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9:16: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御剑修仙
  4. 第一章 新的起点

第一章 新的起点

更新于:2018-03-17 11:59:22 字数:5712

字体: 字号:
  陈中与小香两人同时离天通灵山,回到了闽都,两人御剑飞行在闽都的一条偏僻的小路里停了下去,四周看不到任何人影,其实早在他们落下时,陈中就用灵识观察过了,附近是没有人的。

  陈中对小香笑了笑:“六十年不见,闽都的变化很大啊!”刚才在上空,陈中就用灵识把闽都扫了一遍,现在闽都长啥样,陈中心里是一清二楚。

  “嗯,变化挺大的!”小香也认同,却不想多说,反而转开话题:“哥,别想那么多了,走吧,看我孙女去!”

  “外孙女?嗯,好我倒要看看,你天天夸她,她倒底长得怎么样?”陈中。

  “会让你吃惊的!”小香很一副神密的样子。

  这下陈中来兴趣了:“哦,有你漂亮吗?”

  “到了你就知道了。”小香依然不答。

  “不说?好!那我到要看看。”陈中被说得心里直痒痒:“嗯,我们走吧。哦,对了,我们家现在住哪?”五十年没回来了,以前的家早不见了。

  “等等。你不会就这样去吧?”小香连忙把陈中拉住。

  陈中上下看了一遍:“怎么啦?这样去不行吗?”

  “拜托,老哥,你可要想想,你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小香鄙视了陈中一下。

  陈中在那干眨了几下眼睛:“我…我…我还是十八岁啊!”他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说实在的,自打陈中进入修真期以来,年龄就停在十八岁那年了。还有,这六十年来,他一直在潜心苦修,根本没有与人交往,所以就连心态,也停在了这个年龄上。

  “扑哧!”小香差点笑倒了,定了定神说:“老哥啊,有本事,你说给月静姐姐听听。”

  “我…我…”陈中都快说不出话了。脸都有点红。说真的,对于月静,陈中是有口能言啊。他对月静的感情,连傻子都看得出来。跟月静相处那么长时间,陈中明示暗示,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可是月静就只把他当朋友。从来没有拉近关系的意思。就算现在的陈中是三界中的最强者。想想陈中就很是惭愧啊。人家看不上自己有什么办法呢。至于岳凤,陈中一向把她当师父一样尊敬。

  一见陈中那样,小香笑了:“好啦,好啦。难得出来一趟,别想那么多了。再说了‘天涯何处不方草,何必单恋一只花。’难得下凡一趟,你就在下面找一个嘛。”小香发现把话题撤远了,马上转回来说:“走,走,走,看我孙女去。”说着,就拉着陈中要走。

  “哦,哦。”陈中愣了两下。

  “等等!”小香忽然停住了。

  “又怎么啦?”陈中疑惑道。

  “我要换身衣服。你在这等我一下。”说着,小香就转身不见了。

  其实小香是高速拐进了一条小路里。以她的速度,常人是看不到的。当然陈中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换衣服干嘛?”陈中就点纳闷。这话刚说完,小香就回来了。瞬间出现在陈中面前。只见小香正穿着一身老年女人的衣服。

  “你这是干什么?”陈中问。

  可是小香并没有回答陈中的话,见她身子微微一振。只见,一个二十岁的妙龄美女,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陈中大惊:“易…易容术?”

  “对啊!”从老太婆的嘴里传出了一个青年女子的声音。

  “我说妹妹啊,我们这是去看外孙女,你…你这是干嘛?”陈中呆呆的看着那个老太婆。

  “笨,在常人眼里,我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你这样子出去,不把我孙女吓坏才怪。”小香毫不客气的说。

  陈中脑子一转:“你是说,小丽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情?”

