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23 00:04:23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无尽游走
  4. 第七章:剧情开始

第七章:剧情开始

更新于:2015-12-16 03:47:32 字数:6148

  第七章:剧情开始

  小虎他们已经走了有2个多月了,现在已经是1903年了,秦明知道,剧情即将开始了,自己要做什么呢?想的头晕。“算了,既然想不通就不想,船到桥头自然直。”秦明心想道。

  这天秦明刚把前几天从外乡逃难来的几个孤儿办理了身份,给他们安排了住所,便回到铺子里给伙计交代了一下就去后面给孩子建的图书室,这里面只有些课桌板凳,和一些书籍,这是给那些孩子放学用来写功课,读书看报的地方,现在确实空无一人,因为秦明把他们一个个都送到了各个学堂,这里也只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才会开放。

  秦明的心里总有一种难以表明的难过,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事,但自己又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那5个孩子遇到了危险,可是自己又远水救不了近火,也不知道自己当初那样的安排是对,是错。

  秦明拿起摆在书架一边的吉他,这把吉他从来买来到现在也只是偶尔心情烦躁的时候弹一弹,以前在家里的时候5小每次打扫房间的时候都把他的吉他擦的一尘不染,好似什么宝物似的,他们走后,他在图书室弹过几次,于是就放在了图书室里,以前也说过,这里的孩子几乎都是秦明收留过来的,没姓的都跟他姓了秦,所以他们把秦明有的当成哥,有的当成父亲,唯一不变的是,秦明是他们的天,秦明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所以秦明的东西在他们眼里那就是圣物,谁都不能碰,几个乖巧的女孩子每天来图书室看书的时候都不忘帮他把吉他擦一遍,所以就算秦明把吉他放在这里一百年只要这里有人,那么它就一定是干净的。

  秦明拿起吉他坐在课桌上,踩着台阶弹奏了起来,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时候却有一个孩子站在门口看着他,秦明弹着弹着就不由得唱了起来,他前世最喜欢的歌,平凡之路。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易碎的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还在幻想

  你的明天

  她会好吗还是更烂

  对我而言是另一天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绝望着渴望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被给过什么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被夺走什么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会错过什么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会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渴望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秦明一遍又一遍的唱着,直到感觉嗓子有点干了才停了下来,刚准备把吉他放下来,突然听到后面居然有人在鼓掌。秦明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自己的警惕之心这么弱了。

  回头看着门口,店里的伙计几乎全在门口,还有一个小男孩,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少年时期的王满仓嘛,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这场面秦明也是醉了,要是这时候有人来铺子里估计什么东西都没了,郁闷的道:“好了,就当给你们休息10分钟了,赶紧回岗位去吧,我可不想一会店里让人给搬空了。”

  大家一听,才想起来还在店里呢,顿时赶紧四散回到岗位,真怕带来什么损失,他们心里明白即便真的有损失大哥也不会让他们赔的,因为那是他们的大哥,但是他们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所以秦明的店是最为奇特的,每个人都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完全不需要秦明这个东家操一点心,感觉自己才是个吃白饭的。

  小七这时候看到秦明出来了,看四下无人对秦明道:“哥,这个人是从劈柴院来的,他说是姜大叔介绍他过来工作的,我就让他进来。”

  “行,我知道了小七,前面就俩半大小子看着不放心,你快过去看着吧,在坚持坚持,再有半个月他们也该毕业了,到时候你就轻松了。”说着揉了揉小七的头。

  “哥,都跟你说别揉我的头,这样发型会乱的,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这可是你说的”小七充满了委屈看着秦明。

  “好了,好了,我错了,你过去看着吧,晚上我亲自下厨行了吧。”秦明无语道。

  “真的,那就ok了,走了哥。”小七一蹦一跳的去前面看店了。

  秦明实在是无法对这些孩子发脾气,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敬业,让他连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反而每次自己错了还能让他们落一顿自己亲自下厨。

  看着眼前的王满仓,显然已经住在了姜傻子家,衣服都已经焕然一新,虽然是旧衣服但是洗的还是很干净的,不知道为什么姜傻子居然会让他来找自己,自从第一次请姜傻子一家吃过饭后,秦明明显感觉到姜傻子一家对自己抱有不满和抵触。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是为什么,自己做的不就是姜傻子做的事么?

