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51:4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易人异世界
  4. 第二章 三宝的世界

第二章 三宝的世界

更新于:2018-03-16 17:50:32 字数:3138

字体: 字号:
  和铁哥肩并肩走在街道上,就像两兄弟闲着没事在街上随便逛逛。铁哥回头看了一下紫旌大厦:“看来三宝并不怎么喜欢这里。”

  我回头看看,紫旌大厦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烟雾:“确实,紫旌大厦应该没这么破旧,三宝在这里是不是挨过揍啊,呵呵。”

  我调侃道。

  铁哥又指了指前面古城街口的信号灯:“你看那里。”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三盏信号灯都是灰颜色的。我对铁哥说三宝肯定是红绿色盲,红色黄他都分不清楚。铁哥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看着街上按章行事的汽车走走停停,心里还是不怎么明了。

  过了钟楼就是古城街口,不足百米的距离,我和铁哥有一搭无一搭的拉着话,慢慢走着。天公作美,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的,稀稀疏疏的挂着几片云彩。街上人不多也不算少,老人领着孩童,青年们勾肩搭背,有的手里拿着零食,有的拎着在商场里买的兜兜袋袋彼此交谈着。街边摆小摊的摊主也不甘寂寞,不停的向路人兜售自己的东西。街上完全一派平和景象。我也被这种气氛感染,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

  前面不远处有一棵常青树,树下有几张长条木凳围树而设,是专供逛街的人累了休息的地方。天气还早,木凳上并没有什么人,铁哥示意我到那里坐坐。

  和铁哥闲聊倒是让我长了很多见识,推翻了我一贯的世界观。据铁哥说,人的身体就是一扇窗,灵魂在遥远的不知名的地方来,通过这扇窗观察、感受这个世界。当人的肉体消亡,就是关闭了灵魂和世界沟通的这扇窗,灵魂就会蒙入黑暗,回到初始的地方,在等待自己的下一个窗口的同时忘记过去。”

  铁哥苦笑了一下:“这是不是很悲伤,很悲伤的过程!”

  我点头嗯了一声。

  铁哥继续推销着他的理论:“另外,人的肉体还是一扇门,被灵魂导引术导引出的灵魂如果以高速冲向某个人的肉体,就能进入到那个人的个人背后的世界。不过前提是这个人在被进行灵魂导引之前,必须服用紅山素。就是潮州乞丐在红山脚下发现的那种神奇的元素,原因是紅山素和灵魂有共融性,能维持灵魂不消散,给灵魂附加一个类似于物质的属性,让灵魂能够冲过去。”

  我打断铁哥的话,对铁哥说:“根据你说的这些,用桥来比喻人的肉体好像更好啊,肉体就是灵魂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一座桥。桥塌了,不来不去。桥通了,可来可往!”

  铁哥一乐:“就是这么回事,没想到你小子悟性还不错。当你的灵魂穿过别人的肉体这扇门,进入别人的世界时,就会把别人世界里的你自己激活,不然,他的世界里虽然也有你,但是只是一具行尸走肉。”铁哥说完一笑:“我对这些也是了解一点点,说的对与不对倒是没什么把握。”

  我问道:“就是说我即使不进入三宝的世界,三宝的世界里也是有我存在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没有自我,没有被点燃罢了。”

  铁哥点头:“一样吃,一样睡,只是不知吃,不知睡。吃饭不是因为饿,睡觉不是因为困。只是因为到时候了。举着买来的物品露出灿烂的笑容,其实心里却没有一丝喜悦,因为行尸走肉们没有个人感情,没有喜怒哀乐的功能,更没有思考,他们没有灵魂。”

  我指了指自己的身体:“你说的这些就是我这具身体在我没进入三宝的世界之前的状态吗?”

  铁哥点点头。

  我叹了口气:“我究竟有多少这样的身体呢?”

  “呵呵,有多少人认识你,甚至是有多少人知道你,你就有多少这样的行尸走肉。认识你的人,你在他世界里的样子和你的样子大概能相同。而在仅仅是知道你的人的世界里,你的样子恐怕你自己都不认识。看来你还没照过镜子呢吧,呵呵,你现在的样子根本不是你的样子。”

  我疑惑:“我没见过三宝,三宝也没见过我,我怎么能进入到他的世界里,这不对啊?”

