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4: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初来乍盗
  4. 第二章 端倪

第二章 端倪

更新于:2018-03-16 21:37:39 字数:12876

字体: 字号:
  听了张晓龙的推理,张应龙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晓龙如果按你说的话,吴嗔那老狐狸是在试探其他几位当家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言不逊当面反对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稳妥么?”

  “虽然我判断出了吴嗔身后新出现侍卫的身份,但父亲大人你要知道他毕竟是贼。所说的并不是朝廷让他说的,还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声。如果日后战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头,曾经反对过的人下场可以知道的。”张晓龙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狡黠的眼睛在框内乱转。

  心思不甚活泛的张应龙反应了半天终于绕过了弯儿,“说来说去总是要清理干净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难过喽!好在是父子二人,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张应龙平复了心情,叫上张晓龙赶紧歇息,明日还要随吴嗔去请下队伍的封号。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简易的中军帐内只坐了五个当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默契地在座几人都没多问,吴嗔身后的侍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却也不在人前显露出仍旧板着冷酷的表情。吴嗔早起精神不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叫上了众位兄弟列队出营,迎接上使的到来。

  王朝江河日下丝毫不影响宫内宦官的权柄,所谓的上使就是一个肥硕的老太监。粗线条撑起华贵的美服,白净的脸上不阴不阳地笑着,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稳。两侧正立八个壮汉,挺胸叠肚不怒自威。

  吴嗔从营内一直笑到了营外,简直把莅临营地的太监当成长辈对待。老太监威风摆完展开圣旨朗声诵读,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们,战后如何封赏等等微末细节。最后老太监把圣旨推放到了吴嗔的手中,问他可曾想好了营号,身后的侍从适时地太过一面空白的锦旗。

  吴嗔见此叫来张应天拿住了东西,忙请上使入营休息。老太监办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阴沉只拿了吴嗔的孝敬立马领队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碍于身后监视的二位朝廷鹰犬,他没有当面发出牢骚。

  毕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盗首脑,不能动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来手下众人对着空白的锦旗冥思起来,都是草莽论奸邪狡诈还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张晓龙大约猜出了吴嗔的心思,耳语其父半天。张应龙听完强忍笑意张口对上垂首的吴嗔道:“吴当家,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吴嗔正搅动脑筋忽闻张应龙应声很是诧异,“是么?还请张兄弟细细道来。”

  张应龙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儿子张晓龙的提点,照搬原意说道:“都说越精炼越好,我就拖个大给咱队伍起个箭垛的‘垛’字。感谢朝廷赦免众位兄弟的罪过,我等势要以身报国戍边拒敌,谋出官军不曾做下的伟业,甘愿顶住蛮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们认为张应龙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为了朝廷出卖尊严,说出的话坠了绿林豪杰的名头。

  吴嗔起初也有同感,细细想来嘿嘿乐了起来,“张兄弟的话最是能体现吾等心胸,就这么定了。锦旗带下去找个文书官题上‘垛’字,记得要用上等朱砂。”喽啰领命拿着锦旗跑了出去。

  按着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发,吴嗔早早散了众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张氏父子道别回到自家宿地。营里兵丁来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聪慧如张晓龙都不认为这样的散漫队伍能够做出什么逆转局势的作用,只是给外族炙烤的边关送去新柴。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朝廷终于送来了不堪入目的劣质兵器。营里的弥漫怨气,就连老资格的前辈都压制不住。张晓龙看在眼里,暗暗合计外逃的计策。转天,誓师后吴嗔为首乘马带着营里的喽啰出发了。贼营的马五遥相呼应,同吴嗔并驾齐驱。

  前排的人还有个赶赴战场的样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随的官军只好动用骑兵来回呼喝,或用马鞭追打总算制住了崩溃的趋势。