  “是啊,我希望她能做一个平凡的人,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等以后机会成熟了,再告诉她不迟。反正两颗大还丹,再加上修练几年就能成为修真者。”小香淡淡的说。

  “是这样啊,那?小福,跟小娟知道我们的事吗?”陈中问。

  “知道。他们两个我是拿他们没办法。就是不肯修真。总说‘现在要照顾小丽,过几年再说。’其实是想在人间多过几天舒心日了。不过凤姐给的两颗大还丹,已经可以让他们延长寿命,青春长驻了。”小香。

  “那,李哲呢?”陈中又问。

  “还能怎么样?在家扮老头,过舒心日子呗。”小香轻描淡写的说。

  “你是说,他用易容术扮老头,在家过着老太爷的生活?”陈中吃惊问。

  “是啊。阿哲他亲戚比较多,还有以前商场上的那些老战友又经常来往,再加上现在生活在人群当在,所以我们俩只能扮一对老夫妻了。”小香说得很无奈。

  “我明白了。”陈中点头。

  “好了,好了,见我孙女去。”小香笑笑着说。可是现在的小香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太婆,那甜美的笑容,现在换成了一个和蔼的笑容。陈中看了有点苦笑。小香却不在意,在哪干眨了两下眼睛说:“好像有点不对?”这话一出,小香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用手在喉咙上轻轻的摸了摸。还干咳了两声:“嗯!嗯!额,这就对了。”一下子变成了老太婆的声音。

  陈中一看,坏笑了一下。马上伸出手去:“老人家,路上滑,小心摔着,来,我扶您。”

  “少来。好啦,老哥!快点,你也变个样子,我们走吧。”这话却是从一个老大婆的嘴里说出来了。

  陈中听了有点哭笑不得,伤心自语道:“老哥?”

  “别玩了,变个样子,快!”“老”小香说。

  “可是我不会变啊?”陈中眉头微微一皱。

  “你不会变?”小香一愣,然后定了定神,说:“哦,我给忘了,练‘酒剑仙决’的人是不会其它法术的。”上下看了看陈中,小香说:“那随便,就这样吧。”

  “随便?要是小丽问起来,我怎么说?”陈中。

  “嗯!”小得沉思了一会:“这样吧,就说你是我的远方外孙。”

  “远方外孙?”陈中瞪大眼睛,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下子降低了两辈?”说着伸出两根手指。

  “要不,你有更好的方法吗?”小香说。

  陈中脑子转了两圈。认栽了:“好吧。”说完顿了一下:“这下回去还要把老爸叫太爷爷。”说着叹了口气,还摇了摇头。

  “走吧,我的好外孙。”小香略略的弯了一下腰,还从自己的空间戒指拿出了一根普通的木杖。别说,学老人家的样子还真像。

  “是~我是老…老奶…奶奶。”陈中说这话,嘴都有点结巴了。说着,两人就走出了小巷,来到大路上。小香走得前一点,在前面带路。陈中紧着在后面。还不时左右看了看。六十年的时间,看似变化很大,其实,也不大,因为有好多建筑还是以前的建筑。又因为这六十年来,经历了数次金融危机,还有别有国家还有时不时的发生一些战争,结果经济,跟科技方面,比六十年前也差不了多少。

  走过了两条大跑,陈中小香两人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大街上有很多人一直看着他们两个。起先没在意,可是时间长了看的人越来越多。陈中有点纳闷:‘我俩哪里不对了吗?怎么这么看着我们?’

  两人无奈,对视了一下。不对视还好,一对视,就看到问题来了。原来,此时的陈中身是正穿着一件古代的白色长袍。

  小香鄙视了陈中一眼,传音道:‘都是你害的。’

  陈中闷了:‘我?我怎么啦?’

