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0:51:3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贩梦店
  4. 第一话

第一话

更新于:2017-10-14 07:44:14 字数:3850

字体: 字号:
  夜晚,一间装潢精美的精品店前,一名身着大红长裙的女子抬头看着精品店的招牌——贩梦店。“澹台小姐,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明天就能正式开业了。”身旁的西装眼睛男(我们扮猪吃老虎的主角)骄傲地说,“这样子就不愁达不到白夜殿下的任务了。”

  澹台仙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推开店门,走了进去。门上的风铃响个不停,清脆悦耳,与门外的汽车鸣笛声形成鲜明的对比。店面很宽,摆满了各式事物,毛绒玩具、画轴盆栽、衣裳饰物……

  “郑猷星,你说我能赎回瞳君的灵魂吗?”澹台仙问郑猷星,但她头也没回,右手轻轻地抚摸收银台上的一个小摆件。

  “那也得看你工作是否努力啊,白夜殿下言出必行,只要你攒的灵魂足够兑换一个天宫之魂,就能把简瞳君的灵魂赎回来了。”郑猷星鬼魅地一笑,西装眼镜消失了,一件黑色的袍子裹在了他的身上,邪魅的气息仿佛是黑色的柳絮弥漫在其周围。

  澹台仙沉默,她本该埋在土里,慢慢腐烂,但她没有,简瞳君代替了她。在她死后,简瞳君居然向恶魔许愿,以灵魂为代价,换取她的永生。她醒来以后,希望用自己的灵魂换回简瞳君灵魂的安息,但是白夜魔君拒绝了,澹台仙还记得白夜魔君鄙夷地看着她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简瞳君的魂可是天宫之魂,上辈子是天界的神使,不知为何轮回到人间,你那苍白脆弱的灵魂妄想换回如此有价值的灵魂。”

  “不管如何,我都要换回简瞳君的灵魂,哪怕永生永世只是白夜魔君收集灵魂的工具。”澹台仙暗自里发誓。

  “郑猷星,准备吧,明天就有客人上门了。”澹台仙撂下一句话,走进了所谓的“库房”。

  “砰”地一声,郑猷星变成一只乌鸦,落在了收银台旁的鹦鹉架上。“说实话,这工作真是吃力不讨好,也只有我这样的好人愿意给你打下手。”乌鸦用黑亮的嘴梳理着羽毛,四片绒羽掉了下来,落地化人,眨眼之间便有四名青春靓丽的少女站在收银台旁边。“不需要吃饭,不需要休息,不知疲劳,还不需要工资的店员才是最好的店员。”郑猷星满意地看着四名店员各就各位,标准的微笑挂在她们脸上,青春的气息将吸引无数少男少女前来购物。

  在遥远的地方,在一座大气磅礴的宫殿中,一名妖艳的男子卧在纯白的皮草上,面前摆着淡紫色的水晶球,他看着水晶球中贩梦店的精致招牌,嘴角勾勒出邪邪的笑。在宫殿中的一座高塔内,有一块巨大的透明水晶,水晶中全是淡蓝色的液体,一名俊朗男子悬浮在其中,从高塔的天窗钻进来的光线在水晶中投下点点光斑,男子面容安详,好似沉睡一般,薄薄的嘴唇没有血色,茶色的短发在液体中摇曳,脖子上的铭牌刻着三个字——简瞳君……

  “像你这种女人只能呆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做我们的陪衬,别再想勾引男同学,本来班上男生都不多,再被你勾引一个,咱班的其他女生就不要活了。”班上的大小姐刘璐璐带着班上其他几个女生,在放学的时候把同班同学吴琦堵在了操场,对其拳打脚踢,“以后再让我看见你跟刘涛有什么接触,我就把你赶出学校。我们走!”刘璐璐一挥手,几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琦坐在地上使劲地抹眼泪,身上全是刚才被打留下的瘀伤,衣服也沾满了灰尘和脚印。“凭什么我要遭这种磨难,她不就是比我会讨男生欢心,在男生中很吃得开吗?明明我比她漂亮,为什么我不可以比她更受欢迎,为什么大家都听她的,不听我的,为什么大家都要孤立我……”四下无人的操场,只有吴琦一个人坐在地上哭泣。眼泪流进心里,浇灌了无名的种子。

