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39:2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寻穴探谜
  4. 第4章:婚礼

第4章:婚礼

更新于:2018-03-17 07:21:21 字数:2233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外面的鞭炮声响个不停,还有夹杂着人群的吵闹声。今天是个大日子。估计全村人都会来道喜,顺便喝杯喜酒。

  “老旦、老旦。醒醒!醒醒!”我一边晃着老旦的身体,一边说道。

  “干嘛呀,才几点啊”老旦迷迷糊糊的说完便再一次的闭上了眼睛。我看到他又睡了过去,就有些着急了。毕竟今天是他堂哥的大日子,要是他起来晚了,恐怕会被全村人笑话的。

  “老旦,别睡了,外面都来了好多人了。”我又狠狠的掐了他一下。

  “嘶”老旦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眼睛仅仅的盯着我看,然后说到:“你他娘的还真下的入手,哎呦,疼死老子了,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老旦狠狠的瞪着我。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不也是为了让你起来吗,你听外面鞭炮响的,估计全村人都来了。”

  老旦听了我的话,似乎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立即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很快我们就一起出了门,打开门才发现院子里到处都贴满了喜字,摆满了一张张圆桌,但却没有一个人,吵闹的人声都是从隔壁的小院传来的。

  我的目光看向老旦,老旦说:“隔壁是个新盖的小院,是为堂哥结婚用的,婚礼在那边举行,这里个远只供客人吃饭。等结了婚,大伯和大娘都会搬到隔壁,这里就只剩下爷爷奶奶和二伯住了。

  这是老旦第一次提起他的二伯,这让我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我的好奇心再次起来了,问道:“你二伯呢,怎么从来到这儿就没见过他,不是说他住在我们隔壁吗。”

  说到这老旦的表情有些黯淡,然后缓缓的说道:“你不知道,我这个二伯啊是个怪人,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几面……。”

  原来老旦的这个二伯已经是50岁出头的人了,但是却始终没有结婚。而且沉默寡言,经常玩失踪,谁也摸不准他去了哪里,只是隔上一段时间会回来一次。村里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怪人,因为他几乎不怎么和村里的人说话。

  老旦的爷爷今年也有70多岁了,有三个儿子。老大就是老旦的大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老二就是老旦的二伯,一个很奇怪的人。老三就是老旦的爸爸,早年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就做一些小生意,越做越大才有了现在的酒楼。

  听了老旦的话,我觉得他这个二伯不简单。经常玩消失,恐怕并不是这样,听了昨夜奇怪的对话,我觉得至少老旦的爷爷奶奶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否则应该也无法联系到他,让他今天回来。

  我把这些疑惑都藏在了心里,并没有告诉老旦,也没有把昨夜偷听他爷爷奶奶说话的的事说出来。

  我和老旦一起来到了隔壁院,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人。这些村民显然有些是认识老旦的。

  “呦,这不是张家老三的孩子吗,都长这么大了啊。有对象了吗?”

  “听说这张家老三的孩子还是个大学生呢!”

  “我告诉你们啊,张家老三可是在城里开了家酒楼的,做的大生意呢”一些村民议论道。

  “小旦啊,没事就去大娘家串门啊”有个大娘对着老旦喊道。

  这时,老旦的大伯看到我们来了,便朝我们走了过来。“起床了,在外边等会儿,你堂哥接新娘子去了,一会就把新娘子带回来了。”老旦的大伯今天看起来特别高兴,脸上始终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你爷爷奶奶都在屋里陪客人呢。哦,对了,听说今天你二伯好像要回来,好久都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讨到了媳妇没有。”老旦的大伯对老旦说,说道他的这个弟弟他的笑容变的有些淡了,从表情上看他似乎很担心这个弟弟。

  然后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二那家伙,从小就不爱说话,还经常玩失踪。50岁的人了,也不知道有那个女的愿意跟他。”说完便低下头,轻叹了一口气,接着就沉默不语。

  直觉告诉我这个张家老二和老旦的爷爷奶奶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是从祖上传下来的。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鞭炮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往远处一看,一辆辆小轿车迎面驶来,这是去接亲的队伍回来了。

  这些去接亲的小轿车大多都是租来的,还有的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

  很快车子停稳以后,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人抱着身着婚纱的女人下来了。婚礼如期举行,小院里里的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新新郎新娘一起拜过双方老人之后,就开始一桌接着一桌的敬酒。

  我和老旦坐在都是老旦他家亲戚的桌子上,越多长辈都很和善的对老旦问好,老旦也一一回应。

  桌子上摆满了酒菜,说句实话,农村的酒宴很是丰盛,一点也不比城里酒店里的饭菜差。人们吃着,笑着,喝着好不热闹。

  “各位长辈,来,我和我媳妇敬大家一杯”一个声音在背后想起。我扭头一看,原来是老旦的堂哥张伯涛来敬酒了。张伯涛瘦高瘦高的,老旦和他长得倒有几分相似。而新娘肤色很白,长得也不错,看起来很像城里人。

  “哥,来兄弟我敬你一杯,祝你和嫂子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老旦举起酒杯笑着说道。

  “来,兄弟,干!”张伯涛笑着说道,然后又向新娘子介绍了老旦,而老旦也向他们介绍我了我。张伯涛只是对我说老旦的兄弟就是他兄弟,以后有用的到的地方尽管开口。说完他们就继续去下一桌敬酒去了。

  酒宴一直持续到下午才结束,人群也已经散去。只剩下一些村民,在帮着打扫现场。可是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老旦的二伯,不是说老旦的爷爷让他今天务必回来的吗,怎么现在也没有回来。老旦的爷爷已经被亲朋给灌醉了,被他奶奶扶到隔壁院休息去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老旦的二伯,还真是想见一见这个奇怪的人啊,好奇心告诉我,我一定要知道这个秘密。可是,这么大的秘密人家又怎么可能会告诉我呢。

  老旦喝点有点多了,已经醉了,而我却并没有喝多,只是礼节性的喝了几口。

  老旦让我扶着他回去休息,我便把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扶着他回到了隔壁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