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18:3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谋取天下
  4. 第二章 牛叔姓牛

第二章 牛叔姓牛

更新于:2018-03-16 11:03:44 字数:4592

字体: 字号:
  第二章牛叔姓牛

  这一日,高进一行人终于结束了长途的奔波,来到了汴梁城。虽然说高进作为现代的理科生,对于历史不甚熟悉,然而一个国家的首都,政治、文化、经济无疑不是都很发达的。因此高进选在京城

  就是考虑到这点。牛叔带着一帮孩子,一路上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路上不少人都对他指指点点,甚至还引来了官差的盘问。这让高进大叹谁说古人对旁事不关心的。入了汴梁城,牛叔轻车熟路的

  找到一家名为高升客栈走了进去。店小二看到一个大人带着一群小孩来投店,而且衣着确实土气,懒懒的迎上来问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你们这还有没有上房?”牛叔问道。“上房是有的,

  就是不知道客官准备开几间?”小二熟练的答道,语气略带嘲讽。牛叔不由得皱了下眉头:“那就开五间上房,要连着的,然后给我们烧些热水来。”说完牛叔就往小二扔去一锭金子。小二慌忙接过金

  子,顿时眉笑颜开。口中忙不停的说道:“好叻,客官你跟我来,热水一会就送来。”

  不一会店小二就把热水送到每个房间,“小二,等下上些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我们洗过澡等下去厅里用。”牛叔对小儿吩咐道。店小二也许是得了金子的好处,办事效率真的很快,而且服务态度

  真的大不一样,这让高进大叹:不管在哪里有钱就是好办事。一群小孩子到大厅里用饭,对于这群小孩子来说,到了新环境,看什么东西都充满了好奇。以高进的眼光来说,这一路上吃的确实不怎么样

  ,高升客栈的饭菜只能说较好;绝对不是最好。但对于一群从小在山村长大的孩子来说,可以算是美味了。洗过澡、吃过饭如果再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那就可以算是完美了,高进如是的想到。但是现

  实是残酷的。用过饭之后,牛叔就吩咐小虎照顾好弟弟妹妹,叫上我往街上走去。高进猜想可能是选一处宅子,因为常住客栈不是长久之计。

  果然,只听见牛叔说道:“小进我们现在要找一处宅子先住下,有了安身之处才可以更好的照顾凤儿他们;只是。。。。”牛叔顿住没有往下说。高进一时也猜想不出牛叔想说些什么。其实在高进

  心中有个疑问,就是村子的人为什么都死了,唯独剩下牛叔一个人;他当然不会认为是牛叔杀了所有人,只是觉得另有隐情,或许是蛮子所为。牛叔对于村子这件事情也一直没有提过,高进以为牛叔不

  想说,或许有他的理由。

  “只是天子脚下也并不见得就一团和气。”牛叔接着说道。高进听后露出恍然之色,自古以来,京师重地表面上充满了繁荣和气的景象,然而又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京师重地也是政治斗争最厉害

  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朝堂的政治斗争中去;真是一招不甚,满盘皆输。同时京师还是许多豪门贵族势力根深地固之地,在街上一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说不准就是哪一势力的亲戚。直到现在高进

  才知道选择京师也不见的是件好事,也让高进明白了天子脚下七品官,随便在街上抓一把人,最少也有一个是当官的。牛叔见高进露出恍然的神色,不由得露出了微笑。这时候高进也想到,当时建议到

  汴梁的时候牛叔并没有反对,显然是把这些因素都考虑了,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思虑不足。高进回过神来看见牛叔面带微笑,就知道牛叔只是提醒自己做事要三思而后行。不由在心里感谢牛叔的提醒,

  口中确说道:“牛叔说的极是,是我考虑不周,我们在京师无权无势,犹如无根之木,不如迁往他处?”“不可,小进当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今遇到小小的难处,岂有退缩的道理。”牛叔严肃的道,而又充满自信。“牛叔当初如果不是选择逃避,也就不会。。。。。”牛叔暗自嘀咕。

  牛叔的话听在高进耳中,让高进终于意识到,这是在古代,并不是二十一世纪。在以前如果遇到这种事情,自己又无权无势,避开确实是最好的办法;换一种环境也许会活的很好。然而在古时候,如果你同样的选择逃避,那你又可能一生之中都活在懦弱之中。生逢乱世,生命如草芥,一味的忍让、退缩只能死的更快。这也让高进正式的认识到:在这个时代要生存下来的就得靠一股坚强不屈的韧性!

