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0 05:13: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太虚纪
  4. 第二章 海上遇险

第二章 海上遇险

更新于:2018-03-18 20:00:21 字数:2963

字体: 字号:
  海上,太阳正悬挂在头顶,日光并不炽热,柔柔的洒在缓缓起伏的海面上。风暴已经过去,李漠和风阳早早的便出海,两人轮替着划了三个时辰,如今站在小船上看去,陆地已成一线。

  “休息一会吧,我听墨叔说过,这季节雪蟹活跃的区域至少要往东划上一整天才能到。”

  风阳放下船桨,拍拍手坐到舱内,喘了口气道:“这会儿风太小,但愿到了下午能刮起西风来,这样我们便省事多了。对了,昨天早晨大家回村后,我和叔叔说了去淄城的事,天阳也吵着要去呢。”

  李漠笑道:“那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今年有十七了吧?”

  风阳道:“嗯,比你我要小上四岁。我叔叔问为何要去淄城,我只说墨叔吩咐的,他已经先一步赶去了。”

  李漠点头道:“嗯,这样倒是省去一番口舌,他们也放心些。”

  风阳神色有些犹豫的问道:“李漠,墨叔有跟你提过他以前的事么?我父母尚在世的时候,听他们说,那一年我刚出生不久,墨叔抱着你,自称是由赵国为避祸而到这里来的,从此便在村里安下家来。”

  李漠神色一黯,道:“我有问过,他说我父亲死在战乱中,他是父亲的好友,我母亲找到他,将我托付给他,便撒手离世了。而当时他亦有祸事在身,便带着我避到这里来。”

  风阳道:“这些我也听父母说起过。你知道墨叔自你知事后,每年都要外出一个月,你有问起过吗?”

  李漠道:“问了,他只说是出去做些生意。”

  风阳道:“这样看来,你也不了解墨叔的一些隐情了。”

  李漠奇怪道:“什么隐情,此话怎说?“

  风阳并未搭话,而是起身用水壶倒了点水在掌心,然后坐到李漠身旁,道:“你知道的,墨叔曾教过我一篇练气的经法,当时他只说照着运气可以强身。”

  李漠看着风阳伸到眼前的手掌有些不明所以,道:“对,他说你天生寒体,练气有助于健身,后来你果然不再生寒病了。我记得你小时候可是常常咳嗽。”

  风阳晃了晃手,道:“我现在运气,你看好了。”

  李漠便仔细的盯着,只见那掌心里的水竟快速的凝结起来,然后便被拍在自己脸上。

  “冰!凝水成冰?风阳你怎么做到的?”李漠感受到脸上的凉意,惊呼起来。

  风阳笑道:“我也是这几日才无意中发现这个能力的,只要贯通气势,释放出来,便有这种效果了。所以我才问起墨叔的过去,我想他一定是个隐世的修士。”

  李漠慢慢的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道:“他也教过我练气的方法,怎么没见有什么效果?”

  风阳笑道:“墨叔走的时候不是给了你那支笛子么?你拿出来吹吹看,说不定音波发散出来,能炸出水柱,我们便用不着撒网去捕鱼了。”

  李漠真的取出笛子,饶有兴趣地吹了半天,只是发出一堆没有节奏可言的噪音,两人便相视大笑起来。

  风阳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来,对李漠道:“想不到我们竟能有机会踏上修士之路,此去淄城,便是你我改变命运的第一站。”

  李漠道:“真是越来越好奇墨叔的事了,日后见面一定要问个清楚。对了,听说轩辕学宫广布天下,集天下学识于一家,奇才辈出,门人遍及五国。我倒是迫不及待的要去见识一下了。”

  风阳走到舱外,边查看风向边道:“是啊,只不过门槛太高,若不是有墨叔的托付,你我如何有机会踏足。”

  李漠也起身来到舱外,道:“正如你所说,那是我们的第一站!”

