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8 02:38:5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仙剑奇侠传之三
  4. 第二章 花轿之缘

第二章 花轿之缘

更新于:2017-04-21 07:56:18 字数:3306

字体: 字号:
  “嘿嘿,真热闹啊!”景天笑着对许茂山说道。

  许茂山双手捂紧耳朵,“哇,老大今天这么多人结婚,鞭炮放的这么响,一定是个好日子!”

  “当然是好日子啦,你老大我都当上掌柜了!”景天轻轻一拍许茂山的背,看着玉佩道:“而且啊,还见了这么个宝贝啊!嘿嘿!哇~~~~啊~~~!!!!”猛然间,玉佩突然闪亮出耀眼的金光,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带动着景天,使他不由自主的向前方飘去。

  “啊~~~~~~救命啊!!!!”景天高举双手,大声的求救……

  景天百米处。

  一位身穿火红色装,容貌绝色的一位年轻姑娘,正在把玩一块面具,突然之间,腰间一块与景天相同的玉佩,几乎是在同时与景天的玉佩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啊,怎么回事?”姑娘发出一声尖叫,身子仿佛不受控制似地,急速向后退去。

  “救命啊!~~~”一个有趣的场面出现了,一条大街上,一男一女正同时向反方向快速移动,口中几乎也是同时喊着相同的三个字“救命啊!!!”

  “哇,快闪,有人撞过来啦!”发现景天与一位年轻姑娘急速行驶,平民们纷纷慌忙的向两边让出一条路去,整个大街只剩下一座正在启行的花轿以及景天与年轻姑娘。

  三秒钟后,两人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撞进了花轿之内。

  “啊!!!!”花轿中的新娘发出了一声惊叫,瞬间倒出了花轿之外。

  “乒~~”难以发现的是,景天与年轻姑娘的玉佩在金光中,猛然贴合在一起,爆发出了更耀眼的光芒。

  “哇,老大,你干什么?抢新娘啊?”许茂山瞪大了双眼。

  “抢你个头啊,我抢你要不要啊?哇啊啊啊啊啊~~~!!!!”

  在众人的注视中,那顶花轿瞬间向上飘去,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

  “别摸我。”花轿中传出一个娇嫩的女声,“手别乱放啊!”

  “谁摸你了?我还嫌手脏呢!”景天大叫道。

  “你还想赖?”红衣女子极为愤怒的道,“我要杀了你!”她掀开不小心着在头上的红盖头后,惊讶道:“我一定要杀了……咦?这是哪里啊?”

  景天头也不回的道:“我怎么知道啊?”

  红衣女子手肘往后一顶,怒道:“谁问你了?”

  “我也没有回答你啊!”

  “你到底是谁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啊,你不会是贪图我的美色吧?所以是了魔法把我绑了上来!”

  “岂有此理!本小姐士可杀不可辱,我要挖出你的眼睛来,再……再砍断你的手!”

  “来呀,谁怕谁啊?喂,茂茂,你在那干嘛呢?赶紧救我下来啊!”

  花轿中传出阵阵的吵嚷声。

  “哦,老大,我马上想办法,马上想……对了,去找梯子,梯子!”许茂山拍了拍头说道。

  突然之间,花轿下的四根轿棒“彭!”的一声断裂开来,红花轿子直接就从空中摔了下来。

  “啪!”花轿落在地上后直接散架。

  “哎哎呦,妈呀,疼死了。”景天揉揉屁股,苦着脸道。

  “哎,老大,你没事吧?”许茂山赶忙扶起了景天。

  景天一把从怀中掏出玉佩,笑了笑道:“呼,没丢就没事了,我还指望它做买卖呢。哎呀,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啊!”说完,景天将玉佩放回怀中,拔腿就往永安当跑去。

  许茂山望了一眼处于昏迷状态中的红衣女子——唐门小姐雪见,便急急忙忙的向景天追去,“老大,等等我啊!”(雪见介绍:雪见——神树之实,思念化身,唐家千金,娇惯任性,倍受宠爱,有着不为人知的来历。)

  “哎呀,茂茂呢?还没跟上来?哎呦,疼死我。”景天一边向前飞奔一边欣赏着玉佩。

  “啪!”一只手蓦然搭在景天的肩上,“小兄弟,这块玉佩,你不能卖!”景天身后传来了一个深沉的语音。

  景天转过头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全身着黑袍的一个神秘人,宽大的黑袍连他的脸都给遮住了。

  “啊!你谁啊!”景天颤抖着声音问道。——————这人太像鬼了。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等时机成熟了,你自然会知道的。”神秘人淡淡道。

  “切,那等时机成熟乐你再来找我!”景天摆摆手,道:“我早就找好买家了!如果价钱不合适呢,我再来找你啊!嘿嘿。”说着,景天便绕过了神秘人,打算离去。

  “哼!”神秘人一笑,黑袍一摆,瞬间就来到了景天身前,伸出一手,直接便将景天按在板车上,从袖中掏出一幅画卷,“啪!”的展开来呈现在景天眼前,“看!”

