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19 05:15:57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恐怖的地球
  4. 第二章 绿皮人战赤炎虫

第二章 绿皮人战赤炎虫

更新于:2016-08-10 11:30:25 字数:4827

字体: 字号:
  叶枫脸色吃惊,瞪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体型非常巨大,这是一个像甲虫,而又并非甲虫的怪物,这只不知从哪出现的庞然大物正在盯着女子。

  叶枫震惊着,眼前正有一条庞大巨虫昂然耸立,满身盔甲覆盖,身体一节又一节锋利的爪子,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漆黑的盔甲上正覆盖着一条条斑斓火红纹,一双婴儿手臂粗,约半米长的触角正在摆动,一股炙热的气息把地面烫得火热,这显然是一只赤炎虫。

  这只暴虐的赤炎虫身长三高,高一米多,嘴巴有一排锋利的牙齿,闪烁着狰狞的寒光,头上一对桔子般大的复眼,让人不敢直视。

  这只大虫的面前站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子,此时早已双腿发软,跪在地上。

  女子吓得脸色发白,双眼惊慌地看着赤炎虫,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水迹,看来女子已经吓尿了。

  嘶

  赤炎虫张开血盆大口,昂然霸气的仰天嘶吼,紧接着锋利的爪子向女子挥去,刮得空气呼呼响,鲜血飞溅,女子如一只熟透的西红柿一样分成两块,脑袋红色肉块中混有白色的脑浆。这不过几十秒时间,一位本来勉强为美女级的女子便从这个世上消失。

  叶枫赶紧爬起,想要逃跑,可一反应过来就震惊了。

  这,这还是地球吗?

  叶枫吓得目瞪口呆,那表情比最开始看到赤炎虫还夸张。

  树木穿插在这钢铁大楼中,直插云峰,那碧绿又粗大的树枝在肆意地摇晃,一条条藤蔓倚着楼层,只要能生长的地方都布满了草丛,原本的灌木林变成一片小森林,整个城市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存在于原始森林当中的古遗迹一样!

  不远处竖着一棵棵直插云霄的粗大的巨木,形成一片茂密的森林。森林中时不时传来一股惊天嘶吼,仿佛有蟒龙在咆哮,气息惨烈吓人。

  又是一声啼鸣,瞧着远处树枝晃荡,一身金色毛发,闪烁着寒光的尖嘴,凶禽仰天嘶鸣,霸道无比,卷着逼人的气势冲天而去。

  赤炎虫在欢愉地嘶叫着,然后张开那腥臭嘴巴,锋利的牙齿咀嚼着它身前热腾腾的的尸体。

  叶枫再也顾不得惊讶了,听着传来耳边的咔嚓声,心中不禁一阵凉意。

  叶枫不再理会那暴虐的赤炎虫,赶紧撒腿就跑,周围的人看到叶枫逃跑仿佛马上从惊吓中醒了过来,也惊慌地四处逃去。

  众人的反应可能惊动了正在进食的赤炎虫。

  “咔嚓,咔嚓!”

  原本姿态丰满的女子已成为一堆肉泥,大部分进了虫子的肚子,还有半段小腿裸露在无人靠近的水泥板上,血淋淋的,格外吓人。

  虫子停止了进食,掉过头来看向众人,看到人群的反应后,也许感觉非常恼怒,昂头向天嘶吼着,霸道异常。

  一个身穿牛仔裤,上身披着羽绒服的年轻男人在奔跑时不断发出救命的喊声,瞬时成为赤炎虫的目标。

  让叶枫无语的是:这个男人逃跑的方向和他逃的方向一致,叶枫在他前面不远处也在狂奔。

  一声咆哮,大地隆隆震动,赤炎虫快速奔杀而来,快若闪电。这时它的速度也许已经超越人体极限了,八只锋锐的爪子飞快地挥动着,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蛮冲直撞,站在人类跑步巅峰的博尔特在它面前也只是笑话。