  ‘你看看你身上。’小香再次传音。

  陈中低头一看:‘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快点换身衣服。’小香催道。

  ‘可是出来的匆忙,我没多带衣服啊。’陈中无奈的回道。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于这点,小香也是无能为力。

  ‘好,我知道了。’其实陈中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左看右看,脑子灵光一闪:‘有啦!’然后,对小香说:“奶…奶奶,我去小解一下。”还是叫不习惯的。因为附近有不少行人,所以陈中才这样说的。

  小香微微的点了下点:“嗯,乖孙儿,快去快回。”然后得意的笑了笑。

  “是!”陈中长长的应了一声。就向附近的一间公共厕所走去。

  小香笑了笑,看向那间公共厕所,心里暗道:‘我倒要看看,你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只见“呼!”从公共厕所里飞出一个黑影。那黑影飞快的穿过人群,穿进了一家高级商场。才一会功夫,那黑影就从商场里窜出了来,然后又窜进了公共厕所。这一切,只发生在小香的眼里,在常人眼里,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只能感觉到附近刮起了一阵风。

  小香看得傻傻的,嘴巴一直张开没有动。双眼紧盯着公共厕所。

  过了一会,厕所里走出了一个穿得非常时髦的陈中。上身穿着一件红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裤。脚下还穿着一双红白相加的运动鞋。

  陈中走到小香身边,扶着小香说:“奶奶,我们走吧。”

  “嗯!”小香淡淡的回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其实他们表面没说,却在内地里互相传音着呢。

  ‘小香,这身衣服怎么样?

  ‘你!一看你这身衣服就知道全是名牌,最少值好几千块钱。你,你这是偷!’小香气得身子一抖。

  ‘没有,我没偷。’

  ‘那,那你哪来的钱?’小香知道陈中身上只有十块钱。

  ‘我,我这是借的。’

  ‘借?’

  ‘对啊,我还写了借条?’

  ‘还借条?’

  ‘嗯,我还放了押金。’

  ‘还押金?你放了多少钱?’

  ‘五块钱?’

  “啊!”小香差点软倒下去。急速呼吸着:‘我…我都快被你气死了。居然只押了五块钱,还为自己留了一半。’

  ‘我总要生活吧,谁叫老爸只给了我十块钱。’陈中为自己辩解。

  ‘行,行,行,你老大,你的事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看来小香被气得不小。

  ‘对嘛,这才是我的好妹妹。’陈中笑了。依旧扶着小香直往前走,却高兴的传音说:‘走见外孙女去。’

  这一老一少,在外人眼里是多么的和谐。

  但是陈中刚才去商场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其实刚才陈中快速冲进商场。(保安是看不到的)商场共分为三层,各种名贵,衣服,首饰,美食。遍布整个商场。一看就知道是一座超豪华的商场。陈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通通“走”了个遍。就像狂风一样。然后在第三层看到了一间卖运动服的。牌子非常响亮,叫什么什么斯的。哎呀!来去匆忙想不起来了。在里面一转,发现了三四套衣服都挺不错的,就随手一抓,通通抓在手里,然后在试衣镜前看了看自己,随后,拿起第一件衣服,进了试衣间,换后出来又在试衣镜前照了照自己,感觉不好。就拿起了第二套衣服进了试衣间,换完再试,试完再换。把四件衣服都换了个遍。最终还又排比了一下,感到这套红白相结的还不错,就先笑纳了。然后把其它三件挂回原处。随便,还挑了一双运动鞋。然后,跑到柜台,抽了一张白纸。提起一支笔,写了一张借条,内容是:“借用衣服一套,鞋子一双,就先借用三天吧,我一定会还的。还有,怕你们担心,我特意留下五块钱当作押金。借物人:陈中,现年78岁。住址:通灵山通道观。×年×月×日。”

  陈中看了看觉得三天太短,于是在“三”跟“天”中间加了叉了一个“十”字。改为三十天!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那间商场。

  至于事后那些家店的管理员。我想,不用多说,大家也知道是什么表情吧。

  (一个玩笑,大家不要在意,其实主角的智商也没那么低。)

  陈中跟小香七拐八拐,来到了一间别墅前。陈中呆呆的看了一会,才结结巴巴的开口说:“这…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家?”这时门外没人。