  一身是伤,吴琦不敢马上回家,怕父母看到了责问。除了回家,她也没有别的去处,只能慢吞吞在回家路上走。

  “贩梦店?学校附近什么时候开了一家新的精品店?”吴琦无意间发现走了几百回的路上,有一家新的精品店,店面装潢考究,可爱的商品琳琅满目,心情也好了一点点,打算进去挑个可爱的发卡。

  大概是因为精品店刚刚开门没多久,吴琦推开门,发现客人并不多。头顶的风铃一阵脆响,让吴琦心情大好,几乎忘记了刚才的遭遇。

  在发饰区挑来挑去,吴琦也没找到自己喜欢的发卡,又开始失落起来。“没有找到合意的发卡吗?”吴琦一抬头,一名阳光帅气的男店员正微笑着问她,她的脸瞬间就红了,班上的男生可没有这名店员帅。

  “嗯,我喜欢白色的发卡,但是这里发卡大多数都是红色的。”

  “那你去问问老板,老板的仓库里还有很多发卡没拿出来,白色的有不少哦~!”阳光帅气的男店员往角落一指。

  吴琦顺着手指望过去,只见一大堆巨型公仔,走近一看,有一名好似cosplay的大红宫装的奇怪女子躺在一张贵妃椅上,女子的五官精致得好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旁边的小几上有一杯茶,漂浮着点点热气。

  “老板你好!”吴琦走过去,跟澹台仙打招呼。

  “你好,我叫澹台仙,是这里的老板。这是你需要的东西,至于价格,你使用了以后看着效果给。”澹台仙从小几下拿出一只精致的木盒子。

  吴琦接过盒子打开,里面垫了是红色绒布,绒布上有一个很新鲜青苹果,苹果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

  “老板,我只是想买一只发卡,不是苹果啊!”吴琦把盒子放在小几上。

  “这正是你想要的东西,但它不是苹果,它是禁果。”澹台仙重新把盒子盖好,放回吴琦手中。“当年在伊甸园中,蛇诱惑了夏娃,让她吃下了禁果,夏娃又让亚当吃下了禁果。世人都说是蛇诱惑了他们,但世人都不曾想过,禁果天生就带有致命的诱惑。禁果的香气,总是能诱惑所有人。”

  “老板你是开玩笑的吧?”吴琦重新打量这间精品店,似乎光线是扭曲的,没有一个人看向这个角落,刚才那名帅气的男店员,居然没有一名女顾客行注目礼。

  “他们是看不见我和郑猷星的,能看见我们就是缘,拿回去试试吧。把名字刻在禁果上,禁果的味道会氤氲在你身上,禁果会慢慢地开始腐烂,它腐烂得越是厉害,你身上的味道越是迷人。保护好禁果,周围的人都会被你诱惑,迷恋着你。”

  吴琦捧着盒子,迷迷糊糊地回到家中,父母不在家,留了纸条说应酬去了。

  “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吗?”将信将疑,吴琦用小刀在禁果上刻下了“吴琦”两个字。

  一夜无梦……

  “琪琪,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是香水吗?”平时不大爱搭理人的书呆子同桌居然主动跟自己说话,吴琦感到很惊讶。

  “没有啊!有香味吗?”吴琦使劲在自己身上闻,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大概是洗发水或者沐浴露的味道吧,很香很好闻。”同桌抓抓脑袋,又开始看书了。

  “难道真的那只苹果,不,禁果真的有魔力?”吴琦心不在焉地听了一天的课。

  放学的时候,同学徐娜追上吴琦,说:“咱俩家挺近的,我们以后一起回家吧!”

