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10: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上之罪
  4. 第三章 转眼间烟消云散(上)

第三章 转眼间烟消云散(上)

更新于:2018-03-16 20:56:42 字数:4724

  无聊、痛苦却不得不进行的锻炼持续着,转眼间半年一过。这天中午时分,正是练习结束的时候。

  “好了,今天的练习到此结束,从明天开始,你们就在家里好好的准备,争取让自己通自己心仪的学院测试,不用来这里。”

  稍微停顿,闫河看着虽然露出雀跃的神色的人群,却是没有造成多大的混乱,很是满意的继续说道。

  “那好,今天就到此为止,解散。”

  “那个谁,赵碌,吃过午饭,你带着齐浩、赵恬恬,嗯,还有苏凉一起。去青武城城主府一趟,和往常一样去拿你们每个人的名册。明白吗?。”

  “是。闫师。”

  赵碌大声的应答着,而后小心翼翼得问了一句,期间看都不看一眼苏凉。

  “带苏凉去,有必要吗。”

  “我说,让你带他去,你就带他去!”闫河怒目一瞪,声调冷的降了几个度。

  “好的,我知道了,闫师。”

  赵碌不敢反驳,只是有些不甘,遂低下头,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嗯,就这样。都回去吧。”

  说完,闫河就先行离开了。

  赵碌也没有再在这件事上说什么,跟和自己在一起的另外几个人,一众走了。

  而赵恬恬则好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般,眨巴着大眼睛。

  “苏凉哥哥,我们也回去吧。”

  赵声音甜甜、糯糯的,传进苏凉的耳朵里。

  “嗯,走吧,爷爷也该在家里等着了。”

  苏凉拉着赵恬恬的小手,在盛夏的季节,穿过郁郁葱葱的林间道路,头顶偶尔透过树冠间的罅隙撒下来几束阳光,点点滴滴的在两人身前、身上、身后,铺满了岁月留给少年少女最无忧最快乐的时光。

  闫河在回去的路上也在想老人为什么让苏凉去呢,苏凉和赵碌几个人之间的矛盾。闫河早已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虽然闫河只是认为这是小孩子之间的玩戏,但是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啊。闫河最终也还是没有想明白,但是还是按照老人的说法去做了,毕竟老人曾经帮过闫河的忙,虽然只是简单的滴水之恩。

  两人各自回到家里。

  “爷爷,我今天下午要去青武城一次,据闫师说,是拿证明身份的名册。”

  在中饭的时候,苏凉和老人说到今天中午结束练习的时候闫河说的事情,而老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中饭吃完,苏凉帮着老人收拾好碗筷,就准备要先一步去找赵恬恬的时候。

  “凉儿,先过来一下。”

  老人叫住准备走出家门的苏凉,看着眼前从小长到大的孩子,从孩童到如今十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目光中露出怀念的意味。

  苏凉还看不懂老人视线中流露出的感情,但是却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和自己息息相关,不打扰,静待老人的回味。

  “哎。”

  也许是一刻,也许是很久,老人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轻轻地对自己说,也是对苏凉说:“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苏凉不懂,于是问道:“怎么了,爷爷。”

  老人笑而未答,换了个话题。

  “凉儿,你现在十三岁,马上十四岁了吧。”

  “爷爷,还有两个月零五天我就十四岁了。”

  “十四岁啊,在以前你这样的孩子再过两年都成年了呢,也是时候知道些事情了。”

  “你说什么呢,爷爷。我怎么听不懂啊。”

  “没什么,孩子。来,拿好这块墨玉。”

  老人说着的同时,从怀里取出一块黑色的石头,苏凉接过拿在手里。这块雕饰物,非玉非石,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然而摸在手里却是有些温凉的触感。其色重质腻,纹理细致,漆黑如墨。是以为圆的形状,中间却是缺少了一圈,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黑色的环。

  老人拿一个红色的绳从中间穿过系在苏凉的颈上。

  苏凉感觉到这个东西很是熟悉,却是想不起什么时候见到过。于是便问老人。

  “爷爷,这个是什么呀。”

  老人神秘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也还是打趣的说道,用来以阻止苏凉的刨根问底。

  “让你带着,就带着。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干什么。”

  苏凉有些不满的小声嘀咕道。

  “你都说了,以前十六岁的时候都成年了,还那这个理由搪塞我,哼。”

  老人充耳未闻,只当不知情。对苏凉的抱怨丝毫不以为杵。

  “好了,你和他们一起去吧。”

