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2:06:01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无尽游走
  4. 第三章:初显医术

第三章:初显医术

更新于:2015-12-22 06:08:05 字数:5464

  第二天,吃过早饭,秦明一手抱着秦小影,一手拿着秦小影的摇床,朝着昨天那个小姑娘家里走去。秦明想既然要住在这里,就打算好好的收拾下自己的房子,他打算给房子来个彻底的装修,昨晚在海边的时候就想好了。有了鲁班这门手艺,想要把家里装修下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道他要上山去伐木,搞木料。但是抱着小影去不方便,打算把小影先放在昨天那个小姑娘家里,给人家个钱让帮忙看几天,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顺着那个小姑娘昨天指的方向,找到了她家,到门口敲了敲门。

  “谁啊?”开门的的是一位年约50多岁的老人,一身粗布衣服腰上系着个围裙。老人衣服和围裙却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是个整洁的人。

  老人开开门看着门外站着的秦明道:“你是谁啊?”

  “大娘,我是昨天才住进庄子里的那个外姓人,不知道昨天您孙女和您说了没有”秦明想着,这就是昨天那个小姑娘说的奶奶了。

  “哦,是你啊,昨天丫头回来的时候说了,怎么你有啥事?”老人看着秦明道

  “大娘是这样的,我昨天刚住进来,那个房子长时间没人住,破损的厉害,需要修葺修葺。我妹妹还小,我带着不方便干活。想让您给帮着看几天,白天放您家,晚上我再给接回去。我再给您老补个钱,您看行不行?”秦明看着老人,把自己的想法和她说了出来。

  “这样啊,那你就把孩子放我这吧。别提什么钱不钱的,这么大个孩子能吃几口。不碍事,你忙完就过来接她就行了。”老人一口回绝掉秦明提前的事,答应帮忙照看孩子。

  “那太谢谢您了,这是我给孩子做的摇床。她平时不哭也不闹,就爱睡觉。您把她放在摇床里就好了。”说着秦明把摇床给给放在地上安装好。

  “哟,这可是个稀罕东西,孩子这是你自己做的?”老人看着摇床问道。

  “嗯,我会点木匠手艺,就给她做了个摇床。这样她睡觉也舒服不是么。”秦明笑着说道。

  “行了,把东西放着就行了,去忙吧。”老人抱过小影,看着睡的小影对秦明道。

  “诶,谢谢您了,我晚上就过来接她,麻烦您老了。”说完秦明就起身回去了,他还要拉着木板车去山上砍木料呢!

  就这样如此过了半个月,秦明的房子也终于装修好了,屋子外面看不出什么。就是个平常的房子,里面却别有洞天,充满了现代气息的格调。木地板,打磨的非常光滑。房子内还做了个两个各间,方便小影长大以后使用。打通了房子两边,各建了一个个房间,靠着厨房的位置是储物间。另一边算是工作室,做木匠活的时候用,总不能在房间里做吧。

  秦明在院子外种上了,从系统中花了1点SP点兑换出来的草种和花种。可不要小瞧了这种花草,它们不仅有驱虫蚊的功效,还带有阵阵的清香。经过半个月的时间,也都长了出来。绿色的草坪佩带着五颜六色的小花,让人看着心旷神怡,周围的土地也特别软,小孩子随便摔打也不会伤到。

  秦明还给小影用木料做了许多玩具,摇马、积木、跷跷板,还有一些拼图。这些东西不仅可以给她带来乐趣,还可以启发她的思维。在过程中,秦明尝试过使用木料做枪,毕竟是木头做的,机枪始终差强人意,步枪中正式和手枪驳壳枪效果都还是不错的,但毕竟是木质的,大概连续使用30次基本上就会出现问题,这是不可避免的。

  再说说小影,半个月的时间小影恢复了正常,再也不白天睡晚上醒了,小家伙特别能闹腾。已经能简单的说话了,一直喊自己爸爸,好不容易纠正过来了,才喊对了哥哥。秦明也知道了,当初他见到的那个小姑娘,就是大秧歌中的另一个女主赵香月。不过自从那次见过一面后,就再也没见过,毕竟她给卖到了赵家,还是死契。除非那家主子,心情好的时候放她回家见见亲人,平时都是呆在主子身边。秦明把小影放在她们家,每次去接小影的时候,都给赵香月的弟弟赵发做一些玩具。这个年代的小孩子们,几乎都没什么可以玩的。赵香月全家都对秦明印象特别好。

  村里的人也都知道,村子里来了一个外姓人,木匠手艺特别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眨眼睛便过了半年。这半年里,秦明算是处下了一个庄子的人。不管是吴姓还是赵姓,都说这个他这个外姓人的好,家家户户需要做个什么东西,只要带着木料去找秦明,他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也不收费。

  现在他走在村子里,大家看到他也都笑着打招呼。不像半年前,他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今天他把吴婶家要做的给她送了过去,就打算去接小影回家。短期内他是不打算在做木匠活了,他来这里本来就是想轻松生活的,现在看来比以前在青岛还累。

  刚到赵香月家就听见一个女声道:“爹,你怎么。我这就带你去找郎中,你等着我去借个推车。”说着就准备往外走去。

  秦明进去一看,这不是半年没见的赵香月么。看着她扶着赵老气,秦明赶忙走过去道:“赵大叔怎么了?”