  良久,“牛叔教训得是,小进知道该怎么做了。”高进正色道。但是接下来高进一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什么都不会。一个人生存下去都很困难,不由得泄气。牛叔仿佛看穿了高进的心思,问道:“小进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本事,走不好自己的路?”高进略带尴尬的答道:“我自己有多少斤两牛叔你也是知道的,我觉得现在的大宋,偏安南方,西夏、吐蕃、辽国都对大宋虎视眈眈,说现在是乱世也不为过。而自己文不成、武不就,在这乱世当中,想保全自己就很勉强,何况还有小虎这些弟弟妹妹。”说完高进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牛叔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当不当讲?”高进接着问道。“噢?小进但讲无妨。”牛叔淡淡的道,仿佛已经知道高进要问什么。“村灭那天,村子的人都被杀害了,而唯独剩下牛叔你;我后来在墓碑前祭拜各位叔叔婶婶,发现墓碑的字不像是工具刻的,而且石碑上的字还有些许血红,第二天早上我发现牛叔你的手指破了,我初始以为是牛叔做早饭烤肉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高进看着面无表情的牛叔,继续道:“现在想来,应该是牛叔的用手指刻的墓碑才对,我听说练武之人达到某种境界,可以劈山开石;难道牛叔你也是习武之人?”“噢?小进难道这样就认为你牛叔是习武之人?”牛叔淡淡的问道。“当然不是,当初牛叔几箭惊走熊,我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来,熊皮粗肉厚,寻常的弓箭它根本不惧,只有让它觉得对自己产生威胁的时候才会逃跑,而大多数的熊禽猛兽对危险的感觉都是很敏锐的。所以我认为牛叔你也是习武之人。”高进依然侃侃的道。“那你是认为是我杀了村子的人吗?”牛叔继续问道。“当然不是。”高进肯定的语气让牛叔心里闪过一丝温暖。

  接下来,牛叔对高进讲述了他的武艺习自一位高人,只是不便说他的名字。“我小时候是孤儿,整日以乞讨为生;八岁那年遇到了师傅,他收养了我,从此结束了有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牛叔语气透着平淡,但是高进可以想象一个小乞丐单薄的身子在街上乞讨的凄凉。“到了师傅家,看见一屋子的孩子,我才知道师傅不止收养我一个人;之后师傅教会我读书识字,每日里有很多的人一起学习,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师傅开始教我习武,师傅说读书是为了让我们懂得礼义廉耻,习武是为了让我们强生健体,在乱世之中有个安身立命的本钱。之后的每天我都在读书习武,和旁边的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过得非常的快乐。”牛叔讲到以前的日日,脸上透着幸福满足的神情。“直到我18岁那年,师傅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让我出去见见世面。尽管知道到了18岁就要出去闯荡,但是心里依然很舍不得离开师傅。虽然平日里读书练武师傅都很严厉,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但是师傅又是慈爱的,每逢过年过节,师父总是为我们每人都准备一份礼物。让人总能感到家的温馨。”“后来我在23岁的时候回去看望师傅,师傅依然很健康。我在师傅府上住了两个月,师傅说男儿志在四方,就把我赶出来了。”说道这里牛叔又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不理会牛叔在那里暗自陶醉在过去的向美好时光中,高进想到了天龙八部里面终极BOSS少林寺无名老僧,可以发出半米厚的气墙;受了萧峰一掌,居然凭借为还可以。高进就在想,牛叔的武功有多高,牛叔的师傅武功又有多高。于是高进不自觉地就问道:“那牛叔,你现在的武功有多高?”才问完高进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这个武功多高能说得清楚吗。牛叔想了片刻道:“我18岁出师,也在江湖上走动过,发现当时只能算是一流。对于真正的高手还有很大的差距,也才发现师傅教给我们的功夫不简单。想我才习武十年,用师傅的话说才入门而已。可江湖上已经可以算是一流好手了。到现在我每天练功从不间断。近三十年来,想来可以算是高手之列了。”“那牛叔你可不可以教我武功?”高进连忙问道。其实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没有不喜欢功夫的。对于传说中的武功高进是向往已久了。发现自己身边就有一个高手当然不可能错过拜师的机会了。“可以,只是你现在练武已经比较晚了,连起来也只能事倍功半。”牛叔说道。可惜了高进听到可以就高兴地找不到北了,完全没有听清楚牛叔后面的话,不然他一定不会这么兴奋。

