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7-24 14:33: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战神怒
  4. 第一章 离开山村

第一章 离开山村

更新于:2017-09-20 10:35:34 字数:3464

字体: 字号:
  狂风卷积着乌云,闪电夹杂着雷鸣,彼此交叉错乱,声势一片浩荡。

  高耸山脉直插云霄。连绵起伏,而山下的一个小山村却安静祥和,

  “淅淅沥沥”

  任他风吹雨打也挡不住。一个少年勤奋的身影,只见他一会出拳,踢腿,腾挪,跳跃。身影稳健,步伐灵活,一阵阵热气升腾消失在空气中。

  一拳,两拳,三拳,只见他拳速越来越快,步伐越来越飘忽不定。“在快点,还可以在快,这不是我的极限,不能辜负村长爷爷对我的期望”少年心里想到这,更是不留余地的修炼在修炼。不一会就看到少年的身上出现了耀眼的红芒,这一刻雨水落在少年身上,即刻化成了阵阵雾气。

  “呀”

  少年一拳轰在身边不远的石头上。顿时四分五裂,碎石乱飞。而少年也力竭倒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耀眼的红芒也消失不见。

  “靖儿,雨下那么大赶快回来,别冻坏身子”不远处满头白发的老人在门口向少年招着手,“好,马上就回去,爷爷不用担心,我身体棒着呢”少年名叫刘靖,自打有记忆开始就生活在这个小山村,村长爷爷说把他抱回来的时候还没断奶,多亏一个村的王大妈,正好生下一个女婴,于是乎刘靖是蹭奶水长大的。

  “这小娃子,长大了,也该给他寻个差事了”老人摇着头走到了屋里。

  刘靖揉了揉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这套炼体功法,自有记忆就存在自己脑海里,也不知道练久了会不会有副作用倒是练习久了身体越来越壮,衣服都不合身了”甩了甩头“不想了,反正没坏处,等过了生日就出去闯荡一番,就是老爷爷年事已高”自己出去闯荡爷爷肯定会伤心,刘靖起身看了看远处模糊的山林,转身回家。

  “爷爷,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呵呵,当然是靖儿最爱的炖狍子”爷爷总是那么慈祥,看的刘靖眼角有点湿润,

  “谢谢爷爷”

  “傻孩子,趁热吃,靖儿明天就是你十六岁生日了,想要什么给爷爷说,爷爷都满足你”老人眯着眼看着刘靖,其实老人更舍不得刘靖,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一想到刘靖要离开,心就揪揪的疼。

  “。。。。。。”

  刘靖埋着头吃孢子,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孺子之情大于天,虽然爷爷不是亲生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果告诉爷爷自己要出去闯荡,自己又狠不下心。舍不得养了自己十几年的地方。而且出去不知道会有多久也许会天人永隔。

  “傻孩子,好男儿志在四方,爷爷知道你想要什么”

  “可是,爷爷怎么办”

  “有你王叔呢,爷爷也没有老到不中用,靖儿不想找到自己亲生父母么,赶快吃饭早点休息”老人名叫刘权是这个小山村的村长,村里的大小事物都是这个老人在管理。

  “爷爷也早点休息”看着老人慢慢的走向卧室,刘靖内心非常矛盾,到底是走还是留。

  翌日

  阵阵微风夹杂着泥土,花香席卷着这个静谧的村庄。

  “权叔,靖儿呢”王叔一家老早就过来了,几乎年年都是如此,当然还有王叔的女儿,王莹了,刘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笑起来总是两个圆圆的酒窝,可爱至极。这不,小丫头在伸头探脑的找人呢,又不敢在大人面前胡闹。

  “在外面空地锻炼身体呢”刘权笑着迎接王叔一家就院里。

  “我去找靖哥哥”听到声音人已经跑远了。

  “这丫头”王叔使劲的摇头叹气,王嫂则是笑眯眯的,她看着刘靖从小长大,那是打心眼里喜欢,闺女要是跟靖儿结为连理也是不错的。

  “靖哥哥,你在干嘛”老远就能看到刘靖敲个二郎腿,嘴里叼着个毛毛草,在哪里晃晃悠悠的看着蓝天白云。

  “小丫头,你怎么来了”其实刘靖并没有表面那么淡定,苦于思考该怎么给权爷爷说去闯荡的事,虽然昨天,权爷爷也说让自己出去闯荡。

  “权爷爷说你在这里,所以就来看你了”王莹嘟着嘴可爱的小嘴。

  “咦,小丫头几天不见变漂亮了”刘靖吃惊道。“真的么,靖哥哥,”王莹心里甜甜的。“靖哥哥,生日快乐,十六岁就是大人了额,听大人们说成年以后就要。。。。。”

  听着王莹嘤咛燕语刘靖走神了,呆呆的看着天空。自从八岁那年那炼体功法出现在脑海,就挥之不去,有很多疑惑要解决,为什么自己脑海会出现那一句“战神怒,分七层,第一层,战神立”八年过去了再也没出现过。

