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9:58:5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神纪元
  4. 第一章 以伤愈伤

第一章 以伤愈伤

更新于:2018-03-18 19:52:34 字数:3286

  黑夜之下,青霞派的低阶弟子住宅区显得格外宁静,这些低阶弟子修为低下,修炼的资源也十分有限,晚上便自然是正常休息而不像宗派之内,那些入门、核心等弟子昼夜不分的疯狂修炼。

  而在这些住宅区大大小小的木屋一侧,一间与其他木屋一样普通的房子静悄悄的被孤立在一旁。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突然从这间屋子中传了出来,紧接着便见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捂着小腹,扶着房门艰难的走了出来。

  “这次受伤太重,若紧靠身体自己恢复,只怕三日后的宗门任务都难以完成,到时候今年的灵石奖励便没了。”少年闷哼了一声,自言自语起来。

  青霞派的低阶弟子,每年都有一次宗门任务,凡是完成任务的弟子便会得到一至三块的灵石奖励。

  这些低阶弟子便是靠着这一年几块的下品灵石修炼,一步步朝着更高层的境界爬上去,只要他们的修为能够抵达宗门的最低规定,便能够成为记名弟子,拥有他人羡慕的地位与功法!

  而在这之前,进入宗门的弟子只有一个身份,便是外门弟子!少年张羽,自然也是数千外门弟子的其中一个。

  “可恶的温晴天,他肯定是知道三天后我要去执行任务,这才突然来找我对练,将我打成重伤让我今年的机会丢失!”想起今天中午时突然找到自己的温晴天,张羽的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温晴天与他年龄相当,乃是同一年被青霞派收入山门的弟子,也不知为何这温晴天从第一次见面时,便与张羽十分不对付,而张羽也不是善茬。那温晴天找他麻烦,他便以拳相报!

  起初,张羽仗着身体强壮每次都能够将温晴天,打得落花流水鼻青脸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温晴天的天赋逐渐展现出来,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便已经是炼气二层,而张羽却依旧没有跨入修士的行列!

  有了修为垫底,温晴天很快便学习了一名修士所特有的法术!学成之后温晴天当着所有低阶弟子的面,狠狠的羞辱了张羽一次,将以往的仇恨尽皆爆发出来,而那次若不是一名长老恰巧路过,只怕张羽便被活活打死了!!

  然而在张羽进入青霞派的第五年,宗门的第一次删选大会开始了,那个时候温晴天是炼气三层,张羽却也十分艰难的跨入了炼气一层。

  只不过删选大会乃是青霞派,特地删选弟子所举行的测试,以张羽炼气一层的修为很轻易的被刷了下去,至于温晴天则十分轻松的渡过并且成为了记名弟子。

  这删选大会是青霞派流传近千年的门规,宗门的弟子凡是修炼五年之后,都要参加一次删选大会,渡过则身份上升若失败则继续保持外门弟子之名,但每名弟子在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第二次删选大会开始若还不能渡过,则会被门派长老亲手废掉修为逐出师门!

  竞争是十分残酷的,但事实如此,每名低阶弟子便只有努力提升自己。

  言归正传,张羽蹲在木屋前休息了一小会儿,便忍着一身的痛楚朝着后山的森林缓缓走去。

  虽然张羽的资质很差,但他有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他的身体很特殊,特殊到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这八年来,每次张羽被温晴天打成重伤,便会以那个被他摸索数十次才找出来的办法治愈身体。

  借着月光,张羽来到了树林之中,站直身体之后不管身上那肌肉撕裂般的痛楚,他扬起了自己的拳头,朝着身前的一颗大树狠狠的砸了过去!

  “碰!”

  “碰碰!”

  随着一拳拳的碰撞,张羽的五指血肉破碎,嫣红的血液顺着指节低落在地面之上。一股股钻心般的疼痛传递他的全身,让他忍不住低声嘶吼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无比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张羽拳头的撞击,他拳头上破碎的血肉组织、血管、破败的筋肉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起来!与此同时,被温晴天毒打导致的内伤竟也渐渐愈合!!

  张羽感觉到拳头上的异样,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紧接着他又再度砸了过去。

  “嗤!”

  虽然很痛,但张羽感受着因为巨力而受创的内脏逐渐恢复,他便越发的兴奋!

  这是一种独特的天赋,虽然内脏的治愈速度十分缓慢,但只要张羽一直不停,想必在明天早晨他的身体便会完全恢复!

  也正是因为这个天赋,才让张羽在温晴天的虐待之下活了下来,若不是身体每次受创都会自主恢复一些,只怕他早就在温晴天那猛烈的攻击下含恨!