  景天气愤道:“看什么啊?!”

  神秘人指着画卷上道:“这就是三百天后的人间,看看这些可怜的人,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景天仔细的看了看画卷——赫然呈现在景天眼前的是渝州城中民不聊生,横尸遍野德景象,“三百天后?神经病!这画不值钱,最多也就五两。”

  神秘人摇摇头叹道:“记住,这块玉佩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卖,因为三百天后,他能发挥巨大的作用。而你,就是拯救苍生的救世主。”

  “救世主?哈哈,你见过哪个救世主被人按在板车上的?”景天不屑的笑了笑。

  “嘿!”神秘人闻言便放开了景天。

  景天揉了揉肩膀道:“我说小子,伱武功这么好,你去做救世主好了,我还得去做买卖呢,没工夫陪你玩。后会无期!”言罢,转身便走。

  “哼!”神秘人摇了摇头,冷哼一声,倏然伸出手来,一股紫色的真气汹涌而出,直接震飞了景天手中的玉佩,“嘿!”神秘人纵身越过景天,一把接过了玉佩。

  “啊!玉佩,我的玉佩!你到底是谁啊?”景天直接被神秘人摔在了地上。

  神秘人却不答话,只将画卷扔在地上,一纵跃上天空便再无身影。

  “喂,我的玉佩!你不会就拿这个破画卷来换吧?”景天冲着蓝天喊道。

  “恩!!”几个身配配剑,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景天眼前。

  “啊?嘿嘿,几位好!”景天抱了抱拳。

  唐门。

  “啊!你们干嘛,别那么粗鲁啊!”景天一把被摔在了地上。

  身为雪见三叔伯的唐泰看了看景天,道:“景天,永安当的朝奉是吧?”

  景天连忙爬起来,笑道:“是是,是自己人!嘿嘿嘿嘿,自己人自己人!”

  而为唐门大弟子的唐益不屑的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小打杂的,谁跟你是自己人?”

  “恩?是是,小的知错了,小的身份低微,求唐家的各位大老爷,大小姐,伱们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吧?小的给你们磕头了。”景天不停地朝着唐门之主唐坤磕着响头,一边道:“小的不是有意的。”

  “哼哼,太晚了!”唐泰冷笑了一声,“当街和女子发生身体接触,视为非礼,你知道不知道?”

  景天直起身子来,道:“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唐泰冷声道:“你知道不知道?那位大小姐,可是我们唐家的大小姐雪见!”

  景天笑了笑,“那谁不知道啊?她刁蛮任性,无理取闹,在咱们渝州城那可是出了名的。”

  “恩?!!!”唐家人几乎同时瞪了景天一眼。

  景天低下头道:“我这不才知道吗?我要早知道,我哪敢惹她呀?”

  “大胆!那你是承认非礼我们唐家大小姐了?”三姨太杏梅横竖道。

  “我,我没有……”

  唐泰打断景天的话道:“伱羞辱我们唐家大小姐,就等于羞辱我们唐家的所有人!”

  景天苦笑道:“这哪跟哪啊?我就算要非礼,也用不找非礼你们唐家所有人吧?”

  “你说什么?”唐坤忍不住喝了一声。

  “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你知道侮辱我们唐家大小姐是什么下场吗?”唐泰大喝道。

  景天苦着脸道:“我知道,一定没有好下场……那下场,到底是什么样的?”

  唐泰冷笑一声,道:“唐门的规矩,剜眼,剁手,挑筋!”

  景天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道:“且慢!我承认,我是碰了你们家小姐,那是因为,那时候我的身子突然不听使唤了,我真的是无辜的!”

  唐家二太太拍案而起,道:“废话!难道还有人拉你不成吗?”

  景天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我也不知怎么了,就像中了邪似地,我跟你们大小姐的身体,无缘无故的就黏在了一起,怎么分都分不开。”

  唐泰怒道:“哼!还想狡辩!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来人……”

  “不好了不好了!”未等唐泰话说完,一个丫鬟急急忙忙的就闯了进来,失声道,“大小姐要上吊啊!”

  唐坤略一皱眉,道:“怎么回事?”

  丫鬟答道:“大小姐他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受了那么大的侮辱,她的清白毁了,她的名誉也没有了,她不要活了。”

  唐家二太太冷笑道:“雪见这脾气啊,谁也没有办法。”

  唐泰一指景天道:“都是你,来人,给我斩了!”

  景天慌忙道:“哎哎,且慢且慢,我有办法阻止你们家大小姐上吊寻死。”

  “恩?你有什么办法?”众人齐声问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