  男子似乎发现赤炎虫向他奔来,顿时神情慌张,面容变得丑陋狰狞,发出尖锐的惨叫。

  不一会儿,两者的距离拉近了,赤炎虫便呼啸的一口咬下来。只见,轰隆的一声,水泥地崩塌粉碎,大地掀起滚滚烟尘,一道人影狼狈的飞了出去。

  男子的手臂被撕下来了,胸部凹陷,肋骨如同豆腐一样变得粉碎,混杂着碎肉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身体被撞飞到三米外,血肉模糊,最后的救喊也无法发出,血液一滴滴地从赤炎虫嘴中滴下,大地被染成滚腾的红色。

  赤炎虫三两口便把男人的手臂吞下,便又向那被撞飞的身体飞奔而去,愉悦地享受那幸福大餐。

  “咔嚓咔嚓!”

  感觉到身后的情况,叶枫拼了命地跑,爆发出身体内部隐藏的潜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奔,耳边只有呼呼的响声,屏蔽了周围的躁动。

  这时,差不多进食完毕的赤炎虫被一根粗大的木棍击得有点昏晕,然而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伤害。

  原来一个健壮的男人趁着赤炎虫进食,拿起附近的木棍想要击杀这只大虫。

  “怪物,去死吧!”

  男子疯狂地挥动木棒,可惜他低估了赤炎虫那甲壳的防御,他的攻击最多让赤炎虫受点小伤。

  赤炎虫吃疼嘶吼一声,放下那吃剩下带着鲜血的大腿,举起那闪烁着幽光的爪子,对准健壮男子飞扑而下。

  男子挥动木棍想要防御,咔一声爪子停下来,卡在足有七八厘米粗的木棍大半位置,看得男子心惊胆跳。

  男子虎口震得发麻,便又抬起脚踢向赤炎虫,赤炎虫又挥动着另一只爪子。

  “咔嚓”一声后男子的大腿便离开了它的主人,鲜血飞溅,艳红的血如泉水般喷薄而出,洒满一地。

  “啊,啊,救我!救我!”

  男子脸色惨白,一副绝望的样子望向那些逃跑的人,他后悔了,绝望含泪的眼睛中带有后悔,有害怕,有不舍,有疯狂,最后想举起拳头向赤炎虫挥去。

  “我跟你拼了!”

  赤炎虫不等男子打过来,爪子一挥,刺进了男子的身体,男子挣扎着,鲜血沿着衣服一直流下,一个生命也在其流淌中失去。

  赤炎虫大口地咀嚼着健壮男子的身体,仿佛在对众人挑衅说:这就是挑战它的下场。

  如果叶枫看到那健壮男子的行为,肯定为他感到可惜,那种庞然大物是普通人能对付得了的吗。面对那全身布满盔甲的怪物,也许配备手枪的警察也很艰难才能存活。

  然而叶枫这时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只有拼命跑才有可能活命。

  不知何时,赤炎虫向着叶枫逃跑的方向如死神一般碾压而来,收割着一条条生命。

  叶枫感觉身体越来越疲惫,速度不知不觉渐渐慢下来了,赤炎虫的速度却丝毫不减。

  渐渐地,叶枫没力气了,停在一片小树林当中。当然这并不是说树小,而是相对于那些遍布直插云天的参天大树的大森林来说,这是一片小树林。

  这里的树同样是高耸入云,极其粗大,至少要三个成年人手拉手环绕才能抱住。

  这里就是小区的公园吧,叶枫盯着那布满藤蔓的长木椅,也许平时自己正坐在上面看着小孩在玩闹,可惜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自己也已经命悬一线。

