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12:00:2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敢问上天不死能否为仙
  4. 噩梦

噩梦

更新于:2017-04-21 15:12:23 字数:2390

字体: 字号:
  “这没什么,全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其实我也做了完全的准备了,可是没想到最后关头却大意了。虽然已经变成这样了,但是我并不后悔,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探索世界的秘密,这是革命性的一步,但是我却没想到这个世界不存在圣光。吾等信仰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虽然我还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但是其实我已经心死了。裙底并没有光芒万丈,也没有水雾遮蔽,只有一块白色的布料,那玩意是什么鬼啊!简直就是在污染我的眼球!这个世界的真实简直就是深渊,太可怕了...”

  “这就是你的理由吗,少年,你该不会不知道这是猥亵幼女,这是在犯罪吧,还有,现实世界和动漫是不同的,你所要的圣光根本不存在啊,作为一个高中生,你已经16了,所以别做这些低智商的行为好吗,你这样的高中生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坐在我面前的漂亮的警察姐姐这样说的,顺便一提,我在局子里,审讯室。今天一早就有警察上门了,果然那个女孩还是报警了。应该说是女孩的哭泣引起老师或者家长的注意然后报警了...真实出师不利啊,最近不能打游戏了,不然可能会输的很惨。不过问题的重点不在这里,我现在在局子里,他们会把我怎么样呢,猥亵幼女。听起来好严重的样子,我的名声估计全毁了吧。会被当成变态吗,这样一想感觉好想死啊。

  然而并没有多严重,只是被教育了一顿就放我回家了,我把棒棒糖抢回来的事还被那个女条子鄙视了一顿。哎~算了,本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和她计较了。不过明天到学校去怎么办呢,刚才爸妈在警察局听说只是教育几句不是很严重马上就会放回家就去上班了,毕竟家里也不是很富裕,最后还是不要请假了,那么我该怎么办呢。心里想着这些做了公交回家。然后在小区附近觉得口鼻一紧,一股异味冲上大脑,然后就失去知觉了...

  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自己身上的黑色的校服也被换成的白的病号服,这里是医院?医院是绑架犯吗,这不太可能吧,如果是真的,那目的是什么,肾?腰子?这两个是一种东西。到底什么目的?

  算了,到时候会有人来不就知道了?绑架为了钱的话简直就是搞笑,也不看看我家里情况,父母小工厂员工怎么会有钱让你绑票,不过如果真的是为了钱,那还是撕票吧...

  然后大概半小时后门打开了,啧,我只是个16岁的正太啊,用得着门窗全都封死么,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方法打开。简直就是禽兽啊!

  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进来了,嗯,口罩当然也戴了。难道真的是医院?不过医院房间不会装铁门吧...应该吧...

  “你醒了?”那个男人盯着我说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难道这个男的智商有问题?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逃走呢。“醒了就跟我来”男人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然后就自顾自的走了。我想了一下,跟了过去,反正不知道他们绑架我干嘛,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的地盘还是老实点吧。

  “大叔,这里是哪里啊”我跟着男人,走廊也是白色的,而且整个看上去感觉好高级的感觉,就像某种秘密基地似的...不会真的是的吧...很有可能啊,也许他们发现了本少爷身体的不同之处要为我打开基因锁成为超人之类的,拯救世界...或者毁灭世界。反正都没差啦,也可能是什么研究所我搞不好就是抓来的小白鼠...这个可就不好玩了。我四处张望着。“等会你就知道了,跟着我就行。”

  啧,搞得那么神秘干嘛,很快来我来到了一块电子门前,刷卡,进去了...好厉害的样子哦,电影里的东西哎~

  打开之后里面的情景显露出来,都是穿白大褂的人,好像是什么研究人员一样,手里拿着资料,有些在电脑前不知道在做什么。然后还有些和我一样穿着病号服的人,不过他们在一个玻璃建造的透明的房间里,躺在手术台上...一群人在不知道做什么,玻璃前还有一些人指指点点记录着什么。我大概知道自己被抓来是干嘛的了...小白鼠啊...好危险的样子。

  我四处看了一下,发现不远处桌子上有一支笔,偷看了一下身边的那个男人,果断冲过去,然而还没有跑出两步就觉得后脑一疼,失去知觉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拘束衣困在手术台上,身上光的。喂喂!刚才那个人为什么穿着衣服,而我就要扒光啊!我知道我长得很中性,不怎么像男孩,但是你们也不能这样啊!你们这群变态!我要回家,我要报警,我再也不说警察的坏话了,我再也不惹事了,我也不掀幼女的裙子了,看着理我越来越近的针头,脑子里不停的做着忏悔。害怕的眼泪也流出来了。然后感觉身体没有知觉了,思维还在。麻药吗?看到他们切开了我的手臂,露出骨头,在骨头上不知道涂了些什么,切开我的腹部,切开我的头颅,切开我的腿,脚,手,划开我的胸腔......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他们开始缝合了,结束了吗。呵,等药效一过,我会怎样呢。脑子里感觉昏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知道,好累的样子。隐约听到他们说等临床反应,把53号实验体带走好好休养。

  这个是梦么,还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这个是我掀幼女裙子的报应么。可是只是掀开幼女的裙子而已,或者抢了她的棒棒糖也是大罪么。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为什么选上我呢,53号,也就是说在我之前还有52个人,他们在哪,他们怎么了。我这样胡思乱想着,忽然感觉手臂疼了一下...

  “呜...啊....呜呜....”药效过了,如被焚烧的痛楚袭来眼泪不停的掉下来,好想死,让我死好了!让我死啊!!“啊啊啊啊啊!!!!”忍不住哀嚎起来...躺在床上,眼泪顺着脸庞流到耳后的伤口,“啊啊啊啊啊!!!!!”越哭越疼,眼泪却忍不住...然后门开了。

  “第53号实验体可能会被自己的眼泪杀死啊,真实难办...给他戴个眼罩吧”“是!”。感觉眼睛上戴了眼罩,泪水被棉质的眼罩吸收了。伤口处也被重新消毒处理了,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睡着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