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42:4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荒雨
  4. 第二章 获得传承

第二章 获得传承

更新于:2018-03-18 12:07:40 字数:3200

字体: 字号:
  瞬间,刘晨的双眼赤红,脑海像是炸开一样。记忆不断的涌来,好像灵魂又一次被撕裂一般,可是这份痛楚却更甚百倍。连看似重新凝实的身体也开始虚幻起来。下一个瞬间,痛楚却又像潮水般退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可是,自己却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变成一个旁观者。

  “少主——,别跑了少主。让魔主大人知道你又偷跑出来,一定会处罚我的。现在神魔战刚开始,千万要小心神族。魔主大人身为一族之主,必须要对整个魔族负责,别再让他分心啦。回去好好修炼,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为你父亲分担。”一个身穿蓝袍的女子对一个拥有紫色瞳孔的孩童喊到。那个孩子一顿,停下了脚步将头一偏,好像偷偷的抹了一下眼睛,带着哭腔说到“都好几年不见父亲了,天儿只是想偷偷看一眼,只看一眼。”最后,蓝袍少女像是说了什么,拉起那孩子的手走了,孩子不时的望向远方直耸天际的万魔塔。

  “兰姨,你说父亲今天回来是嘛?神族居然谈和了?我最近感觉修为大涨,正想去战场上历练历练呢?兰姨,父亲见了我现在的修为,一定会很开心吧。兰姨,我都几千年没见父亲了····”一个紫瞳少年,拉着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而蓝袍少妇却淡淡一笑,眼中满是慈爱。

  “天儿,我的天儿呢?为父回来了,快让我看看有没有长高,哈哈哈哈~”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快步走进了府中,“父亲~”紫瞳少年冲出房间,一把抱住了那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摸着少年的头“好小子,都那么大了。好好好,修为也不错,快赶上为父了。哈哈哈哈~”

  “父亲,叫孩儿来有何事?最近父亲又在布禁制练魔器,难道要再掀神魔战么?大陆已经生灵涂炭,现在受不起任何战斗了啊。”中年男子盯着紫袍少年幽幽一叹,“为父也不愿,可是众魔老认定帝天渡劫失败,神族将无人可以和我抗衡,千万年的血仇,总要报的。天儿放心等为父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我就可以永远陪着你了。魔主之位还是你的,只要当上主宰,我才有信心踏出那一步。我才能去找你的母亲啊。”黑袍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望向遥远的天际。

  “少主,不好了。魔主,魔主他被帝天杀死了。原来帝天并没有死,他渡劫成功了,联合神族四大长老,杀掉了魔主大人。为了族人,还请少主,接受魔主之位带领我们。”紫袍少年瞬间呆住了,好像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般。呆呆的看着虚空,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少主,还请少主节哀啊。”魔将急切的喊道。少年回过了神,悲伤的大喊“父亲——啊——”一股魔气在少年四周喷涌而出,魔将瞬间被喷涌的魔气击飞,心中既是惊讶,又是开心。因为这个少年实力不弱,足够接收整个魔族。魔气平复,少年始终是魔主之子,他要对魔族负责。少年平静的说到“我会继承魔主之位,我会为父亲手刃帝天,我父亲的尸体呢?在神族手中么?”“少主,魔主的尸体已经在大战中,被帝天摧毁,灰飞烟灭了。”魔将一脸悲愤,可是却有深深的自责。

  “帝天,你真的不愿意放过我族么?”一个身穿黑袍的紫瞳少年,愤怒的盯着一个身穿黄袍眉清目秀的中年男子。只见男子轻蔑的一笑,淡淡的说到“魔天,我承认你是天才。不然我也不会急着灭杀你们了。你觉得我会给你成长的时间么?”

  魔天咬紧嘴唇,鲜血从牙齿缝隙中流出,像是做了莫大决定似的,愤怒的说到“好,既然如此。那就鱼死网破吧,天魔解体大法。魔咒术,吾以众魔之主,以魔之一族,五万万鲜血为引,诅咒神之一族,死不入轮回,生不入尘世,如若入轮回,渡尘世则修罗炼焰焚烧直至灰飞烟灭。”说完,爆成一团血雾,帝天眉头一皱,接着又舒展开,大手一挥血雾也从虚空中消失,接着神族都燃起了修罗炼焰,直接烧死大部分实力低微的神族。而绝大多数神族还是挺了过来,可奈何修罗炼焰越烧越旺。

