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2 04:54:2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冥极路
  4. 第一章 冥河 第一节 陈杀

第一章 冥河 第一节 陈杀

更新于:2017-06-09 15:42:43 字数:2618

  “老沙,快点,一会不赶趟了!”“知道了,还有两分钟呢,你急个毛线啊,老妹。”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队前面一个鬼头鬼脑的小子喊道。

  被称作老沙的男孩,原名叫做陈沙,家境放在2117年的今天本也算富裕,可自从5年前,他的父亲带队国家组织的探索北漠第三层的行动后一切就都变了,据说那次参加的人没有一个生还,他父亲自然也在此列。

  北漠,是2057年突然出现的,据说当时华夏还是凌晨,但在北方却突然出现一股强光,随后便是以声响彻世界的巨响,几个小时以后才渐渐恢复了平静,但随之而来的是让全世界震惊的消息,半个龙江省与熊国的半个省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荒漠。

  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在全世界有发生了三起这样的大爆炸,非洲与欧洲交界处一起,美洲与太平洋上各一起,与华夏相邻的倭国直接被两场爆炸引起的海啸淹没了。

  在事后,各个国家分别派人进入探索,却又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在陆地上的这三片大漠里,空间似乎与外面正常的世界不同。看似不大的面积,在派人进入探索了上千公里后,发现还没有穿越整片大漠。

  但想更深入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在进入后,人们发现,在这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沙漠,还有一些上古遗迹与奇怪的生物。这些生物也与地球上原有的生物大不相同,有的像是海中的鲸鱼,却能在沙漠之下游动,看似毫无杀伤力的外表,却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杀机,他喷射上来的沙子可以让一辆主站型坦克变成一地铁屑,张开的大口可以直接吞掉一支百人的队伍。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异种生物:爆炸威力相当于20KGTNT,体积却只有普通青蛙大小的疯狂自爆蛙,长的像传说中的巨龙一样却长着翅膀不会飞的沙龙,看似毫无生气却将无数士兵绞杀的血沙棘,数不胜数,但这些生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对常规的热武器具有极强的抵抗力。

  也就是这些生物,让华夏派入的第一支队伍近乎全军覆没,但也正是这支队伍带出的外围遗迹中的资料与实物让华夏在对北漠的探索方面走在了其他国家的前列。也正是凭着对这些资料的研究与反研究,制造出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武器,使的华夏在对接下来的探索任务中,损失越来越小。

  在那以后,世界各国也是飞速发展,华夏最强的是基因药物与武者,鹰国最强的是机械改造与人造天使,非洲与欧洲等国家所擅长的方面也都各不相同。

  真正令世人惊讶的是,在一次探索带出的资料中,得出的一个结论:华夏传说中的古武,修仙并非不存在,以人力做到断川分海也不是不可能。世界沸腾了,随后而来的消息则是美洲鹰国传出的,他们在遗迹中发现了天使的尸体。

  华夏在这时也掀起了一阵武风,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在2061年的一次对一名杀人犯的围堵中,竟发现那名犯人用身体硬生生的撞穿了半米厚的承重墙。后来在付出了13名警人员的生命的代价后,终于抓住了那人。经调查,他竟是在2059那一次习武风中开始练武的人之一,直至这时,国家才真正重视上了习武。

  到22世纪,华夏习武,已成了一种风气。武者也成了一种正式的职业。而陈杀的父亲,正是在北方最有名的武者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带到领队的机会。北漠在被探索了近500公里后,里面的生物,已经不是热武器所能伤害的了,武者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探索的主力。而北漠也就被划分成了500公里为一层。陈杀的父亲,要去探索的,也就正是一千公里以外的死域。

  自从传回了陈杀父亲死讯后,陈杀的母亲便一病不起,花费了家里的大半积蓄后才有了些好转的迹象。但尘沙却从不为自己的父亲担心。他与母亲不同,他自由和父亲习武,据说,他家这一脉,与上古杀生佛有关,只是后来天地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不再适合修行,才慢慢淡了下来。但在那场大爆炸后,他的爷爷突然发现许多家传的功法竟又可以修行后,变加以整理,传给了他父亲。

  但她的母亲却是不懂这些,本来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一心相夫教子,出了这事后,陈杀怎么解释,他母亲也只是嘴上说是,却不相信。心中所有的寄托便都加在了陈杀的身上。陈杀最在乎的人也就只剩下了母亲。他母亲在他上高中时,又凭借他父亲生前的关系,找人让他上了这所北方第一贵族学校,“燕大”。

  可不知为何,三年前陈杀突然性格大变,变得不喜言语,从小苦练的来的内力,似乎也一朝尽失,唯一不变的,就是他对她母亲的关心。除了母亲外,唯一与他合得来的也就是那个被他称作老妹的兄弟了。

  “哎!老妹,你丫慢点能死啊!”陈杀一边往自己嘴里塞刚买的烤肉,一边往前赶。

  “嘭!!!”

  陈杀因为跑得太快,加上体型太大,在人群中穿梭时一不小心把一个衣着鲜丽的学生撞了一个趔趄。

  “对不起啊,刚才跑太快了,没注意,下次一定注意。”陈杀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他就是省公安厅长的孙子。

  自从大爆炸后,整个北方便被单化为一省。而因为探索的缘故,北方又有大军驻扎,加上前来自发探险的独行武者,这里的势力更是错乱,无法管理,国家也不好直接说要换人。于是便形成了这样的局面,北方自成一体,虽然听从调度,但只要一涉及到人事的变迁,便不再听从。这也使得北方行省的公安厅长,成了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王。

  “撞了人说声对不起就想走啊,小子没长眼啊,看没看见你撞得是谁?”被撞的青年边上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子一脸蛮横地笑道。

  “那你们还想让我怎么样,我也没有什么是你们看的上的吧!”陈杀一脸歉意。

  “老沙,干嘛呢,还不快走!孙少,不还意思啊,这是我同学,给个面子哈!”陈杀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妹看他没跟上去就又跑了回来。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让孙少给你面子。告诉你,就是你那老爹来了也没这么大面子。擦,不过一个处长家的还敢提面子。”那流里流气的青年说着便是一脚踢了上去。“老妹”被一脚踢在小腹上,躺倒在地,直吸冷气。

  “你到底想要什么?”陈杀的话里带了一丝凛冽。

  “呦~!小子还挺横啊,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对你这中死了爹的没人教养的玩意我也得宽容些嘛。”那被称作孙少的青年迈上前了一步。“就是听说你那死鬼老爹活着的时候,好像有不少有意思的小玩意,都是在北漠里弄出来的,都拿来我玩玩吧。东西我也不白要你的,听说你妈不是还没工作吗?我家正好缺个保姆,让她来洗洗衣服,端个洗脚水什么的也不错。至于这次的事,你给我磕三个头道个歉也就算了,要知道别的人,都是要磕到我满意为止的!”

  “哦,就这么简单,那我先给你磕头赔罪吧。呵呵!”陈杀笑了,笑得很开心。

  “老沙,一定要忍住啊~!”老妹在心里为陈杀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