  北地荒凉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劳力随军,只好用流民冲人数三千人的队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关。不懂军事的盗贼们看去都有些胆寒,越发的没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声叹气,大部分恣意妄为渐渐脱离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绵延山脉,距离边关要阵很近了。后方的官军派出精锐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队取得联系,但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主力部队的行踪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继续前进希望苍天眷顾。

  当张晓龙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侧山岭上闪耀着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觉,他本能地嗅出了一丝不详的味道。紧紧拉住父亲,叫他注意两侧的诡异情况。张应天刚要拨马转身,被张晓龙拉住了,“慢慢来!”他指着身后尾随的官军道。

  张应天手下管着三百多个‘士卒’,他的滞后连带手底下的兵也渐渐拖后,很快同监督的官军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进违令者斩!”一个披甲老将颐指气使,呵斥张应天队伍的怠慢。这支部队现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处,两侧灰白色的闪避向中央倾斜挤压,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就在老将谴责声中,张氏父子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蹩嘴的呼号,二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不好...”

  张晓龙阿娇,在下一个瞬间几百支弩箭自谷顶破空而发,发出尖锐的啸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新军和官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做出即使的规避动作就被攒射成了刺猬,他们到底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慑临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军的骑兵甚至被连人带马钉在了山壁上,手脚小幅度的抽搐着。山谷内的人情况更是糟糕,死神展开双翼疯狂地收割鲜活的生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听了张晓龙的推理,张应龙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晓龙如果按你说的话,吴嗔那老狐狸是在试探其他几位当家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言不逊当面反对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稳妥么?”

  “虽然我判断出了吴嗔身后新出现侍卫的身份,但父亲大人你要知道他毕竟是贼。所说的并不是朝廷让他说的,还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声。如果日后战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头,曾经反对过的人下场可以知道的。”张晓龙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狡黠的眼睛在框内乱转。

  心思不甚活泛的张应龙反应了半天终于绕过了弯儿,“说来说去总是要清理干净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难过喽!好在是父子二人,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张应龙平复了心情,叫上张晓龙赶紧歇息,明日还要随吴嗔去请下队伍的封号。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简易的中军帐内只坐了五个当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默契地在座几人都没多问,吴嗔身后的侍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却也不在人前显露出仍旧板着冷酷的表情。吴嗔早起精神不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叫上了众位兄弟列队出营,迎接上使的到来。

  王朝江河日下丝毫不影响宫内宦官的权柄,所谓的上使就是一个肥硕的老太监。粗线条撑起华贵的美服,白净的脸上不阴不阳地笑着,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稳。两侧正立八个壮汉,挺胸叠肚不怒自威。

  吴嗔从营内一直笑到了营外,简直把莅临营地的太监当成长辈对待。老太监威风摆完展开圣旨朗声诵读,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们,战后如何封赏等等微末细节。最后老太监把圣旨推放到了吴嗔的手中,问他可曾想好了营号,身后的侍从适时地太过一面空白的锦旗。

  吴嗔见此叫来张应天拿住了东西,忙请上使入营休息。老太监办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阴沉只拿了吴嗔的孝敬立马领队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碍于身后监视的二位朝廷鹰犬,他没有当面发出牢骚。

  毕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盗首脑,不能动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来手下众人对着空白的锦旗冥思起来,都是草莽论奸邪狡诈还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张晓龙大约猜出了吴嗔的心思,耳语其父半天。张应龙听完强忍笑意张口对上垂首的吴嗔道:“吴当家,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吴嗔正搅动脑筋忽闻张应龙应声很是诧异,“是么?还请张兄弟细细道来。”

  张应龙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儿子张晓龙的提点,照搬原意说道:“都说越精炼越好,我就拖个大给咱队伍起个箭垛的‘垛’字。感谢朝廷赦免众位兄弟的罪过,我等势要以身报国戍边拒敌,谋出官军不曾做下的伟业,甘愿顶住蛮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们认为张应龙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为了朝廷出卖尊严,说出的话坠了绿林豪杰的名头。