  周围静得可怕,只听到叶枫在大口地喘气,其它声音半点都没有。

  忽然一声嘶吼,如闷雷滚滚,震荡山林,叶枫脸色大变,暗道糟糕,那虫子真的追上了。

  果然,没有多久,一只恐怖巨虫隆隆冲来,昂然霸气的仰天嘶吼。

  赤炎虫发现了叶枫的踪迹,这个食物散发着诱人的血气,它当然是追赶而来。

  叶枫感觉背后传来的劲风,赶紧向左一跳,想要避开那恐怖的冲击。

  “嘶”

  十几点血珠洒在空中,叶枫避开了致命伤害,但后背还是被擦中了,血肉模糊。

  赤炎虫昂起头颅,一双灯笼般的眸子瞪来,猩红暴虐,冰冷吓人。

  叶枫躺在地上,剧烈的冲击和后背的疼痛使他叫都叫不出声来,手臂也摔得发麻,只能用眼睛盯着这只庞然大物。

  十八岁就要死了吗?十九岁生日就快到了也没机会过了,天忌英才啊!像我这样的伟人都应该英年早逝吗!

  叶枫无奈地苦笑一声,临死也装逼地自嘲一下。

  不!我还没有活够,怎么能就这样被一只虫子杀死。

  叶枫不甘心地想道,心中发出愤怒的吼声,然而又能怎样,现在连喊都喊不出声了,麻痹的身体也已经无法动弹。

  再见了,小天,我没有听你的真的对不起。我先走了,希望你和木叔活下去吧!

  叶枫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嗒嗒,嗒嗒嗒嗒……”

  叶枫心中一喜,是人类行走的脚步声!这仿佛是叶枫听过最好听的声音,赶紧张开双眼。

  叶枫看着前方,原本惊喜的脸色瞬间惨白,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随之而断。

  这哪是什么人类,这分明是三只绿皮人形怪物,身穿一些兽皮衣服,暗绿色皮肤,一双尖尖的耳朵,其中两只有一米二左右的身高;另一只则大约一米四左右,手臂上是狰狞的肌肉,手上拿着一只铁制斧头,而另外两个矮的各拿着一根木棍。这三只矮小且难看的红眼睛小矮人,手中武器上映出淡淡的光滑的耀光,看来并非凡品。

  赤炎虫转过头来对着他们低吼一声,那高的绿皮人好像是其中的首领,看到赤炎虫并不慌乱,反而很兴奋对着另外两个矮绿皮人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赤炎虫,其间瞄到没有瞄一眼叶枫,看来并不把半残的叶枫放在眼内。

  两个矮绿皮人微微一笑,露出狰狞的獠牙,凶残狠恶,丝毫不像在笑,至少在叶枫看来是这样。

  接着两个矮绿皮人便拿着木棍冲向赤炎虫,两根木棍同时落在了赤炎虫的头上,赤炎虫一下子仿佛受到重击一样,那抬起的脑袋重重地垂到地上。

  矮绿皮人的攻击和刚才男子的攻击根本不在同一级别,对赤炎虫造成的伤害也相差巨大。

  不过不足两秒,赤炎虫反应过来了,脑袋一挥,推开了眼前的矮绿皮人,然后生气地嘶吼一声,霸道无比。

  两个矮绿皮人没有害怕之意,又拿着木棍想要攻击赤炎虫,赤炎虫挥起了它那锋利的爪子,一个矮绿皮人用木棍抵挡住了,另一个矮绿皮人便用木棍打向赤炎虫的触角。

  “碰”触角竟然和木棍击出清脆的声音,看似柔软的触角竟如此坚硬,那矮绿皮人仿佛也是震惊了,接着又疯狂地敲打着赤炎虫的甲壳。

  赤炎虫吃疼一声吼叫,又挥起一只爪子,闪烁着火红的光芒,直击那矮绿皮人。

  “嘶”一声,一只矮绿皮人刚想格挡就倒在地上,身体被利爪撕开一条大裂痕,绿色的血液从裂痕中如小溪般流下,浸湿了那破开的兽皮衣服,冒着缕缕细烟,一股烧焦的气味弥漫在空中,身体抽抖一下,便饮恨当场。

