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4 02:23:09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异世之匠神传说
  4. 1

1

更新于:2018-03-16 08:13:39 字数:5414

  爱兰城贫民区的小铁匠铺,从十年前开始便已成为洛坦省很著名的‘淘宝铺’,很多佣兵和冒险者乐此不疲的汇聚在爱兰城中,每天都会固定的进入这家没有名字的铁匠铺游览一下,看看能不能淘得什么好东西。

  据说十年前第一次有人在这里淘得的宝物,便是现在斯坦丁帝国大将军班布塔手里的斩龙剑,这把剑看似普通,但却有一种十分致命的特效,每斩出三次,便能触发一次麻痹闪电,这种麻痹闪电的威力即便是黑龙一族坚硬的皮肤也无法承受,一旦被刺中,就必须要乖乖的定在那里被麻痹三秒,而班布塔也正是因为这把斩龙剑成功解决了皇家危机荣登大将军的席位。

  之后的第二年,一名落魄的魔法师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请求这家铁匠铺的老铁匠帮自己修复一把魔晶彻底粉碎的魔法权杖,而原本法杖上十三阶魔晶的替代品只是一个九阶的冰系魔晶。老铁匠见这位魔法师实在可怜,便同意试试看,结果第二天世界闻名的冰龙法杖诞生,据说这个法杖之中藏着一条冰龙,施法过程中有一定的几率将其召唤出来,冰龙所过之处无不被尽皆冰封!

  第三年,一名佣兵在这家铁匠铺选武器的时候无意中挑选了一把形状古怪的长刀,随后纵横佣兵界的霸刀明迪诞生,这个男人以十四阶刀圣的身份挑战十六阶剑神毕欧奇完胜的战绩被誉为斯坦丁帝国的佣兵之皇。事后明迪亲口承认,他之所以能够达到现在这个地步,全靠这把霸刀,因为它能够在战斗时削弱敌人的斗气甚至魔法盾。

  第四年,第五年……

  十年来,每一年都有神兵的传说从这家小铁匠铺传出,使得整个大陆都为之动容,无数战士和魔法师从大陆各个地方奔涌而来,每个人都习惯性地在这个小城市驻留许久,只希望运气好淘到能够让自己震惊世界的武器。

  魔武大陆数百年来都没有诞生过神级铁匠,甚至打铁制造业也相当不发达,至少现在还活着的铁匠,最高级别也不过是铁匠宗师而已。

  很多人都认为这家贫民区的小铁匠铺里的老铁匠,其实已经成为了神匠,只不过他打造东西纯粹只凭兴趣而已,否则那些强大的武器拍卖出去任意一把,都足以让这个拥有一对子女的老头子过上顶级富豪的生活。

  不是没有人想要拉拢这位老铁匠,事实上各国国王和所有大势力的首领都曾经亲自过来拉拢,许以各种高位,金银更是不计其数,但都被这个老铁匠一句“我不是神匠,我只是普通的铁匠学徒”打发过去。

  没人敢威胁或者强迫老铁匠为之效力,谁都知道,尽管生活在贫民区,但是老铁匠的一句话便能驱使无数顶尖高手为其战斗。也曾经有过一些不长眼的二世祖前来威逼,不过马上就会被在这间不足二十平米的铁匠铺闲逛的强者赶走——之所以没杀掉,是因为老铁匠不喜欢见到血腥。

  还记得几年前炎邦公国的王子带着几名侍从来到这里,趾高气昂的命令老铁匠为他打造一把神剑,但是进门刚说了两句话,便被人一巴掌抽了出去随后打断了四肢扔出城外。

  动手的是名声享誉大陆的剑神安菲克。

  这间小铁匠铺,向来奉行一个宗旨,那就是武器就明码标价摆在武器架上,掏钱拿武器走人一条龙自助服务,而且每一柄武器的价格和泛大陆其他铁匠铺没有一点不同。

  这也是老铁匠最被人尊敬的地方,他从来不会区别对待顾客,每人每天限购三把武器,不管你是国王将军还是贫民乞丐……很多高手强者为了不让老铁匠觉得自己炫耀身份,大多在华丽的衣装外面套上一件灰色的冒险者长袍。

