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6 15:23: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进化狂风
  4. 第一章 要变天了吗

第一章 要变天了吗

更新于:2014-11-27 00:40:50 字数:2203

  第一章要变天了吗

  这是一个烦闷的早上,太阳还没有挤出地平线,毛一凡跑在乡间的小道上。离上班还有十五分钟,所以他并没有跑太快,时间刚刚好,已经看见单位的三层小楼了。

  刚进单位的门,门卫大爷就微笑的着跟他打招呼,说真的,如果不是离家太远,这家私人医院真不错,和谐的气氛,热情的同事,对于刚刚毕业的毛一凡来说这一切太理想了。

  换了工作服,毛一凡很快的打开仓库的门,作为一个药房的管理员,这个早上还有很多事等着做,其他同事还没有到,他已经开始分批查看那些药没有了需要补充,那些需要重新购进﹍

  “一凡,赶紧给两瓶代血浆,昨天那两病人又加重了”一个焦急的声音在楼道响起,毛一凡跑出来仓库,取出了代血浆,交给了等待的护士。毛一凡也有点纳闷,最近一周医院出现了一种类似传染病的疾病,发热,呕吐,腹泻,不明原因的毛细血管出血,很快就全身多器官衰竭,但是目前死亡率并不是很高,可是又查不出原因,为此毛一凡专门上网查了下,全球范围内都出现了这类疾病,引起了广泛关注,也许是死亡率不高的原因,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只有那些专业人士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没有那种疾病可以在同一时间全球爆发,由于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等种种原因的限制,这种现象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现在出现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毛一凡又在专门的讨论论坛上咨询了一下,得出的结果很不好,也许这是一种从来没有发现的超级病毒,在这个抗生素滥用的年代,出现这种病毒很有可能,黑死病(鼠疫),天花,非典,埃博拉病毒等等那个刚出现不是死好多人;但是毛一凡很快就释然了,这些大事还是留给那些大人物吧,作为小人物的自己还是该干嘛干嘛去,所以毛一凡很快就将这点小事放在身后了,只是偶尔到病房看一下严密监视的病人,看有没有新的进展。每次看到那骨瘦如柴的病人时,毛一凡的心里就感到一阵阵瘆人,是什么耗尽了病人的生机让一个人五十岁的人看上去像八十岁,而另一个虽然没有衰老,但是烦躁不安,毛一凡亲眼看见病人将绑着手脚的宽大绷带挣断,同时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吼叫;从病人的口鼻耳朵眼睛里不断的渗出淡红色的血水,所以的止血药都失去了效果,我们只能看着他们的生命慢慢的流失,却无能为力,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一天的工作很繁重,到了晚上,毛一凡已经筋疲力尽,白天又多了几个同样的病人,让本来就繁重的工作更加不堪。他了解到,无论大小医院床位都安排的满满的,登上了那熟悉的医学讨论网站,里面的氛围明显不一样,有关病例出现才一周时间病人的数量已经多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可是官方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解释,这一定有蹊跷;各大新闻都在报道,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帖子里的几位大神经过讨论得出了这样的结果:一种前所未有的超级病毒爆发了,传染性未定,但是可以肯定来源广泛,可以毫不夸张说全球都已经被覆盖。发作时症状相似,发热,腹痛腹泻,呕吐,不明原因出血;但是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结果,一种衰老,安静的死去;一种狂躁,发狂而死。从尸检报告来看,都是全身多脏器衰竭而死。但是相关检查并没有发现感染迹象,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帖子里各种猜测都有,但是大家都是学医的,有的甚至是全国大医院里的专家教授之类的,所以猜测不离医学范围。但是外面就不一样了,各种猜测都有,毛一凡也是一笑了之,权当娱乐。

  很快毛一凡就感觉到累了,关掉电脑蒙头就睡。但是这一夜注定不一样了,各国的气象卫星在同一时间检测到几股风暴云图,如果有心人一定会发现这几股风暴的连接点怎么像一个正六边形呢?

  毛一凡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和初中的同学在小学的教师里上课,自己老是被提问,老是回答不上来。但是总有一个人默默的给自己答案,默默的帮助自己,那模糊的身影,是她吗?是她吗?为什么毛一凡突然想流泪,为什么?我忘记了什么,为什么记不起来了?当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他无赖的笑了笑。还是忘不掉啊?外面下着暴雨,风声很大;打开笔记本电脑,他发现没有网,一看时间九点了;什么?九点了?毛一凡大吃一惊,第一印象上班迟到了,要知道,毕业以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工作,他可不想失去,连忙去开灯,没电,这个出租房里虽然条件差点,可从来没有停电过呀?不对呀?九点了怎么会没有天亮?再看手机五月一日星期四九点十一分,他愣住了我昨天刚过星期一今天就星期四了?我的手机坏了?毛一凡自我安慰了一下,打开门一看,外面一片灰蒙蒙的,这才发现狂风暴雨下个不停,能见度很差,怪不得像太天没有亮一样,在抽屉的最下面找到了那个从来不带的手表,一看时间没错呀,难道我睡了三天了?这不科学?

  穿好了衣服,毛一凡顾不得洗脸,走到邻居房里敲敲门,“有人吗?”毛一凡问道,没有人呢回答,正当他准备问另一家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了打门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倒在了门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毛一凡的第一反应出事了,是不是人病了,也顾不得什么,他马上去撞门,他知道住在隔壁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打工人,为了儿子的学费,拼命干活的老实人,由于这个四合院只住着五户人,大家都认识;本来以为要费劲才能撞开,没想到一下子把门撞了个四分五裂,眼前的情景把他吓了一跳,地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脸上被木屑划烂了几处,奇怪的是没有血流出,毛一凡刚要去扶,猛然发现这脸撞门这么熟悉呢?哦,对了,这不会是打工人的爸爸吧?这么看上去这么像?不对,毛一凡突然打了个激灵,这不会是打工者病人吧?

  很快就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