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1:42: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神乱舞
  4. 002.修仙家族

002.修仙家族

更新于:2018-03-18 21:17:09 字数:2591

  “暗影”所在的密营建在南山山腹,作为景家的情报、杀手、暴力机构,这里有让景云恐怖的经历。

  漆黑庄严的大门,犹如狂嚣的猛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的森然。

  景云眼神复杂,盖因跨进这道门槛,便是杀手的世界,而自己扮演的角色,也将由满腹不甘的景云,变成冷酷无情的杀手。

  景云深吸了口气,平复内心的狂躁,狠咬着白牙,就要大步跨进去。

  而就在这时,一抹凌厉的锋锐毫无声息的贴在了他的颈上,犹若一条狰狞的毒蛇。

  脖子一凉,景云顿时大惊,瞳孔紧缩。那是一柄刺剑!以他敏锐的直觉,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来到身后。

  “小子,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又在期盼什么?”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作为杀手,冷情果断;战场瞬间,生死立分,你的刹那犹豫,注定你死亡的终结。我不希望某一天在战场上为你收尸。”

  阴影中,那是一尊英伟有力的轮廓,方正的下巴,锐利的眼神,三十来岁,身形挺拔笔直,犹如一柄出鞘的剑锋。

  雷,“暗影”的首领,实力深不可测,行事就像‘雷’字一样,气势逼人,雷厉风行。

  “首领。”景云让开刺剑,立即恭敬弯腰,他对雷有着本能的敬畏,无关害怕,那是多年与之相处,被对方的手段和气魄所震慑。而且,雷时常照拂自己,甚至几次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要是没有他,这世上已经没有了景云。

  “我从你眼里看到了不甘!”雷的语气严肃肯定,眼前青涩倔强的少年,让他有些无奈。“你很聪明,意志坚忍不拔,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资质最好,最优秀的人才。可自从两年前执行任务回来,你就变了。我不知那次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改变如此之多,但你的信念出现了动摇,被欲望蒙蔽了双眼,我就不得不再次提醒你。”

  顿了顿,雷的语气变得凌厉起来。

  “想要成为‘暗影’的首领,必须绝对忠诚于家族,如果你有异心,劝你趁早断绝了此念头。而且,景家对于背叛的耻辱,是要用鲜血来偿还的,代价不是你承受的起的。”说道后面,雷竟然放出先天巅峰的强大气势,在精神上压迫景云,充满警告的意味。

  景云几乎被那锋芒压的喘不过气来,浑身气血翻滚,却被激起了心里的不平,仍就挺直着腰杆。

  “首领曾说过,作为一个优秀的杀手,应该斩破肉体与心理的束缚,追求一种大无畏、大自在的精神,怎能沦为他人任意驱遣的傀儡?我是不甘一生苟且生存,只要有力量,我便要挣脱,只要有机会,我便要反抗,即使粉身碎骨,在所不惜。”景云迎着威压,眼里闪烁着倔强与疯狂,不服气的低吼。

  “狂妄!”雷断喝一声,微眯的眼睛竟有寒光闪烁。

  杀气!景云脑子里本能感应,雷竟然动了真怒!

  瞬间被惊醒,景云知道自己大大失言。后悔已经来不及,身上更激起一层冷汗,说出此等逆言,要是换作别人,只怕已经身首异处,或被带去刑堂受罚了。

  景云心里惴惴,正心有余悸。

  不过,雷冷峻的脸却突然化开,意味莫名的笑了起来,与刚才的狠厉,简直判若两人。

  “呵,你总算说出了心里的实话,胆量倒不小,想我都不敢想,做我都不敢做的事,真是勇气可嘉啊!”雷似笑非笑,好似并不在乎景云真有异心,而是出言讽刺道,“只是可笑,你不过一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实力低微,却还不知安分。你对景家的实力了解多少,你又有多大的能耐来叛出家族?”

  “实话告诉你,家族的强大不是你能够想象的,许多事皆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了解。今天也不妨向你透露一二,让你死了那份心思,反正你迟早都会知晓。”说道此处,雷突然停顿,而后竟使用“传音入密”之术,似乎对将要说的事颇有忌讳。

  景云不解雷的高深莫测,也不认为景家还有什么事是他毫不知情的。只是带着三分好奇,两分漫不经心,沉静的听着。

  雷嘴唇微微翕动,才说第一句,就让景云脸色微变,眼里尽显怀疑。深深地凝望了雷一眼,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雷接着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在景云的脑海中形成了一片模模糊糊的画面。让一向沉稳的景云,由镇定自若浑身热血激荡、无限向往,最后才变为深深的无奈与希冀。脸色是一变再变。

  雷刚才对景云所说,尽是一些景家不为人知的隐秘实力,以及强大的背景。而且,还道出了一个事实——景家,竟是修仙家族。

  景云毫不怀疑雷所说的真实性。事实上,他早就对那些神神道道的传言有所怀疑,只是缺乏一个有力的证据罢了。

  转念一想,随即释然。他平时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即便执行任务,接触的人也并不多。而作为家主的影卫候选,严酷的律令,束缚着他的一切行为,哪有那么多心思繁冗心间,不知这些事,也在情理之中。

  等景云消化了事实,雷才接着道。

  “天下三十三州,三百世家,每一个世家皆有道法传承,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这些力量太过骇人,通常都隐匿起来,不现于世人。而景家,自古传承至今,已有两千多年。乃是三百家族中一流的存在。”

  说到这里,雷竟然罕见的露出一丝骄傲,能成为第一流世家的子弟,确实值得自豪。

  “只是,这世间最强大的力量,永远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道法只传嫡系的规矩,成为世家之间的铁则。而我们这些庶出的,永远只能屈于人下。”雷叹了口气,带着微不可查的无奈,“只怪我们命不好。”

  “只怪我们命不好。”短短几个字,道尽了‘雷’认命的心态。

  景云沉吟不语,心里却在暗自思量,既然对家族没了盼头,何不另求他途,如那传说的仙家门派,也好过死守一处,不知变通。

  景云自然不知,仙家踪迹难觅,世上能有几人得见。而有几分本事的,也总是高来高去,哪能瞧得上你。反而能遇上自称仙家的,多是自个儿都没几分本事。

  雷的话,总算让景云知晓了自己的渺小,真是井底之蛙不足以观天。

  不过,说道这次的任务,倒让景云起了几分兴趣,竟是为了一处灵石矿脉。

  灵石的珍贵,先不说对修仙者的好处,便是后天武者服用了灵石配置的丹药,修炼的速度,也比平常快了数倍。

  景家的几位嫡系修炼如此之速,便是如此。让景云总算找到了些自信。

  而新发现的那处灵矿处于景、青两州的交界,却被两家同时发现,于是起了争执。但规模颇小,不能引起两家高层的重视,放弃又不舍。景家便派去了“暗影”清除障碍。当然,这些内幕消息皆从雷口中得知。

  说到最后,雷的一句话倒让景云大为错愕。

  “你能依靠普通丹药,在十三岁修炼到后天顶峰,算是个异数。等你突破先天,或许,家族长辈会破例传授你高深修炼之法,这在家族以往的历史中,亦不少见。”

  “是吗?”景云听了,却不见丝毫高兴,心中冷笑,修炼了之后,怕是一辈子都被困在景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