  吴嗔起初也有同感,细细想来嘿嘿乐了起来,“张兄弟的话最是能体现吾等心胸,就这么定了。锦旗带下去找个文书官题上‘垛’字,记得要用上等朱砂。”喽啰领命拿着锦旗跑了出去。

  按着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发,吴嗔早早散了众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张氏父子道别回到自家宿地。营里兵丁来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聪慧如张晓龙都不认为这样的散漫队伍能够做出什么逆转局势的作用,只是给外族炙烤的边关送去新柴。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朝廷终于送来了不堪入目的劣质兵器。营里的弥漫怨气,就连老资格的前辈都压制不住。张晓龙看在眼里,暗暗合计外逃的计策。转天,誓师后吴嗔为首乘马带着营里的喽啰出发了。贼营的马五遥相呼应,同吴嗔并驾齐驱。

  前排的人还有个赶赴战场的样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随的官军只好动用骑兵来回呼喝,或用马鞭追打总算制住了崩溃的趋势。

  北地荒凉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劳力随军,只好用流民冲人数三千人的队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关。不懂军事的盗贼们看去都有些胆寒,越发的没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声叹气,大部分恣意妄为渐渐脱离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绵延山脉,距离边关要阵很近了。后方的官军派出精锐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队取得联系,但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主力部队的行踪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继续前进希望苍天眷顾。

  当张晓龙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侧山岭上闪耀着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觉,他本能地嗅出了一丝不详的味道。紧紧拉住父亲,叫他注意两侧的诡异情况。张应天刚要拨马转身,被张晓龙拉住了,“慢慢来!”他指着身后尾随的官军道。

  张应天手下管着三百多个‘士卒’,他的滞后连带手底下的兵也渐渐拖后,很快同监督的官军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进违令者斩!”一个披甲老将颐指气使,呵斥张应天队伍的怠慢。这支部队现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处,两侧灰白色的闪避向中央倾斜挤压,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就在老将谴责声中,张氏父子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蹩嘴的呼号,二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不好...”

  张晓龙阿娇,在下一个瞬间几百支弩箭自谷顶破空而发,发出尖锐的啸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新军和官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做出即使的规避动作就被攒射成了刺猬,他们到底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慑临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军的骑兵甚至被连人带马钉在了山壁上,手脚小幅度的抽搐着。山谷内的人情况更是糟糕,死神展开双翼疯狂地收割鲜活的生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听了张晓龙的推理,张应龙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晓龙如果按你说的话,吴嗔那老狐狸是在试探其他几位当家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言不逊当面反对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稳妥么?”

  “虽然我判断出了吴嗔身后新出现侍卫的身份,但父亲大人你要知道他毕竟是贼。所说的并不是朝廷让他说的,还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声。如果日后战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头,曾经反对过的人下场可以知道的。”张晓龙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狡黠的眼睛在框内乱转。

  心思不甚活泛的张应龙反应了半天终于绕过了弯儿,“说来说去总是要清理干净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难过喽!好在是父子二人,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张应龙平复了心情,叫上张晓龙赶紧歇息,明日还要随吴嗔去请下队伍的封号。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简易的中军帐内只坐了五个当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默契地在座几人都没多问,吴嗔身后的侍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却也不在人前显露出仍旧板着冷酷的表情。吴嗔早起精神不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叫上了众位兄弟列队出营,迎接上使的到来。

  王朝江河日下丝毫不影响宫内宦官的权柄,所谓的上使就是一个肥硕的老太监。粗线条撑起华贵的美服,白净的脸上不阴不阳地笑着,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稳。两侧正立八个壮汉,挺胸叠肚不怒自威。

  吴嗔从营内一直笑到了营外,简直把莅临营地的太监当成长辈对待。老太监威风摆完展开圣旨朗声诵读,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们,战后如何封赏等等微末细节。最后老太监把圣旨推放到了吴嗔的手中,问他可曾想好了营号,身后的侍从适时地太过一面空白的锦旗。

