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52:1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牡丹韵
  4. 第一章 中年诞子喜开颜

第一章 中年诞子喜开颜

更新于:2018-03-15 18:43:46 字数:2785

字体: 字号:
  第一章:中年诞子喜开颜

  开元七载,正值初春三月,被霜雪欺凌的万物开始复苏。连许久不见的日光也划破厚厚的云层普照人间。

  自古蜀地人杰地灵,坐落成都府望族叶氏自然不落其后,至太宗以来,便出了七位进士,当代家主便是主政蜀州的刺史,其弟官至太常寺少卿,而其祖更是官司徒。

  今天,宁静的叶府却是格外的喧闹,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错落有致楼屋亭阁深处偶尔还有一两声呻吟。却是叶家当代家主叶谦的夫人十月怀胎,即将临盆。在精致的小屋外,一个威严的中年人走来走去,可以看出来,他年轻时期必是一个英俊潇洒美男子。可是现在他眼中的焦急彻底出卖了他的沉稳。突然,传来一声孩啼!

  “恭喜阿郎,贺喜阿郎,生了,夫人生了位小郎君呢,呵呵。”管家叶福气喘吁吁跑过来。

  “真的吗?阿福。”

  “是啊,是啊。老爷。”管家急声回道。

  “太好了,太好了,祖宗保佑啊,祖宗保佑啊。”

  说着却急冲冲要走进小屋,可是没有两步却又转过身来。

  “阿福,吩咐下去,每个人都有赏。还有,准备一下,去祭祀祖宗。告慰祖宗在天之灵!”

  满面笑容答道,“喏,阿郎。”

  叶谦流星大步走进屋里,“玉茹,怎么样?还好吧!”“嗯,妾身还好。郎君,孩子呢?”

  叶谦回头吩咐道,“快,快,把孩子抱来。”

  只见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接生婆抱着邹巴巴的婴孩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讨喜的说道“恭喜阿郎,恭喜娘子。是位健健康康的小郎君哩,将来一定是大富大贵,才华横溢,官运享通哩”

  “呵呵,借你吉言。阿福,打赏。呵呵”

  阿福带接生婆下去打赏自然不提。却道叶大老爷献宝似得将还未睁眼,邹巴巴的婴儿放在孕妇身边。

  “我的孩,这是我的孩子。呜呜………”

  “玉茹,不要哭了,千万伤身。自此,我叶谦也有后了,总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呵呵,这一切,还是玉茹功劳呢,辛苦了,玉茹!”说着,一双大手抚上那一张依旧精致脸颊。

  “老爷,又不正经了!哼,妾身可不敢居功哩。”

  说着手却抚摸着婴儿的小脸,微笑着说道“郎君,给孩子取个名吧?”

  “玉茹言之有理,嗯~~~你看,单名欣字,怎么样?”

  “欣,欣欣向荣。”“是啊!想我大唐自从隆基皇帝登基以来,百姓安居乐业,夷蛮臣服,自是一片欣荣景象。而今又是开元新始不久,且欣儿出生在万物复苏的三月。却是当之无愧啊,嗯。不错,呵呵!”

  “老爷说得不错哩!妾身也觉得可以。嗯,欣奴,欣奴。好听哩。”

  “哈哈哈哈,为夫什么时候错过了。”

  “郎君何时这么不自谦了,却又不正经了,哼,不理老爷了。”说着嗔怪的转过头去。

  “好了,好了。是为夫的错,娘子饶了为夫可好?”“哼……..”

  “红蕊,去给夫人盛碗补汤来。阿福,去准备一下,今晚老爷我要宴请四方来客。”吩咐站在身边的丫鬟道。

  “娘子且好生休息,我去祭祖,以告慰先祖在天之灵,佑我叶家香火不断。

  ..................

  光阴总是荏苒,匆匆如是白驹过隙。转眼一年将过,今天叶府却是宾客盈门,贺喜不断...........

  “四娘,四娘。我的小外甥在哪里呢?快抱来我看看。”却道是崔家排行第七的崔焕。

  “七郎,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莽撞,亏你还是一县县令呢,如此风风火火,怎么牧守一方!”

