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3:5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堕落神兽
  4. 第二十四章 库房遇险

第二十四章 库房遇险

更新于:2015-06-28 11:21:40 字数:2126

  转身一看,我们的班主任就站在我们的班门口,一双凌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的内心都看穿一般。

  我体内的负能量在看到班主任的一瞬间,便是全部都缩回了丹田之内。看来这负能量也有一点点灵智啊。但即使是这样,现在也是于事无补,我现在可是错上加错,罪加一等,我只要做好准备,迎接一顿责骂就行了。

  “张逸兴,你和南宫虚风一起翘了三节课,这也就算了。刚一回来就给我在班里惹是生非,还欺负女生,你还有没有一点学生的样子啊!你还有没有一点男人的样子啊!你还想不想在学校待下去了!你的成绩明明还不算特别差,冲一冲的话,上一个一本A类大学还是很有希望的,为什么要这样放纵自己?难道你不想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

  “老师,不是,我,我,事情比较复杂,我也没法跟您解释。”

  “没法解释?不解释也行,那你就回家反省上三天,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不能跟我解释你翘课的原因。如果三天以后还是没法解释,那你就在家一直反省着吧,一直反省到能解释原因为止。”

  “啊?老师,好吧,我老实跟您说吧,我是因为昨天的考试没有考好,所以今天才和南宫虚风一起去打篮球发泄一下的,老师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您别让我回家反省好么?我在教室里面也可以反省的。”

  “奥,原来是这么回事,因为一场考试你就被打垮了,而且还欺负女同学,不行,我觉得你还是得回家反省三天,一会下了这节课,你就回家去吧,教室里老师讲课,同学吵闹,你怎么能静下心来反省?行了不要再说了,去把南宫虚风给我叫过来。”

  我很清楚,老师已经说了这种话,我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只能回到教室找南宫虚风。

  南宫虚风很快就出现在了班主任的办公桌旁边,我也很想知道班主任对他的惩罚是什么,所以我就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默默地等着。

  “南宫虚风,听张逸兴说,你们两个人下午踢了三节课足球?”

  班主任也是想试探一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于是故意改了改理由。

  南宫虚风被班主任的一个问题问的不知所措,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知道我虽然会踢足球,而且踢得还可以,但毕竟很少踢足球,一般在这种情况之下,更不可能会说自己去踢足球,所以一定说的是打篮球。

  “不是啊,老师,我们是去打篮球去了。老师,实在是对不起,昨天我们两个考试考得都不太好,今天想放松一下心情,所以就......”

  南宫虚风在看到老师微微点头的表情之后,也算是放下心来,虽然我们时间紧迫,忘记商讨理由了,但是还是说明我们兄弟俩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嘛。

  “放松心情?这里是学校,学校是让你放松心情的地方?回家反省一天吧。”

  南宫虚风也知道多说无益,便是默许了这件事。

  “一会下了这节课,就赶紧背书包回家。”

  看他灰溜溜地走出办公室,我急忙凑了上去,

  “怎么样啊,让你回家几天?”

  “一天啊,我怎么和我妈说啊!”

  “才一天?他让我回家三天啊!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和我妈说。”

  “你是不是也下了这节课走啊?”

  “当然是啦,这样吧,要不咱们去个地方,我找个高人给你看看你手上的巽卦,说不定能帮到你什么。”

  “好吧,赶紧去看看吧,我可不想这东西一直留在手上。”

  下课铃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因为刚才下课发生的事情,我也没和白静雯说话,背上书包就和南宫虚风一起踏上了去书店的路,她这次是真的把我惹火了,这和身体内的负能量没有关系,这是一种来自心底的愤怒。

  “刘叔,还在忙啊?”

  “逸兴?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看你的样子很着急嘛。这次怎么还带了个同学来啊?这位同学是来看书的,还是来......”

  刘叔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想通过眼神告诉我一些什么。

  “没事。刘叔,这是自己人,他不是来看书的,我一会把他带进库房里面,有一点事情要解决一下。”

  刘叔见我并没有什么异常,也算是放心了。

  “行吧,那你一会注意一点安全啊,他什么都不懂,你一定要保护好他啊。”

  “好的,知道了,谢谢刘叔。”

  我们两个人很快就走进了书店,我们也没有在书店的大厅中停留,径直走向了库房。

  “进个书店,怎么会有危险啊?你不会害我吧?”

  “瞧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害过你啊!”

  我也没在意南宫虚风的质疑,轻车熟路地把八卦凳倒扣在地面的凹陷之中,八个按钮立即闪现。

  “乾南坤北,破!”

  随着手掌摁在按钮上,直径一米的黑洞又一次地缓缓出现,

  “走吧,跳进去。”

  “跳进这个黑洞里面?里面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会的,这里我都呆了很久了,怎么会有危险啊。”

  说完,我就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南宫虚风见我如此坚决,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我跳了下来。

  我这次进去,可不像上回进来那么狼狈了,双脚稳稳地站在地上。

  蹲下身子,双手轻轻摁在地上,整个房间瞬间就被灯光照得透亮。

  南宫虚风因为不熟悉这里的情况,从梯子上滑下来以后,直接就坐在了地上,为了保持平衡,双手撑了一下地。

  就在他双手撑地的那一瞬间,整个房间“砰”的一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逸兴,怎么回事啊?停电了?”

  “我看不像,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小心一点,可能真的有危险。”

  在黑暗中,我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虚风的位置,慢慢像他靠拢了过去,可就在我已经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的时候,房间里面响起了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