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8:0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殷天子三剑
  4. 第一章 魏国无望

第一章 魏国无望

更新于:2018-03-16 14:38:47 字数:2435

字体: 字号:
殷天子三剑目录
共2章
  传说承影剑,含光剑,宵练剑,三剑并称为殷天子三剑,殷商亡国后,三剑不知所踪。几经流转,到了春秋末年,被卫人孔周所得。

  传闻这三把剑是不祥之剑,君王得之,亡国。士大夫得之,加罪。平民得之则亡人!是以孔周得剑之后,父母妻儿无一存活,三剑也无人敢觊觎。

  此时,古魏国朝堂之中,只见朝堂之上威坐一位中年人,身着黑色王服,一脸的威仪之色,但神情稍显疲惫,这便是魏国国君,魏成候,姬珉。

  魏成候道:“各位若无事,且退下吧,寡人近日身体有恙,不便管理这些烂事!”

  话音刚落,只见站出一人,此人体貌修长,面容俊秀,约二十六七之龄,正是谏大夫丘邴章,行一礼,道:“大王,秦国占领河西,近几年不会再有动作,今无战事,正是休养生息之时,大王应勤勉图志,切不可过度沉溺于酒色之中,耽误国事啊!”

  魏侯姬珉道:“河西之地不便治理,秦公任好想要,给他便是。天子与寡人素来交好,再叫天子划河东盐池富地给寡人。”

  邴章道:“长此以往,局势并非天子可控。秦公占领河西,庙堂之中竟是年后方知,足见国之朽怠!王上,觊觎魏都盐池可并不是秦国,还有晋国,大王若勤勉执政,魏国大有可为!”

  魏侯姬珉道:“邴章,寡人近日朝政理得太多,只觉世间之事太于烦闷,实是乏味的紧。”

  邴章道:“王上,好习惯非一就而成,但陋习却是一朝一夕之事,想那殷纣,少时勇异常人,打败戎狄,可得了王位之后,便不思进取,学那夏桀,建酒池肉林。整日淫逸于宫中。本应千古流芳,最后却遗臭万年啊。”

  这时,人群中站出一人,此人面容黝黑,身形健硕,身着将服,此人乃魏国右师,黑卵。黑卵大声道:“大王为国事尽心尽力,心力交瘁,王上对魏都之贡献,人人得见!偶感有恙矣,邴章大夫此番说辞,难道是怀疑王上是假病因而享乐不成?"

  朝堂之上,顿时鸦雀无声,只见魏侯姬珉铁黑着脸,刚要发作,这时邱炳章喝到:“黑卵!如果魏都尽是你这种无知愚昧的小人,魏都还如何发展!只知阿谀承上,不顾民生!对内,你仗着王上对你信任,蛮横霸道。对外,胆小如鼠,伈伈睍睍。魏有汝等,兴无望!”

  朝堂之上一时哄然,有指责,有称是,有闭目不语。黑卵不怒反笑道:“哦?邴章大夫是说某是无用的小人喽?那王上缘何宠信与某?难不成,你认为王上...”邴章道:“你不要总假王上之名!”

  “好了!”魏侯姬珉怒喝道:“邴章,方才之论,寡人记下了,但今天休朝之事,毋庸再议,退下吧!”说完,魏侯姬珉甩袖走人。

  众官员齐声道:“诺。”片刻,朝堂之上只剩黑卵与邴章,黑卵皮笑肉不笑到:“邴章,今日之事,且过了。以后万万不可!"

  邴章哼声道:“会的,魏国之栋梁!”说完转身便走去。黑卵则站在原地,自语道:“栋梁之说,某受下了。”说完大笑,走出门去。

  此时,邴章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听见有人叫道:“邴章,邴章。”邴章回头看去,原来是庶吉常士芾干,芾干道:“邴章,今天你莽撞了些,明知黑卵乃王上宠信之人,怎能说出那番话来?”

  邴章看了看芾干,叹道:“哎,魏国积弱,常年受外敌压迫。难得有喘息之机,王上却不思勤政,整日沉溺于花间酒色之中,每想于此,我便止抑不住啊!”

  芾干轻点了点头,道:“晋公诡诸,早已对魏都虎视眈眈,秦公任好也对盐池觊觎已久,河西失守并不是结束,相反,正是开始。只是邴章,主非明主,有些说辞,朝堂之上并非好说处啊。”

  二人谈着谈着,便到了邴章家门,邴章道:“芾干,近几日恼心事繁多,好久未与你畅谈,今日就不要回去了,我叫室人备桌酒菜,你我二人,定要好好畅饮一番。”

  芾干笑道:“好,既邴章相邀,某不推辞,走。”

  邴章走到门前,扣了三下门,没过一会,一位女侍打开大门,道:“郎君回来了,哦,常士大人也来了。”二人进门,走到正堂,脱了鞋子,走进正厅,只见一美貌女子端坐于榻上,这女子正是邴章发妻张氏陶挽。

  陶挽见到邴章和芾干,忙站起身,走到近前道:“良人,回来了。”又对芾干行了一礼轻道:“芾干大人。”芾干笑道:“客气了。”

  二人于榻上对坐,芾干道:“贤阃斯文而知礼,邴章,有妻如此,无求矣。”邴章笑而不语。叫陶挽去备酒菜。二人正畅谈,只见一十岁小童缓步走来,走到邴章跟前,恭声道:“父亲。芾干叔叔。”

  邴章笑道:“来丹,今天读书了吗?”

  来丹道:“读过了,日出始读《太公》、日中读《伊尹》、日落读《辛甲》。”

  邴章与芾干皆点头称赞,芾干道:“大子如此,亦无求矣!”不一会,酒菜便端了上来,来丹为二人斟满酒,便在一旁端坐。邴章与芾干时而高歌时而低泣,好不痛快,酒至酣处,芾干一拍桌案,道:“邴章,最近发生了一件奇事。”

  邴章一时来了兴趣,不禁问道:“什么奇事?”

  芾干道:“邴章,听说过殷天子三剑吗?”邴章点头道:“当然,殷天子三剑,分别为承影剑、含光剑和宵练剑,并称殷天子三剑。”

  芾干道:“不错,确是这三把剑,传闻这承影剑将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际,北面而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识其状。其所触也,窃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疾也。这含光剑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这宵练剑方昼则见影而不见光,方夜见光而不见形。其触物也,騞然而过,随过随合,觉疾而不血刃焉。三把剑各有千秋,又紧密相连。同殷王所有。是以世人将之并称为殷天子三剑。但相传这三把剑被女娲娘娘下过诅咒,是不详之剑。”

  邴章不解道:“那芾干所云之奇到底奇在何处?”

  芾干道:“奇就奇在,这把剑已被一位卫国人找到。而且,还应验了诅咒!”

  邴章“啊?”了一声,不禁问道:“那卫人已死?”

  芾干摇了摇头道:“那卫人并没有死,但那卫人的父母,妻子在一夜之间尽殁!”

  邴章叹了口气道:“人不可胜天道,那卫人悖逆天神,有次下场,不足为怪!”过了一会又道:“只是连累了家人。”说完看了看身边的来丹,仿佛是为自己庆幸。让来丹回去安歇后,二人又聊了许久。

  酒巡已过,二人有些倦怠,便席榻和衣而眠。

  天色已渐渐发白,陶挽将二人叫起,二人便起身整理衣冠准备上朝。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殷天子三剑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