  “好啊!”吴琦答道,心理却在想,“你不是每次都和刘璐璐一起走吗?怎么现在要跟着我一起回家了,讨厌的女人。”

  回家路上,吴琦暗自盘算着,禁果的魔力是如此之大,这么快就有两个人主动跟自己说话。若是效果真的和老板所说的一样大,那我是不是还能和刘涛来往。

  夕阳西下,把吴琦和徐娜和背影拉得老长,特别是吴琦的背影,一直拉伸到巷道的阴影中,无限地延伸。

  晚上,吴琦从木盒中拿出禁果,仔细地观察,被刀刻过的地方已经氧化发黄。但是苹果的清香却越发清晰醉人。梦中,所有的人都围绕在自己身边,好似众星拱月,刘璐璐被孤立在远方,自己笑了,笑得很开心。

  第二天放学后,刘涛在校门追上徐娜和吴琦,把一张电影票递给吴琦。“听说这周有好看的电影上映,我们一起去看吧,还有,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说完,刘涛就骑上自行车,飞快地跑掉了。

  “他约你哦。”徐娜坏笑着,“你会去吧?”

  “这可不一定哦……”吴琦也坏笑着。

  接下来的几天里,吴琦收到了大量的情书,献花,当然还有电影票,不光是本班的,还有其他班级、其他年级的男生都开始邀她出去玩。甚至是很多老师也对她投以异样的目光。

  放学之后,吴琦和徐娜把刘璐璐堵在曹操,吴琦没有打徐娜,她使劲地晃着电影票:“你看看,这是刘涛送我的电影票,他叫我周末一起看电影。你这个前女友呢,就一边凉快去吧!哈哈哈哈哈!”

  刘璐璐两眼发直地看着电影票,突然扑向吴琦,试图夺取她手中的电影票,可惜的是吴琦早有准备,一脚把她踹翻在地。

  “还想抢呢,做梦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夕阳将三人的影子拉长,穿过操场,越过围墙,延伸向地平线,吴琦心中的种子绽放出了大红色的花朵。

  晚上,吴琦将盒子轻轻打开,里面的禁果已经烂得软掉了,却发出一种陈酿般的香味。“或许,我可以得到更多……”

  一直到周末晚上,刘涛在电影院门口等来了吴琦,两人携手走进电影院。电影开始放映,黑暗中,刘涛一直握着吴琦的手,吴琦暗自笑着。

  远在吴琦家中,吴母打扫着女儿的房间,“什么盒子?没见过。”吴母打开装着禁果的盒子,“呀,烂苹果,都要化水了!”吴母赶紧把盒子盖上,手一抖,盒子掉在了地上,烂掉的禁果摔成一滩烂泥。吴母用扫把地扫干净,把垃圾连同禁果、盒子一起倒进了垃圾箱。

  电影院,吴琦突然感到自己的脸很疼,好似撕裂一般。她双手捂着脸,惨叫连连,吓得刘涛不知所措。

  “琪琪,怎么了?”

  “不知道,刚才脸好疼啊,现在好多了。”吴琦放下双手,映入刘涛眼中是一张烂泥一样的脸,好似腐烂的苹果被人摔到地上后还踩上两脚,恐怖到了极点!

  “啊!”刘涛的惨叫声传遍电影院的每个角落……

  “郑猷星,这个灵魂已经被污染得很彻底了,一会儿去收回来。”贩梦店中,细品香茗的澹台仙对着空气说话。

  电影院上空是无尽的夜空,电影院的屋顶上,站着一名黑衣男子,黑色的披风烈烈作响。在他的头顶,数百只乌鸦一起盘旋。那鬼魅的笑,分明就是郑猷星。“好的……”同样是对着空气,郑猷星如是呢喃……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