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3 09:59:3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错过对错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7-04-21 15:04:40 字数:3409

字体: 字号:
  队长金贵是个勤快的人,在村里人眼中金贵总是不停地的忙活,要么在组织大家劳动干工作,要么在去工作的路上。这几天却是金贵一年少有的忙几次之一,因为金贵要去镇上参加今年春季救济粮分配问题的会议,一时间关于春季救济粮的话题也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焦点。张野和王全德正蹲在灶坑前面抽着旱烟,从村长家顺来的烟叶。说到这烟叶还得说全德这人滑头,上个礼拜村里召开全体社员大会,会后村长让人通知王全德去村长家里帮忙,因为全德写了一手好字,村长就找他帮忙统计社员的生活状况,是村里特有的一种贫困等级划分依据,弄这个主要用作分配救济粮的依据,贫困等级高的人会比等级低的人分的救济粮多些。王全德到了村长家之后知道是要做这种工作,就建议村长去公社办公,村长却不同意,说“不碍事,就在我家,咱们村的人都相信我不会徇私”,于是从中午开始全德就一直在村长家帮忙。“村长!村长!……”就听外面有人大声嚷嚷着,听声音就知道是墩子了,全德抬头向院子里一票,确实是墩子,满头大汗跑进村长家院子。墩子个子小,远到近就像一个肉球滚了过来,让人看到不免发笑。听到墩子的叫喊村长有些脸色不好“慌张个毛!叫唤什么啊!搞得鸡犬不宁!”村长嘴上一边嘟囔着,一边猛吸了一口烟袋向屋子外边走去。“天塌下来有大个儿顶着,你这矬子叫个毛,不低头看路学人家跑,怎么不摔死你!”村长劈头给墩子一通训斥。墩子一看是村长来了就上前“嘿嘿”一笑说:“村长,俺这不是有急事儿找你嘛,这次我可是为咱集体利益着想,我说给您您还应该表扬我哩!”说完又是露初招牌式的笑容。村长有些不耐烦,寻思墩子肯定没什么正经事,就没好气的骂道:“表扬你个屁!有什么事儿赶紧说!说完滚犊子!”。墩子先是“嘿嘿”一顿笑,一边盯着村长的脸,见村长真要发火急忙说到:“村长,这不今年有了新下发的拖拉机嘛,咱那头牛今年就用不着下地了,但怎么那牛也是咱们村功臣啊,给咱么村买了这么长时间的力,吃不好也睡不好,牛瘦的不说,怎能一没用就要给杀了啊!我听老人们说这样做事叫卸磨杀驴,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村长有些更不耐烦了“怎么处理牛是要经过公社大家一起讨论的,你跟着下起什么哄!”。墩子忙接道:“村长,不是俺瞎起哄的,是大柱、梁子还有小三他们说要杀牛的,他们说这每年救济粮就那么一点,塞牙都不够,反正这回有了新拖拉机,拖拉机烧油又不吃饭,多管镇上要点油就用不着再让牛下地了,正好把牛杀了,给大伙分点牛肉,都补补,免得有人抵不住春寒到时候烙下病可不好。我就说那牛那么瘦,杀了一人分不到一口肉,定不了多大用途,然后他们就说我有私心,是不想丢了赶牛车的工作,还说我思想局限,没有集体意识。村长,您知道我俺不是那样的人啊,我又说不过他们,就来找你您理了,您看这牛是杀不得的吧,再说救济粮马上就下来了,今年我听说不是给咱村那四个知青加了口粮吗,您说是这个理吧?”墩子一口气说完还不忘最后笑一下。村长没有直接说杀还是不杀牛的问题,倒是问了一句“小三也说要杀牛?”,墩子点头答“是!”。村长用手接过烟袋说“这事儿不是你们瞎操心的,想杀牛?我还想杀人呢!”说完村长就往外走了出去,墩子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像是朝公社牛棚的方向去了。救济粮就是救命粮了,要是没有这救济粮单单凭地上收的那点东西,再以平均下来几乎一个人也没有多少东西。一年想吃几次干点的饭都别想,没办法只好加很多水煮米汤喝,饱是能饱,就是容易饿。但这还是不够吃,要是没有政府给发的救济粮,每年肯定得饿死几个。救济粮每年给分两次,一般都是春、冬这样的季节发,然后按贫困程度来具体分到户,这口粮是不进公社的,每家每户都自己收藏着。救济粮分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因为都穷啊,就这样还得矬子里面拔大个,分出个三六九等的穷来。但村长却明白只是看着难罢了,谁多谁少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要说大柱这人,吃牛肉的心有,吃牛肉的胆儿可没有。不过分救济粮这个问题要想占便宜就得即有心又有胆。因为这种事情不能有太多顾忌,即要有心去村长家串门,同时受到“照顾”了还得有胆量接受“照顾”。以前大柱不知道,以为分粮就是按人口来,自己家和隔壁院子小三家都是两口人,分的粮也是一样多的。左右住着,谁家啥情况大家都一清二楚,小三家要说比自己过的好不一定,但绝对不是比自己差的,毕竟两个字都能干活,自己家是自己和老娘,工分拿的也没他们多的。倒是村长开会讲话的时候还是很照顾小三家,说小三父母走的早,什么都没给留下。可自从小三结婚后日子明显有了起色的,墙上也抹了新灰土,好过肯定是比以前好过了。但事实上小三家每年要比自己家多分好多。一开始大柱是不知道的,各家的粮食都装进各家缝好名字的袋子里,外面看都差不多。还是上次分粮回来的时候,小三说肚子疼,让大柱先等他一会,帮他看一下袋子,一会方便回来一起走。大柱合计多大个事啊,于是就一起提了起来,想帮小三直接给送他家去不得了、可这一提起袋子大柱才发现,小三的袋子比自己的袋子中不少,心里一下子就很不升级滋味,想把小三家的袋子丢在地上走,可还是没那样,十分难受放下小三家袋子。但大柱不高兴已经写在了脸上。小三回来一见大柱这表情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小三也不提这事,自顾的提起袋子就走,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其实本来也什么都没发生。跟在旁边的大柱还是没忍住,就问小三“你咋分那么多,我咋就那么一点点儿,我家还有口拉人呢,工分也没你家多,这是不是弄错了?”小三的表情来看并不是很在乎大柱的问话,没好气的道“你嚷嚷什么?!我家那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爹妈死得早,这些年村长照顾我你都不满意?再说我媳妇马上就要有小孩了,三口人不该多分点?你眼馋你也生一个呗!”。大柱被小三一通质问问的没话说了,但心里还是觉得村长偏心,不自不觉的拐进了自己的家门。回家后大柱把这事儿给老妈说了,说自己看不过去,怎么能那么偏心。大柱妈一直没说什么,只是问大柱:“少一口饭饿死你没有,多一口饭你就气不过了,你怎那么吃货,有什么出息!”。听老妈这么一说,大柱也就不再言语了。后来大柱跟人说这事,才发现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儿。村上分得多不止小三一家,有好多家都分的多的,肯定也比大柱家多。梁子还说“你和小三能比起,你看小三那媳妇要发粮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往村长家跑,你要是想多分也让你吗去找村长,就怕村长人不待见你妈呢!”说到最后明显是奚落大柱了。一听到梁子提到自己老妈,心里积得火就控制不住了:“让你妈去,都没个好X,生出你这么个东西来!”,这样一骂还了得,两个年轻人不由多说就动起手来。大柱一脚踹了过去,去被梁子躲开,梁子挥手一拉大柱的腿,直接给大柱弄了个大腚蹲。“X你妈,老子和你拼了!”大柱爬起来就向梁子冲去,这下周围的人才赶紧上来拉开了两人。倒是这件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大柱都不和梁子说话,直到头几天开社员大会的时候,梁子主动过来和大柱说,这次想要多分就去村长家串串门,给村长送点礼准行。大柱本想给梁子说声谢谢,但因为想起了上次的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于是才有这大柱拿烟叶来找村长这一出,烟叶还是县里的表哥过年时来给留下的,大柱不抽烟却也没给别人,就把烟叶一直好好的放着。大柱把烟叶包在一个口袋里,一手拿着放在外套里面,另外一只手在外套外面捂着。大柱进村长家时村长刚刚和墩子走了,加上村长婆娘是村里会计这会儿还在公社没回来,所以他进来时就全德一个人在村长家。全德多精明一个人,大柱一进门就知道他来干啥的了。大柱问他“全德,村长呢?”“哦,大柱哥啊,村长刚和人出去了,你有啥事和我说我一会帮你转告,要不你在这等等,一会估计他们就回来了”。全德嘴上叫的甜,心里却是一番鄙视,心说农村人也这么下作,送礼还藏着掖着的。大柱听说村长不在,心说又不能吧东西带回去,那样问我为啥来还不好解释了,于是说道“我没啥事,这不村长头段到我家落了一包东西,我这今天给他还回来,那啥,我就不在这呆了,家里还有事,全德你帮我给我村长说声是我还回来的就行,谢谢啊!”。全德连忙答应说“行!这里装的是啥呀?”,“烟叶,县城里才有的”说完大柱已经出门走了。全德心说这东西归我了,一边把东西放进自己怀里。全德想这个忙我也能帮大柱的,我我这不正在统计贫困资料吗,看在这包烟叶的份上多给你评个级还不是小菜一碟。要说在学校那会,张野和王全德早就偷偷鼓捣烟了,但那都是高级货——烟卷,可就是每每的从老爸那偷,这还是第一次抽烟叶,怪了,怎么都觉得比烟卷好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