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23:0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魔侠影
  4. 第二章 百日筑基,扬眉吐气

第二章 百日筑基,扬眉吐气

更新于:2018-03-16 16:15:23 字数:2331

  光阴荏苒,一转眼就过去了三个多月。

  自从那天醒来后,林弘毅就成了武国元山城,城主府里的一名杂役,白天默默完成大量的粗重体力活,受尽管事门的白眼和呵斥。

  晚上,等城主府的人都入睡后,偷偷开始打坐修炼。

  林弘毅本就根骨绝佳,没有了国师的横加阻挠,再加上他坚定的信念和刻苦的努力,修为进展自然一日千里。

  这天,林弘毅开始冲击筑基,只见在一个杂役居住的陋室里,他盘膝坐在一个稻草垫上,不停吐纳着天地灵气,随着他手上的道诀不停变幻,周围灵气不停被林弘毅所吸收。

  运行一个周天后,进入林弘毅体内的灵气被归入丹田。

  随着伐毛洗髓的进行,体内的污垢和汗水慢慢被排出体外,林弘毅闭目内视,只见灵气在丹田穿梭翻转,似乎在追逐着什么。

  林弘毅体会着气息在体内的运行,渐渐的融入到了其中,一风一沙,自然界的万物好似都成为了他的眼睛,耳朵,他好像体会到了城主府内无数人的微微鼾声,远方蟋蟀的啾啾声,甚至是郊外水流拍打在河滩上的汹涌澎湃。

  这一刻,林弘毅感觉自己已经融入到了天地万物之中,对世界万物的理解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就在这时,丹田中的灵气越转越快,片刻之后,只见丹田中突然金光大盛,一个散发着淡淡金光的莲子出现在丹田里。

  林弘毅顿时大喜,灵气凝聚成发光的莲子也代表着筑基的成功!

  筑基期是修行起步阶段,同时也是大道之基,对未来的成就有着巨大的影响,筑基有好有差,区别只是对于大道的理解,对天地万物的理解程度不同造就了不同的筑基。

  正因为筑基是今后修行的基础,林弘毅不敢怠慢,足足积累了百日才正式完成筑基。

  他早已听师父说过,修真可分为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十二大境界,渡劫期后渡过天劫才能成就天仙!

  仙路几多坎坷,林弘毅从现在开始才刚刚起步!

  成功完成筑基,林弘毅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忍不住冲出房门,来到后院里来试一试现在的功力。

  按照气机周天运行的路线,林弘毅运气提神全力催动起来,很快灵气便聚集到了双手上。

  “开!”林弘毅大喝一声,一记手刀狠狠砸在院子里一颗碗口粗的柳树上,只听咔擦一声,杨柳树坚硬的树干竟应声而断。

  林弘毅也是吃了一惊,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击威力竟然如此之大,震惊过后,他脸上带着兴奋,赶紧溜回了房间。

  因为他已经听到远处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了,恐怕是刚才自己发出的声响太大,惊动了一些睡得浅的人。

  小心的关上房门,林弘毅摸了摸有些麻木的手掌,心中苦笑。

  修士在丹田中修炼灵气,随着灵气的增长,神通法力自然越发精深,然而除了极少数炼体修士以外,其他修士的肉身相比凡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依然是十分脆弱的。

  当然,一般修士都是有师门传承的,斗法时都会运用法宝,法术,符箓之类的强大手段,不会像林弘毅一样,穷的连一把飞剑都没有,只能徒手。

  第二天,林弘毅照常去挑水,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刚来的时候那个弱不禁风的少年了,装上满满两大桶水,轻松就提了起来。

  四周的杂役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从起初嘲笑林弘毅连半桶水都跌跌撞撞的,到发现他天天增加重量,最后提的比他们谁都多。

  杂役们自顾自地踉踉跄跄提着水,心里都对林弘毅这个坚韧自强的少年佩服不已。

  林弘毅客气的和众人打过招呼后,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心里却在思考今后的打算,现在已经避过了被人追杀的风头,元山城的环境也暗中打听的差不多了。

  最重要的是,当初师父只来得及传授自己最基本的修炼法门,今后要继续修炼必须得到新的功法,还要得到法术,符箓,法宝之类的自保手段,以及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师父。

  俗话说名师出高徒,一个好的师父传承了一个门派历代修行的经验,这些宝贵的经验能让后来的修士少走不少弯路。

  看来是时候离开元山城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脸管事一脸谄媚的跟在金管家身后,对迎面走来的林弘毅喝道:“小子,过来!”

  林弘毅正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两人,提着两大桶水,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依旧快步往前走着。

  “嘿,反了你了,连老子的话也不听了,看老子不打死你!”

  黑脸管事见一个杂役竟敢无视自己,顿时大怒,撸起袖子就朝林弘毅大踏步而来。

  “我让你目中无人!”

  黑脸管事骂骂咧咧地一拳直取林弘毅的面门。

  这一拳是黑脸管事含怒而发,凌厉的拳势带着破空声由远及近,直往林弘毅的头部砸去。

  可想而知这一记老拳要是砸实了,林弘毅一张清秀的俊脸怕是都要毁容了,杂役们纷纷转过头去不忍再看,同时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兔死狗烹的悲凉感。

  他们何尝不痛恨这些管事,又何尝不想帮助林弘毅。

  可是他们不敢!

  因为身处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他们都是社会的最底层,在这些管事眼里,他们的生命如同草戒一般,他们知道反抗毫无意义,只会招致更猛烈的报复!

  当黑脸管事的重拳带起的一丝劲风吹起林弘毅腮边的一缕长发之时,在杂役们的惊呼声中,林弘毅终于动了。

  林弘毅在电光火石间,一连把手里的两大桶水甩了出去,随即身影一晃就到了三丈远的位置。

  砰地一声,正当杂役们觉得林弘毅此刻一定鼻青脸肿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震惊了众人,只见黑脸管事势大力沉的一记重拳,不知怎么的一下子砸在了半空中两个装满水的木桶上。

  两个大木桶应声而爆,木屑纷飞,满满的两桶水瞬间把黑脸管事从头到脚浇了一个透心凉。

  黑脸管事不知是被气得背过了气,还是被木桶给砸晕了,一下在倒在水泊中昏了过去,一只拳头肿的跟熊掌似的。

  再看林弘毅,全身一丝水汽也没有沾染,脸色淡然地立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好样的!”

  也不知是谁喊了第一声,杂役们轰然叫好。

  这一刻,苦大仇深的表情从他们粗糙的脸颊上烟消云散,他们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扬眉吐气的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