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19:3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堕落神兽
  4. 第二十九章 五色天灵盘

第二十九章 五色天灵盘

更新于:2015-07-15 07:25:35 字数:2284

  想到这里,我立刻坐在地上,双腿一盘,天青石便是出现在了手中,感受到天青石的淡淡凉意,很快便是进入了净化负能量的状态。

  十分钟的时间一晃而过,随着我吐出了一口浊气,这次净化也算是完成了。

  我看着手中天青石上的数字由11变成了7,喜悦瞬间溢于言表。再这样下去,只要我再打坐二十分钟我就可以将身上的负能量全部净化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受到它的影响了。

  等一下,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哎呀!我刚才收复了天风姤卦、风天小畜卦、地风升卦、风地观卦,所以它们身上肯定都带有着负能量,我的净化速度必须要加快才行啊!而加快进化速度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迅速地提升自己五个属性的等级。

  我现在真的很想再完成一个模块的训练,然后去考级,但是我必须要为明天的风雷山谷储备足够我挥霍的体力,所以,我只能继续打坐了。

  就在我准备进入下一次净化负能量的时候,火属性的大铁球的大门徐徐打开了,南宫虚风的样子显然要比我狼狈许多,身上有三四个被火焰烧出的洞,很显然,他低估了火属性大铁球的威力。

  但他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比当时的从里面出来的我好太多了,这可能就是按照次序考级的好处吧!

  “虚风,你怎么样啊?还好吧?”

  “没事没事,还好还好。”

  “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了,我们先回家吧,明天早上六点我们在校门口会合,然后一起出发去风雷山谷。”

  “好的,我明天一定要弄到震卦的卦引。”

  我们离开书店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选择了一个看上去衣服质量还不错的地摊给南宫虚风挑了一套衣服,毕竟他在包里的衣服上面全都是鲜血,在身上的衣服则全都是被火焰烧的窟窿,如果就这样直接回家的话,我不觉得他有什么好的借口解释这一切。

  南宫虚风很快就换好了衣服,我们俩也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了,我现在只想早一点睡觉,以给明天的风雷山谷之行储备足够的体力。

  回到家之后,我一头扎进了我的房间里面,悄悄把门反锁好之后,书包都没有打开,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在这种疲惫的状态下,我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眼前再次浮现出当时的画面,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背上背着一把黑色的巨大宝剑,他的身旁还趴着一条青色的长龙、一头白色的猛虎、一只金黄色的孔雀和一只乌龟身上盘着一条绿色的蛇。

  “麒麟,你的死期到了!”

  我一看到这个情景再次出现,我就明白了,我又梦到这个令人手脚冰凉、浑身颤抖的场景了,既然上次遗留了那么多问题,这次一定要问个清楚。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伤害麒麟?”

  黑衣人好像对我的提问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你不知道我是谁?好,那我就告诉你,我就是大名鼎鼎的鲁西法!”

  “鲁西法是谁?我不认识啊!”

  “敢说不认识我,死!”

  我心中还不肯接受这个事实,难道我又要被他的剑和闪电同时击中吗?那黑衣男子也没有迟疑,冒着黑色雾气的长剑很快便是朝着我的面门砍来,这一次,我一定要躲开他的攻击。

  我一扭头,拔腿就跑,他朝着我砍来的宝剑落了个空。

  看样子我是逃开了,但是我又怎么可能能想到后面有更可怕的存在在等着我。

  他在一剑落空之后,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把宝剑插回了剑鞘,双手开始变幻一个奇怪的印结,而且他变幻得很慢,我甚至还学会了其中的一部分,就在他双手间的变幻即将到结尾的时候,一道金光冲破了他面前好不容易蓄力完成的一个五色的轮盘。

  “麒麟,你是在找死吗?”

  麒麟?难道它又在我的身后?

  我的头闪电般的朝身后扭去,这次我看到的麒麟和上一次我看到的截然不同,两者的长相是相同的,但是上一次的麒麟只知道唯唯诺诺地躲在我的身后,这一次,它口吐金光,而金光的尽头正是那个自称叫做鲁西法的人。

  麒麟的这一记攻击对鲁西法造成了不轻的伤势,他周围的黑雾甚至都变得淡了一些,而就是麒麟的这一记攻击让鲁西法彻底得怒火中烧,他又一次变幻刚才的印结,而这一次的目标是麒麟。

  我飞速朝着麒麟跑去,希望能报答它刚才的救命之恩,跑过去的路上还仔细地看着鲁西法手中的印结变幻,这一次我已经记住了这套印结的一大部分。

  “五色天灵盘,注入!”

  只见鲁西法周围所有的黑色的雾气全部都被那五色天灵盘吸走了,而五色天灵盘的中间则是出现了一个黝黑的圆球,并且圆球在吸入黑色雾气之后开始变得更大,更圆。

  “六色天灵盘!”

  就在六色天灵盘完成的一瞬间,鲁西法径直朝着麒麟丢了过去。

  我纵身一跃扑住了麒麟,并且把它扑向了一边,麒麟的皮肤很滑,离得近了才发现,麒麟的样子很好看,仿佛是人世间所有的美好都集中在了这一只麒麟身上。

  然而,就在我以为我救了麒麟一条命的时候,麒麟就在我的怀里轰然爆成了粉末,消散在了空气中。

  “不!”

  我忽然间感觉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就在我面前化为了灰烬,而我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但同时我脑海中的疑问也不自觉地迸发了出来,很明显是鲁西法的六色天灵盘击中了麒麟,但我为什么毫发无伤啊?

  就在我沉浸在悲痛和疑问之中的时候,鲁西法又一次开始变幻印结,我虽然没有什么心情记忆,可是大脑里面的记忆开关好像被打开了,这一次我终于记下了整个五色天灵盘的手法印结。

  五色天灵盘很快便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一次他并没有注入黑色的雾气,只能说他觉得我太弱了,或者他已经没有足够的黑色雾气完成六色天灵盘了,但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显然是前者。

  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可能是还来不及感受到疼痛,只是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粉末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我从梦中惊醒了,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五点半了。

  我悄悄爬起身来,得赶紧去和南宫虚风回合,然后一起前往风雷山谷,那些梦里发生的事还是以后有时间再思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