  赵香月一看是秦明,这半年虽然她没见过他,但多多少少也听赵家的长工们提起他。看着秦明过来就对他说道:“我爹犯病了,你帮我看着我爹,我去镇上请郎中。”

  秦明看着赵老气不停的咳嗽,连血都咳了出来。对赵香月道:“你别去了,让我看看,我是大夫。”

  “你还是大夫?你不是木匠吗?”赵香月听着秦明的话疑问道。

  “我本来就是大夫,木匠只是以前跟着一个老师傅学的。”说着便上前扶住赵老气,把他把了把脉。

  “你爹这病是年轻的时候,在海里受到了寒气,又没有早点医治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秦明把了脉就知道赵老气是肺结核。

  “对对对,我爹这病就是年轻的时候犯下的。现在都不能生气不能着急干重活,平时看起来没事,一犯病就要躺上几个月。呜呜”赵香月哭着说道。

  “好了,别哭了,我不是还在这么。把你爹的外衣脱下来,我给你爹扎几针,再配两幅药养养就好了。”

  “啥?养养就能好?”

  “我说能好就能好,别啰嗦了,你出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秦明让赵香月出去等着,毕竟等下要给赵老气脱衣服,虽然赵香月是他女儿,毕竟也不好。

  秦明见赵香月出去,就从怀里拿出了一套金针,其实就是从戒指中拿出来的。这套金针,还是当年给秦阳兑换医书的时候,顺便兑换的,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秦明的医术只比秦阳强,不会比秦阳差,毕竟秦阳是自己看书钻研的。秦明连心得都确确实实印在了脑子里,前世他还是个医学博士,接触的病例更是数不胜数。

  给赵香月的爹行完针,套上了衣服便让在门外的赵香月进来了。和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她的奶奶,今天赵香月的奶奶抱着小影带着赵发,去海边拾贝壳了。所以不知道他儿子在家犯病了,刚回来就看见赵香月站在门口,一问才知道自己儿子犯病了,着实吓得不轻。一听秦明让她们进去,就赶紧进来了。

  看着赵老气躺在床上睡着,她们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秦明对她们道:“我已经行完真了,只需要在喝上两幅药,养上个把月就彻底好了,以后再也不会犯病了。”

  说着秦明便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开始写着药方。赵大娘看着自己的儿子脸色红润,呼吸平稳的睡着。走到秦明身边对着秦明道:“小秦啊,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大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你啊!”赵香月也在一边谢着秦明。

  “大娘,不用谢,我都还没谢谢你帮我看小影呢!这半年要不是你帮我看着小影,我都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所以啊咱们谁也别谢谁了,都是邻里邻居的,谢来谢去太见外了。”秦明说着便把两张药方递了过去。

  “这个是给赵大叔开的药方,照着上面去抓药,两幅药方各抓两幅。这张是治病的,这张是养病的。比较大叔病了这么多年,身子的根基也有些损伤,喝完这两幅药就没什么大碍了。”秦明给她们解释道。

  “丫头啊,你去镇子里把这个给当了,给你爹把药抓回来。”赵大娘走到里屋拿出来一个手镯对赵香月交代道。

  “奶奶不行啊,这是您留的传家宝,不能当。还是我回去找大老爷借点钱吧,大不了咱们来年多交点税,等爹身子好,咱家就没这么难了,到时候再还给大老爷就行了。”赵香月看着奶奶从屋子里拿出了,那个一直当作传家宝的玉镯。劝着她道。

  “那..那也只能这样了,丫头那你快去快回吧。”

  “等等,不用去找大老爷借了,找他借再交那么多税,你们家明年怎么过?我这里有,你们先用我的吧,我在村子里也用不到。别着急还,等什么时候家里好过了再说还钱的事。别反对,再反对以后都不进你们家门了。”秦明从怀里拿出20块大洋对他们果断的说道。

  “小秦啊,大娘欠你的太多了,那大娘也就不推辞了。以后你有事就尽管来找大娘。”

  “好嘞,以后也少不了麻烦您老帮我看小影。”秦明笑着对赵大娘道。

  “那大娘,我就先带着小影回去了。”秦明抱过小影转身就走了,他生怕她们再一直谢个没完没了的。

  “等等,你等等!”