  莫非是传说中的“仇富”,也不像啊,算了,不管了。

  “你好,是姜大叔让你过来找我的吗?”秦明礼貌的问道。

  “是...是.是姜大叔让俺来找你的,他说你能让俺在这工作。”王满仓拘束的答道。

  “当然,你可以在这里工作,这里提供吃住,一天三顿饭,一个月3块钱,一个月轮休3天,表现良好可以送你到学堂读书,让你多学点东西,上学期间薪水照旧,毕业后根据表现工资按倍增长,如果毕业后不想在这里干了,只需要提前1个月交接一下手里的工作就可以了。如果去外面工作没地方住还可以来这边住,但是要交钱了,一个月1块钱。”秦明把这里的给王满仓如实的介绍了一下,因为他知道即便王满仓现在在这里工作,以后找到他亲娘后,还是会走上原来的轨迹的。

  “俺..俺..俺能不能白天上班,下午请假啊。”王满仓紧张的问道,因为他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基本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呢?”秦明虽然知道为什么但还是问了一遍。

  “俺,俺娘临死的时候,让俺一定要找到俺婶子。”王满仓似乎想到了养母死在怀里的情景眼睛有些发酸。

  “那你知道你婶子,的具体位置吗?”

  “俺娘告诉过俺,她在俾什么街,什么希家,俺脑子笨,俺给忘了。”王满仓不好意思的答道。

  “你说的这个地名,应该是在法租界,法租界很大,既然你忘记了地址就慢慢找,一条街挨着一条街的找总会找的到,还有记住天底下就没有笨人,你只是还没有找到你自己的捷径,你要学会将勤补拙,意思就是别人坐你站,别人走你跑,别人跑1圈那你就跑10,当有一天你成功的时候你回头看看自己的足迹你就会发现你捷径了。”秦明的对王满仓说到,这又何尝不是前世的自己呢。

  “俺娘也这样跟俺说过,你跟俺娘说的一样。”

  “好了,既然你娘让你要找到你婶子你就必须要完成你娘的遗愿,白天过来这里上班,一天三顿饭,你上午上班,下午就可以去找你娘了,晚上回来就到这里来吃饭,太晚饭凉了就让厨房帮你热一热,既然姜大叔让你来找我估计他也应该让你在他家住了,如果在他家里住的不方便就来这里住,不过你早上来上班之前还是先帮姜大叔摆个摊,他年纪大,家里又是两个姑娘家。毕竟姜大叔对你有一饭之恩,做人要知道感恩,知道吗?薪水1个月2块,毕竟你下午不上班。”秦明想了下对王满仓说了下,想着里他找到他亲娘还有好几个月呢。

  “俺,俺不要钱,只要有吃的就行了。”王满仓连忙道。

  “你既然上午上班了就有薪水,谁都不能剥夺你的劳动果实。这个不用商量了。”秦明又开启了一家之主模式。

  “俺知道,谢谢,俺一定会好好干的,谢谢。”王满仓激动的道。没人能明白他现在的想法,从潍县一路要饭要青岛,中间虽然有好心人,但是哪个人不都是占了他的便宜呢?他是笨,但他不傻。在他的眼里,秦明好像能够看懂自己。

  “好了,这眼看就到中午了,去食堂吃饭吧,吃过饭下午去找你婶子。”

  “俺今天啥都没干呢,怎么能吃饭呢。”王满仓惊讶道。

  “不吃饱哪有力气找你婶子,等下让小七给你拿身洋装换上,到法租界找人穿的体面点更容易点。”秦明想既然帮索性帮到底。

  “俺有衣服,俺不要了。”王满仓连忙拒绝道。

  “在这里上班都有这洋装,下午你要去找婶子没时间去成衣铺,所以先穿小七的,明天早上过来小七会带你到成衣铺做身洋装,不是给你自己做的,每个人都有。”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去食堂准备开饭了,去晚肯定没肉了。