  吴嗔见此叫来张应天拿住了东西,忙请上使入营休息。老太监办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阴沉只拿了吴嗔的孝敬立马领队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碍于身后监视的二位朝廷鹰犬,他没有当面发出牢骚。

  毕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盗首脑,不能动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来手下众人对着空白的锦旗冥思起来,都是草莽论奸邪狡诈还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张晓龙大约猜出了吴嗔的心思,耳语其父半天。张应龙听完强忍笑意张口对上垂首的吴嗔道:“吴当家,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吴嗔正搅动脑筋忽闻张应龙应声很是诧异,“是么?还请张兄弟细细道来。”

  张应龙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儿子张晓龙的提点,照搬原意说道:“都说越精炼越好,我就拖个大给咱队伍起个箭垛的‘垛’字。感谢朝廷赦免众位兄弟的罪过,我等势要以身报国戍边拒敌,谋出官军不曾做下的伟业,甘愿顶住蛮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们认为张应龙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为了朝廷出卖尊严,说出的话坠了绿林豪杰的名头。

  吴嗔起初也有同感,细细想来嘿嘿乐了起来,“张兄弟的话最是能体现吾等心胸,就这么定了。锦旗带下去找个文书官题上‘垛’字,记得要用上等朱砂。”喽啰领命拿着锦旗跑了出去。

  按着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发,吴嗔早早散了众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张氏父子道别回到自家宿地。营里兵丁来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聪慧如张晓龙都不认为这样的散漫队伍能够做出什么逆转局势的作用,只是给外族炙烤的边关送去新柴。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朝廷终于送来了不堪入目的劣质兵器。营里的弥漫怨气,就连老资格的前辈都压制不住。张晓龙看在眼里,暗暗合计外逃的计策。转天,誓师后吴嗔为首乘马带着营里的喽啰出发了。贼营的马五遥相呼应,同吴嗔并驾齐驱。

  前排的人还有个赶赴战场的样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随的官军只好动用骑兵来回呼喝,或用马鞭追打总算制住了崩溃的趋势。

  北地荒凉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劳力随军,只好用流民冲人数三千人的队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关。不懂军事的盗贼们看去都有些胆寒,越发的没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声叹气,大部分恣意妄为渐渐脱离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绵延山脉,距离边关要阵很近了。后方的官军派出精锐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队取得联系,但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主力部队的行踪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继续前进希望苍天眷顾。

  当张晓龙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侧山岭上闪耀着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觉,他本能地嗅出了一丝不详的味道。紧紧拉住父亲,叫他注意两侧的诡异情况。张应天刚要拨马转身,被张晓龙拉住了,“慢慢来!”他指着身后尾随的官军道。

  张应天手下管着三百多个‘士卒’,他的滞后连带手底下的兵也渐渐拖后,很快同监督的官军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进违令者斩!”一个披甲老将颐指气使,呵斥张应天队伍的怠慢。这支部队现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处,两侧灰白色的闪避向中央倾斜挤压,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就在老将谴责声中,张氏父子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蹩嘴的呼号,二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不好...”

  张晓龙阿娇,在下一个瞬间几百支弩箭自谷顶破空而发,发出尖锐的啸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新军和官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做出即使的规避动作就被攒射成了刺猬,他们到底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慑临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军的骑兵甚至被连人带马钉在了山壁上,手脚小幅度的抽搐着。山谷内的人情况更是糟糕,死神展开双翼疯狂地收割鲜活的生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听了张晓龙的推理,张应龙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晓龙如果按你说的话,吴嗔那老狐狸是在试探其他几位当家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言不逊当面反对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稳妥么?”

