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4 01:40: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我为天狂
  4. 第一张 天才?

第一张 天才?

更新于:2012-12-11 15:19:20 字数:2515

字体: 字号:
  宽阔的林荫大道上,一道孤寂的身影缓慢的前行着。

  “快看,”这就是我们学院那个传说中的天才,想不到和空骑的亲和度竟然为零,一下从云端跌落谷底了。”一位穿着魔法长袍的少年无不可惜的说道。

  “什么狗屁天才,自以为化翼穴冲击成功就能成为伟大的空骑吗?想不到是空骑亲和度为零的超级废物,还一心想要成为伟大的空骑,笑死人了。”魔法少年的同伴嘲弄着说道。

  此时,远远的一伙穿着贵族服装的少年走了过来,领头的那个少年看到裕飞嘴角露出一丝嘲弄,开口说道:“哟,这不是我们学院的天才裕飞吗?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创造了零亲和度的传奇记录么,成不了空骑没事,等大爷我成为空骑会可怜可怜你带你兜上一圈的!”刚说完,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

  孤寂的裕飞,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的人对他的嘲弄,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向前缓缓前行,如果靠的近,还能听见他低沉的话音:“亲和度为零,我竟然是亲和度为零的废物,还妄想成为一名空骑!我只是一个废物!”裕飞的身影就在无数幸灾乐祸目光的注视下消逝在林荫大道的尽头。

  “嘎吱~”一扇老旧的木门被白皙有力的双手推了开来。裕飞毫无生气的身躯迈进了这间小木屋,没错,这就是裕飞在这座即使在帝国都赫赫有名的战兽学院的家了。

  双目无神的躺在破旧的木床之上,裕飞呆呆的望着屋顶,一动也不动。

  明媚的阳光透过木屋的窗户照在了裕飞身上,一道银色的光芒从裕飞的胸膛反射而出,照在了他的脸上,少年这才有了些许的动静,白皙的双手缓缓的摸向了自己的胸膛,一条银色的骨链被裕飞紧紧的握在了手心,仿若什么贵重的东西一般,但是不知道这条银色的骨链为何物,竟然熠熠生辉,无一丝的皱痕,光滑万分,十分的奇特。

  裕飞将这条骨链贴在自己的脸庞,颤抖的双手出卖了裕飞此时内心的波涛汹涌。

  “父亲,对不起,儿子让你失望了,我答应过你,会翱翔在天空之上,会带着你的意志去征服北边的那块土块,会为你手刃仇敌,可是,你知道吗?你的儿子竟然是一个亲和度为零的废物,我是一个废物啊!”裕飞痛苦的哭泣着,紧握着骨链的双手被划破了也毫无感觉,一丝丝的鲜血从裕飞的双手流出,侵染在了骨链之上,银色的骨链渐渐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滴答”裕飞的泪水顺着脸颊刚好滴在了骨链上,晶莹的泪花竟然和裕飞的鲜血迅速的融合在了一起,恍然间,骨链的上鲜血竟然突然的消失了,裕飞的双手也在瞬间的愈合了过来,对此,沉浸在悲痛中的裕飞切一无所知。

  此时,一个神秘的空间内,一丝血色的液体从天而降直接落向了一个银色的巨蛋,悄无声息,这丝血液就融入了巨蛋之内,突然一阵耀眼的银光从巨蛋上四射而出,巨蛋兴奋的晃动起来,转眼间却又再次恢复了平静。仿佛这个空间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般,悄无声息~~~,

  “碰!”那扇老旧的木门被人暴力的推开了,一道小山般的身影冲了进来。

  “阿飞,你……”看到蜷缩在床脚一脸悲痛的裕飞,莽撞的大汉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我是一个废物,我竟然是一个废物,我竟然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成为空骑的废物!”裕飞喃喃自语着。

  “噗!”裕飞的身影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废物!你现在这个样子才是废物,当不了空骑还可以当骑士还可以当剑圣,你还可以专修其他的职业,你现在这个样子对得起死去的裕大叔吗?”莽力粗壮的手臂上青筋暴露,显然刚才的那一拳他并未留手。

  莽力的话音未落,裕飞的身影突然暴起,白皙的双手紧握成拳竟然带起阵阵劲风,背部散发出点点银光,显然裕飞运起了战气,面对裕飞的暴起一击,莽力不敢大意,粗壮的双臂连忙交叉在胸膛,点点的土黄色光芒透过身体涌向双臂,本就粗壮的双臂竟然再次胀大了一圈。

  “碰~”莽力壮实的身躯竟然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老旧的木门上。显然,仓促的防御无法抵挡裕飞的暴起一击。

  “**懂什么!你懂什么!父亲唯一的期望就是我能成为伟大的空骑,而不是像他那个样子的大剑师,是空骑,是空骑啊!你知道吗!本来父亲不会死的,就是为了保住我这个所谓的能成为空骑的儿子!才会惨遭兽人围攻,如果我没有成为空骑的资质,我们家也不会遇到兽人的袭击!”裕飞痛苦的嘶吼道,双拳仍然不停的朝着莽力砸去。道道带着银光的拳劲和莽力土黄色的双臂激烈的交错着。莽力双臂上的土黄色光芒在裕飞的不停打击下正在缓缓的消散着,显然,继续这样下去莽力的双臂失去那奇特能量的保护后会被失去理智的裕飞打断甚至打残。

  可是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莽力仿佛毫无察觉。不停抵挡裕飞攻击的同时,大吼的说道:“裕飞!裕大叔的死和你没有关系,这么多年了,你不能老是陷入自责之中,裕大叔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他的儿子怎么就像一个孙子一样,遇到一点挫折就萎靡不振,如果裕大叔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一剑砍了你,他没有你这么窝囊的儿子!”

  莽力的话仿佛击穿了裕飞身体最柔弱的那个地方,父亲就是裕飞的天,裕飞的精神支柱。裕飞仿若失去了一切的力量,跪坐在地上。。

  “父亲看着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会非常的失望,是不是恨不得一剑砍了我这个废物儿子!”裕飞陷入了思维的死角。

  莽力看着停顿下来的裕飞,终于舒了口气,揉了揉发酸的双臂,一脸的苦涩:“这小子实力又进步了,战气上的天分果然无人能及啊,枉我自诩新一代的狂战士天才,在裕飞面前竟然只能勉强抵挡这么短暂的时间,再打下去,这双手臂估计是要废了。这小子太狠了。”

  莽力看着裕飞,知道这个时候是乘热打铁的好机会,接着说道:“阿飞,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空骑才能强者,只能说空骑同阶无敌罢了,可是空骑的等阶有那么好提升的吗?你要报仇,成为剑圣或者骑圣也能做到啊,以你的战气天赋,可能会更快的进阶。”

  莽力的话音为裕飞打开了一扇天窗,是啊,自己为什么非要执着于成为空骑了,虽然自己和父亲都是那么的期望那片天空,可是现在裕飞不得不面对亲和度为零这个残酷的现状。

  裕飞的迷茫的双眼渐渐散发出阵阵神光:“对啊,我不能就这样颓废下去,做不了空骑我还能做骑士剑士,骑圣,剑圣的实力比起天圣来也差不了太多,我战气的天赋足以支撑我向圣级发起冲击。”

  想通了这一切的裕飞,站了起来,那股独属于他的精气神再次从他并不强壮的身躯散发了出来。

  看到这一刻的裕飞,莽力无声的笑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