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25: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凡人创世传
  4. 第二章 石台恶战

第二章 石台恶战

更新于:2017-04-21 17:00:52 字数:2116

  也不知过了多久,姜逸峰只觉身子向边上一倒,醒了过来。

  刚一睁眼,姜逸峰就发现自己仍在悬崖上,慌忙坐了起来。

  一看天就要黑了,真到现在他才有机会好好的观察下这个石台。

  石台不是很大,大约足够让四个小孩立于其上所以也不算小,有活动空间,紧靠着悬崖的一侧上面全是暴露的石层,有一些地方突起,上面稀稀拉拉的长着一些不高的小草。

  姜逸峰想着爹娘,虽然心中明白他们已经死了,但还是自己给自己希望,想着回到家中,在温馨的灯光下,爹爹教训自己调皮,娘亲心疼的袒护自己并叫自己快点去吃饭。

  想到这里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希望。立刻试着从涯边上爬上去,用脚试了一块石层上的突起,还好是夏天,不是很滑,以前一两米高的小树也爬过,自是认为爬得上去。

  于是想到就做,一手抓住一把小草,一脚踩在一块突起的石块上,一用力,慢慢的向上爬去。

  石台离涯上的路有两米来高,这对于一个成人来说不算什么,特别是在上面还有一大堆杂草的情况下。

  可对一个仅有一米的四岁小孩来说,确是非常的困难。

  姜毅峰已经爬了半米来高,只差几步就要上去了。

  但这时“咕”的一声从肚里传来,才记得自己一天没有吃东西,突来的饥饿感使得全身一阵乏力,差一点儿就松开了手中的那一把小草。

  吓得姜逸峰赶紧再次用力一拉,才稳住了身子,不过手中这把小草经他一拉,根部出来了一半,眼看就要连根而起,但天色已经开始黑下来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情况。

  正准备再次向上时,手一用力“啪啪”的几声细响,这把小草终于承受不住姜逸峰的重量,剩下的根部断了开来。

  姜逸峰立马滑了下去,由于不是很高,所以没有摔出去,只是衣服弄破了几处,手脚全都受了些皮肉伤,好几处流出了鲜血,并有不少地方肿了起来。

  虽然这样,可姜逸峰确没有放弃,再次起身向上爬去。奈何受了伤的手脚使力不比刚才。几次了都没能成功,却累得自己气喘吁吁。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姜逸峰实是是没力气再爬了,手脚的伤比刚才又多了一些,痛得难忍,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下。

  月亮升了起来,又累又饿又渴的姜逸峰呆呆的望着那一轮明月,想着爹娘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睡着的姜逸峰看上去非常可爱,脸上漏着笑容,嘴角边上挂着一丝口水,在月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舌头不时伸出来舔一下嘴唇。看上去应该是梦到了他那现在已经没有了的家,并有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然而老天就是这样,连虚幻的梦都不给他多享受一会。

  “嗷呜——”一声狼号把正做着美梦的姜逸峰惊醒了。

  三头恶狼出现在了涯上,在月光的照射下,三头狼的毛皮像有着吸收光线的能力,只能看见模糊的黑影。

  此时这三头黑影正无声的立在了姜逸峰的右上方的涯上。

  一朵乌云遮住了天上明月,三头恶狼更是像消失了一般,除了那三双发红的眼睛仍然在死死的盯着姜逸峰,证明着它们的存在。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姜逸峰害怕极了,背抵着涯边缩成一团,瞪大着的眼睛显示出了他的恐惧。

  而悬崖上这三头聪明的猎手,也是死死的盯着姜逸峰,但确没有作出进一步的行动。眼中反而发出一丝思索的光芒。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安全的处理这只没有危险,但却处在危险地形的猎物。

  双方就这样对视着,天色更加的黑了,原来是快到黎明了,夜晚中的最后一缕黑暗显得特别的浓重。

  三头狼仿佛也失去了耐心一般,开始变得烦躁起来,前爪不停的捎着地,证明着它们对食物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终于最小的那只忍受不住猎物的诱惑,后身一矮,强有力的后腿一蹬,猛的向姜逸峰扑去。一只前爪准确的抓住了姜逸峰的肩上,顿时鲜血从肩上的伤口流了出来。

  姜逸峰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他眼看恶狼扑下,只见眼前一黑,感觉身体被大力的撞了一下,后背抵住了涯边,一阵剧痛从后背传来。

  在这要命的时候,姜逸峰竟然于慌乱中闭上了双眼睛。双腿胡乱的一蹬。

  不想这时狼的后肢正准备落下来稳住身形,两腿之间确被姜逸峰神来的一脚命中。

  而这只狼正好是只公狼,狼两百多斤的休重,再带着扑下来的速度与姜逸峰紧张时脚踢出的力度相互一撞,而很显然的这一撞造成了暴击效果,于是这只狼悲剧了。

  蛋碎的痛苦果然不是雄性生物所能够忍受的,所以这只倒霉的狼,不但两只后抓没能稳住身形,反而还松开了前爪,于是恶狼的身体从小石台侧面飞了出去,像皮球般的撞在涯边,然后飞快的掉了下去。

  直到脚上的疼痛传来,姜逸峰才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没死。可稚嫩的脚部确很明显的因为受不了这种碰撞的力道被撞断了,并且危险并没有过去。

  上面的两狼眼见同伴的遭遇,越加的烦躁,不停的踱来踱去,像随时准备扑下来,但又怕得到同伴一样的下场。

  而正在这时天边突然的出现了一缕曙光,天瞬间亮了不少,勤劳的山里猎户就要出门上山来打猎了。

  “嗷呜——嗷呜——”两只狼疑迟了一会,才带着两声不甘的狼号,双双离去。

  姜逸峰虽然没有被狼所杀,但受伤的肩膀确不停的流血,眼神逐渐幻散,头一偏再次晕了过去。

  正在这时太阳终于出来了,金黄色的光辉带着温暖和希望,普照下来,并照在了石台上的少年身上。

  姜逸峰伤口上的血虽然出得少了但仍然在流淌着,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染得通红,再过不久,姜逸峰就算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受了如此重伤的他,也会饿死或渴死在这块小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