  高绿皮人看到后,张开那丑陋的嘴巴,生气地叽里呱啦几句,便抄起它那憾人的斧头。

  另一个矮绿皮人仿佛被赤炎虫的攻击吓到了,如木头般呆在原地盯着赤炎虫,听到那高绿皮人说话后便马上恢复过来,后退几步,等待下轮进攻。

  高绿皮人恕吼一声,挥舞斧头,直向赤炎虫冲攻,想要杀死这只厌恶的大虫。

  高绿皮人直接快速的进攻,闪电般杀至,挥舞斧头,怒斩下来,直逼赤炎虫脑袋,要把那头颅取下。

  赤炎虫并没有后退,沙哑地怒叫一声,挥动着那闪烁着幽光的前爪,欲把那如惊雷般的攻击挡下。

  “碰”

  斧头与利爪剧烈地碰撞,闪烁着火星,发出刺耳的声音,四方震动,双方力量凶猛,十分狂暴。

  矮绿皮人也趁机上前,当头一棍,又一阵暴风雨般的攻击倾下。

  赤炎虫猛然后退,也许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会吃亏,毕竟那斧头再下一点就会头离其身了。

  斧头轰隆地击到地上,砸起一股烟尘隆隆席卷,一大块地板砸得碎裂。

  赤炎虫十分狂暴,眼前这两只绿色的食物竟然敢攻击自己,头上的触角在挥动着,准备向高绿皮人进攻。

  这时,一根木棍如回旋飞镖般砸到赤炎虫的触角上,原来是矮绿皮人将死去的同伴的木棍扔向赤炎虫。

  赤炎虫正准备报那一斧之仇,却感觉头晕目炫的,高绿皮人看准机会,挥舞着斧头,凶猛地砸下赤炎虫的后背,鲜血四溅,身体凹陷下去,一片片碎甲壳夹杂在血与肉之间,赤炎虫顿时受到重创。

  在关系生命之际,赤炎虫也不敢托大,不顾身上的伤势,疯狂地挥舞着两个前爪。

  ‘’铿锵‘’

  一击得手的高绿皮人显然反应不过来,用斧头勉强挡住了一只爪子的进攻,另一只爪子要从高绿皮人身上扫过,高绿皮人猛然后退,爪子依然穿过那兽皮衣服,在其皮肤上留下不浅的伤痕。

  青烟缕缕升起,烧焦的味道在空中弥漫,绿色的鲜血喷到赤炎虫的复眼上。

  高绿皮人受到攻击,一下子狂暴起来,兽性大发,对着赤炎虫嘶吼一声,便疯狂地挥舞斧头攻击,尘土飞扬。

  另一只矮绿皮人也随着加入战斗,用那坚硬的木棍一棍棍地打在赤炎虫的伤口处,仿佛一个发狂的疯子。

  混乱的战场弥漫着浓浓的烟尘,战斗激烈地进行着。

  一阵铿锵传出,烟尘溃散,而后就看见两道身影飞快地后退,滑出一道痕迹。

  这时两个绿皮人身上有着多道大大小小的伤痕,绿色的血液染得身上的兽皮衣服湿透,仿佛将要滴下来。

  赤炎虫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身上也布满自己与绿皮人的鲜血,红与绿夹杂着。

  绿皮人仿佛想利用己方数量多的优势速战速决,盯着赤炎虫,准备冲上去解决这个凶猛的猎物。

  而从猎人变成猎物的赤炎虫意识到自己的劣势,沙哑地嘶吼一声,头顶雾气蒸腾,血气翻滚澎湃,仿佛要咆哮出来。

  嘶

  浑身散发恐怖气息,两根触角高高举起,一股恐怖的能量正在快速地凝聚,两根触角之间散发着慑人的温度,蕴含着让人心惊的能量。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