  这一天,小铁匠铺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的打铁声忽然停了下来,让来往的佣兵和冒险者们分外惊讶,很多人都忍不住趴在门口向里面观察。

  铁匠铺中只有两个人,坐在柴堆上抽烟的老铁匠和跪在地上哭泣着的一名水手。

  这水手长相英武不凡,不过他因为痛哭而扭曲的脸将他比女人更白皙美丽的相貌完全破坏。

  “阿里克叔叔,念在多年好友的份上,求求你救救我的爸爸吧!”

  水手痛哭流涕的哭道。

  “怎么回事?”外面的人群中,一名长相威武霸气的男人低声问旁边的人。

  “剑……阿尔谢大人!”那人一眼认出问话人的身份,立刻恭敬地低声道:“这个水手听说是纵横七海的海盗船长兰斯·波顿的孩子,听他说兰斯·波顿在一场与东奥王国舰队的战斗中负伤,身重海蛇之毒,必须有凌兰草配药才能解毒,但是海盗们过的都是有今天没来日的生活,抢来的钱立刻就会花光,谁还会有积蓄购买凌兰草啊?所以这小子过来请求老铁匠帮忙。”

  “小子?”阿尔谢冷笑一声,跪在地上的分明是一个小妞,若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他也不配成为剑神了!只不过看老铁匠的样子……

  阿尔谢心中一动,身体从人群中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是不远处一家旅馆的房顶上。

  “大人!您有何吩咐?”一个黑影霎然落地,半跪着问道。

  “组织里还有凌兰草么?”

  “禀大人,应该还有一些存货!”

  “立刻去取来!”

  “是!”

  有着同样做法的,在这座城市中还有六七个人,这些强者都看出了老铁匠脸上不忍的表情,很明显这个时候谁最快的雪中送炭,便能最先获得老铁匠的感激。

  “还差多少钱?”老铁匠抽了好久烟,终于嗓音沙哑的开口道。

  跪在地上的人感伤的抬起头来:“听说落迦城拍卖会即将拍卖凌兰草,底价二十万金币,最高价应该能够达到五十万左右,我已经凑齐了三十万……”

  老铁匠神情恍惚,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许久才干涩的说道:“还差二十万金币吗?”

  “老铁匠!只要你给我打造一把神级法杖,材料和魔晶全由我出,我再付给你二十万金币的打造费如何?”门口的一个小白脸开口说道。

  “蠢货……”外面的众人都是暗自不屑,老铁匠是出了名的为人固执油盐不进,就算在这个时候主动送上凌兰草,他都未必会给你打造,何况还想要趁火打劫,这个人除了白痴之外无法形容。

  老铁匠瞥了一眼说话的人,并没有答话。

  那人还不放弃:“喂!老铁匠!你倒是应个声啊!现在这二十万可是救命钱啊!”

  “滚!”老铁匠冷哼一声,不怒自威。

  “草!你说什么?”那人勃然大怒,以他的身份……

  “喂,让你滚没听到么?”人群之中有人悠悠的道。

  “谁?”那人回头看去,见到说话的人的长相后立刻一缩脖子满脸堆笑道:“原来是您啊……”

  人群中说话者根本没理他,只是一个眼色,便有两个随从上前将其抓出人群扔远。

  “都在干什么啊!今天不做买卖了!各位客官请下次再来!”铁匠铺的里屋门帘掀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孩从里面走出来对门口众人说道。

  这个少女身材玲珑有致,皮肤白皙水嫩,一头光滑柔顺的水蓝色长发及臀,声音更是甜的让人心中发腻……只不过长相实在不敢恭维,左脸上有深红色胎记,右脸上有坑坑巴巴的烫痕,大嘴一笑能够裂到耳根。