  秦明回头一看,原来是赵香月,追了出来。看着她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爹可能..可能就....”赵香月看着秦明说道,眼看就又快哭了。

  “好了,好了,别谢了,今天你都谢了八百回了。赶紧去给你爹抓药吧,路上自己注意点。记住3碗水熬成一碗水。”秦明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掉了。

  赵香月站在原地,看着秦明远去的身影喃喃道:“我哪有谢那么多回,真是个怪人。”

  秦明带着秦小影回到家里,把小影放在摇床里,让她乖乖的,自己去烧饭。“哥....哥..饭.饭饭。”刚学会说话的秦小影咿咿学语道。

  晚上吃完饭,秦明抱着小影坐在院子里草坪上,看着怀里的不安分的小影,便把她放在了地上,她一会爬来爬去的玩的不亦乐乎。秦明看着她玩的这么高兴就进去把吉他拿了出来。

  秦明背对着小影,坐在那里拨弄这琴弦。小影听到秦明弹琴的声音,也不乱了,爬到秦明对面,一屁股坐在了他对面瞪大眼睛看着秦明。

  秦明缓缓的闭上双眼,弹着吉他轻声的唱着那首熟悉的平凡之路。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易碎的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

  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还在幻想

  你的明天

  她会好吗还是更烂

  对我而言是另一天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

  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绝望着渴望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被给过什么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被夺走什么向前走

  就这么走就算你会错过什么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会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

  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

  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渴望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赵香月从镇上抓药回来后,连忙给他爹煎药。“丫头,奶奶这熬得鸡汤,待会你回去的时候顺便去给小秦送点。他一个男人肯定做不了什么好吃的,他可是咱家的大恩人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诶,我知道了奶,等会我就给他送过去。奶,有空的话您就帮他带带小影吧,他一个男人肯定不会照顾孩子。”

  “我知道,这还用你说啊。”

  赵香月提着鸡汤向秦明家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秦明在给小影唱歌。听着秦明唱着她从来没有听过的歌,不过真的很好听。秦明一遍一遍的唱着,而赵香月就站在哪里听着,她听明白了歌词。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这么大的本事,却甘愿住在虎头湾。

  秦明察觉到身后好像有人,停止了弹唱,回头就看见赵香月站在门口。出声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奶熬了鸡汤,让我给你送过来点。”

  “给我送什么啊,给你爹补补身子吧,我不需要。”

  “我爹都喝过了,这是我奶让特意给你拿的。”

  秦明知道这是她奶奶的一片好心,也不在拒绝了。“那好吧,走吧进去吧。”说着抱起了还坐在地上的小影朝屋子里走去。

  赵香月跟在后面,当她进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还是那个破房子吗?屋内灯火通明,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多了许多她不认识的家具。整个房间看起来没有一点违和感,只有新奇。

  秦明把小影放到摇床里,去厨房拿了两个碗出来。来吧,既然来了陪我一起喝了吧,我自己肯定喝不完。也不等赵香月开口就倒了两碗。

  喝了两口还是滚烫的鸡汤道:“你还别说,你奶熬的鸡汤真好喝。”

  “对了,我听你奶说过,你好像在赵家那签了死契是吧?”秦明看着赵香月问道。

  “嗯,我爹身体不好,不能下海。我就进了赵家做事。”

  “既然你爹的病都好了,你去把你的卖身契给赎回来吧,需要多少钱你跟我说。我手里还有些钱!”秦明喝着鸡汤也没看赵香月道。

  “你想干嘛?”赵香月一听秦明的话紧张的看着他问道。

  “什么叫我想干嘛?你爹病都好了,你还呆在赵家干嘛,和你爹打打鱼。照顾照顾你奶,她都那么大年纪了。”秦明没好气道。

  “这里是100块钱,你去把你的卖身契赎回来。多了你就拿着去买条船,家里的日子好过了,有钱了你在还我就行了。”秦明说着从怀里取出了100块的钱票。

  “你是要替我赎身?”赵香月微红这脸看着秦明道。

  “什么叫我替你赎身?这是我借给你的钱,让自己去把自己给赎出来。你就那么愿意在赵家当下人啊!你可别想多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让你好好的回家照顾你奶你兄弟。你奶大了身体肯定也没从前好了,多在床前尽尽孝。这个钱是要还的,不是白给你的,以后还要麻烦你奶帮我带小影呢!”秦明原本还以为她不愿意用他的钱,后来突然想到,这个年代不会是替人赎身,就代表娶她的意思吧?赶忙加了一句。

  赵香月一听自己有点会错意,也有点微怒道:“我知道,是借你的,肯定会还你的。”说完拿着钱就走了。

  秦明心里可是一阵后怕,自己说话也太鲁莽了,要真是自己想的那样还了得。“太吓人了,还是早点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