间进出。间或一道青光闪过,偶尔几声鹤鸣传来,期间霞光万道、龙吟阵阵,端的是人间仙境、修炼圣地。

  老汉爬了半日有些乏了,在一边台阶上坐了,拿出饼子咬了两口,瞧了眼远处的山门,略略有些不安。

  如果不是少年病的厉害,眼看性命不保,老汉打死也不愿跟青云门的人有来往。

  老汉按了按藏在怀内的山参,叹了一口气。

  山腰一处偏殿内,老汉恭敬的跪在地上颤声说道:“仙长慈悲。”

  韩道子盘腿坐在小几后面,端起茶杯深深的嗅了一口,陶醉的摇了摇头。

  “我当是什么宝物,不过是支百年的山参而已,也就是拿来漱口罢了。”

  韩道子站起身来,走到老汉的跟前,高傲的俯视着他。

  老汉匍匐在地,两只手高高举起木盒,不停地说道:“仙长慈悲、仙长慈悲……”

  韩道子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秦风说道:“这小子张的还算周正,我正缺个打杂的童子,改天将养好了就跟着我吧。”

  “这……”老汉满头大汗,这回去可怎么跟老婆子交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