  “啥,还有肉?”王满仓不敢相信道,开始他听到有饭吃,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只要能填报肚子就行了,根本不计较这些。

  “为什么没有肉呢?肉本来就是让人吃的,不吃肉哪有营养。”秦明看着眼前这呆萌的王满仓乐了。

  说着秦明拉着王满仓跑到了后面食堂,人已经不少了,都拿着各自的食盒等着打饭,队伍排了也不少了。

  秦明也很纳闷,照理说孩子们大部分都在学堂,店里也没多少人,今天也不是月末,怎么会这么多人呢?

  秦明仔细一看,好哇,这里有很多人是分店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这1年里,分店也开了78家了,每家杂货铺的配置都是一样的,唯独是他这个老板在总店这边,厨师也偶尔得到他的指点,所以总店饭是最好吃的毋庸置疑,这些分店的猴崽子都是知道了自家中午的菜色,不知道哪个猴崽子透漏了今天总店的红烧肉和糖醋排骨,这离的近的分店就都跑过来了。

  “好哇,你们这群混账玩意,不在自己店里呆着跑着吃什么,你们店里中午又不是不开火,来这瞎凑什么热闹,赶紧的,碗放下,人回去,不然小心我撤了你们的职。”秦明威胁到这些人。

  一个看起来挺壮实的小伙道:“哥,我求你了,你敢接撤了我吧,让小七去我哪里当店长吧,我就回来当个杂货员就行你看咋样,说真的哥。”

  秦明一看,怒道:“好你二十七,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威胁我,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这样吧哥,等会我多给你几块排骨和红烧肉这事就算了,咋样?”二十七抖着眉毛,贱贱的诱惑道。

  “嗯,这还差不多,孺子可教,你要是把谁给你透漏今天总天伙食的内奸给我说出来,我就不要你的肉了。怎么样”秦明果断反诱惑道。

  只见二十七陷入了严重的纠结当中,一边是合伙人,一边是一个星期才能轮到一次的红烧肉和糖醋排骨,想着想着,眼神瞄到排在秦明前面的哪个家伙。

  秦明都看到这了那还能不明白,一把抓住眼前这家伙,还没等秦明说呢,这家伙先开口了。“好你个二十七,要不是看在你可怜兮兮端茶倒水的份上,我会一不小心透漏给你如此重要的餐饮情报。你就这么对我,为了几块肉就把我卖了,你丫给我等着,老娘给你没完。”

  秦明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这是小九。“小九啊,又是你啊,你说这次该怎么办呢。”秦明一脸色相的威胁到。

  这名叫小九的姑娘一转身笑道:“哥,是我没忍住敌人的糖衣炮弹出卖了组织,我争取宽大处理,同时我保证把二十七分店的一周菜单公布于众。”

  “你个吃货,你就是管不住你的嘴是吧,这都几次了,让你当个采办是我的失误啊,鉴于你屡次透漏给敌人重要情报,今天你碗里的肉我要分5块,还有二十七,你别跑,你最少要分我3块,少一块我就去你们店吃你一星期的肉。”秦明威胁到这两大官员。

  “哥,我都等糖醋排骨一个星期了,你不能这么狠,最多2块,再过我就哭。”小九说着说着就作势要哭。

  “我靠,行了行了,2块就2块,再有下一次我直接全给你吃了。”秦明郁闷道

  小九一看心里偷偷的高兴,嘴上还说了句差点让二十七吐血的话“还好,还有二十七这个替死鬼。”

  “别看了二十七,等会乖乖的给我交3块,少一块我就吃你一星期的,放心我绝对做得到。”秦明恶狠狠的威胁道。

  这时站在一边的王满仓,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事,虽然没到城里做过工,但是也听说过,哪见过这样伙计威胁东家,东家威胁伙计的场面,居然还只是为了几块肉。

  秦明看着一边的王满仓满脸的惊讶与不相信才想到,刚才的这种情况估计也只有自己这里才发生吧,那是因为秦明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这里任何的一个人当作员工看待,这里都是他的弟妹。

  “满仓啊,不用惊讶,这种场面经常发生,以后等你和他们都熟悉了你就会发现了,他们都是我的弟妹。”秦明摸着王满仓的头道。

  这时在一边斗嘴的小九和二十七才注意到王满仓,看了看王满仓,道:“哥,这是今天新来的吗?”

