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30:5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贼者慈悲
  4. 第二章记忆

第二章记忆

更新于:2018-03-16 07:24:22 字数:2072

  “没看出来还是个光明磊落的小朋友啊。”听了姜尚的话于警官笑了,当看到姜尚那欠揍的表情摇摇头,“全部带回警局,小张给这小伙子录下口供。”

  小孙子一听不乐意了,跳脚起来“于警官,我们是受害者啊,为什么抓我们,我这兄弟可还在昏迷不醒呢。”虽然上蹿下跳的,警察压走他时也没敢反抗,不过他也不敢就这么进局子里,毕竟底子不干净,进去就不好出来了,给旁边小弟使眼神。

  那个小弟也是挺机灵,会意的偷摸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号,一只手伸过来,抢过手机“手机没收。”旁边警察一看要通风报信,直接抢过手机,放进塑料袋里封存起来,回去取证。

  姜尚和几个混混被带上警车,没几分钟,出门打开几人被分开,姜尚被单独带进审讯室,不到十平米的小屋,没有窗户,中间一张桌子一边一把椅子,姜尚做到靠里面的椅子上。

  刚坐下,那个叫小张的警察走进来坐到姜尚对面,“别紧张,走个流程你就可以出去了。”

  “哦?”姜尚有些诧异的看着对面的警察。

  “具体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属于正当防卫。”

  “那他们会怎么样。”

  小张虎着脸“不该问的不要问。看你身手不错,也不是普通人,给你句忠告,小心马帮。姓名。”

  “姜尚。”看警察不会在告诉自己事情,姜尚也没在问。对那个于警官还是蛮欣赏的,毕竟自己也属于防卫过当了,居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不过人家不让问,就不问了,反正也不怎么感兴趣。

  “年龄。”

  “23。”…………

  录完口供,姜尚就被放了出来,至于那几个混混会怎么样姜尚也没兴趣知道了,现在姜尚只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把那辆十手夏利扔到修理厂,回家。

  姜尚至今也没弄明白那辆破夏利是谁的,推开家门,老妈不在家,老爸在外地出差,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眼睛直瞪瞪的看着天花板,见鬼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想起今天的经历,姜尚一直过的莫名其妙,道馆事件,接着坠落悬崖,结果没摔死,莫名其妙的开了一辆不知道是谁的N手夏利,还被碰瓷儿,一群警察又莫名其妙的把那几个混混抓走,这一天还真精彩,不过也稀里糊涂。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索性不想了,打开电视,新闻联播,一看表,都已经七点多了,可不正好是新闻联播时间,电视里正播着主席沈镇江出访巴西,和巴西领导人嘚吧嘚,姜尚无聊的要闭电视,新闻什么的最无聊,歌功颂德,今天那个国家闹疫情,明天这个国家内战,后天主席出访,一天到晚就这些没营养的事情,一个出访可以水四五天。

  刚要闭电视,身子好像被闪电击中,按遥控器的手指僵住了,身子僵住了,一动不动“不对啊,这他妈不对劲儿啊,主席不是******么,怎么是这个没听过的沈镇江。”拿出手机,“时间对啊,2016年5月1日。没到换届的时候啊,换主席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一点音儿都没有?擦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思维疯狂运转,好像气球充气达到临界点,“砰。”一个个记忆碎片出现再脑海中,慢慢拼凑,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因为突然多出外来记忆,有些支撑不住,头痛欲裂,胸口好像被重石压住,呼吸开始困难,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躺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终于脑袋里不在有记忆碎片涌进,“呼……呼。”姜尚大口大口的喘气,贪婪的呼吸着氧气,姜尚心有余悸的躺在沙发上,汗水湿透了衣服,脑袋里好像多出了一本书,记载着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好像整合完毕,慢慢虚化融入姜尚本身记忆中。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融合完毕,另一个记忆完全变成了,姜尚自己的记忆,准确的说那个记忆本身就是他的记忆,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姜尚的记忆。

  原来在姜尚坠崖落地瞬间,被神秘力量击中,重生到了平衡位面的姜尚身上,这个位面和原来的地球基本一样,就是在近代时有一些变化,没有出现国民党所有日本侵略华夏的时候,更加黑暗,百姓过的更加艰难,在毛爷爷打下江山后没有**********,改革开放也提前了很多年,所有这个位面的华夏比前世强大了不止一星半点。

  接受完记忆,姜尚知道这个姜尚和前世的自己有些变化,老爸老妈还是那个老爸老妈,只不过姜尚老爸从一个投资失败的包工头,变成了一个小有成就的老板资产不多,有个几百万,而姜尚老妈择是从家庭妇女成为了超市的老板,每天去超市溜达溜达,东逛逛西走走,所有这个世界的姜尚基本没有吃到过苦,为一的苦就是前几个月自己找了个工作,赚了几千块,买了台N手夏利,就成功辞职。

  今天闲着没事干,开着N手夏利在大街上逛当,正好走到彩富领域时现在的姜尚成功穿越重生。

  知道了这些,姜尚暗道“兄弟,以后我会孝敬咱爸妈的。”

  看眼手机,九点多了,老妈该回来了。看着眼前老妈,一头暗红色长发简单的扎在脑后,身上一身工作装,端庄成熟,配上一副耐看的面孔,很是吸引人,也比那个老妈年轻了很多,老妈,我上辈子没能力养活你,这辈子让你荣华富贵。

  姜尚的妈妈李丽华看儿子,眼圈湿润,抱着姜尚脑袋宠溺的拍了拍头顶“宝贝儿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老妈,我都这么大了,别老当我是小孩!”姜尚挣扎着从老妈怀里逃出。

  姜妈笑着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姜尚额头“臭小子,多大你都是我宝贝儿子。”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是是是。”姜尚无奈的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