  “三宝见过你,你也见过三宝。只是你或许不知道。不然上头也不会让你和我一起来。至于我,呵呵,我没见过三宝,但三宝见过我,或者说我曾被特意安排在三宝眼前出现过。是被特意安排的,就是为了今天。”

  就在我努力思考着这一切时,铁哥突然止住了话语,一脸凝重:“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我愣了一下,铁哥指着一个穿着绿色带帽罩衫的行人:“看他的脚!”

  我移目看去,发现确实有很大的异常,他走路时根本不抬脚跟,仿佛是在地上搓行,我心里一阵发麻,又看其他人,靠!竟然全都是这样!怎么回事?看得我头皮都有些发麻。难道......,还没等我想明白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大街上发生了更加诡异的事,就在一瞬间,所有的一切仿佛被突然按下了加速快进键,加快了几十倍。行人的脚步变成了抖动,动作快的怪异。风向一时多变,路边的LED广告电视哗哗乱变,钟楼上的大钟指针不是在走,是在跑!天上风云变幻,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速西落。我和铁哥直接傻在了当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铁哥大家一声:“不好!三宝肯定是提前得知了潮州乞丐的死讯,快去古城街案发现场!”

  虽然还有太多疑问来不及问,看着铁哥箭射出去,我也发出“啊!”的一声变了音叫喊,拼了命的跟上。

  几十米的距离,几个箭步冲到街口。古城街口就在马路对面。

  大量的时间被瞬间压缩,马路上车流早已变成了模糊一片的铁流。铁哥不愧久经战阵,并不减速,一个虎跃掠过一半洪流,落在马路中间。耳中又听到一声巨吼,一道灰影腾空掠起,翻滚着过到了马路另一边。

  我冲到马路边上,发现过不去,也并不减速,脚下一蹬,急速右转,一个趔趄,直奔天桥。几个箭步登上天桥,余光瞥见已被加了速的路人面无表情,流水般的和我擦身而过,没有一丝的生命气息,我一阵头皮发麻,毛孔发炸,心道:这些,都是人吗?还是人吗?这些就是铁哥口中的行尸走肉吗?他们被消灭时不会有痛苦,举着心爱的物品时心里却没有喜悦,这还能叫活着吗?

  思考只是一闪念,脚下没停。突然鼻子一辣,眼睛一酸,脸上火辣辣的疼,肯定是被什么撞到了,在这纷乱的场合看又看不清,顾不得许多,只能咬着牙,瞪着眼的冲!向前冲!时间就是一切!

  冲下天桥,冲上古城街。车都是顺流,虽然还是模糊一片的铁流,毕竟比刚才好多了。前方500米就是古城大厦,边奔跑着抬眼边看了一下天空,妈的!刚才还早上八点多点,现在最早也怕是已经下午三点之后了。过了个天桥竟然用了四五个小时!可见时间被加速到了什么程度!

  潮州乞丐是凌晨两点被杀的,我必须在时间变化到凌晨两点之前赶到现场!跑了这100多米的距离,由于紧张、心悸,现在的双腿仿佛不在我身上一样,机械的运动,仿佛随时会摔倒。

  又奔过了300多米的样子,天已经黑下来了,道路两旁昏黄的路灯也亮了起来。还是没见到铁哥的身影,我的心里也略放了放,他可能已经到了吧。心里一松,一步没跟上,人像中了绊马索一样扑倒,滚了几个个子才停下。喘了几口,挣扎着起来,发了一声喊,刚要继续那剩余200多米的狂奔,猛然发现一切竟然又都变回来了。此时已是深夜,抬手看了看表,刚好凌晨2点。微风吹动路边纸屑,纸屑翩翩起舞,慢悠悠落下。我知道,开始了!我终究是赶不上凶案的开头了,希望铁哥已经到了,希望他能看清楚,不要错过什么。

  虽然我可能错过了开始,但也不能就此停止,我猛抽了一口深夜的凉气,卯足劲向古城大厦狂奔而去。心里还在希望我不要迟到,不要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拿走了什么东西。

  三宝的意志力一定高度的集中在了这片地方,因为这里的一切让我感觉到是这样的清晰,虽然是凌晨两点的街道,可我却能看清上千米外的微风吹动树叶。猛然想起刚才那个穿绿色带帽罩衫的人走路时的怪异,心中不免了然,因为三宝的意志力已经高度集中到了古城街上,其他地方由于意志力的稀薄,在一些细节上不免露出了破绽。

  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已经飞奔到了古城大厦东南角,转过大厦,就是凶案发生的小巷了,我希望我还来得及,来得及看到那个已经死了两天的人——潮州乞丐。虽然这件事和我本无关系,可我现在却有了知道真相的渴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