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4 01:41: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第二使徒
  4. 第一节 流浪者

第一节 流浪者

更新于:2017-07-29 10:43:09 字数:3212

  早上的太阳照射在身上还不太暖和,天气依旧有点冷,大街上走过的人都还穿着厚厚的衣服,上了年纪的人会跟你扯上几句,告诉你现在正是回头寒。

  要是早上穿的衣服穿的薄了,在外边溜达上一圈,保管你鼻涕流到嘴巴里。

  “热包子,刚蒸出来的热包子!”

  街边刘大黑的包子铺已经坐了不少人,这里的包子个大味道好,早上来这里吃早饭的人成群。

  刘大黑抬起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客人也没几个了,今天的包子蒸的多了点,还剩下十来个。

  收了最后一个食客的钱,刘大黑开始收拾铺子了,自家的婆娘正忙着在后厨洗刷,整理桌椅的活就要自己动手了。

  刚整理好铺子,外面就听到了一阵嚷嚷声,刘大黑平时没事就爱凑热闹,这次更是不会错过,不过话又说回来,平时没啥事,除了凑下热闹还能干啥。

  罩衣脱下随手往桌子上一扔,刘大黑迈开步子就走了出去。

  街上今天还真够热闹的,刘大黑在这临山镇活了大半辈子,还头一次见到这么热闹的场景。

  大街两旁站满了人,倒是路中间干干净净没有一个人,人群里有不少锦衣汉子在看着,不让人往中间去,看来是有啥大人物过来了。

  刘大黑伸长了脑袋,仗着身高体大硬是挤开了一条缝,看清楚了大街上的情形。

  不远处一队年轻武师前面开路,他们个个腰上挎着一把腰刀,目光往这里一扫,刘大黑不由的心里打了个突,娘的眼神咋都看着这么吓人啊。

  武师看来不只是摆设,应该是保护什么人来着,十几个武师隐隐的护住了前面的道路,不管旁边的人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后面的情景。

  见人家护的那么严实,凑热闹的人更是兴奋,越是看不到越是想看。

  刘大黑嘴里不由的嘴里嘟囔了起来,“这是哪来的大鱼,咋这么大排场。”旁边的王三嘿嘿一笑,接口道,“刘包子,不知道了吧,让哥来跟你透露下。今个是镇上尚千总回老家来了,听说尚千总是因为受了伤不能再上战场了,所以才回来了。”

  这么一说,刘大黑算是明白过来了,这尚千总尚铁峰可是临山镇的大名人啊,在外面可是做了千总的人,听说手底下带了几千人。前阵子就听说尚千总跟敌国交战时受了重伤,没想到现在这么快就回家了。

  看明白是咋回事了,刘大黑嘴里咂巴了几下,想着啥时候自己也能这么威风,然后赶紧回包子铺干活。

  还没进包子铺,就看见一个要饭的躺在自己家铺子门口。刘大黑平时没少遇到要饭的,卖吃食的铺子一般都少不了要饭的光顾,不过刘大黑也懒得跟这么苦哈哈的人计较,几个包子也不值啥钱,随手给几个就打发走了,遇到要钱不要包子的,直接一顿胖揍然后赶走。

  听到有人走近,要饭的做起了身子,胳膊颤颤巍巍的支着地,口里含含糊糊的说道,“可怜。。。可怜。。。。”

  刘大黑边走边说,“等着,别乱动,我给你俩包子。”

  蒸笼里的包子还热乎着,刘大黑两手抓出来了六个,递给了要饭的五个,自己拿着一个往嘴里塞去。

  要饭的接过包子,双眼都要冒出了绿光,拿起包子往嘴里猛塞,同时还不忘说了个谢字,不过嘴里塞满了包子,含含糊糊的连他自己也不一定听清。

  熟悉叫花子的刘大黑见对方连家伙什都没有准备好,马上就明白这是个刚入行的花子,连要饭的碗都没。

  “哦。。。哦。。。”吃的太快,要饭的被噎的直翻白眼,刘大黑摇摇头,转身回铺子里拿起碗给要饭的盛了一碗稀饭。

  接过碗来,一口气喝下去大半碗,要饭的总算是缓过来了气。

  吃饱喝足后,要饭的总算是有点力气说话了,“谢谢老板施舍,我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连续两三天没进一口饭,要饭的对于刘大黑真是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了对方的面孔,还挺年轻,跟自己在外面读书的儿子差不多大,“几个包子,又不是多大的事,看你的样子应该刚刚出了事吧。”