  “这不是着急嘛!”羞的崔焕搓了搓手,弱弱的说道。

  崔玉茹斜着白了他一眼。吩咐道“玲儿,去把小郎君抱来,也让他见见他这个莽撞的舅舅。”

  “呵呵,四娘,你就不要记仇了,都是小弟的过错,我在这里赔罪了。”

  崔玉茹还要发作,却见红蕊和一个奶娘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儿进来。

  “呵呵,这就是我外甥吗?真俊啊,以后一定会迷倒万千小娘子哩。哈哈!”

  “又在耍贫嘴,快些把孩子给我,你们这些男人就是不会抱孩子,小心弄疼了他。”

  崔焕挠了挠头,“还没有给我外甥礼物哩。”说着从怀里拿一块蓝田玉雕刻的一对龙凤玉佩,精美大气,美轮美奂,必然是价值连城。

  “哎呀,七弟,怎可给欣奴如此贵重的东西?这是娘亲予你和弟妹事物啊,快收起来吧!”

  只见崔焕焦急道“怎么不可以?只是一块玉佩而已,我可是只有一个外甥哩”

  “你啊,还是这样随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稳重点!”

  只有无奈替小叶欣接住,随后说道“你姐夫在前院接待宾客呢,你也去帮帮他。”

  “哦。那好吧!”

  说完逗弄了一下熟睡的欣奴,才一溜消失在青砖拐角。看着族弟的作态,崔玉茹即无奈又欣慰。随后又抱着孩子轻轻摇晃,嘴里不时小声哼唱,还带着浓浓的笑意!

  “恭喜恭喜,刺史大人诞得麒麟子,真是可喜可贺啊,呵呵!”

  “谢谢吴大人,呵呵,犬子可当不得麒麟子一称啊,实在过奖了,吴大人里面请,叶某还要迎接宾客,着实失礼啊,实在只有在此望君谅解啊”叶谦客气道。

  “没事没事,呵呵。刺史大人请自便。”

  说着两个人拱了拱手,就此分离。

  原是叶谦的副手,别驾吴琳,此人做事总不够光明磊落,为叶谦所不喜,两人向来是貌合神离,政见也不怎么合。

  “恭喜刺史大人喜得麟儿,呵呵!”

  “哦,原是杨大人,同喜同喜,听闻杨大人的夫人前不久也是为杨大人添了一位千金。叶某还没有登门贺喜,却叫杨大人先来了,实是抱歉。今天杨大人可要多喝两杯啊!”叶谦拱手道。

  “一定,一定。”

  “呵呵,杨大人千金作何名啊?”

  司户杨玄琰嘴角惊讶一闪而过,随后答道“劳烦刺史大人垂询,小女名玉环。”

  “哦,好名字,杨大人真是好才智啊!”

  杨玄琰无奈得道“下官当不得刺史大人如此夸奖。”

  “呵呵,当得,当得。来,杨大人里面请。”

  “请………..”

  正厅宾客正喜笑言谈,只见主位的叶谦慢慢站起来,环视座无虚席的客厅,扬声道:今日是犬子周岁之礼,喜得诸君前来贺喜,实是不胜感激。今日,叶某,在此,谨以一杯薄酒,感谢诸位。”

  众人连忙起身,应和道“不敢,不敢,刺史大人客气了。”

  叶谦哈哈一笑,“来,大家一起干了这杯酒!”

  众人合道“干…….”

  “诸位在此定要吃好喝好,如有怠慢之处还请包涵。”说完就与左右言谈。

  酒席终有尽时,正值宾客尽兴之时。只见小叶欣被奶娘抱在怀里,慢慢放在垫着厚厚毯子上,上面还放了很多像毛笔、四书五经,弓箭,精致的点心,令旗,玩具和一些乐器。

  奶娘小心的把小叶欣放在厚毯之上,懵懵懂懂小叶欣笨拙的在上面爬着,却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只见小叶欣动作缓慢的向那些器物爬去,在座的众多宾客屏气静静盯着小叶欣看,就像喘大气会惊醒停驻在牡丹花上的蝴蝶一般。

  慢慢的,小叶欣拿起点心看了看,引起宾客的一片嘘声。却见小叶欣有慢慢放下来。且不言又是一片嘘声。小叶欣在里面折腾了好久,总是决定不了应该拿些什么。最后,或许是小叶欣实在难以割舍,紧紧的抱着一管笛子、一些书籍和一杆毛笔。却又引来一片嘘声,小叶欣奇异的表现自然引起宾客们赞叹声。而小叶欣在周岁的表现也慢慢开始在蜀州传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