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58:50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无尽游走
  4. 第十二章:任务终于完成了

第十二章:任务终于完成了

更新于:2015-12-19 03:23:05 字数:4485

  解决了满仓的问题,也应该让小阳回来一趟了。其实以秦明的实力完全可以医治,当初他把东西给他们5小的时候,可都是让系统从自己脑海里印制兑换出来的。只不过他另有安排,才需要秦阳回来一趟。

  秦明让秦虎的人给秦阳送了个消息,让他尽快回来一趟。

  秦明回到铺子里,看见谷蓝正在教孩子们,和她打了个招呼,让她等下到图书室找自己。秦明坐在图书室里,拿着吉他随意的拨动着。刚弹了2首谷蓝就走了进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没看我正忙着呢嘛。”谷蓝对着秦明没好气到,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秦明就来气。明明想好好说话的,但是看到秦明就控制不住自己。

  秦明也没有介意,看着她平静道:“我今天得到一个消息,想来想去还是应该告诉你。刘志远,在为了国家前进的道路上牺牲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我们这附近,他的妻子你应该也认识,叫陈静,和你在一所中学里当老师。”

  谷蓝听到秦明说的这个消息楞了一下道:“这样啊,他....原来陈静是他的妻子啊。”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难过,仅仅只是有一些难过,并没有太多的悲痛。就相当于听到一个朋友去世了那种难过一样。

  “有时间的话,你还是去看望一下他们吧,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过去了。你自己想一下吧。”秦明说完放下吉他就出去了。

  谷蓝看着秦明离去的背影,摸着桌子上的吉他,泪水缓缓的流了下来。

  秦明来到华夏银行,见到了这里的经理,和他说明了身份,要他去和天佑合作出资去做房产开发的生意。只需要出资就可以了,大头给天佑。华夏银行的经理当知道秦明的身份后,一点违背的意思也没有,说一定马上去办。他当初过来的时候秦海就给他看过秦明的照片。吩咐过他,只要是秦明过来就等于他过来,即便是让他把银行炸了他也不能违背。

  秦明知道,任务已经完成一大半了,只要天佑不破产后面的一切基本是不会发生了。但是他还是决定让秦虎派人出面,见一见夏德发和他的老婆溥绣。

  这天,夏德发刚从吉村那里回来,怀里揣着这次刚拿到的抽成,嘴里还骂着小日本不是个东西。回到家,刚一进门溥兴和溥绣就上前伺候到,端茶倒水。夏德发说他帮吉村做事一下子就赚了几千块,吹嘘着自己的本事。他老丈人溥兴一听夏德发给日本做事,就劝解要夏德发不要给日本人做事。

  但是他一开口就迎来了溥绣的不满“爹,这年头给谁做事不是做,德发给日本做事能赚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做,你别管了。”又对着夏德发道:“德发,你跟着吉村做事肯定会发财,你一定好好的跟着吉村做事,咱家肯定发财的,以后就靠你了。”

  夏德发听着溥绣这么说心里美滋滋的,哪个男人不想让老婆夸自己有本事,虽然他看不上溥绣,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就认了这个媳妇。

  “给日本人当狗当的还这么美,真是开眼界了。真是丢了老祖宗的脸。”

  夏德发看着一个身穿迷彩的人,从里屋走了出来。“你..你是谁..你.你怎么会在我们家的。”夏德发紧张道。

  “我是谁,炎黄帮的,你不用管我是怎么来的,你只要记得,我今天所说的话就可以了。”他就是秦虎心腹小六,也是当年秦明收养的孤儿之一。

  “你..你.你是.炎..黄..帮的”夏德发听到此人说炎黄帮,三魂不见了七魄,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就是炎黄帮,打死他也不敢得罪,传闻这些人杀了一大半的日本驻军。

  “哟,看来你还听过炎黄帮,不错,既然知道炎黄帮那你就给我听着,如果你再给日本做事坑害自己的同胞,我们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当然即便是你自己做生意,如果你敢碰黄、赌、大烟那你就离死不远了,祸害自己的同胞更是罪无可恕。还有既然是个爷们就看好你自己的婆娘,你的婆娘我可知道,她可不是个什么好玩意,为了钱可什么都干的出来,如果你看不好,让我们知道了那你们就一起见阎王吧。当然不包括溥兴大爷,溥兴大爷爱国是好的,但凡是要量力而行,保留有用之身才可成其大事。”小六说完不再看众人,径直向外走去。

