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5:54:4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堕落神兽
  4. 第二十三章 举报

第二十三章 举报

更新于:2015-06-24 00:02:17 字数:2321

  杨叔叔说现在已经是四点多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学校的第三节课已经开始上了,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今天至少有三节课都不在教室,且不说老师如果发现了我们翘课的行为会怎么样,就算是老师没有发现,我也一定会被白静雯劈头盖脸地骂一顿的,我体内的负能量现在还没有来得及清除,说不定我们两个又会大吵一架,我可不想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想到这里,不禁觉得有些后怕。我们赶紧辞别了杨叔叔,感谢了他的盛情款待之后,便是飞也似地跑出了富林大酒店。

  一边奔跑,我的心里面也同时在盘算着,要不要一会在出租车里面打一会儿坐?这样的话,不但可以平复一下心情,也可以减少身体里堆积的负能量,负能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可不想它天天就在我身体里面游荡。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把我一会准备要在出租车里面打坐的想法告诉了南宫虚风,并让他在我打坐修炼的时候不要打扰我。

  他听完我说的话,除了骂了我一句神经病之外,也没有问别的,便是答应了下来。

  坐上出租车以后,我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虚风也很自觉地坐在了前面。

  我也没太在意南宫虚风的自觉,双腿一盘,将天青石放在手中,逐渐进入了净化负能量的修炼状态。

  我能感觉到天青石内淡淡的凉意从我的掌心一点一点地进去,不一会儿,这阵淡淡的凉意便已经遍布全身,然后又开始渐渐地缩小,最终凝聚在丹田的那二十个负能量上。

  负能量在这阵淡淡的凉意的作用下,好像慢慢地在减少,我的感知力并不敏锐,所以我也弄不清到底减少了多少负能量之后,这些被淡化的负能量开始进入我的肺里面,伴随着我的呼吸,变为一口浊气,被我吐了出来。

  当这整个净化负能量的过程又进行了一次,一口浊气又一次地被我吐出之后,出租车也已经到了校门口。

  在出租车上的这段时间里面,我完成了两次净化,因为上次在火属性的铁球内误打误撞地考过了白火的第二个阶段,所以现在的我每完成一次净化,我的体内理论上就会减少三个负能量值。

  看了一眼天青石上面显示的数字是14之后,我才真正地放下心来,刚才都只是在估计,现在总算是确认了我那天考的等级有效果。

  不知不觉间,现在已经是四点半了,四点四十就要下课,我们只剩下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了,我还想再完成一次净化,这样见白静雯就多了一份保障。

  我们两个人迅速穿过校园,又一次来到了小树林,这刚才十分陌生的小树林,现在已经变回了那个以前我们熟悉的样子,生机勃勃,郁郁葱葱。

  来不及欣赏眼前的美景,现在的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找了一块相对比较干净的地方,坐在地上,双腿一盘,便是进入了修炼状态,一旁的南宫虚风也不好意思打扰我,就在我身旁也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方,坐在地上,认真地研究着他左手上的巽卦。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随着我一口浊气地吐出,我体内的负能量也从14个变成了11个。

  我觉得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好了许多了,现在只要手里握着天青石,就应该可以回教室见白静雯了,便和南宫虚风一起朝着教室走去。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我刚一进教室门,正好碰上白静雯和她的闺蜜一起上厕所,我们俩对视了一眼,她却是对我视而不见,与我擦身而过,我刚想解释些什么,可是发现好像又无从说起,只能任由她转身离去。

  一回到我的座位,林天祎便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逸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我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已经被他拉着到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他在确认了周围没有人之后,开口了:

  “你们两个翘了三节课的事情已经被老师知道了。”

  “什么,怎么可能,老师平常不是从来都不查人吗?”

  “今天有人举报,然后老师就来查了一下人,然后就查到了你们两个。”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知道是谁举报的吗?”

  “我不但知道,而且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你为什么要举报我啊?我们......”

  我的话还没说完,林天祎就打断了我的话。

  “不是我啊,是白静雯的闺蜜赵玥。”

  “是她啊,她有病啊!我们俩翘课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我怎么知道啊,我本来是去办公室问数学老师一个题,然后正好听见赵玥在旁边和班主任说,你和虚风翘课的事情。”

  “她管的可真宽啊,我的事情她也敢管,她既不是班长,也不是纪律委员,她闺蜜是我对象,她还举报我翘课?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行了,快上课了,该说的我都和你说了,剩下的你自己考虑一下吧,一会可能老师要找你俩问话,你们有个心理准备就行了。”

  我的世界观,好像在一瞬间就被颠覆了一般,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赵玥要举报我们两个翘课,我们无冤无仇,难道是白静雯指使她去的?

  来不及考虑那么多,我先赶紧把整件事情告诉了虚风,他在听完整件事情以后,对赵玥的行为同样很不能理解。但他可比我淡定许多,至少他的体内没有负能量的刺激。

  接下来的这节课可以说是我人生当中最漫长的一节课,第一次被朋友背叛的感觉很不好受,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友谊如此轻易地就破碎了。

  终于等到了下课,我体内的负能量在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飞快地冲到赵玥的桌旁,对准她的桌子狠狠地踹了一脚,她桌子上的书、文具随着桌子的倒地而散落一地,周围的人都被我的举动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而赵玥的表情却显得极为地平静。

  “赵玥,你有病啊!爷爷翘课,和你有关系吗,嘴怎么那么贱!”

  “张逸兴,你有病啊,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对一个女生,你真好意思!”

  我正骂着赵玥,白静雯却像老母鸡保护小鸡一样站在我们两个中间,保护着赵玥,还跟我翻了脸。

  “你的好闺蜜在我背后给我捅刀子,你还护着这个狗杂碎!”

  “你闭嘴,不许你这么说她。”

  正在我们俩激烈地争执的时候,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来,张逸兴,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