  “喂”王莹挥动这白嫩的小手。“啊,没啥没啥。”刘靖咧嘴傻笑。“哼,不理你了”一阵香风铺面而走“快点回来,靖哥哥”“这丫头”刘靖摇摇头。自己必须的出去闯荡,好多的疑问自己必须的解开,自己的身世,功法的来历,有所取,比有所失。“先回去把”

  “爷爷,我回来了,王叔,王婶也来了啊”刘靖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靖儿,别失礼了”刘权看的直摇头,不过脸上却带着笑容。“爷爷,怕啥,王叔又不是外人,是不是王婶”刘靖谄媚的笑着。

  “咳,咳,靖儿今天你生日,想到要什么礼物没”这话题一开四个人,八只眼睛盯着刘靖看,把刘靖闹得脸红,讪笑不已。不一会刘权就从卧室拿出一个包袱。

  “里面包的啥”刘靖伸头往刘权手里的包袱望去“爷爷放的很隐秘嘛,我都没发现”“臭小子,这个东西很重要。”刘权笑着道,“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刘靖贼笑道。

  “就是,就是,权叔咱多年的邻居居然都不知道”王叔道。包袱,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面令牌,令牌上刻着一个鬼斧神工的“古”,一屋子人盯着刘权,等他的解释。

  “这个东西就靖儿的,现在物归原主”刘权把东西一把推到了刘靖面前。“十五年前的今天,就是在山外一条隐秘的小道发现的靖儿,周围还有打斗的痕迹,我没敢多想就抱着靖儿回来了,里面就只有这一面令牌,我虽不懂什么,我相信这肯定和靖儿的身世有关,一直珍藏到现在,没给别人看过,今天靖儿十六岁也该出去闯荡了”刘权笑的很牵强,谁都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不舍得。

  “咚”

  刘靖跪在了刘权面前,重重的叩了三个头,“谢谢你,爷爷,没有你就没有我”“傻孩子,赶快起来”刘权眼角有点湿润

  “咚”

  “咚”

  “咚”

  “王叔,王婶,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靖儿无以为报,受靖儿三拜”王叔夫妇拦都拦不住,小丫头看的粉雕玉漆小鼻子都红了。

  “好,好,好”连续三声好,刘权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靖儿,爷爷没白白的养你,记得出去以后好好做人,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爷爷以前教你都不能忘了”刘权越说越激动。

  “外面的世界太大,爷爷都没去多远的地方,以后就要靠自己了,”“就是,靖儿,外面不比村子里,要照顾好自己,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们,不必挂念你爷爷,就交给你王叔了,靖儿信得过你王叔把”王叔激动道“靖哥哥,你要走了么,还回不回来?”王莹抽动着鼻子道,也许梨花带雨就可以形容。

  “爷爷,王叔,王婶,你们放心吧,我这几年也没少进山里打猎,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刘靖也没了往日的活泼,显得有点沉闷,

  毕竟年少。

  离别情,

  最心伤,

  虽来日方长,

  谁知儿郎儿女情长,

  人生不吟离别苦,

  白发,枯藤,院墙,

  回首怕断肠。

  也许这就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不正应此情此景。

  “好了,别伤心,日子长着呢,来坐下吃饭”饭桌上安静的只能听到筷子声。

  “爷爷。。。”

  “靖儿。。。”

  两人同时开口却又说不出话来。

  “靖儿,你对外面的世界什么都不懂,要闯荡就先去枫叶镇,哪里我有朋友,捎个信过去可以让你在那地方稳稳脚,然后你在做打算”王叔看气氛不对开口道。

  “嗯,听王叔的”刘靖乖张的向变了个人,也许这样做是为了让爷爷安心,谁又知道呢。“靖哥哥,你还回来么,我也想跟你一起出去”小丫头鼓起勇气说出了心里话。

  “可以,但不是现在,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上哪闯”刘靖也知道小丫头的情谊,毕竟一起十几年,青梅竹马,可自己的身世,还有好多问题都没搞清楚,自己也不能被女儿柔情绊住了脚,只能先敷衍一下。

  “爷爷,我吃完了”刘靖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权爷爷,爹,娘,我也吃完了”王莹也跟着刘靖出去了。

  “。。。。。”

  两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

  刘靖扭了扭脖子,别向他方。他不敢看,怕自己会陷进去,怕自己会忍不住留下来。

  “靖哥哥,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不让我跟着你”王莹眼眸带雾的看着刘靖,“我不会拖累,靖哥哥的,我会用自己的方法追赶上你的”王莹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淡淡香气,刘靖伸了伸手却抓不住,也不敢抓。

  “靖儿,给你的包袱,里面什么有点银子,你省着点花,到了枫叶镇找我朋友,介绍信在里面了。”王叔拍了拍刘靖的肩膀。

  “爷爷呢?”刘靖扭头问道。

  “哎,老爷子不想跟你道别,进卧室了休息了”

  “这样也好,王叔替我照顾好爷爷”刘靖拿起包袱走了几步回头道。

  “放心吧,臭小子,有你王叔呢”摆了摆手跟刘靖道别,一直到看不到刘靖的影子

  “出来吧,权叔”刘权慢慢才从一个难以被发现的角落走了出来,双眼却一直盯着刘靖消失的地方,旁边还站着王莹这个痴情的丫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