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31:3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地球崛起之位面降临
  4. 第三章我必杀你

第三章我必杀你

更新于:2018-03-17 15:21:19 字数:3278

  人在从昏迷中醒来时,往往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更何况是昨夜彻夜未眠的苏铭。

  苏铭感觉此刻自己的眼皮仿佛有上百斤重,可是耳边不断响起的,焦急的呼唤,以及呼唤声中夹杂着的尖叫,哀嚎,又在无情的提醒着他时间的紧迫。

  冰冷,坚硬。从背部反馈来的信息让苏铭感到十分的陌生。又联想到昨夜的种种。

  “不能再睡了!”苏铭聚集起全部的精力,身体的控制权被一点一点的夺了回来,终于朦胧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丝的亮光。

  “楚仲,老苏醒了!”耳边传了一道欣喜的叫声,苏铭可以分辨出是王大海的声音。

  “快,带上他快跑!丧尸们朝着这里过来了!快!快!快!”

  一只手一把抓住苏铭的胳膊,猛的一提,就把苏铭从地上拽了起来。苏铭依稀可以看出眼前的人仿佛是老赵。

  苏铭被那手拖着,不由自主的跑了起来。剧烈的抖动使苏铭的意识清晰了不少。

  晃了晃脑袋,赶走了最后一丝的睡意。苏铭一边加快了步伐,一边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没有想象中的宿舍废墟,甚至没有一丝城市的痕迹。郁郁葱葱的的高大松树,杂乱无章的灌木荆棘,星星点点从树顶投射下来的阳光的光束,以及连绵不绝的各种鸟鸣。所有的一切都毫无遮掩地道出了同一个结论,此刻苏铭所处的赫然是——原始森林。

  “怎么样?震惊吧!”楚仲不知在何时和苏铭并排跑在了一起,伸手拍了拍苏铭的肩膀,又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没有看到它们,否则你会更吃惊的。”

  “它们?你是说丧尸!”苏铭亦有所觉,想起了刚刚让老赵带着他跑的声音,好像就是楚仲的声音。

  “对,就是丧尸。老苏,我敢打赌,你绝对想不出丧尸会是那样子的!”王大海不知在何时也跑了过来。

  “丧尸还能长成什么样子?生化危机我又不是没看过。”苏铭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记忆里那些双目无神,身躯半腐烂以及动作僵硬的身影来。

  “我说得不是丧尸的样子,虽然它们的样子也有些改变,但我说得是,我说得是,好吧,楚学霸,还是你说吧!”王大海一时词穷,只好求助于旁边的楚仲。

  “苏铭,你觉得丧尸厉害吗?”楚仲习惯性地瞪了王大海一眼,就接过了王大海的话。

  “除了可能的病毒感染,和只有消灭脑袋才会彻底死亡的特性的话,丧尸在其他方面应该是弱于普通人的。”苏铭认真地想了想,才给出了答案。

  “呵呵,那是以前的丧尸,现在的,小心!”楚仲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纵身一跃,一把把苏铭推开,随后,只听“嘭”的一声,楚仲的身体也倒飞出两米多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在刚刚苏铭所处的位置上,一只将近一米高的大黑狗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

  “楚仲,你没事吧!”老赵本来就是拉着苏铭跑的,待苏铭清醒后,便跑到了前面,而此刻,楚仲刚好摔在了他旁边。

  “咳咳,暂时,还死不了。你快去帮他们吧。”楚仲摇了摇手,示意老赵不用扶他起来。他狠狠地喘了几口气,又提高了声音,“你们要小心,这黑狗双眼无神,毛发干燥,再加上它背部的那道伤痕,这黑狗,这黑狗可能,可能已经被病毒感染了!”

  “什么,这黑狗被感染了!那老楚他?”虽然楚仲现在是平躺在地上的,看不出有任何伤口,可眼尖的苏铭还是注意到了黑狗左爪上的那丝鲜血。

  还是先处理眼前的黑狗吧,按捺住内心的悲愤,苏铭小心翼翼的警戒着眼前的黑狗。

  速度,力量可能会没有降低,但没有血液的身躯必定僵硬。苏铭不知道从生化位面上降临的丧尸发生了什么改变,但这个黑狗的身躯,除了眼珠外,都还没开始腐烂,应该是不久前才被感染的,应该还是可以用《生化危机》电影里所展现出来的知识判断。而电影里,没有视觉的丧尸是无法感受到不动的障碍物的,比如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铁丝网。。

  “无论丧尸犬的嗅觉和听觉被强化了多少,腐烂的眼珠也就意味着视觉的丧失,而没有视觉就意味着丧尸犬的活动将会受到限制。可能人形丧尸缓慢的动作将这种限制降到了最小,可这只丧尸犬显然不属于速度缓慢的行列。”

  “嘿,笨狗,这里。”想通了关键的苏铭朝黑狗发起了挑衅。

  而此刻已毫无智慧可言的黑狗也本能地朝着声音发过来的位置扑去。

  黑狗的加速度很快,即使两者间仅仅隔了几米,黑狗的速度也被提升了不少。可惜越高的速度在它那僵硬的肌肉的限制下,所产生的结果就只有越难转弯。

  苏铭估摸好时间,在黑狗快扑到眼前时,一个左侧滚闪避了过去,而黑狗却因速度太快,直接撞到了苏铭背后的松树之上。

  高大挺拔的松树没有被撞落下一片树叶,而黑狗则倒退了两三步才稳下了身形。

  “这里,这里,傻狗,爷在这里。”老赵不愧为玩过无数游戏的骨灰级玩家,一下子就明白了苏铭的意图。

  而这脑残的黑狗也确实配合,一听到叫嚷,就马不停蹄的又冲了过去。

  这次两者相隔的距离更远,黑狗的速度也就越快。最后黑狗的额头都被撞的有些裂开了。

  没有智慧的黑狗是不知道吸取教训的,而丧尸化带来的不知道疲倦的特性,也让它义无反顾的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最后,头颅完全破裂的黑狗再也无法动弹,苏铭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对着它的脑袋,起脚,跺下,四分五裂。

  “杀死初级丧尸犬一只,获得2点积分。”

  脑海里出现了一道提示,可苏铭对此却毫无兴趣。

  “为什么要推开我?”苏铭一把抓住楚仲的衣领,不顾眼眶里那不争气挥洒而出的泪水,狠狠的咆哮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

  眼前的这个男人,三年来一直神采飞扬的男人,昨天还豪情万丈,准备干一番大事业的男人,几分钟前即使逃命依旧气定神闲的男人,此刻,居然已是一副大限将至的模样。苍白的脸色,蜷缩的四肢,以及全身难以抑制的颤抖。

  “咳,这么久,咳,这么久都,咳,都还没追来的话,看来它们是放弃我们了。”一股鲜血被楚仲咳了出来,而在咳出了这股鲜血后,他仿佛好受了一些,环顾四周后,他自顾自地说道着,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听不出有一丝的波澜。

  “你聋了吗?我在问你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紧握的右手伴随着这雷霆般的咆哮,狠狠地捶在了满是石子的山地上,被击飞的石子,带着刚沾染上的滚烫鲜血,四散而去,而它们仿佛也带走了苏铭最后的一丝气力。

  苏铭松开了楚仲的衣领,无力地瘫坐在楚仲的身旁。看着好友平静的眼神,他猛然间明白了过来,楚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是啊,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还纠结于那些无法改变的问题还有什么意义,那只是在浪费好友最后的时间罢了。

  “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苏铭将满身的懊悔,自责和不舍,深深的埋入了心底,努力的使自己的语气显得更加的随意。

  楚仲一脸赞赏的看着苏铭的改变,“苏铭,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领导的。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咳咳咳·······”

  又是一大股的鲜血被楚仲给咳了出来,只是这血的颜色已经开始有些发黑了。

  “老楚,你还是先歇一下吧,可能睡一觉后就全都好了。”王大海实在是忍不住了,明知道不过是自欺欺人,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不,我的身体我清楚。”楚仲制止了王大海伸过来的双手,又强打起精神来。

  “苏铭,我有一个妹妹,如果你以后碰到了她,你一定要,等等,”楚仲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那一直如古井般平静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的恐慌,“北方······召唤我······女皇·······快逃!!!”

  一声“快逃”被楚仲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而这仿佛也耗尽了他最后的生命力。睁大的瞳孔中渐渐失去了光彩,他最后一刻被定格下来的眼神居然是——深深的恐惧。

  “抱歉,楚仲。我不会逃的。”苏铭小心翼翼地为楚仲合上了双眼,随后站起身来。

  “北方?北方,北方!”三声北方,苏铭的语气一声比一声强烈,随后一声咆哮肆无忌惮的响彻山野。“我不管那女皇是有多么的强大,我发誓,我必杀她,她居然,她居然,她居然敢让你死得如此痛苦!我发誓,我必杀她,我!必!杀!她!!!”

  咆哮声中,苏铭狠狠地抬起了右脚。

  “你要干什么?”旁边的老赵惊慌的叫道。

  “难道你想让他如同那些肮脏的丧尸一般活着吗?”苏铭的右脚狠狠地踩了下去。

  “杀死特殊智力型变异丧尸,获得200积分。”又是一道提示声出现在苏铭的脑海里。

  “你听到了吗?楚仲,即使是死亡,你的命比那些垃圾,依旧贵一百倍。贵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