  在虚空之中,一滴鲜血开始发光,然后好像被点燃了一般开始燃烧起淡紫色的火焰,渐渐的一滴鲜血开始膨胀最后居然变成了一个赤红色的茧,茧里渐渐有了心跳。在虚空中,不知岁月几何。一个紫瞳少年从茧中破茧而出。淡淡的凝望了虚空许久,幽幽一叹。向邻近的星球飞去。

  刘晨回过神来,骇然的望着前面站着的少年,不错,他就是魔族之主,魔天。“这是我的记忆传承,我是魔天,也不是魔天。我给你的记忆都是零碎的,因为我不想你成为下一个魔天,我只是魔天的一滴血。当然不是随便的血,而是传承精血。我等你已经等了万万年了。你终于来了。”

  “等我?为什么是我?难道我有什么特殊之处。王霸之气?要您等我那么久?”刘晨有点懵,毕竟之前自己只是一个高中生,而且是非常一般的高中生,成绩不是那么优秀,也就考考二三流大学的料子。居然能被选召而中,难道自己有什么天赋,自己没开发?这让刘晨十分的好奇。

  “你有我的血脉,所以我才能召唤到你。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在山上吃过一颗赤红色野果。那颗野果有我的魔魂之力,他改造了你的灵魂。我才可以把你召唤到这里。”黑袍少年淡淡的说到。

  “那也只是灵魂像,哪里来的血脉?你说什么呢?”刘晨记得小时候自己确实吃过野果,因为吃完之后就开始上吐下泻,最后差点死了,而且医生都束手无策,都认定活不了。可是最后被一个路过的神医用秘方救了回来。直到穿越之前,父母还是在宣扬这件事,当然目的是叫刘晨好好学习。

  “你的身体已经死了,你知道你的灵魂出窍多久了么?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用了,一会儿,我要用秘法给你重塑身体。”少年依旧是一付风轻云淡的模样。“那好吧,那你来吧。反正都这样了,只要能活着就好,我——我还是处男呢。”说完刘晨老脸就红了。

  少年一脸无奈,不知道自己传承给他究竟是福是祸,不过却没有任何办法,“我先把传承给你,这是《万魔炼体术》和《至尊魔典》,出去后切记,不可以让人知道你获得我的传承,否则可能永世不得超生。”

  说完一指刘晨眉心,刘晨又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刘晨双手抚摸着雕像,好像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梦一样,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我的天,回忆起梦里灵魂被切割的痛楚,冷汗不自觉就冒了出来。可是,都是梦么?刘晨不自觉的就用起了《念魔决》。自己好像可以看到山洞外面的石狮子,石狮子一回头好像看到了刘晨,吓了刘晨一跳。急忙收回了神念。

  “主人还是走了,以后跟着他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唉,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主人应该不会看走眼。”石狮子,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了。毕竟不熟悉新主人的脾气,可是对老主人还是十分信任的。

  刘晨有记忆传承,当然知道外面的石狮子是什么,居然法宝,而且还是通灵的法宝,是魔主留给他的底牌之一。刘晨从大殿的一个角落找到了传送法阵。开始大摇大摆的到了山洞外面。“小金,在哪里啊小金,小金金,让我看看啊小金金。”刘晨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完全忘记了之前的苦楚。其实,石狮子就在眼前,可他就是装作没看到一样,故意整整石狮子。

  “不要叫我小金金。”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在空中炸响。吓了刘晨一跳,而且石狮子是对着刘晨吼,愣是把刘晨吹了个屁股开花。刘晨嬉笑着爬起来,开始左三圈右三圈的打量石狮子,看的石狮子一阵发毛,不会有特殊爱好吧?

  “现在起,我是你的主人了。你的老主人除了你,有没有留下什么其他神奇的法宝啊?比如什么飞剑啊,宝衣啊?啊?有没有?给我来个十件八件的先。”刘晨一脸心喜的盯着石狮子。

  “老主人除了留下了我,还留下了这座山。对,这座山。老主人说等你在这里修成至尊魔典第一层就让你得到这座山。“这座山?山是什么法宝,怎么你主人的法宝都稀奇古怪的?”不过说归说,却还是想尽早出去闯荡的。所以,就开始了在山中修行。而且刘晨也发现,现在的身体既不是刘晨的模样,也不是魔天的模样,而是一张十分俊秀的脸,和魔天的也不一样。

  每次去水潭看到自己的脸,总是怪怪的,除了看不习惯,还有一种好像忘了什么似的,让刘晨十分的难受。山中无日月,不知不觉,刘晨把至尊魔典修习到了第一层,而且万魔之体也修炼到了第一层。由于没有比较,刘晨也不知道自己资质怎么样,不过因为有记忆传承,所以估计自己知道比魔天修习的稍稍慢了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