  话说此事以后,夏德发还真就没有再和吉村合作过,溥绣开始以为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们,她偷偷的去找了吉村说要和吉村合作,她刚从吉村那里出来,就被炎黄帮众掳到了乱葬岗,警告她再有下一次直接灭了她,吓的她回去后大病一场,差点流产,从那以后再也没想过这种事了。

  过了几天秦阳回来了,见到了秦明。

  “小阳,等会跟我去看两个病人”秦明随口道。

  “啊,大哥你叫我回来就是让我看两个病人啊,我还以为你想我了,让我回来陪你呢。”秦阳一脸不满。

  “都多大了,还这么神经,大哥不方便出手才让你过来的。”秦明解释道。

  “我开玩笑的大哥,你别当真嘛,反正上海那边也不着急,刚好还能在家待两天,不过大哥咱可说好了,你要给我做几顿饭犒劳我一下,你看我都瘦了。”秦阳看着秦明笑道

  秦明一阵无语,这几个货现在都被他养刁了,包括谷蓝,有事没事就让自己下厨,真把自己当御用厨师了。。。。。。。

  “好了,好了,事情办晚上给你做好吃的。绝对是你们以前没吃过的。”秦明看着秦阳无奈道。

  “那大哥咱们赶紧去吧,快去快回。”秦阳已经迫不及待了。

  秦明看着秦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他向满仓的铺子里走去。

  来到满仓的就见满仓和小曼在热火朝天的忙着,后面建的工厂还没完工。满仓抬头看见秦明过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人,他立马就想到秦明是要去给他娘医病。赶紧起身走到秦明身边道:“秦大哥,他就是帮我娘看病的大夫?”

  “嗯,他是我四弟,等会就让他去给你娘看病,不过先要给你未来的媳妇看看,不然将来可生不出娃娃来,哈哈。”秦明笑道。

  “我媳妇谁啊”满仓看着秦明疑惑道。

  “谁啊,还有谁啊,当然是小嫚了。你还想有谁啊。”

  “啊...小嫚啊”满仓不好意思道。

  秦明带着秦阳来到小嫚身边道:“小嫚啊,这么多年没见,还认不认识我啊。”

  姜小曼抬头一看,猛地想了起来“你..你.你不就是我们家隔壁的秦大哥吗?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也没老啊?我爹都老了好多了。”

  “咳咳.咳。好了小嫚,我们还是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四弟是中华医院的医生,他看你面色知道你有病,正好顺便过来给你医治下。”秦明被姜小嫚的话给呛到了,只能赶忙转移话题。

  “啊,他是中华医院的医生啊。那你快给我看看吧。”姜小嫚一听小阳是中华医院的医生就没有疑问的让秦阳治病,可见中华医院在百姓心中的威望不是一般的高。

  秦阳给姜小嫚搭了脉,一搭脉他就知道姜小嫚患了不孕不育证。看着姜小嫚认真道:“你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中间可能又被冰水泡过,患了不孕不育症,也就是很难怀上孩子。”

  姜小嫚一听秦阳的话,就知道他没骗自己,因为自己小时候跟着爹东奔西跑有一顿没一顿的,有一次还掉到河里差点冻死。赶忙道:“四哥,我的病能治嘛?求你帮我治治,求你了。呜呜呜”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要是我出手还治不好,那就真的治不好了,我这次来就是来给你治病的,也不是什么大病,等下给你扎两针,在配一副中药就好了。”秦阳也非常忍不了女人哭,赶紧说道。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四哥。”姜小嫚听道秦阳说的话立马破涕为笑,真是个直爽的女孩子。

  秦阳给姜小嫚扎了两针,写了一副中药。“给,拿着去抓药吧,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喝两次就痊愈了。不要跟人说我给你看过病,希望你保密”秦阳给小嫚交代了一句便出了门,在门外等秦明。