  苏凉感到有些奇怪,自己并没有给老人说是和别人一起去的,爷爷怎么知道和别人一去的啊,算了,爷爷可能是想着闫师不会放心让自己一个人去的吧。

  “嗯,爷爷,那我就先走了。”

  苏凉转身离开。

  老人对着苏凉摆摆手,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苏凉的离开,仿佛永别一般。目光里是看不懂的承重与解脱。眼角有些晶莹的泛着光亮。老人一直看着苏凉远远地走远,直至目光不能及的时候。才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字字斟酌的不知道对谁说道。

  “孩子,你终究还是长大了。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愿这块墨玉的提醒能够灵验,孩子,未来的路你自己一个一定要坚强的走下去。”

  ……

  青武城,赵碌已经和齐浩二人结伴去城主府混个脸熟,苏凉这是被抛下一人独自在城里闲逛,赵恬恬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苏凉。对赵碌二人的行为也是嗤之以鼻。

  小巧的嘴巴微微撅着,赵恬恬很是不满。

  “他们两个人这是什么意思吗,闫师明明都说了,让我们一起去的,他们两个人却是抛下我们两个。”

  赵恬恬气鼓鼓的样子很是可爱,苏凉心中想到。他们只是抛下我,并没有抛下你,小丫头。

  “没事得,我也正好很少来青武城的,正好这次我们两个人好好逛逛。”

  苏凉虽然有些不满,却也还是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语气轻轻地开解着赵恬恬。

  “我回去一定要告诉闫师。哼,”小丫头很是有一股不爽的感觉,对赵碌二人的优越感不爽,对他们的区别对待不服。心里很是不高兴,想着怎么样小小的报复回来。

  却是完全没想到苏凉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件事,这么几年来,经历比这样遭人无视的事情多了去了,早已可以视若无睹。

  苏凉摸了摸赵恬恬的头,安慰着赵恬恬。

  “好了,别再想这些事情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出来玩。别影响了心情。”

  “嗯,好吧。”虽然还是不甘,赵恬恬仍然是顺从的不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结。一会儿,又叽叽喳喳的说开了,不同的是这次是开心与兴奋。

  因为二人都是并没有怎么可以经常来青武城的少年少女,城市的繁华与热闹自然是无比吸引着少年心性的他们。

  苏凉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紧紧的跟在赵恬恬的身后。听着少女咯咯咯的笑声不绝于耳。蹦蹦跳跳的,一会这个好好看,一会那个好好吃。不知不觉间就一件把刚才还义愤填膺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时间滴滴答答,流逝而过。

  天色渐晚,赵碌和齐浩二人才相携归来。带着本次够年龄参加考试的名册匆匆而归。无奈时间过晚,只好找间客栈休息一下,明天再回去。

  进了客栈,四个人吃了简单的一顿晚饭,就两个人一组回房间了,本来是赵碌、齐浩、苏凉三人一个房间,赵恬恬一个人一个房间。结果最终赵恬恬借口自己一个人不敢,硬是要拉着苏凉进了自己房间。赵碌和齐浩气愤的不行,苏凉则是小脸通红,很是尴尬。

  十几岁的少年,当然不会什么都不懂得,而由于修炼的缘故,普遍早熟。

  最终被赵恬恬扯进房间的苏凉无奈的看着赵恬恬,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赵恬恬疑惑的看着有些囧的苏凉。

  “你怎么了,苏凉哥哥?”

  “额,没什么,今天月亮比较远,你一个人现在房间里面休息休息,我先出去逛逛。”

  苏凉话声未落人已经出了门外,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到底怎么了?”

  赵恬恬眨巴着迷惑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门外的苏凉。转身看向房间内,一张桌子,一张床榻,嗯。

  赵恬恬的小脸蛋瞬间就变得红润起来,不由得想起刚刚要两间房的时候,旁人那异样的眼光,脸色更加的通红了。

  月光有些凉,晚风习习。夏日的热气开始随着阳光的消失而渐渐散去。

  夜,降临。

  青武城,再小,再偏远,终究也不是北河镇能够相比的。

  入夜时分,灯火通明。整个青武城在入夜之后显得很是亮眼,街道的灯火与酒家明亮,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漫无目的的苏凉置身其中。感受着自己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心很平静,四周也不甚喧哗。有人急急的窜过,也有无聊的人在闲逛,老人修身养性,少年闹腾一片。苏凉在其外静静的观赏着这一切的一切。