  “虽然我判断出了吴嗔身后新出现侍卫的身份,但父亲大人你要知道他毕竟是贼。所说的并不是朝廷让他说的,还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声。如果日后战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头,曾经反对过的人下场可以知道的。”张晓龙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狡黠的眼睛在框内乱转。

  心思不甚活泛的张应龙反应了半天终于绕过了弯儿,“说来说去总是要清理干净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难过喽!好在是父子二人,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张应龙平复了心情,叫上张晓龙赶紧歇息,明日还要随吴嗔去请下队伍的封号。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简易的中军帐内只坐了五个当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默契地在座几人都没多问,吴嗔身后的侍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却也不在人前显露出仍旧板着冷酷的表情。吴嗔早起精神不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叫上了众位兄弟列队出营,迎接上使的到来。

  王朝江河日下丝毫不影响宫内宦官的权柄,所谓的上使就是一个肥硕的老太监。粗线条撑起华贵的美服,白净的脸上不阴不阳地笑着,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稳。两侧正立八个壮汉,挺胸叠肚不怒自威。

  吴嗔从营内一直笑到了营外,简直把莅临营地的太监当成长辈对待。老太监威风摆完展开圣旨朗声诵读,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们,战后如何封赏等等微末细节。最后老太监把圣旨推放到了吴嗔的手中,问他可曾想好了营号,身后的侍从适时地太过一面空白的锦旗。

  吴嗔见此叫来张应天拿住了东西,忙请上使入营休息。老太监办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阴沉只拿了吴嗔的孝敬立马领队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碍于身后监视的二位朝廷鹰犬,他没有当面发出牢骚。

  毕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盗首脑,不能动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来手下众人对着空白的锦旗冥思起来,都是草莽论奸邪狡诈还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张晓龙大约猜出了吴嗔的心思,耳语其父半天。张应龙听完强忍笑意张口对上垂首的吴嗔道:“吴当家,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吴嗔正搅动脑筋忽闻张应龙应声很是诧异,“是么?还请张兄弟细细道来。”

  张应龙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儿子张晓龙的提点,照搬原意说道:“都说越精炼越好,我就拖个大给咱队伍起个箭垛的‘垛’字。感谢朝廷赦免众位兄弟的罪过,我等势要以身报国戍边拒敌,谋出官军不曾做下的伟业,甘愿顶住蛮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们认为张应龙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为了朝廷出卖尊严,说出的话坠了绿林豪杰的名头。

  吴嗔起初也有同感,细细想来嘿嘿乐了起来,“张兄弟的话最是能体现吾等心胸,就这么定了。锦旗带下去找个文书官题上‘垛’字,记得要用上等朱砂。”喽啰领命拿着锦旗跑了出去。

  按着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发,吴嗔早早散了众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张氏父子道别回到自家宿地。营里兵丁来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聪慧如张晓龙都不认为这样的散漫队伍能够做出什么逆转局势的作用,只是给外族炙烤的边关送去新柴。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朝廷终于送来了不堪入目的劣质兵器。营里的弥漫怨气,就连老资格的前辈都压制不住。张晓龙看在眼里,暗暗合计外逃的计策。转天,誓师后吴嗔为首乘马带着营里的喽啰出发了。贼营的马五遥相呼应,同吴嗔并驾齐驱。

  前排的人还有个赶赴战场的样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随的官军只好动用骑兵来回呼喝,或用马鞭追打总算制住了崩溃的趋势。

  北地荒凉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劳力随军,只好用流民冲人数三千人的队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关。不懂军事的盗贼们看去都有些胆寒,越发的没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声叹气,大部分恣意妄为渐渐脱离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绵延山脉,距离边关要阵很近了。后方的官军派出精锐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队取得联系,但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主力部队的行踪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继续前进希望苍天眷顾。

  当张晓龙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侧山岭上闪耀着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觉,他本能地嗅出了一丝不详的味道。紧紧拉住父亲,叫他注意两侧的诡异情况。张应天刚要拨马转身,被张晓龙拉住了,“慢慢来!”他指着身后尾随的官军道。

  张应天手下管着三百多个‘士卒’,他的滞后连带手底下的兵也渐渐拖后,很快同监督的官军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进违令者斩!”一个披甲老将颐指气使,呵斥张应天队伍的怠慢。这支部队现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处,两侧灰白色的闪避向中央倾斜挤压,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就在老将谴责声中,张氏父子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蹩嘴的呼号,二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不好...”

  张晓龙阿娇,在下一个瞬间几百支弩箭自谷顶破空而发,发出尖锐的啸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新军和官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做出即使的规避动作就被攒射成了刺猬,他们到底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慑临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军的骑兵甚至被连人带马钉在了山壁上,手脚小幅度的抽搐着。山谷内的人情况更是糟糕,死神展开双翼疯狂地收割鲜活的生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听了张晓龙的推理,张应龙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晓龙如果按你说的话,吴嗔那老狐狸是在试探其他几位当家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言不逊当面反对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稳妥么?”

  “虽然我判断出了吴嗔身后新出现侍卫的身份,但父亲大人你要知道他毕竟是贼。所说的并不是朝廷让他说的,还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声。如果日后战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头,曾经反对过的人下场可以知道的。”张晓龙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狡黠的眼睛在框内乱转。

  心思不甚活泛的张应龙反应了半天终于绕过了弯儿,“说来说去总是要清理干净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难过喽!好在是父子二人,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张应龙平复了心情,叫上张晓龙赶紧歇息,明日还要随吴嗔去请下队伍的封号。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简易的中军帐内只坐了五个当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默契地在座几人都没多问,吴嗔身后的侍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却也不在人前显露出仍旧板着冷酷的表情。吴嗔早起精神不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叫上了众位兄弟列队出营,迎接上使的到来。

  王朝江河日下丝毫不影响宫内宦官的权柄,所谓的上使就是一个肥硕的老太监。粗线条撑起华贵的美服,白净的脸上不阴不阳地笑着,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稳。两侧正立八个壮汉,挺胸叠肚不怒自威。

  吴嗔从营内一直笑到了营外,简直把莅临营地的太监当成长辈对待。老太监威风摆完展开圣旨朗声诵读,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们,战后如何封赏等等微末细节。最后老太监把圣旨推放到了吴嗔的手中,问他可曾想好了营号,身后的侍从适时地太过一面空白的锦旗。

  吴嗔见此叫来张应天拿住了东西,忙请上使入营休息。老太监办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阴沉只拿了吴嗔的孝敬立马领队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碍于身后监视的二位朝廷鹰犬,他没有当面发出牢骚。

  毕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盗首脑,不能动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来手下众人对着空白的锦旗冥思起来,都是草莽论奸邪狡诈还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张晓龙大约猜出了吴嗔的心思,耳语其父半天。张应龙听完强忍笑意张口对上垂首的吴嗔道:“吴当家,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吴嗔正搅动脑筋忽闻张应龙应声很是诧异,“是么?还请张兄弟细细道来。”

  张应龙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儿子张晓龙的提点,照搬原意说道:“都说越精炼越好,我就拖个大给咱队伍起个箭垛的‘垛’字。感谢朝廷赦免众位兄弟的罪过,我等势要以身报国戍边拒敌,谋出官军不曾做下的伟业,甘愿顶住蛮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们认为张应龙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为了朝廷出卖尊严,说出的话坠了绿林豪杰的名头。

  吴嗔起初也有同感,细细想来嘿嘿乐了起来,“张兄弟的话最是能体现吾等心胸,就这么定了。锦旗带下去找个文书官题上‘垛’字,记得要用上等朱砂。”喽啰领命拿着锦旗跑了出去。

  按着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发,吴嗔早早散了众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张氏父子道别回到自家宿地。营里兵丁来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聪慧如张晓龙都不认为这样的散漫队伍能够做出什么逆转局势的作用,只是给外族炙烤的边关送去新柴。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朝廷终于送来了不堪入目的劣质兵器。营里的弥漫怨气,就连老资格的前辈都压制不住。张晓龙看在眼里,暗暗合计外逃的计策。转天,誓师后吴嗔为首乘马带着营里的喽啰出发了。贼营的马五遥相呼应,同吴嗔并驾齐驱。