  过了正午,渐渐刮起西风来,李漠二人将帆升起,免去了划船之苦。小船渐渐提速,如此又过了一个时辰,已经不再能看见陆地,四周是如同荒漠般的苍茫海水,几只海鸟盘旋在空中,注视着下方的一叶孤舟,不时地几声鸣叫,在风中荡漾开来。

  这一阵风也并未持续多久,到了傍晚便持续减弱,终于变成一丝微风,轻轻的拂着。嫣红色的太阳如同喝醉酒一般一头坠下海面,留下漫天红霞,映在如镜般光滑平整的海面上。小船如同在天空上滑翔,又好似在一片火焰丛林上穿行而过。李漠实在不忍破坏了这一幅倾世的天然画作,停下划桨,叫出风阳,一同欣赏起来。南边的海平面上,多出一丛黑影来,风阳指着道:“看,那里就是天柱林,我们赶紧划过去,今日天朗气清,可是观摩天柱的绝好时机。”

  风阳口中的天柱林,是一丛方圆千里的石柱群,屹立海中,直插云霄,故被称为天柱。但因为柱林太广,附近暗流汹涌,内中水下又有无数暗礁,船只有进无出,渔民们便敬而远之,看见了都早早避开。

  双月同升,银光倾泻,小船已经驶近了石林,风阳放下船桨,让船随着水流飘荡。远处,一根根巨型石柱错落有致,矗立着直达天际,纵然月光下天空通透的犹如一块青玉,仍然看不到顶端。依稀能看见许多白色大鸟在柱群间滑翔,这样的险地,也只有飞行才可探索。每根石柱都有百亩粗细,小船在其脚下犹如蝼蚁般渺小。

  李漠站在船头,一脸震撼道:“以前远远的看过,感觉此地也没什么特殊的,现在距离近了,才能感受到它的鬼斧天工!”

  风阳道:“我们现在离石林只有两里不到,再近恐怕就会被暗流卷进去。不过,能目睹如此奇景,冒点险也值得。这些巨柱每一根都一眼看不到尽头,不知究竟有多高,你说会不会真的撑着天呢?”

  李漠仰头极尽目力,笑道:“真要通天的话,上面估计住着仙人,总有一天,我要上去看一看。”

  风阳道:“能上到那种绝地,你不也成仙人了?”说完便去调转船头,朝着东北方向划去。而李漠仍意犹未尽的盯着那些通天巨柱。过了半刻钟,李漠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巨柱在眼前竟然呈着放大的趋势,转念一想,立刻反应过来,大喊到:“风阳,糟糕,我们恐怕真的被卷入暗流了。”风阳此时也是越划越觉得不对,手中的船桨慢慢有些吃力起来,大叫道:“那还不快过来帮忙!”

  两人一同发力,小船也愈行愈快,只不过是朝着石林的方向。到两人力竭趴在船尾时,小船已被暗流带到不足巨柱一里的范围内了。

  “风阳,得想想办法,以我们这破船,进去了就不要指望出来了。”

  “不用白费功夫了,这种暗流,靠两个人加这条小船,要划出去简直妄想。留些力气,等它减弱了再一举划出去。”

  李漠无力的擦了擦额头,道:“不能坐以待毙,万一船被暗流带到深处,迷失了方向那就完了。”

  风阳也明白事情的严重,站起身察探四周情形,渐渐的将目光聚集到渐渐靠近的巨柱上,此时已经不能称之为柱了,它正如小山一般横亘在眼前。

  “李漠,看到那些树没有?若我估计的没错,暗流应该会擦着距我们最近的那座巨柱而过,到时候我们将船调整好方向,待经过的时候,扔出钩子勾住那些树,只要能贴上巨柱,我们就有机会摆脱暗流。”

  李漠打起精神来,听风阳将计划说完后,点头道:“好办法,那我们现在就准备起来吧,先把船头掉过来。”

  暗流愈发激烈起来,带的小船飞快前行,没多久便接近了巨柱,到近处才看清它表面乱石突兀,亦有许多不知名的树木顽强的在石缝中盘虬扎根,虽矮小却结实。李漠一手提钩,一手提着绳圈,紧紧盯着前方,船速太快,机会只有一次。

  风阳早已算好最适合的一棵树,当船进到恰当距离时,大喝一声“抛”,李漠用力甩出胳膊,铁钩越过水面,准准的缠在树干上,两人正松一口气时,绳子砰一声绷紧,带得船身一阵颤动,然后竟断裂开来。小船没了牵力,又箭射出去。

  风阳呆呆的看了看拖在船后的断绳,苦笑道:“这下真的要听天由命了。”

  李漠皱着眉头道:“你之前说石林里有暗礁,从现在开始我们要盯紧了,船在,就还有希望,船毁了,我们才真的完了。”

  风阳打起精神来,道:“说的对,那我去前面盯着,你掌船。”

  两人顶住疲倦,各自分工,时刻准备着应付未知的危险。

字体: 字号: