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4 22:03: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黑白止境
  4. 始一 黑幕森中走出的强者

始一 黑幕森中走出的强者

更新于:2017-04-21 11:07:54 字数:4540

字体: 字号:
  始一黑幕森中走出的强者

  黑色吞噬掉不多的绚丽,消失在世界与时间里。没有哪怕一丝掺杂,是那么的纯粹,黑得是那么的完美。

  黑得死一般的寂。

  “吧唧”黑暗中突兀的一声,即使很小但也听得仔细,却是找不到声音的源头。

  “小黑,我要走了,你要跟我一起吗?”黑暗中回荡着一阵稚嫩的男音,话音刚落,接着又是一阵“吧唧”声响起,在黑暗的包裹下经久不散,却也很快就被黑色吞噬。

  “呃......这么多年还真是个铁公鸡啊,也不知道你叫起来什么样子,嘿嘿,会不会像乌鸦一样,嘎~嘎~嘎,哈哈哈。”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真走了,你要是愿意就跟着我吧。爷爷让我在这鬼地方呆了这么多年,要不是有你,我怕早就活活憋死了吧。而且这里的伙食也差得太离谱了,虽然这果子味道真的不错。”

  话音刚落,又传来东西落地的嗒嗒声。

  “诶,小黑,你来得比我早,你知不知道这鬼林子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一点光都不能透进来?想想应该有很久没见过了吧,太阳是什么样子的呢?”

  太阳,太阳是什么样的呢?在墨言的记忆里它是那么的残忍,残忍的想要把仅有的属于自己的躯体吸干,一点也不留下。要不是爷爷,怕自己的尸体已经是被那些家伙当垃圾一样丢在河里了吧。

  是啊,爷爷,为什么要走呢?

  自从墨言记事他都是一个人,没有家没有亲人。当过乞丐,跟野狗抢过饭吃,也从来不知道饱了是什么感受。那时候他只有五岁,五岁的他只有一个愿望——尝尝饱餐一顿的滋味。

  那年他的愿望实现了,爷爷收留了他。爷爷是个算命的,平日靠给人看看像算算命骗吃骗喝倒也有几个小钱。他至今都记得那三个大肉包子的滋味,墨言发誓那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爷爷和别人不一样,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没有那些人的厌恶与鄙夷,更多的是一种爷爷看着孙子一样的慈爱。第一次,墨言感觉到了幸福。

  墨言,这个名字是爷爷给起的。墨言问过爷爷名字的来由,那时候的爷爷眼睛好像有些湿润了,似乎爷爷也有什么故事吧,墨言不敢再问。

  “墨言,那时候夫人总是这么叫着将军的......”墨言不知道爷爷是在对自己说还是自言自语也就不敢回话了。

  “嗒”

  漆黑的一片,不知道是什么落在了地上。很轻,却压了墨言许久。一滴泪,是对爷爷的怀念吧。

  在和爷爷相处了一年的时间里,墨言每天都能吃上最好吃的肉包子了,身子也比以前结实多了,年龄也长大了。

  “六年了,墨言,你来到这个世上已经有六年了,老头子我也得走了。”

  墨言没有问爷爷去哪里,只是想知道爷爷还会与自己相见吗?墨言没有等到答案,因为爷爷走了。化作一撮骨灰,陪伴着墨言。

  岁月长流,又是一个六年转瞬即逝。

  黑暗里,墨言轻轻的擦拭着怀里的方盒,擦出了一道道看不见的泪痕。

  爷爷告诉自己,在世上爷爷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还有一个人在遥远的地方等着自己。

  “是妈妈吗?”那时候墨言很开心,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

  爷爷没有回答。

  “那她在哪里?我可以去找她吗?”

  “遥远的东方,‘诸夭之野’。但是,你不能去。”

  “为什么?她是我妈妈,我要去找她。”

  “那样你只会永远失去她。”

  “那我怎样才能见到她?”

  ......

  黑暗的边缘,露出一盏白色,没有血色的肌肤,消瘦的体魄裸露在外面。黑色的长发与黑色的瞳孔与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似要吞噬一切。烈日洒下,单薄的眉头轻轻皱起。风刮起衣袖,在风的节奏中飞舞,男孩却一动不动,只有嘴角轻轻的蠕动着。

  “天下无敌么?”

  风刮过草地,划过一波波绿色的海浪,似永久,不停息。划过漫山遍野,飞奔千里万里,却在一人脚下静止。

  黑暗中,掠过一缕黑光,在烈阳下交映。

  “嘎~”一记嘶哑的长鸣,带着一股没落。落在了墨言的肩头。

  墨言轻轻捋了捋小黑的羽毛似是自语“小黑,原来真是只乌鸦。”收回手,目光遥指东方。“诸夭之野么?”

  墨言走了,留下这片黑暗继续屹立。他给这里起了个名字——黑幕森。

  没有止境没有生机也没有感情。

  这里便做葬送过去的回忆吧......

  “诸夭之野”如其名,方圆数千万里皆是草木山林,群山起伏,沟壑纵横,随处可见断壁悬崖。鸟兽群聚,妖气冲天,是妖兽的发源地之一,其间险恶,少有人敢涉足。

  悬崖之巅,风将衣发都凌乱了,墨言鸟瞰之下一切尽收眼底。随手拨了拨挡住视线的一缕长发“那里就是诸夭之野么?”

  从黑幕森到诸夭之野,历经三年。墨言并没有涉俗,而是悄悄的绕过了一座座吵杂的城镇村庄。一人一鸟,拔山涉水,虽然苦累却也开心自在。现在的墨言也已是十五岁的少年,三年里苍白的肤色也有了些许的粉红,瘦弱的身躯看上去也宽广了许多。

  诸夭之野的边缘森林......

  “吼~”一声粗闷的虎吼响破天际,惊起一阵鸟潮。

  “小黑,饿了吧,好几天都没有吃到老虎肉了,今天要不要尝尝!”墨言回头笑望着身后的丛林。

  “吼~”又是一阵虎吼,四目对望。老虎似是看见了食物,口水肆意的流淌。墨言纹丝不动,黑乌静静的栖在墨言的肩头。

  对峙不过一眨眼,老虎就已经经不住诱惑了,伴着兴奋的虎吼扑向墨言。

  “吼~嘭咚~”老虎庞大的躯体划过一条直线懒腰折断几棵细小的树干才停止了滑行。

  “也太不禁打了吧,我这只是热身而已诶。”墨言在胸口蹭了蹭拳头一副意犹未尽的摸样。

  “嘎~”黑乌拍打着翅膀在老虎的躯体上空盘旋,像是回应着他。

  昏昏噩噩的太阳也终于要落山了,黑夜即将到来。可是对于习惯了黑幕森的墨言而言,黑夜是再好不过的了。

  太阳没有坚持太久便徐徐落下,昏暗的森林中闪耀着点点火光。

  墨言随意的盘坐在火堆旁,手里还抓着吃了一半的虎腿。

  “噼啪~噼啪~”火把在风中微微摇曳着。

  “嘿嘿,诸夭之野就是不一样,居然连老虎都这么好吃。也不知道诸夭之野里面的妖怪是什么味的?应该不赖吧!小黑,想不想尝尝?”

  小黑乌没有回应,依旧在那专心的啄食着地上惨不忍睹的虎肉。

  “嘎~~”突然黑乌拍打着翅膀惊叫起来。

  “谁?”墨言迅速扶起身子,顺手将手中吃了多半的虎腿丢了出去,虎腿划破空气发出肃肃的尖锐声。

  “啪~”摇曳的火光下,黑暗中伸出一支手牢牢的接住了飞来的虎腿。模糊的手臂慢慢的回到了黑暗之中,“嗯~味道不错,这样扔掉不会太可惜了吗?还是......你更加喜欢妖怪的味道?”冷漠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话音刚落,虎腿便肃肃飞向墨言。

  墨言横手一握便抓住了虎腿,左脚一让便直接坐在了地上,张口撕下一口肉一边咀嚼着一边笑语道:“既然美味,阁下不妨上来小坐一道品尝。”

  “嘿嘿,正有此意。”语气一转冷漠满带笑意。

  黑暗中探出一双明亮的紫眸,冷色的脸颊与消弱的体魄,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黑暗,看上去约是与墨言一般年纪吧,只是身上的衣服却是残破不堪,平添了几分落魄。

  两人都没有再言语,男孩自顾自的随意坐在墨言的对面,撕下一条虎腿狼吞虎咽。墨言并没有抬头望他,只是慢慢的品味。

  “你不是人类吧?!”火光洒在墨言的脸上,一双黑眸直勾男孩的脸目。

  男孩笑笑摇头道:“难道你就是人类吗?”

  “这么说,你是妖怪了吧?”

  “妖怪很奇怪吗?不过你猜错了,我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妖怪。”

  “哦?那你可真悲哀啊。”

  男孩的脸色明显一变,嘴角微微抽搐,只是一下便没再作态。“你也不是一样可悲吗?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怜虫!”

  “你找死么!”已经吃完的虎腿骨粉碎在墨言的手里。

  “只怕你办不到。”男孩又咬下一大口肉在嘴里咀嚼着说道。

  “哼~”墨言的拳头带着风划向男孩,只是男孩身子微微一侧便堪堪闪开。墨言只好侧身一肘,正好撞上男孩的一记重拳,两两相撞下的肘风,拳风碰撞在一起。摇摇欲坠的火光瞬间熄灭了,碰撞下的巨力也使得墨言与男孩同时向后滑行数步才堪堪止住。

  “没想到你个半吊子妖怪也不差嘛!”墨言弹了弹落在衣服上的灰尘笑道,“顾墨言,你呢?”

  “血羽。”血羽扶起身子直接走到熄灭的火堆边盘腿坐下,“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到......”

  “呼~呼~”熄灭的火堆被再次点燃。

  “你知道?”墨言说着也走近火堆坐在血羽的对面。“我是什么?”

  血羽捡起一块骨肉放在火焰上烘烤着,微笑道:“不知道。”说完将手里的肉递到墨言的手里,“但是我知道,你不是人。”

  墨言接过虎肉继续放在火上烤着,“算了,至少我还活着。说说你吧,你是诸夭之野的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吗?”血羽伸了个懒腰顺手撑在地上,仰头望着天空的繁星。“曾经我是那里的。”

  咬了一口虎肉,墨言小声道:“闲着无聊,说说吧。”

  ......

  “诸夭之野,那可是妖怪的天堂,各种大妖怪都聚集在那里。我们一族曾是其中最强大的存在。谁想,万年前的一场灾难,族人们尽被残害,留下的也只有我一个半妖。”说着血羽的双手不禁已经抓起了一撮尘土。

  “我发誓一定要成为最强大的妖怪。”

  “哦?那我们倒是志同道合啊。”墨言笑道将手中的虎肉递回血羽手里。

  “嘿嘿,看来你的志气不小啊,有归处吗?”

  “怎么?收留我?”

  “只要你愿意,交个朋友吧......”说完血羽便站了起来,捋了捋衣袖,伸出了右手。

  “不是已经是了吗?”墨言也伸出了右手,两手相击在一起然后紧紧的一握。

  “呃,你弄疼我了蠢货!”墨言呲牙吼叫着挥舞着手臂。

  “你打到我的鼻子了,这是我最引以为傲的部位。”

  “靠,我打的就是你那狗鼻子。”墨言摸了摸鼻梁道。

  “你骂谁狗呢?”血羽地上拎起一块肉骨头就往墨言丢。墨言也不饶人,依旧吼道“谁鼻子好说谁啊!嘿嘿。”

  “少废话,看拳。”

  两人说着说着就打闹在了一起。

  ......

  不多时,天也蒙蒙亮了,两个人闹够了相继随意的躺在了火堆边。

  “喂,你不担心么?我可是妖怪,不怕我突然对你动手?”

  “为什么要怕?你不连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么?要怕的人是你吧!”说着墨言顺手捡起几根木柴丢在火堆里。看着越烧越旺的火堆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接近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就是看你顺眼。至于其他的,我不愿知道,所以你没必要说。”

  “嘿嘿,放心,我没有恶意,至于目的,不久的将来你自然会明白的。话说回来看你样子应该是路过吧,有什么打算?要不要留下来,虽然诸夭之野我没有地盘,但是这外围边境倒是任自由。”

  “不了,要走了,还有些事情等着我去做。”说完就站起了身子,随意的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道,“就在这里分道扬镳吧,有缘再见。”

  墨言笑笑不语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小黑紧随其后在宽广的天空翱翔,刺耳的嘎嘎声响破天际。

  “再会......”血羽望着墨言的背影喃喃道。

  沙沙......

  丛林里慢慢爬出一庞然大物,是一只长满尖刺的老鼠,就是体型已经不能说是老鼠了,堪堪比过一头大象。巨鼠慢悠悠的爬到血羽的身后,一边移动着,身体不断的缩小变形,走到血羽身后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干瘦的老者的摸样。

  “小子,为什么就这么放他走了呢?不觉得可惜吗?”巨鼠变成的老者遥望着远处墨言已经模糊的背影说道。

  血羽收回眺望的目光,扭头望了望老者,轻蔑道:“你难道看不出来么?”血羽再次望向墨言消失的方向,只是眼里的紫色更加纯粹,也露出了嗜血的笑容。“没有觉醒的心脏是不能食用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