  “好了小嫚,听小阳的,记住不要和别人说他是中华医院的医生。满仓我们也走吧。”秦明对姜小嫚又嘱咐了句,便叫上满仓走了。

  姜小嫚看着秦明和秦阳的身影,又想到刚才的嘱咐,又想不通。嘟囔了句:“真是个怪人。”

  满仓看到秦阳的医术,心里更加的放心了,不觉的脚步又加快了速度,一会就来到了天佑家。

  进了门,看到天佑也在家,就给天佑介绍道:“天佑啊,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秦大哥,这是他四弟。”

  “秦大哥你好,总是听满仓提起你,今天可算是得见真人了。”天佑和秦明我了握手道。

  “呵呵,不用客气,我也经常听满仓提起你,我和大嫚以前可是邻居呢,你说是吧大嫚。”秦明看着大嫚说道。

  “秦大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一点也没变。”姜大嫚看着秦明的脸道。

  “好了,今天过来是找你母亲有些事,和满仓的身世有关,我说的对吗陈妈。”秦明转眼看着陈妈。

  陈妈看着秦明如同看着鬼神一般,她不知道秦明怎么知道的。但是还是她还是不愿意承认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满仓的身世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妈,我们已经求证过了,满仓就是你的亲骨肉,天佑的亲弟弟,当年的事我想不需要我再说一遍了吧。”秦明看着陈妈道。

  还没等陈妈开口,站在一旁的天佑抢先道:“娘,他说的是不是真的?难怪,难怪你一直容不下满仓,难怪满仓有着我和一模一样的长生锁,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呜呜呜”天佑说着说着哭了。

  “天佑啊,不是娘不想认,娘有苦衷啊,娘没有办法啊。其实当年……”陈妈哭着把当年发生的事给天佑说了一遍,苦着脸看着满仓。

  “娘,即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不认满仓啊。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怪不得,怪不得我一见满仓,我就打心底里开心,这就是血脉至亲,我感觉的到,我们俩的命都是连在一起的。”天佑责怪的对着陈妈说道,看着满仓一把抱了过去。

  秦明在旁边看着,看到陈妈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就说道:“陈妈啊,难道你真的能忍心看到,满仓有一天先你而去?当我把满仓的身世告诉他的时候,他确跟我说,他要离开青岛,为了不让你难做他要离开青岛,毫不犹豫的放弃他在这里创下的家业。”

  陈妈听后终于还是爆发了,看着满仓乞求道:“孩子啊,你能原谅娘吗?娘错了,娘真的错了。”

  “娘...娘”满仓终于喊了出来。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娘以后再也赶你走了。”陈妈抱着满仓哭道。

  “好了,好了,你们都先停一停,我今天带了我四弟一起过来,他是中华医院的医生,是专门过来给陈妈医治的。陈妈这些年的劳累和心理上的压力,已已经快要崩溃了。今天又来了这么一出,所以要赶紧看看,有什么病也可以尽早的治疗。这样才能活的更久。”秦明赶紧安抚住众人道

  “对了,对了娘,四哥是中华医院的医生,他的医术很高明的,是秦大哥准们把他请过来给你治病的。先让他给你看看吧!”满仓看着陈妈道。

  “好”陈妈破涕而笑看着满仓点头道。

  秦阳过去给陈妈把了把脉道:“确实问题不少,都是年轻是留下的病根,但也不是什么难事,待会我给您扎上几针,再喝上两幅药就没问题了。”

  秦阳给陈妈扎了几针,陈妈就感觉精神好多了。“谢谢神医,谢谢神医。”陈妈知道碰到了真的神医,对着秦阳道。

  “不用谢,救死扶伤本就是医生的职责,更何况这还是大哥的意思。这是药方,下面是医嘱。你们到中华医院的配钥室去拿药就好了,连喝1周保证您真正的长命百岁。”秦阳这次可是下了大本了,扎针的时候用了夺命针法的生字决。

  满仓一家对着秦明两兄弟又是一阵感谢。“好了,你们一家人刚刚相认,你们好好团聚吧,我们就先回去了。不用送了。”秦明赶忙起身对着陈妈道,拉起秦阳走了出去。

  路上秦阳看着秦明道:“大哥,你今晚一定要给我好好的做一顿饭,我消耗可不小呢。”

  “知道了,晚上一定让你吃个够,走吧,咱去买点菜”秦明笑着对秦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