  “嗯,他叫王满仓来这里上班,找亲人的,他家里还有亲人,目前一直没有音讯,好像在法租界里,以后多帮忙留意下,虽然我们没有亲人了,但如果别的弟妹有亲人,我们就应该尽力帮他们找到,毕竟我们都知道孤独的滋味不好受。”秦明一脸没落道,想到满仓找了他的亲母但却不认他,仅仅是因为封建迷信,直到临死才敢认,这是满仓的悲痛,也是他刹那的拥有。

  “嗯,我们知道,他如果能找到他的亲人,我们也替他开心”小九眼圈红红的道,她是被家里扔掉的,在外面流浪好几年,去年差点饿死,被路过的秦明救了,才有了现在的她,所以秦明的话对她绝对是圣旨。

  “满仓走吧,我们去打饭,再等一会真的什么都没了。”秦明赶紧推着王满仓向前走去。

  到了跟前,秦明看到是张大爷,连忙道:“张大爷啊,你看我可是你东家,来多打几块,我给你加工钱哟。”

  张大爷一看是秦明,也笑着道:“东家啊,行,没问题,不就是一视同仁嘛,放心绝对一块不多一块不少。”

  “大爷,大爷我错了,咱俩谁跟谁啊,多给两块呗,你看我都饿的钱穷贴后背了。”

  “不拿东家压我了?”张老头看着秦明笑道。

  “不压了,不压了。”秦明赶忙赔笑道。

  “嗯,这就对了,老头我今天心情好,多给你两块。”张老头笑的更开心的,原本在逃荒的路上都快饿死了,想着自己这辈子活的各种苦,到了临死还是饿死,心里不是个滋味,哪知道碰到了秦明,秦明把他带到了秦家杂货铺,给他买新衣,弄了个小单间住,自己每天就给这群孩子打打饭,看着这群和自己一样苦难的孩子现在可以成天乐呵呵,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仿佛重生了一般。

  “满仓,快去打饭,赶紧吃,待会还有人来呢。”秦明赶紧招呼王满仓这个还没反映过来的孩纸。

  “新来的?”张老头看着王满仓道。

  “俺,俺今天刚来。”王满仓看着张老头,还挺害怕的,连东家都不放在眼里,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哪知道张老头接下来动作让他半天没反应过来,直接给他打了满满一大碗的肉,满仓看着碗里肉不知所措,比东家还多好多。

  张老头一下看出了满仓的疑虑道:“放心吧孩子,这是规矩,每个新来的都是这样,到了这里以后就没苦日子了。”

  满仓端着碗坐到秦明的旁边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小九给他递过来一碗白米饭,没错,是白米饭。满仓看着碗里的米饭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吃过白米饭呢,这味道真香。

  “今天你是第一次来,所以有人帮你打饭,但是仅此一次,以后要自己动手,不管多大的财富都是通过自己的双手挣来的,不要假手于人,能自己做的就自己做,尝试过实在做不来,你才可以想到去找别人帮忙,即便别人帮你完成后,你也要再去做,直到自己能够完成了,那么你就离成功不远了。好了,快吃,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秦明也不管满仓了,大口大口的吃着嚼这肉吃这米,这感觉真是嗨。

  “满仓快吃吧,这在外面可吃不来的,只有我们秦家杂货铺才有的,快点吃。”小九招呼了满仓一下就开始享用了起来,她可是等了一个星期呢。

  王满仓此时穿着洋装正走在法租界的路上,继续寻找他的婶子,但是他的脑海里还是一直浮现今天中午的情景,自己不知道怎么吃完了2大碗米饭和半碗红烧肉半碗糖醋排骨。

  自己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和气的东家,也没见过这么好的同事,心中只想快点找到自己婶子,完成母亲的遗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