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3-28 19:03: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荒漠屠夫
  4. 第1章 苏辙

第1章 苏辙

更新于:2017-06-14 17:21:01 字数:2352

  镇天海域位于泥彩大陆的边缘地带,它的广阔到了一种膛目结舌的地步。普通人架一叶小舟,带上罗盘,朝着一个方向,就算划上一辈子也走不到尽头。

  而那人族摆脱桎梏的至强者,却对这片海域情有独钟。他们总是凌空而立,望着无垠的苍穹与镇天海域相交接的地方,似是想发现什么,又像是在寻找什么契机,以便能让自己再次突破的契机。

  镇天海域白天跟晚上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象。

  白天这里祥和平静,成群海鸥自由翱翔嬉戏,海水蔚蓝氤氲。在浅滩地区打渔的渔夫惬意高歌,诉说着人族一代代强者的事迹。

  而到了晚上,这片海域就仿佛化身地狱使者,它的獠牙在黑暗中变得森然可怕。伴着可怖的飓风,海水被卷起千丈,电闪雷鸣中,模糊地可以看见海域妖兽的一角,即便是一角,也足以令普通人心魂丢失,陷入无尽的恐惧中。

  又是一个傍晚时分,海风无意间带来了咸湿的空气。但镇天海域反常地平静!

  那地狱般的情景没有再现!

  反而一轮皓月高挂天际,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形成一幅唯美的画面。

  不对,那飘在海面上的是什么?从远处观望,镇天海域海面上渐次出现了几根木头,而放近看得话,那是......

  那是......那竟然是棺材!

  不一会,几千副样式相近的棺材出现在海平面,像黑夜中的幽灵一般。它们彼此相隔十多丈,形成颇为壮观的场面。

  难道说是因为这几千口破棺材,镇摄住了海底的妖兽?

  可镇天海域有的妖兽已至化境,连人类站在顶端的至强者都不敢轻易招惹它们,怎么几口破棺材就吓得它们龟缩起来?

  这几千副棺材样式相近,全都由传说中的金椿木所制。但即便是金椿木,大多数棺材都是破败残缺的。到底是什么力量,能把质地远超金子的金椿木弄得残缺不全?那可是传说中的金椿木啊。

  在这几千副棺材中,有一口再普通不过的。它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童一般,慢悠悠地飘在镇天海域。然而就在这一刻,这口无名的棺材发生了异变,棺木中突然出现了砰砰的声音,这对今晚过分静谧的镇天海域来说,显得格外突兀。

  紧接着,棺口轻微地摇动,棺材盖慢慢地向下滑动。一只苍白的手掌从棺木中伸了出来,接着是另一只,两只手握着棺沿,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慢慢从棺材中爬了出来。

  孩童虽说样貌普通,但他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也算长得清秀。此刻的他正一脸茫然地望着周遭的一切。

  “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孩童喃喃自语。他低下头就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服饰,那是一种奇怪的服饰,虽说奇怪,但衣服已经破碎不堪了,只剩几片碎片挂在身上,好似经历几万年似的。

  不对!

  孩童好像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他快速把自己脑袋伸出棺材,借着月光,在海面上映出了他的容貌。

  啊,苏辙满脸迷茫,瘫坐在棺木内。

  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自己怎么又回到十岁的时候了?还有,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苏辙脑海,巨大的变故使得他头昏脑胀,他深吸两口气,使得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苏辙本是地球那边的一位普通码农。跟大多数人一样,从小到大,他都是兢兢业业。认真上学,考大学,拿文凭。因为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后的他选择做一名程序猿,然后就是按部就班的生活、赚钱。本以为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在大城市买到房,接养他到大的父母享清福,可事情还是发生了变故。苏辙为了公司里的一个项目,奋斗在电脑旁两天三夜后,终于还是晕死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身在医院了。医生告诉他,支气管癌后期,没得救了,让他早点准备后事。

  多活少活一天,对现在的苏辙来说都一样,只是自己以后不能尽孝于父母了,这让他有些自责。悔恨于心的苏辙选择了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他那点积蓄在现在的医院里是根本不够花的。与其这样苟延残喘浪费金钱,还不如留给父母好了。

  苏辙确定自己是死绝的,他跳下来的一瞬,包括躺在血泊中的一瞬,都无比清晰。十多层的高楼,还是头着地,不可能不死!

  那怎么现在他又在这个鬼地方?而且他怎么附身在一个十岁孩童的躯体内?

  难道是穿越了?

  苏辙首先想到了这种可能,可穿越了的话,怎么没有宿主的记忆。苏辙前世记忆里的穿越小说中,主人公穿越过去不都拥有宿主的记忆,而且常常身边有美女相伴,为何只有自己穿越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对这个世界的一点记忆都没有。

  苏辙现在满脑子的疑问,可他现在又顾不得想太多。应该赶快离开这才对,苏辙用手做船桨,努力划到就近的一口棺木旁,兀自打开后,发现了一具枯尸。

  “仁兄,对不住了。”

  说完后,苏辙捡出两根大腿骨,再用他身上的衣服包裹住,随后,苏辙靠这两只“船桨”,慢慢向海岸边灯塔的方向划去。

  兴许因为太久远的原因,再加上苏辙不断的划桨,他身上的汗水跟破碎的衣服粘连在一块,一种黏糊糊的感觉甚是难受,苏辙索性脱掉了身上这些累赘。

  可当苏辙脱完上衣后,他发现了自己胸前的一块东西。准确地来说,那是一块小镜子,上面斑驳的印着光阴的印记,似是来自万年前的东西,快要腐朽掉一样。

  苏辙清楚地记得,自己前世可是没佩戴这个东西的,那说明这块小镜子是苏辙穿越后才有的,那也就是宿主的东西。

  苏辙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神秘镜子,他把它翻过来之后,镜子里出现了苏辙的容貌,很普通啊,跟海面里的倒影一样啊。苏辙又把它放在嘴里咬了两口,然后证明了这面镜子很坚硬的特征。翻来覆去捣鼓很久之后,苏辙得出结论,这是一面很普通的镜子。

  这宿主是不是有病,人家死后都佩戴宝玉、金子什么的,就他戴一面破镜子。苏辙不禁暗自诽谤着。

  兴许这样用。突然,苏辙想到了一种方法:把自己的鲜血滴在镜子上面。这是前世记忆中玄幻小说中通用的宝物滴血认主。

  苏辙咬破自己的右食指,而后小心翼翼地滴在镜面之上。

  黑暗中,一滴晶莹的精血滴在湖面上,在入水的那刻,整个湖面被染上了妖艳的血红色。苏辙吃惊地发现,这面小镜子,竟化为了一片无垠的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