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4:4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丧尸生活日志
  4. 第三章 相形见绌

第三章 相形见绌

更新于:2018-03-17 10:18:29 字数:2281

  出事情的不只有我国,别的国家也有出现这种的情况,似乎是一种区域性的病毒,发病城市大多集中在南北纬度30度的纬度线上,而各国最后也只能选择,封锁所有发病区,对外宣称感染区已经全面爆发病毒,禁止进出甚至断绝了隔离区和外界的联系。所以即使连上了网络其实也没什么大用。

  抛弃,没错,他们都被抛弃了,为了全人类而被抛弃,这是多么讽刺啊。颓废,就是我当时的状态,我的心里还抱着我其实没被感染,抱着他们会组织人来对我们进行救援的,心里总抱着一点期望。一旦这一点点期望也被打破,我就这么躺在床上,什么外面的丧尸到底会不会吃我啊?什么准备东西向外突围啊,都不管了,虽然我才睡醒没多久,可这短短几个小时里,我所经历的比我之前二十年还要刺激。“死就死吧!”当我闭上眼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我竟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我又一次确定了一个事实:“丧尸不吃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却更迷糊了,因为寝室门被撞开了,之前被我砸掉了脑壳的丧尸已经不见了,根据地上的痕迹应该是直接被分食了,这也打破了之前我对于丧尸不吃腐肉的猜想。至少电影中,丧尸从来没有吃过同类的尸体。

  “呕”虽然我比之前更适应现在的状况,但我还是忍不知想吐,即使什么也吐不出,我还是有进步的,我不再吐酸水,我改成干呕了,我也不注意什么环境了,谁还会来啊,从此自己就要过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了,不需要储备,没有大本营,能多活一天都是赚到的。同时我还注意到一点,从前天晚上我发烧躺下,昨天一天再到现在,我一滴水没喝,一点东西都没吃,然而我都没有觉得饿。我不禁自嘲的笑笑,“看来我比别的求生者多一个优势,不吃不喝,倒省了一大块地方,可以带别的东西。可是,身处末世,除了食物,还有什么好代的呢?难道我还带衣服。”

  这是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它更深刻的告诉我:“你已经不是人了,只是一个怪物。”那些摆在桌上的东西都成了牺牲品,不管它原来有多高的价值,被我摔碎后反正都不值钱了。门外的丧尸被声音惊动,聚在了门外,里面的发现我不是食物想往外退,外面的听见动静想往里挤,一时间竟卡在了门口,他们给我的感觉又有了不同,似乎还有一定的智慧,可以分辨同类,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分辨的方式是什么。其实我心里还是有怨气的,昨天病毒大爆发的时候,我的室友竟然一个都没有喊我,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喊我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被感染了。如果是那样,我还要谢谢他们没有在睡梦中砸碎我的头。可是昨天我照镜子的时候,我的脸部并没有那些紫红色的斑点,当时我脑子一片混乱,没有理顺,经过一晚的休息,我的思绪也开始平复。

  其实我也不怪他们,换我碰上这种事情,吓都快吓尿了,哪里还能想到什么别的。最后,我背了一个书包,里面装着我舍友新买的电脑,没错,电脑,装了几件换洗衣物,揣上手机,拿起那个昨天救了我一命的锤子,出门了。没带吃的,也没带水,也不是说我就真的不带,只是寝室里只剩几包膨化食品了,吃不饱还占地方,索性宿舍外面就有小便利店,我想去那里看看。

  门口的丧尸已经散开了一些,我直接拿锤子杵着他们,把他们推开,挤了出去,我应该是最轻松的幸存者了,走道里的丧尸大多都聚在我这个门附近了,走道里倒是挺空旷的,地上一滩滩的红红白白混合物,我听见我的胃又在**,不过我还是忍了下来,看来我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强了。站在门口,眯着眼睛看了看天,今天的太阳很好,不过天气还是有点凉当然是对以前的我来说,似乎我现在的身体对于环境的承受能力也变强。外面的丧尸不多,有一些躲在阴影处一动不动,似乎是畏光,也有不畏光的,行动起来也懒洋洋的。

  一转头,我就愣住了,不止我愣住了,挂在墙上那哥们也愣住了。在我旁边的墙上,一个哥们正顺着床单结成的绳索往下爬,背上背着个包,脸上还戴着口罩,不过我应该不认识,我的交际圈比较小,我又有轻度的脸盲症,导致我的交际变得更困难了。他肯定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出来还没被吃掉,整个人愣在那里,我们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忽然我脑抽一样,我抬起手,他看见我抬手时眼神已经变了,一只手抓着绳,另一只手束在嘴前。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我已经打了招呼“Hi”,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也许是见到别的幸存者太激动了。

  我这一声招呼就好像在油锅里滴下了一滴水,周围的丧尸先是被惊动,然后就像看见了宝藏一样冲过来,掠过我扑向那个绳子上的男的,吓得那个男的连忙往上爬,他向上面呼喊了几句,然后绳子也开始向上收起,我这才发现,原来上面还有人,收到信号连忙把绳子往上拉。

  他们可能是病毒刚开始爆发时躲过了一劫,现在躲在屋子里出不去,他们现在大概是要突围,或者白天出来找点吃的,晚上在躲回去。不过,现在他们遇上问题了,有丧尸抓住了床单,本来被抓住床单也无所谓,反正那个男的也可以自己爬上去,也就是一两层楼的高度,我们这栋寝室楼总共只有三楼,他们正好住在三楼。

  可他们却立刻慌张了起来,我正感到奇怪,就有人替我解惑了,不,是有“尸”,竟然有丧尸再往上爬,虽然很慢,但是一则下面有别的丧尸垫脚,能像叠罗汉一样往上推进,二来毕竟只有三楼,再慢能用掉多久。最重要的是绳子上那个年轻人手一抖,一道银光掉了下来,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那个爬在绳上的年轻人带着防身的刀。这时候的情况就比较紧急,上面虽然还有刀,却递不到绳上那哥们儿手里,他没法儿割掉下面一节布条,又因为被下面那么多张嘴吓得有些腿软,差点被勾到脚,吓得他把鞋都踹掉了。

  这是很奇异的一幕,我就站在一群丧尸旁边,看着他们想尽办法去吃另一伙人,这种奇异的违合感冲击着我的心。“我现在已经不是人了,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