  “嗯!”小香回了一声:“我打个电话,叫老头子出来开门。”说着,就拿起手机‘嘟嘟嘟……’的按了起来。

  一看到小香拿着手机,陈中的眼睛更直了。打出生到现在,他只用过固定电话。手机,是只能远远的看着的,碰都没碰过。而且看的还是那种土老八几的黑屏手机。

  小香拿起手机一按,“嘟…嘟…嘟…”“喂~阿哲啊!是我,小香,我回来了。你快下来开门。嗯…嗯…嗯…哦,对了,我把你大舅子带过来了,出来迎接吧。还有,把小福,小娟,也叫出来。”

  别墅内,李哲正做在自己的沙发上喝茶,忽然,起身惊叫起来:“什么?大…大舅子来啦?嗯…好!好!我就下来!”李哲连连点头,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李哲直起身来,走出房门,正好碰到飞冲而来的李小丽。见小丽来得这么匆忙,李哲就问:“小丽,走路好好走,这么急干什么?一点女孩子的样都没有。”

  李小丽却没怎么理会爷爷,直接闪过去,跑进了房间,回头说:“没事,我只是拿点东西。”

  “唉~这小丫头,没规没矩。都让她爸妈给宠坏了。”李哲摇了摇头。忽然想起小香回来了,大声对小丽说:“对了,你奶奶回来了。”

  “奶奶回来啦?”小丽一脸兴奋,快速的跑回来:“在哪?在哪?奶奶在哪?”

  “在门口,我正要去接她呢。”李哲走了两步说:“对了,去告诉你爸妈,说你奶奶回来了,我们一起去门口接她。还有……”

  李哲话还没说完,小丽已经又蹦又跳的向门口跑去了,还大叫道:“哦!奶奶!奶奶!我来啦!”

  “这丫头……”李哲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跟了上去,还向李福,许娟的房间大声说:“小福,小娟,快点出来,你妈回来了。”

  “老妈回来了?”李福第一个冲出房间。

  “妈回来了?在哪?”许娟随后冲出。还左右看了看。

  “在门口,走,我们接她他去。”李哲说。

  “好,好。”李福,许娟两夫妻,一左一右,扶着李哲一步步向大门走去。平时都是这样做的应对外人的,早就成了一个习惯。

  被扶着时,李哲忽然啪了下头:“糟了,被小丫头一闹,把大舅子来的事情给忘了。快,快,赶快过去。”说着加快了脚步。

  “大舅子?”李福许娟两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

  “别问那么多了,跟上去就知道了。”李哲走得非常匆忙。

  李小丽又蹦又跳的向大门走去。快到大门时,透过铁门,看见自己的奶奶正带着一个男孩子。而且,两人的动作有点奇怪。就放慢了脚步。

  “好小香,好妹妹,把它借我看看,借我看看,我求求你啦!”陈中摆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小香一手高举着那个超豪华的手机,用老人家的声音说:“不行,不行,这个是我自己的,不能给你。”小香是故意耍陈中的。

  “就玩两天,就玩两天!”陈中伸出手,要去勾那个手机,可是小香的手不停的晃了晃。结果陈中始终勾不到。在亲人身边,陈中还是以前的陈中。

  “没门!”小香依旧不放。

  “那借我看看,只看一会,总可以吧!”陈中服软了。

  “一会?”小香斜斜的看着陈中。

  “嗯,就一会!”陈中举起了一根手指。

  小香心一软,微微把手收了回来。陈中一看,马上把手冲过去,双手紧握着小香的手。贼笑道:“我的了。”

  “你……”小香有点怒了。

  快到门口的小丽,把他们的动作全看在眼里,感到很奇怪问:“奶奶,你们在干嘛?”

  小香一听到小丽的声音,动作马上变得严肃起来,干咳了两声:“咳…咳…小丽,你来啦!”

  小丽好奇的看着奶奶身边的男孩子,心中却闪过一丝愤怒,还是笑笑的说:“奶奶,他是谁啊?”看上去非常文静,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副很野样子。其实,在外人面前,小丽是很懂礼貌的。只有在家里,才现出了她的原型。

  “他是你远房表哥!”小香早就想好了,张嘴就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