  前排的人还有个赶赴战场的样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随的官军只好动用骑兵来回呼喝,或用马鞭追打总算制住了崩溃的趋势。

  北地荒凉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劳力随军,只好用流民冲人数三千人的队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关。不懂军事的盗贼们看去都有些胆寒,越发的没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声叹气,大部分恣意妄为渐渐脱离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绵延山脉,距离边关要阵很近了。后方的官军派出精锐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队取得联系,但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主力部队的行踪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继续前进希望苍天眷顾。

  当张晓龙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侧山岭上闪耀着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觉,他本能地嗅出了一丝不详的味道。紧紧拉住父亲,叫他注意两侧的诡异情况。张应天刚要拨马转身,被张晓龙拉住了,“慢慢来!”他指着身后尾随的官军道。

  张应天手下管着三百多个‘士卒’,他的滞后连带手底下的兵也渐渐拖后,很快同监督的官军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进违令者斩!”一个披甲老将颐指气使,呵斥张应天队伍的怠慢。这支部队现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处,两侧灰白色的闪避向中央倾斜挤压,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就在老将谴责声中,张氏父子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蹩嘴的呼号,二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不好...”

  张晓龙阿娇,在下一个瞬间几百支弩箭自谷顶破空而发,发出尖锐的啸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新军和官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做出即使的规避动作就被攒射成了刺猬,他们到底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慑临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军的骑兵甚至被连人带马钉在了山壁上,手脚小幅度的抽搐着。山谷内的人情况更是糟糕,死神展开双翼疯狂地收割鲜活的生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听了张晓龙的推理,张应龙的心里多少有了底,“晓龙如果按你说的话,吴嗔那老狐狸是在试探其他几位当家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言不逊当面反对呢,抱住朝廷的大腿不是更稳妥么?”

  “虽然我判断出了吴嗔身后新出现侍卫的身份,但父亲大人你要知道他毕竟是贼。所说的并不是朝廷让他说的,还有可能包含了他自己的心声。如果日后战事不利真的要另立山头,曾经反对过的人下场可以知道的。”张晓龙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狡黠的眼睛在框内乱转。

  心思不甚活泛的张应龙反应了半天终于绕过了弯儿,“说来说去总是要清理干净不安定的因素。哎,日子难过喽!好在是父子二人,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张应龙平复了心情,叫上张晓龙赶紧歇息,明日还要随吴嗔去请下队伍的封号。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简易的中军帐内只坐了五个当家人。昨夜露出反意的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默契地在座几人都没多问,吴嗔身后的侍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却也不在人前显露出仍旧板着冷酷的表情。吴嗔早起精神不济,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叫上了众位兄弟列队出营,迎接上使的到来。

  王朝江河日下丝毫不影响宫内宦官的权柄,所谓的上使就是一个肥硕的老太监。粗线条撑起华贵的美服,白净的脸上不阴不阳地笑着,外八字站立很是安稳。两侧正立八个壮汉,挺胸叠肚不怒自威。

  吴嗔从营内一直笑到了营外,简直把莅临营地的太监当成长辈对待。老太监威风摆完展开圣旨朗声诵读,大意是圣上如何看重他们,战后如何封赏等等微末细节。最后老太监把圣旨推放到了吴嗔的手中,问他可曾想好了营号,身后的侍从适时地太过一面空白的锦旗。

  吴嗔见此叫来张应天拿住了东西,忙请上使入营休息。老太监办完了主子的差事,面目阴沉只拿了吴嗔的孝敬立马领队回皇城去了,片刻也不多呆。碍于身后监视的二位朝廷鹰犬,他没有当面发出牢骚。