  叫花子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我这里还有几个包子,你拿着吃,然后去找个活计,靠要饭可不行啊,你还年轻。”刘大黑念头一转,把剩下的几个包子用纸包了起来递给了要饭的。

  接过包子,要饭的双眼立马红了,接着扑通跪了下去,略带嘶哑的声音说道,“今日老板的活命之恩,青叶一生不敢忘记,他日要是青叶有翻身之日定会报答。”不等刘大黑拦着,要饭的迅速的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离开了包子铺。

  刘大黑见对方走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转身去忙活起来。

  怀里包子依旧带着热气,让要饭的心也不由得热乎起来,要饭的本是圣炎帝国西北的村民,前阵子帝国火罗大军进攻,摧毁了无数村庄,无数人流离失所,无数人深埋大地。

  青叶本来有一个小家,老爹打猎,娘亲持家,小生活过的很是不错,可是在庞大的战争机器面前一切都不堪一击。爹娘被杀,村子被毁,青叶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爹娘是被两军交战乱箭射杀,但是被哪方射杀根本无法得知,自己茫然的埋葬了爹娘,一路流浪到了这里。

  身无分文的青叶只是茫然的走着,直到没有食物,直到身体再也扛不住才倒在了刘大黑包子铺前。

  走到神庙外边,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青叶茫然的坐在了石阶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报仇,可是自己根本不知道是被谁杀害的爹娘,更何况自己只会爹教过的打猎技巧,怎么报仇?

  可是不报仇自己又该怎么办,越想青叶神色越是茫然,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神庙是方外之地,不归任何帝国管辖,在任何帝国都有神庙。对于神庙各国都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方法,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能跟你说明白的没有几个人。

  不过这并不影响世人对神庙的敬仰,每座神庙每日都会有许多人进入祈福,而且似乎还有些灵验,至于真假那就真是谁试过谁知道。

  摸摸怀中的包子,然后再茫然的看着人流,迷茫的神色表露无疑,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不知所措的叫花子。

  “小兄弟,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青叶抬头看去,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妇在看着自己,眼中没有鄙夷,有的只是好奇与善意。

  “我,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看着对方,青叶不由得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神庙中祈福之人多是良善之辈,见一个年轻人流落到这个地步,都有几丝善意。

  少妇蹲下身子,作为神庙中的虔诚信徒,自己平时就把帮助他人当做神给自己的义务,“有什么事情跟大家说下,说不定大家能帮你一把。”

  迟疑了一下,转过身子又看了下神庙,青叶低声诉说起自己的身世。

  听到是被战争所害,生活在宁静小镇的村民不由得感叹起来。

  “那小兄弟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一个老奶奶问道。

  青叶迷茫的眼神看着四周的人群,“我不知道。”

  “哎,可怜的孩子。”不知道是谁叹声说道。

  旁边的少妇思索下,开口道,“你这样流浪也不是办法,你要是愿意就到我家做工,这样你至少能有口饭吃。”

  见到外面围了一群人,神庙的神仆走了过来,见是这样情景,不由得开口说道,“白玉夫人能这样做太好了,我们都是神的子民彼此之间都应该相互帮助。”

  见神仆如此说法,白玉夫人自是有些高兴,自己是神庙的虔诚信徒,一直以来都按照神庙的教诲作法,今天得到神庙的神仆如此说法,自然有些高兴。

  青叶无处可去,见这位年轻俊俏的少妇愿意收留自己,自己自然是十分的感激。

  白玉夫人家住在镇东的三河村,在三河村这个五六百人的大村里是一个大户,白玉夫人夫家姓秦,是三河村的村正,加上秦家祖上也是有爵位的,虽然传到现在只剩下一个不入流的末等小男爵,但是在这临山镇依旧有着一席之地。

  白玉夫人自从嫁入秦家后,由于丈夫先天性体质羸弱,而他又无兄弟,只有一个姐姐也早已出嫁,因此家中的事物都交给了自家夫人打理。

  别看白玉夫人年岁不大,但是自幼天资聪慧的她,把这个家操持的有声有色,另家中其他旁系的家人无不是大皱眉头。

  不过丈夫秦申的身体确实每况愈下,当初赢取白玉夫人的时候就是为了给他冲喜,但却是没冲好,大婚后第二日秦申就一直卧病在床,到现在身体依旧不怎么样,往往是好上一日便要重上三日。

  所以白玉夫人才会成为神庙的虔诚信徒,希望能够给自己的丈夫秦申的身体带来好转,不过还真别说,秦申虽然身体一直不曾康复,但是却也没有再恶化,只是一直反复,如此一来更是加重了白玉夫人对神庙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