  牛叔和高进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座宅子前,看着这宅子好像很久没人居住,门前都堆满了树叶。这是高进才从兴奋中清醒过来,打量四周才发现,这里已经有点偏僻,周围的行人也不多,穿着也不似富人。“这座宅子就是我们以后的家吗?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一座没人住的宅子,难道你以前来过这里?”高进问道。牛叔没有答话,径直向宅子走去。入了宅子,高进就四处晃晃,观察观察环境,以高进现代人的视觉来看,这宅子对于现代的一百多平米的混泥土房子来说很大,其他的高进什么也看不出来。在宅子里打量了半晌,高进才和牛叔出了宅子。

  眼看时间不早了,牛叔带着高进,东走西拐的不停的进出店面,购买日常的家居用品。看着牛叔这熟练的动作,高进断定牛叔以前一定是来过这里的,并且相当的熟悉。夕阳落上之前,牛叔和高进回到了高升客栈。牛叔叫过小虎他们,告诉他们等两天就搬到宅子里住,到时候就不用像现在一样呆在房间里了。用过饭菜,一切如常。

  初冬的夜里总是夹着寒意。一到晚上,让人就不想出门。然而只见一条黑影在房顶上,轻快的飞过,越飞越远直至隐没在夜色里。只见黑影到了一座宅子前,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的翻墙入院,颇为熟练的向一间亮着灯的房间行去。不等黑影敲门,只听见房子里的人道:“进来吧,门开着。”黑影听到屋子里发出的声音不由得,全身一震,伸手敲门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进了屋内,只见以为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坐在书桌前,黑影一看见老人,就激动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道:“前些年听说师傅你老人家病逝了,弟子听说以后很不得马上回来看看,知道后来收到师傅的亲笔书信,才知道是师傅决定退出朝堂的意思。师傅也上了年纪,是该安享晚年了。事后弟子才发觉,弟子这些年练功从不间断,功力也越来越高,发现身体液充满了活力,以师傅的高深功力,是断不会就这样驾鹤西去的。”“难得你们这些孩子有这份心,孙复他们前些年也来看过为师,为师也倍感欣慰了。”老人微笑着说道。屋子里的灯光闪耀着,映在俩人身上,没有凄凉,只有满屋的温馨。灯光照在黑影身上,赫然是牛叔。接着牛叔不好意思的捎捎头,道:“弟子这次前来其实是有件事情想拜托师傅。”“噢?说来听听。”接下来牛叔就把这段时间,从村子过去的日子到现在才到京师,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者。只是牛叔说的认真,没有察觉到老者听到高进,衣着奇特出现在森林时,眼里闪过的一丝精光。“你是想为师替你照顾下,你的这些侄子侄女?”老者问道。牛叔尴尬道:“本不想打扰到师傅安享晚年的,可是村子的事情,我必须要查清楚。否者余生都不会释怀。”“师傅还有一事,我决定把武功传给高进,还望师傅恩准。”牛叔接着道。“为师不是说过,武学不能有门户之见,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失传了,以后别再问了;只是高进如今十八岁,经脉定型习武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你是想让他保护好那群孩子是吧?”老者道。“弟子确实是这般想法,如果小进刻苦努力,三十岁前成为一代高手的。”牛叔说道。“那好吧,你等几日就把高进带到为师这里来,为师就亲自教导他。”老者吩咐道。“多谢师父!”

  睡梦中的高进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随之的改变有多大。或许是冬日很寒冷,或许是高进感应到什么;只见高进在被窝里打了一个寒颤,心里不由嘀咕道:汴梁的冬天咋这么冷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