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2:29: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苍穹谁左
  4. 第二章 挑战

第二章 挑战

更新于:2018-03-17 14:27:06 字数:2090

  “狮山你不要太过分了”方雪看着越来越过分的狮山,俏脸也开始渐渐的变冷。

  “我说你怎么敢跟我这么说话,原来背后有人给你撑腰呀”看着脸色越来越冷的方雪,狮山对着左文讥讽道。

  不过这次左文可没有理他,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一直狗不断的对你狂吠,难道你还总想着还回去不成,左文直接来到了围着灵儿的十几人身边,伸出拳头就揍,虽说这些人比左文早一个月进来,不过资质一般,目前是在二品淬体和三品淬体之间而已,何为淬体,就是练己身,将自己的肉身练好,打下一个好的基础,在这个阶段,拼的就是纯粹的武力,肉身。

  淬体境界分九品,每三品为一个分水领,如今左文在四品淬体,他们这群人和左文相比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到一会儿,左文便将他们全部放倒了。

  “废物”看着十几人迅速被左文放倒,狮山双拳紧握,就差自己冲上去和左文干了,不过看了看方雪,又忍了下来,虽说他无惧方雪,但是现在闹僵也是很不好的。

  “左文哥哥,刚刚吓死我了”灵儿直接扑到了左文的怀中,紧紧的抱着左文,刚刚可真的吓坏了他,而左文也的确感受到了灵儿那紧张的心情,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脑勺。

  另一边,狮山看着左文和灵儿那么亲热,阴沉着脸,对着左文一字一顿的说道“左文还有,三个月,将是开阳学院的大比之日,我们在那一天比一个高下,如何?”

  “狮山我看你越过越回去了,你一个老生竟然处处为难一个新手,你好意思吗?”方雪怕左文脑子一热便答应下来,便抢先在左文开口之前说了出来,毕竟这是差了一个大境界,是很难弥补的。

  狮山看着闭口不言的左文便知道他是不可能受激将法了,随机冷冷地说道“我有一个弟弟,名为狮霸,现在是五品淬体,不知道,你可敢不敢接战。”

  “有何不敢”,左文一脚跨出,要说狮山仅仅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不接战也就罢了,而那个狮霸才比他高出一个小境界而已,不足为惧。

  “好”狮霸阴沉着脸,他现在就想回去督促他弟弟修炼,在三个月后一定要战胜左文,这个左文着实让他讨厌,扫了一下还躺在地上叫唤着的一群小弟,狮山又是一阵气,“你们还不起来,是打算在这里一直躺下去吗?”说完便转身离去了,看着老大离去,躺在地上的那十几个人纷纷爬起来追了上去。

  “这个狮山还真是讨厌,好像谁都必须供着他似的”罗阳看着渐渐远去的狮山愤愤地说道。

  “都怪灵儿,灵儿又为左文哥哥招惹麻烦了”看着狮山和左文的挑战,灵儿心里很不舒服,她的存在好像总是伴随着麻烦。

  “不怪灵儿,是这些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认为天下所有东西都是他所有”左文微眯着眼睛盯着狮山那一行人。

  “乖乖,之前,听他们说灵儿你是多么的漂亮,我还不信,如今看来,真是我见犹怜”罗阳摇头晃脑,,评价着灵儿。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而灵儿则是把他当成了又一个放荡子,抱着左文更紧了,罗阳当然也看到了灵儿的动作,额头冒出几根黑线,这灵儿是将他当成流氓了呀。

  “灵儿这是方雪师姐,这是罗阳师兄。。。。”左文将灵儿从他身上扒拉下,便将众人依依介绍给灵儿,灵儿也一一的叫着,当她叫到罗阳的时候,不由的吐了吐香舌。

  “左文,你打算怎么办”方雪看着左文,平静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努力修炼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左文耸了耸肩,轻松的说道。要是狮山亲自动手的话,那他也没胜利的把握,如果是狮霸的话,想到这里,左文眯了眯眼睛,寒光涌动。

  “嗯,那你回去吧,抓紧时间好好修炼”看到左文已有打算,方雪便不再多言。

  “那就告辞了”他现在的确也需要时间,当即向众人告辞,拉着灵儿的玉手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这小子真是好运气,这么好的人而都让他得到了”看着左文和灵儿的背影,罗阳又感慨了起来。当然,回应他的只有众人对其赤裸裸的鄙视。

  “左文哥哥,我们到了”开阳学院很大,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独立的庭院,如今左文和灵儿便站在一座屋落之前,在庭院之前,种植着花花绿绿的花,这些花当然是灵儿弄得。

  “嗯,怎么了,嗯?你的脸怎么那么红。”不过发现灵儿正盯着自己的手看时,左文恍然,自己正牵着灵儿的手呢,连忙松开自己的手,并连说对不起,左文到目前为止也是第一次主动牵着灵儿的手。

  “灵儿不怪左文哥哥,其实。。。其实灵儿也很喜欢刚刚的感觉,灵儿也愿意伺候左文哥哥”说完后灵儿头更低了,脸红的就像苹果似的。

  “咳咳,那个。。。那个灵儿我去后山去修炼了呀,你好好的呆在这里,我到晚上回来”说完,左文便飞快的跑走了。只剩下灵儿呆呆地看着左文,眼神中流露着失望。

  后山,是开阳学院后面一个大山脉,有许多弟子在里面历练,远处一个少年迅速接近着后山,然后轻车熟路的朝着后山某一地奔去。

  这是一个瀑布,刚刚那个少年也就是左文来的了瀑布之下,感受着从高处奔流而下的水的力量,左文褪去了上身衣物,游到了瀑布中间的一块岩石上面,左文迅速的盘坐好,让瀑布不断冲击着自身。瀑布的冲击力非常之强,寻常的五品淬体境界的强者都忍受不了这股痛,而此时左文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痕,不过左文依旧在咬牙坚持,他深知,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而别人要是得知他是这么挖掘自己的潜能的话,肯定会认为他是神经病。因为这样很可能会让自己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