  毕竟是北六省里出名的悍盗首脑,不能动武就要在文上找回面子。他叫来手下众人对着空白的锦旗冥思起来,都是草莽论奸邪狡诈还行,舞文弄墨就差的多了。张晓龙大约猜出了吴嗔的心思,耳语其父半天。张应龙听完强忍笑意张口对上垂首的吴嗔道:“吴当家,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吴嗔正搅动脑筋忽闻张应龙应声很是诧异,“是么?还请张兄弟细细道来。”

  张应龙笨嘴拙腮好在之前有了儿子张晓龙的提点,照搬原意说道:“都说越精炼越好,我就拖个大给咱队伍起个箭垛的‘垛’字。感谢朝廷赦免众位兄弟的罪过,我等势要以身报国戍边拒敌,谋出官军不曾做下的伟业,甘愿顶住蛮夷箭簇勇往直前。”座下的老粗们认为张应龙太做作,有奶就是娘甘心情愿为了朝廷出卖尊严,说出的话坠了绿林豪杰的名头。

  吴嗔起初也有同感,细细想来嘿嘿乐了起来,“张兄弟的话最是能体现吾等心胸,就这么定了。锦旗带下去找个文书官题上‘垛’字,记得要用上等朱砂。”喽啰领命拿着锦旗跑了出去。

  按着旨意今日修整明日出发,吴嗔早早散了众人叫大家好生休息,张氏父子道别回到自家宿地。营里兵丁来自九州各地,人心的想法各不相同。聪慧如张晓龙都不认为这样的散漫队伍能够做出什么逆转局势的作用,只是给外族炙烤的边关送去新柴。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朝廷终于送来了不堪入目的劣质兵器。营里的弥漫怨气,就连老资格的前辈都压制不住。张晓龙看在眼里,暗暗合计外逃的计策。转天,誓师后吴嗔为首乘马带着营里的喽啰出发了。贼营的马五遥相呼应,同吴嗔并驾齐驱。

  前排的人还有个赶赴战场的样子,后面就看不下去三千多人拖拖拉拉半里地。尾随的官军只好动用骑兵来回呼喝,或用马鞭追打总算制住了崩溃的趋势。

  北地荒凉沿途的官府抽不出多余的劳力随军,只好用流民冲人数三千人的队伍硬是突破了五千大关。不懂军事的盗贼们看去都有些胆寒,越发的没有信心。整日一部分唉声叹气,大部分恣意妄为渐渐脱离了控制。

  半月跋涉入了绵延山脉,距离边关要阵很近了。后方的官军派出精锐斥候希望同前方部队取得联系,但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主力部队的行踪完全找不到了,只好继续前进希望苍天眷顾。

  当张晓龙意识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侧山岭上闪耀着一些不自然的光亮,出于天生的直觉,他本能地嗅出了一丝不详的味道。紧紧拉住父亲,叫他注意两侧的诡异情况。张应天刚要拨马转身,被张晓龙拉住了,“慢慢来!”他指着身后尾随的官军道。

  张应天手下管着三百多个‘士卒’,他的滞后连带手底下的兵也渐渐拖后,很快同监督的官军碰上了。

  “怎么回事,前面的加速前进违令者斩!”一个披甲老将颐指气使,呵斥张应天队伍的怠慢。这支部队现在置身于山谷的入口处,两侧灰白色的闪避向中央倾斜挤压,迫使所有人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就在老将谴责声中,张氏父子听到头顶传来了一声蹩嘴的呼号,二人下意识地抬起头...

  “不好...”

  张晓龙阿娇,在下一个瞬间几百支弩箭自谷顶破空而发,发出尖锐的啸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新军和官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做出即使的规避动作就被攒射成了刺猬,他们到底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慑临近同伴的心神。一些官军的骑兵甚至被连人带马钉在了山壁上,手脚小幅度的抽搐着。山谷内的人情况更是糟糕,死神展开双翼疯狂地收割鲜活的生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