  “啊!!温晴天!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张羽的脸孔在拳肉破碎的一刹那扭曲起来,这一切都是温晴天所赐,只要一有机会张羽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灭杀至渣!

  清晨时分,张羽整个人瘫痪在地面上,而他身前那颗树则被染上了一层猩红的血液。

  经过一夜的努力,张羽内脏的创伤彻底痊愈,但那些血液的流失却也使得他脸色一片苍白,便如那被冰冻多年的死尸一般,骇人无比。

  “哈哈,终于好了!若再不好,老子便真的撑不下去了…”张羽仰天长叹,颤抖着扬起了自己的双手,那般疼痛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够忍受的。张羽若不是经常受伤,而且有过七年的恢复经历,只怕也难以承受这般痛楚。

  “这一次若是任务完成,我便能够借助灵石之中的灵力突破,到时候有了炼气二层的修为,下一次删选大会时渡过的把握也更大一些!”想想自己马上便可以进入炼气二层,张羽便将昨晚的惨痛经历抛诸脑后,一旦他突破,便能够前往藏经阁学习一门法术!

  “等我学会了法术,一定可以从众多低阶弟子中脱颖而出,而不是天天在这里当厨师!”幻想着学会法术之后的事,张羽渐渐闭上了双眼。一夜的劳累让他精疲力尽,不知不觉中竟是在这里昏睡了过去。

  “张羽,张羽!”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十分洪亮的声音将张羽从梦想中拽了出来。

  缓缓睁开双眼,张羽便看见了一张河马般的脸孔:“何小二?”

  这何小二是张羽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炼气一层,专门负责厨房的一些事宜,通俗一点来讲他就是一名伙夫,而张羽则是厨师。

  “张羽,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吴管事让我通知你,别忘记将食物做好并且明天给他送过去。”何小二有些疑问,但不忘将吴管事的话告诉张羽。

  “我知道了,小二你先去将厨房的火升起来,我等会就过去。”张羽揉了揉额头,挥挥手说道。也不知是躺在地上的缘故,他的脑袋竟然出奇的痛。

  “恩,那你快点啊,否则吴管事怪罪下来,咱们可就没好日子过了。”何小二有些傻傻笨笨,并未发现张羽刻意遮拦下,地上的那滩血迹,而是摸摸脑门的嘿嘿一笑便离开了。

  “吴管事的事的确不能拖,他既然说让我明日送过去,那我必须在今天太阳下山之前做好送过去,否则日后可就不好受了。”张羽看着远去的何小二,喃喃自语一声便朝着自己的木屋走去。

  吴管事是一名炼气五层的记名弟子,性格嚣张不说还特别喜欢压榨低阶弟子,不过只要将他伺候好了,他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在三年前,张羽便在吴管事手上吃过一次大亏,那次吴管事让他去准备美味并让他数日后送去,但当张羽准时送过去之后,却遭到了一顿毒打!

  事后一打听,才知道吴管事的性子古怪,他若说让你明日送去,你可千万不能相信,若你在今天落日之前不送去,那可就有苦头吃咯!

  不过在这之前,张羽还需要去房间拿一些库存,因为给青霞派弟子做饭的材料就那么多,如果一次性取走太多,定然会被他人发现。而这次吴管事所需甚多,自然不能完全用今日弟子们的伙食去准备,也亏得张羽早有准备,每天都会偷偷留下来一点,日积月累之下倒也让他存了不少。

  半个时辰之后,厨房门口处。

  “张羽啊,要是我也有你这样的手艺就好了,到时候想吃什么就做什么,而且等两年之后被逐出山门,咱也能有个吃饭的本事!”何小二羡慕的看着一桌子美味,口水收不住的流了下来。

  “那你也可真容易满足!”张羽轻哼着瞥了他一眼,心中不免有些鄙视。

  “嘿嘿,我们资质差,当年进入青霞派便是一个错误,莫非你还向往着自己某天能够成为真正的修士?”何小二尴尬的笑了笑,语气却有些落寞。当年他们不过十岁,听闻修炼仙术能够长生不老,便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地方来到这青霞派,经历诸多磨难进入了修仙门派,却没有想到八年后是这般结局。

  可以很明确的说,只要不发生奇迹,张羽这一等级的低阶修士是绝对逃不掉修为被废,逐出山门的下场。

  “那又如何?若我们不努力一番,便是被逐出山门也会遗憾终生,既然如此还不如拼上一把!”张羽似乎想到了长生之说,漆黑的眼眸中浮现出憧憬之色,心中无比坚定:“总有一天,我会成为那种跺跺脚,也能够让整个青霞派颤抖的强大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