  应了那句话,背影迷倒千军万马,正面吓退百万雄师。

  唯一的可取之处,便是这个少女有一双黑珍珠般晶莹闪烁的灵动眸子……只可惜现在这双灵动的眸子现在闪烁着失望的光芒,熟悉她的两个男人都知道,这光芒源自于金币飞走的失落。

  每当铁匠铺关门的时候,她的双眼都会不断重复这种神色。

  尽管都很不情愿,但是门外的人们还是纷纷退开,任由这名少女将旁边的门板合上。

  “上屋来说吧!”合上的门板将屋里最后一丝光线掐灭,老铁匠把烟杆放在鞋底拍了拍对地上的女孩说道。

  “嗯!”打扮成税收的女孩应了一声,跟着站起身来。

  老铁匠叹息一声对关门的女孩说道:“阿芙洛狄忒,你哥哥呢?”

  “切,那个笨蛋啊,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又去学校偷听了……老爸你也不劝劝他,明明是一个魔物白痴,天天那么勤快的往学校跑干嘛?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跟老爸你学打铁呢!”

  “去把他叫回来。”

  “哦……”

  伊芙撅了撅嘴,从后门离开。

  。。。。。。

  赫菲斯的名字来自于大陆神话中的工匠之神。

  其实他本人对于这个名字十分不满意,因为传说中的工匠之神又瘸又丑,简直和地精差不多,但是没办法,自己的老爹酷爱用神话人物为自己的儿女命名,妹妹明明长得一点也不好看,不也被取了个阿芙洛狄忒的名字么?

  不过仔细想来,赫菲斯倒也觉得这个名字名副其实,因为他从有记忆以来,脑海中就掌握了无数关于打造的知识,这些知识第一次和老爹探讨的时候老爹资深铁匠学徒的身份竟然也懵懂不知。同时,他又拥有天生神力,十六岁的他现在已经能够轻松拿起一块重达五百公斤的岩钢。

  唯一比较不爽的就是赫菲斯继承了自己老爹的‘优秀’基因,天生便是无法感受魔法和斗气的魔武白痴,不过赫菲斯本人并不气馁,每天还是坚持去学校偷学……因为老爹付不起学费,所以也只能偷学。好在似乎有什么人暗中告诫过校长,所以这家低级魔物学校的校长倒也没有派人驱赶赫菲斯,同时这间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也都知道赫菲斯是那位大陆闻名的‘神匠’之子,也不敢对这个少年有所小觑。

  这个时候,魔法低阶教师中讲的正好是关于元素积累的课题,带着眼镜的古板教师看上去足有六十多岁,到现在还不过是一个五级的魔法师,估计这一辈子大概除了积累元素什么也没干成吧?

  不过他的话倒是给赫菲斯很大启发,想要成为一个魔法师,首先要感受的便是外界元素,从空气中找到与你的属性相符合的元素,然后利用你的元素亲和力将其吸收,并对元素粒子进行排列,当元素粒子排列成一个虚无的魔法阵后,魔法自然而然就能够使用出来,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首先你自己的身体中要储存一定的元素对于外界元素进行排列……这就仿佛你招收了五千名士兵,想要他们组队冲击地方列阵,至少你手中要有一些信得过的将领来带领他们。

  从头到尾赫菲斯都听得非常明白,而且实际上他对于魔法的精通已经不下于十五阶以上的法神,尤其是魔法阵的排列。

  他从一出生脑海中就拥有名为【神铭术】的知识,【神铭术】所讲,是在装备打造成功之后,根据装备镶嵌的魔晶的属性,将同属性的魔法传送阵铭刻其上,使装备能够在魔力催发的时候释放出魔法阵上的技能。

  在八年前,父亲接受一个落魄魔法师的请求帮忙修复魔法杖的时候,赫菲斯第一次见到真正地魔晶究竟长什么样,于是好奇心起,便利用【神铭术】在那个九阶冰系魔晶上面雕铭上了十三阶冰系魔法【冰龙术】的魔法阵,然后利用史上最完美的镶嵌技术【神镶术】将那个魔晶与法杖契合在了一起,那件法杖便是后来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冰龙法杖……没人知道,其实冰龙法杖中的冰龙每次被激发出来后之所以能将所碰之物全部冰冻,其实并不是上面魔晶的功效,而是赫菲斯使用的打铁锤带来的效果。