  不知何时,一声轻快的呼唤声,随着急切的脚步声,传来,破坏了这阵安逸。

  “苏凉哥哥。”

  赵恬恬小脸红红的,跑到苏凉的身边,扯着苏凉的衣角,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话。

  “苏凉哥哥,你都去哪里了,我都找了你好久了,都没有找到你。”

  赵恬恬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瞅着苏凉。微微鼓胀的小胸脯也是随着主人的心情有节奏的起伏。

  微风吹过,吹起赵恬恬耳际的青丝,苏凉轻轻地把她的头发挽在耳后,擦拭干净脸上沁出的香汗。

  “我只是出来随便看看,走着走着,也不知道就走到了这里来了。”

  苏凉宠溺的看着赵恬恬,语气温柔的一塌糊涂。用自己的手摸着赵恬恬的小脑袋。

  “不是让你现在房间里先休息吗。你怎么也跑出来了。”

  因为寻找苏凉的原因,赵恬恬的小脸还是嫣红,结结巴巴的辩解道。

  “人家,人家,睡不着,也想出来看看。”

  低着小脑袋,连脖颈上都爬上了一丝的绯红。小姑娘捏着自己衣角,扭扭捏捏。

  “嗯,那下次不许这样了一个人跑出来了。”

  “哦。”赵恬恬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

  “在想出来的时候告诉我,我领你出去玩。”

  “好耶。”

  正无精打采的赵恬恬转耳间又听到了苏凉的下一句话,立刻又开心起来。随即看到一脸调侃的看着自己的苏凉,赵恬恬不禁又是低下头来。

  “谢谢苏凉哥哥。”

  “好了,既然出来都出来了。正好前面都是青武城的城墙,我们上去看看月亮吧。”

  苏凉不忍扫了赵恬恬出来玩的性质,提议俩人上城墙上面去看看。因为不是战时,城墙上面是可以上去的,城墙上连巡逻的都是寥寥无几。

  二人慢吞吞的爬到上面,几十米高的城墙。苏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感觉真的很好。一眼望去,城外有稀稀疏疏的明亮。整个世界好像都在自己的身下。

  苏凉伸展开双臂,不由得想拥抱下整个天空。

  “苏凉哥哥,你看,那里是不是北河镇。”

  赵恬恬在苏凉有所感慨的时候,就一直在瞅着城外的那些星星点点般的明亮之处,苏凉还以为是小孩子心性,在数有多少个呢,结果没想到却是再找哪个是北河镇,哪处是家。

  苏凉握着赵恬恬的小手,紧了紧,微笑的说道。

  “恬恬找的很对,那里就是北河镇,我们的家。”

  苏凉在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下角度,与距离,惊讶的表示赵恬恬这一指,还真的就是北河镇的位置。

  赵恬恬不再闹腾,也不再说话。紧紧地贴在苏凉的身上。第一次晚上不在家里睡觉,赵恬恬有点害怕。

  “苏凉哥哥,我有点怕,我想妈妈了。”

  苏凉抱着赵恬恬在自己的怀中,目光看着那遥远的地方。

  “别怕,有我在。”

  ……

  月光一片片的洒下来,凉凉的,有点冷。

  在城墙上呆了不知多久的二人,苏凉想要转身回去了。低头一看,却是看到这个可爱闹腾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自己的身上就睡着了,小手还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苏凉心里不禁有些无奈,真是的,这样就睡着了,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呢。

  苏凉虽然心里有些这样的抱怨,动作却是毫不迟疑,一低头,拦腰抱起赵恬恬,原来少年郎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要长成大人的模样了。

  正想回去,猛然胸口一阵不舒服,戴在脖子上的那块墨玉也是冒出一股浓郁的紫黑之色,很是奇怪。

  想不明白的苏凉,刚准备转身回去客栈,突然内心有感触一般,苏凉向前望去,只见眼前一片黑色。抬头看,圆润的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只有一大块、一大块的乌云遍布头顶,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连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一般,难以呼吸。苏凉怀抱中的赵恬恬也感觉到不舒服,有些要醒转过来的意思。

  苏凉忍受着这种窒息感,轻轻地拍打着赵恬恬,赵恬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苏凉,有继续沉沉的睡去。

  眼前的可见度突然间降得很低,苏凉也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是总是很不好的预感。

  苏凉回身望了望身后无法看见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