  记得老爹第一次教赫菲斯打铁的时候,他还不过六岁,但是普通的二十斤打铁锤拿在手中已经感觉轻若无物了,一锤子下去,老爹的打铁锤的锤面倒是没事,但铁柄却瞬间弯曲,无奈之下赫菲斯便想若是自己也能有一个打铁锤就好了——然后奇迹出现,他的手中不知为何忽然出现了一把燃烧着青色火焰的冰青色巨锤,这锤子看上去根本就是由不知名金属打造,拿在手里万分的舒爽,简直就仿佛为赫菲斯量身定做的一样。

  然后赫菲斯一眼看到了这个打铁锤的数据.

  【九邪炎锤】:SSS级武器,特效1:九邪——致盲、眩晕、麻痹、混乱、粉碎、流血、禁锢、冰冻、灼烧、腐蚀,攻击时每种特效释放几率30%(可叠加可重复)。特效2:抗九邪——装备此武器的人可减免敌人对自己施加的九邪属性80%。特效3:挥击——攻击时自动发挥200%全部力量。特效4:附着——使用此锤打造装备时,有30%在装备上附带九邪特效(可叠加可重复),打造武器时附带属性为【九邪】,打造防具时附带属性为【抗九邪】。

  就是在使用这柄打铁锤为那个法杖镶嵌魔晶的时候,赫菲斯感觉打铁锤上光芒一闪,一道银色光芒流入了魔晶之上,现在想来,应该是上面的‘冰冻’属性在魔晶上起了作用吧?

  赫菲斯天生与其他人不同,他能看到所有武器和装甲的数据,就像老爹打造的长剑,上面只有简单地……长剑:攻击10~15,耐久度20/20。

  这也是赫菲斯一直很奇怪的问题,他从有记忆时起,脑海中便有了五种神奇的技术,分别是【神锻术】、【神造术】【神铭术】、【神附术】、【神镶术】。

  神缎术用于锻造金属,大陆上现在最顶尖的宗师铁匠们最常用的便是十锻术,能够将十块钢铁打造成一块,外部铁酥全部去除,仅留下十块钢铁的铁精,这样制造出的武器无论韧性还是锋利程度以及耐久度都远超普通钢铁,但是神缎术对锻造金属有着不同的理解,以赫菲斯目前的能力,打造出百锻钢也只是稍微浪费一点时间而已。神造术讲究如何能够契合金属的纹路来打造装备,它将金属看成是树木一般有生命的物体,只有最契合的纹路才能打造出最完美的装备。神铭术讲究铭文雕琢、神附术讲究装备附魔、神镶术讲究武器镶嵌,无一不是这个世界打造最顶级的知识。还有这个只要赫菲斯心神一动便能够出现的奇怪打铁锤,都让他无比的惊奇。

  他也曾问过自己的老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就被老爹敷以“你是工匠之神赫菲斯转世啊!所以我才给你起名赫菲斯的呢!”

  “开玩笑,如果你起名这么灵验,为什么我出生的时候不给我起名叫做欧比雷克塔?那可是神王的名字啊!”

  “靠!你小子还不知足?正是因为老子我起名这么灵验,所以我怕给你起了那个名字天上掉下一颗雷把你劈死啊!”

  “呵呵……”回想起自己和老爹的种种一点也不像父子的对话,雷克斯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平时看上去很古板的老家伙其实在面对自家人时还是个很闷骚的老家伙呢。

  “笨蛋!老爹叫你回家!”

  如黄鹂般清脆动人的声音在雷克斯身后响起,不用回头雷克斯也知道来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妹妹……被老爹起了美神之名的阿芙洛狄忒。

  ####

  猪猪已完成一百四十万作品《王牌枪手》,人品还算坚挺,请觉得本书还可以的兄弟姐妹们投上您宝贵的推荐票支持一下猪猪,敬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